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23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23、

叶修从没想过,自己竟然也有无计可施的一天。

 

蓝河这一招实在打得他措手不及,叶修哪里能想到,自己出去演个戏的功夫,回来一瞧,老巢都被人给端了。

 

晴天霹雳!

 

就像一阵倾盆大雨哗哗的下,叶影帝的一颗心哟,拔凉拔凉的。

 

叶修实在佩服自己,都这个档口了,竟然还能记起魏琛给他出的歪招。

 

扛不住了。管他有用没用,试了再说。

 

叶影帝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,自然不会做出哭哭啼啼的样子来。他赶紧回想苏沐橙家那只大金毛的眼神,眼巴巴地盯着蓝总猛瞧。

 

可蓝总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 

蓝总把行李一件一件地放在叶修面前堆好。他掏出车钥匙说:“你别急着走,行李这么多,我叫司机送你过去……”

 

完了,叶修无望地想。演技再好,也抵不过金主的铁石心肠啊。

 

 

 

蓝河压根不敢看叶修。

 

多看一眼都是种折磨。在他心底仿佛有个声音,一直蠢蠢欲动地诱惑着他:别放他走,你会后悔的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你是金主,你当然可以……

 

蓝河费了好大的劲,好不容易才把这些杂念赶出脑海。

 

他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:“请你过来一趟……是的,现在,送叶先生去……”

 

话没说完,他举着电话的手被轻轻按住了。

 

蓝河诧异地抬起头来。

 

叶修的笑容看上去温和又无可奈何。他叹道:“不用这么麻烦,我自己走就好。”

 

 

 

“没事没事……这么晚了,蓝总不用送了。”

 

“嗯真的,我能搬得动……”

 

“好好好,晚安。”

 

 

 

一阵风萧瑟地吹过,蓝河家的房门关上了。叶修独自大包小包的站在楼梯前,无声扶额。

 

楚云秀真是一语成谶,这哪里是饭圈铁律,这简直就是个诅咒啊。叶修觉得面对蓝总,自己不仅是演技掉线,连智商都跟着下线了。

 

说好的装装可怜,好让蓝河留下自己的呢?

 

叶修长叹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台阶上。

 

门廊下挂着昏黄的走廊灯,玄关两侧灌木茂密,寒风一吹,树荫婆娑,好不凄清。

 

叶修也顾不上形象了,怀揣大背包搓搓手,再呵一口暖气。他忍不住想:怎么办,难道再去敲门?不行不行,我要想好策略……

 

正左右思量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“喵喵”声。

 

叶修下意识地回头。

 

不远处,树丛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动。叶修愣了愣,俯身趴过去,循着声音扒开树丛。

 

喵喵声变得凄厉起来。灯光太暗,叶修眯着眼找了半天,这才找到声音的源头。

 

一只黑漆漆的小野猫。

 

蓝总家的小区里藏了不少流浪猫,平日里不愁吃穿,被业主们养得油光水滑的。这只小奶猫却不一样,一丁点小的个头,叫起来都没力气,一看就是被抛弃的小可怜。

 

小野猫瞪着蓝幽幽地眼睛,咕噜咕噜几声,抬起小爪子,一瘸一拐朝叶修走过来。

 

叶影帝顿时动了恻隐之心:“过来过来,给哥瞧瞧……”

 

小野猫浑身脏兮兮的,活像在泥潭里滚过。叶修也不嫌弃,两手抱住它,举到眼前左看右看。

 

“啧啧,被你妈抛弃啦?好巧好巧,同病相怜啊……”

 

叶修把它放下来,开始掏背包:“你等等啊,我好像有吃的……呃,泡面?火腿肠?”

 

小黑猫围着他喵喵直叫,叶修只好手忙脚乱地撕包装袋,“行行行,火腿肠给你,泡面归我……你断奶没啊小东西?”

 

他把火腿肠剥出来,小黑猫嗷嗷叫着扑上来,扒着叶修的手一阵狼吞虎咽。

 

看它吃得欢,叶修不禁失笑。他摸摸小猫毛茸茸的后脑壳,小声嘀咕:“哎,你是吃饱了,我怎么办,这还没着落呢……”

 

叶修觉得自己委实凄凉。野猫尚且能饱暖思淫欲,自己呢?实在是人不如猫。

 

正想唉声叹气,背后忽然哗啦一声。

 

门开了。

 

灯光倾泻一地。一人一猫齐刷刷地回头,只见蓝河拿着车钥匙站在灯影里,一脸惊诧。

 

“叶修?你坐这干嘛呢?”

 

 

 

蓝河自认是个意志坚定的人。

 

可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。我也很绝望啊,蓝河委屈地想着。钢铁般的意志又能怎样,到了叶修面前,也只有碎成玻璃渣的份。

 

叶修前脚刚走,后脚他就焦躁地转起了圈圈。

 

他开始忍不住地胡思乱想。

 

叶修会不会误解了什么?蓝河想。不行不行,我得说清楚才行,我这是为了他好才赶他走……

 

说走就走。蓝河打定了主意,立刻拿起车钥匙去追人。却没想到,一开门,门口竟然坐了个大活人。

 

 

 

一人一猫,可怜兮兮地坐在他家门口,一样眼巴巴的眼神。

 

蓝河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心底像被重重撞了一下一样,有点酸,又有点痛。他看见叶修慌忙站起来,讪讪道:“啊蓝总,那个,你家门口有只猫……”

 

蓝河低头看看那只小脏猫。

 

叶修又小心翼翼地说:“蓝总别生气,我这就带它走。”

 

又是一击暴击。

 

蓝总引以为豪的意志终于彻底碎成了渣渣。他低低道:“……行了,进来吧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实在震惊。没想到老魏那家伙,扯淡打屁了一辈子,竟还真叫他说准了一件事。

 

真他妈服。

 

他环顾客厅四周,卧室的门大开着,蓝河正在里面给小脏猫洗白白。他探出脑袋喊他:“叶修你来看,这还是只白手套啊。”

 

还真是。刚才灯光暗没注意,小家伙一身黑毛,肚皮和四只小爪子却是纯白色的。

 

蓝总颇有兴致地点评:“乌云踏雪。”

 

“……”叶修说:“还是蓝总有文化,我以为这叫黑猫警长……”

 

蓝河笑得差点把肥皂都给扔出去。

 

叶修接过他手上的猫,继续给猫洗洗刷刷。小猫像是认得他一样,喵喵叫着直往叶修身上钻,按了好几个猫爪印子。蓝河看得直乐呵:“哎你说,这猫是不是认你当妈了啊?”

 

叶修只好谦虚:“哪里哪里,缘分缘分。”

 

洗干净了猫,叶修给它吹了吹干。蓝河不知从哪翻出袋猫粮:“别给它吃火腿肠,吃这个。”

 

吃饱喝足,小猫自觉窝到了叶修身上,开始眯着眼打呵欠。叶修犹豫地看看它,又瞅瞅蓝河。

 

“那个,我去睡沙发吧……”他指指猫:“蓝总带着它?还是我……”

 

他这才一动,猫又被惊醒了。小东西可怜巴巴地伸爪子挠叶修,喵喵喵喵地又叫起来。

 

叶修适时地做出一脸为难表情。

 

蓝河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沙发,尺寸小,才一米六。叶修快一米八的个头,这么睡哪里能睡得好。

 

早知道就不把床搬走了。

 

“行了,别折腾了。”蓝总说,“你们俩今晚跟我睡。”

 

 

 

时隔半年多,叶影帝再一次爬上了蓝总的大床,还是沾了一只猫的光。

 

小猫像是认准了他一样,叶修一走它就喵喵乱叫,蓝河只好在被褥中央铺了个小垫子给它。

 

叶修趴在被子里逗猫。他偷眼看蓝河,蓝河正坐在床边擦头发,他刚洗过澡,白皙的皮肤从睡衣里露出来,有种奇异的诱人味道。

 

叶修全靠超神演技,才装出一副淡定表情。

 

蓝河其实比他还紧张。他只差没在床上画一条三八线了,两个铺盖卷离得足有10厘米远。

 

“赶紧睡觉!”蓝河直接把猫挪到叶修那边:“喏,你的猫,你负责。”

 

 

 

蓝总设想的很好,谁捡来的猫谁负责嘛,很合适很公平。

 

实践结果却不尽人意。

 

猫从半夜就开始喵喵直叫唤。蓝河迷迷糊糊地爬起来,他推叶修,叶修估计才下飞机累得狠了,睡得比猪还死。

 

蓝河只好亲自爬下床,掏一把猫粮塞给猫。

 

如此往复好几次。

 

蓝河总觉得自己体会了一把当孩子他妈的艰辛,最后一次把猫安顿好都已经是凌晨了。蓝河困到神志昏迷,直接往被子里一钻,倒头睡死。

 

 

 

再一次醒来,天光早已大亮。

 

蓝河缓缓地睁开困倦的眼睛。四周非常安静,房间里充满慵懒的静谧。他转过脑袋,只看见叶修正坐在窗边。

 

明媚的阳光照亮了他半边俊朗的侧脸。叶修脸上满是笑意,手里捉着窗帘穗子,正在饶有兴致地逗猫。

 

小猫蜷在他膝盖上,雪白的小爪爪挠啊挠。

 

蓝河一时看得都有些怔了。

 

等他回过神来时,叶修已经走了过来。被子凹陷下一块,叶修探身过来笑道:“蓝总,睡醒了?”

 

蓝河有点脸红,假装镇定地下床穿鞋。叶修看了眼闹钟又笑道:“没想到蓝总也会赖床。”

 

蓝河在内心翻白眼。你也好意思说,还不是被你害的。

 

小黑猫没了玩具,百无聊赖地喵喵地又叫了两声。蓝河低下头,只看见它竖着一条黑尾巴,正绕着他的腿打转转。

 

这倒让他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

“这猫你想养吗?”蓝河转头指着猫:“要不要起个名字?”

 

叶修闻言摆出一副沉吟状。

 

他想了想,便道:“也行啊,反正我捡的猫,名字就随我呗。”

 

他的话让蓝河顿时稀奇起来,“怎么,你都想好名字了?”

 

叶修胸有成竹地点点头。

 

叶修说:“就它了,无敌最俊朗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

 


评论(224)
热度(2434)
2017-07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