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22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❤我要感谢上章推理的各位………………!!你们让我体验了一把当悬疑作者的感觉(???

--------------

22、

叶修嘴里说的老地方,是横店影视城隔壁的一家烧烤店。

 

大胖烧烤,有名的明星店。

 

不知多少巨星,都曾在拍戏期间偷溜到这里撸串喝酒。这家店在圈里人尽皆知,就像行内人的不传之秘一样,在人们之间口耳相传。

 

叶修走进店里的时候,一捧新鲜的羊肉串正好刚刚出炉。

 

空气里浸满了孜然的香味。叶修穿过喧闹的厅堂,径直走向角落的一桌。

 

桌前已经坐了一个人,他面前放了半瓶啤酒,正在抽烟。

 

这人戴一副超大的墨镜,遮住眼睛,露出来的下巴上全是凌乱胡渣,好不颓废。叶修也不管他,自顾自往桌前一坐,扬声喊:“老板,一听可乐谢谢。”

 

墨镜男浑身一震。

 

“老叶我X你妹啊,”墨镜男一拍桌板:“看到没有,老子等你等得都喝了半瓶多了,你就拿瓶可乐打发我??”

 

叶修一脸的不以为意:“得了吧,你又不是不清楚我酒量。”说着又去戳那人的墨镜:“我说你一个过气老人家,成天戴这个,不嫌累啊?反正不戴也没人认出来……”

 

墨镜男终于忍无可忍。

 

魏琛想呼死他的心都有了,一把摘掉墨镜,“叶秋同志你有完没完,有事快说有屁快放,别来打扰老夫飞升!”

 

 

 

魏琛同志,男,三十五岁。

 

别看他这幅模样,这人可是属于娱乐圈里封了神的那一批人物:蓝雨事务所创始人,前任董事长、艺人总监。如今圈里炙手可热的黄少天、喻文州,可都是他的门下之徒。

 

他自己也执过导上过镜。两次金鹤奖最佳提名可不是白得的,这要是放在十年前,绝对是被狗仔追着满大街跑的主。

 

遥想当年,叶秋如日中天时,两人也算棋逢对手,厮杀过不少奖项。

 

只可惜,时间是把杀猪刀。

 

魏琛摘了墨镜,两条腿翘在凳子上,毫无形象地啃羊肉串。四周压根没人注意到他,魏琛道:“行了行了,我算是听明白了——你那宝贝剧本写完了是吧,想请老夫出山,给你做摄影指导?”

 

叶修叼着吸管嘬一口可乐,点点头。

 

“要说这一块,最专业的人当然是你。”叶修说,“怎么样,两次最佳提名你就满足了?不想再拼一把?”

 

这话一说出口,魏琛的眼神立马就变了。

 

魏琛眯了眯眼睛,不过片刻,又瞬间笑出来:“你别唬我啊。别以为老夫不在圈里就不知道事了——你现在可不能打着叶秋名号拍剧吧?拍电影可不是小打小闹,能搞得来投资吗?”

 

“这个以后再考虑,”叶修摆摆手,“本子你都没看呢,不想看看再做决定吗?”

 

魏琛摩挲着啤酒瓶,不由失笑。

 

“时代变啦,”魏琛说,“老叶我劝你一句。这个年头,有好本子就能火的时代早就过去了。你要是还想拍,必须得谈点实际的。”

 

叶修当然懂他什么意思。

 

叶修把可乐罐一放:“投资的事我心里有数。一句话,要是资金到位,你到底来是不来?”

 

魏琛又不说话了。叶修立刻鄙视道:“怎么,你这才退圈几年啊,怎么胆子还变小了呢?”

 

魏琛哪能忍得了这个,当即拍板:“行啊,就这么说定了。你要是搞来资源,拍坨屎老夫都给你拍漂亮了!”

 

达成共识,可喜可贺,正事总算是谈完了。

 

两人又随便聊了些有的没的,魏琛把啤酒喝完,正准备买单走人,忽然叶修道:“别着急走啊,我感情问题还没找你倾诉呢?”

 

魏琛一口羊肉差点噎死:“啊!?你来真的啊!?”

 

 

 

魏琛觉得自己大意了。本以为叶修随口一句感情问题,不过是唬他出来的借口罢了。没想到这人是来真的,当真找他倾诉自己的情场失意。

 

而且讨论的问题还这么智障。

 

魏琛抱着酒瓶,险些要笑到地上去了:“噗——你不是吧,飞机都打了,还被人家给赶出家门了啊?”

 

叶修没吱声,深沉地吐出一个烟圈。

 

魏琛简直要捶桌了。他说:“要我看只有一个原因,你技术太差了哈哈哈哈!要不要老夫教你点技巧,保管用了都说好……”

 

叶修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。

 

技术差?那倒是未必。叶修当然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。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蓝河的模样,记得他情动的脸庞,因为羞耻难耐而变得湿润乌黑的眼睛,以及炽热皮肤下,颤抖不已的心跳脉搏……

 

叶修勾了勾唇。正有些浮想联翩,忽听魏琛一拍桌子,神秘道:“老叶啊,要不老夫教你一招,保管你不会被扫地出门。”

 

叶修挑眉,作洗耳恭听状。魏琛得意道:“我跟你说,简单得很。就七个字:一哭二闹三上吊——”

 

 

 

叶修对魏琛的歪招持保留态度。

 

他觉得这纯属扯淡。什么七字绝招,总结起来不就是三个字——装可怜。

 

叶修觉得没必要搞成这样,自己这情况,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。毕竟他早就看出来了,别看蓝河在商场上挥斥方遒,说到底,还是个心软的小青年,最是重感情。

 

也许他只是一时恼怒,说句气话而已。你看,后来他接了自己的电话,态度不是已经软化了不少吗。

 

叶修越想越有道理。他觉得蓝河应该不会真赶自己出门。

 

这两天正是《大政》拍摄的尾声,杀青在即,叶修安下心后,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些事,只一心一意,先把拍摄工作做好。

 

 

 

一星期后。为期三个月的《大政》拍摄工作正式完成。

 

之后就是漫长的剪辑和过审工作了。剧组上下终于暂时松了一口气,冯导大手一挥,包下半个酒店办了盛大的庆功宴,给大家放松娱乐。

 

叶修当然是庆功宴上的重要人物。

 

包荣兴带头,一群男演员立了军令状,非要在宴上灌他一壶酒不可。

 

叶修才懒得管那么多。他心里还记挂着别的事情,杀青仪式一结束,他就蹿回酒店麻溜地打包了行李,连招呼都没打一声,直奔机场。

 

冯导这才转个身的功夫,回头一瞧:男二号跑了,差点又要去嗑一把速效救心丸。楚云秀包荣兴轮番电话轰炸,叶修只装看不见,上了飞机关机了事。

 

 

 

等他飞抵到G市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。

 

这一次叶修没有通知蓝河。公司里没人知道他今天就回来,因而也没派车来接。叶修自己摸出墨镜戴好,大大方方地拖着行李从机场出来打出租。

 

他直接回了君临国际。

 

正值早春,空气里还留有冬日残余的寒气,小区里树丛茂密,已经有闹春的猫在夜色里喵喵叫唤。

 

叶修呵了呵冻僵的手,他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站到家门口。

 

门铃被轻轻按响。叶修已经有点想笑了,也不知道蓝河看到自己提前回来,会是个怎样的惊喜表情。

 

门里很快传来脚步声。

 

 

 

蓝河这两天正在纠结。昨天小胡才刚提醒过他,《大政》就要杀青了,叶先生这两天就该回来了,怎么安排?

 

安排?蓝河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排。要不要去接叶修回来?住宿怎么办,真让他去住兴欣宿舍?

 

蓝河甚至有点动摇了。他赶紧告诫自己:不行,绝对不行。这么多年,有多少明星毁在负面新闻上?数都数不过来。


为了叶修的演艺生涯考虑,也绝不能把他留在身边。

 

他望着原本叶修睡的地方。那里已经空了,管家办事效率真是一流,不仅把床搬走,叶修的东西也打包好,正整整齐齐放在地上。

 

正当蓝河发呆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 

蓝河怎么也没想到,打开门,看到的竟是叶修的笑脸。

 

他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,一件乱糟糟的帽衫,墨镜不伦不类地架在头顶上。真是奇怪,蓝河晕乎乎地想,穿衣水准烂成这样,竟然还是这么帅。

 

“叶修?”蓝河自己都没察觉声音里的雀跃:“你不是才……你怎么回来了!?”

 

叶修望着他笑。他拎着大背包说:“蓝总,惊不惊喜?我可是一杀青就回来了,来,横店土特产……”

 

他把包塞给蓝河,说着便脱了鞋往里面走。

 

蓝河一时也昏了头。等他回过神想要拦他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叶修站定在客厅里。他看着他熟悉的那个角落,床已经没了,地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堆收拾干净的行李,不用看,都是他的东西。

 

蓝河站在他的身后。他忽然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叶修……”

 

蓝河顿了顿。他听见自己故作轻松地说:“你不会是忘了吧?宿舍,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。”


评论(222)
热度(2261)
2017-06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