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27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

27、

嘉世的人气小生邱非。毫无疑问,提起他,所有人都会想起叶秋。

 

他是叶秋一手带出来的。

 

邱非始终无法忘记。那一年,叶秋为他量身打造《格式》。那是他人生第一部戏,从形体到台词,他所有的表演技巧,全部是叶秋亲自教导。所有人都说,他是要继承叶秋衣钵的。

 

可叶秋就这样走了。

 

挥一挥手,毫不留恋的。

 

邱非拎着行李的手紧了紧。他盯着叶修的脸,陈夜辉的话在他耳边挥之不去,他说:“叶秋那家伙,根本就是假退圈,好骗走公司版权……你等着看吧,他迟早是要复出的。”

 

邱非只觉得自己的一切信仰正在土崩瓦解。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

编导正在喊他们的名字。邱非没有理,一把拽紧背包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叶修目送着他跑远,全程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示。助理办完了check in过来,他看见邱非的背影,不禁惊讶:“叶哥,那是邱非吧?演《格式》的那个?”

 

叶修把目光收回来,若有所思地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

“他怎么了?”助理好奇道:“不是还没报道吗?怎么跑了?”

 

叶修抓了抓脑袋。

 

“不知道啊,”叶修说,“可能叛逆期吧。”

 

 

 

《全明星All Star》这个节目组什么都好。X卫视财大气粗,又有人脉,第一季时他们就请来了“演艺圈第一脸”的周泽楷,直接一炮而红,成为年度收视之冠。

 

什么都好,就是剧组贯会搞事,本季还没开拍,就搞出了幺蛾子——常驻嘉宾一共四位,再加每期的特邀嘉宾,名单一律保密。

 

拍摄强度也很高。嘉宾们这才刚入住房间,摄像机便跟着进来了,编导组重申规则:明早海滩集合,随机抽签,两两组队,玩游戏。

 

邱非对此毫无意见。

 

随便吧。邱非想。除了叶秋,随便是谁都好。

 

可万事万物,往往就是这么事与愿违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碧海蓝天,邱非站在声声海浪里,他环视四周,全明星果然大手笔,这期的特邀嘉宾竟然是张佳乐。

 

这个人可不得了,有名的摇滚歌手,最近刚刚转签霸图娱乐,引起好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

剩下的都是年轻一代。也有几个能叫出名字的,可邱非压根没心情去对号入座。

 

邱非面无表情地盯住手里的签。旁边,叶修已经厚颜无耻地搭在他的肩上。他的演技简直完美,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:“请多指教啊,小队友。”

 

邱非一声不吭,别过了脸

 

叶修的处境实在堪忧,《全明星All Star》特邀嘉宾往往会邀请大咖,常驻嘉宾却都是将红未红的小演员,他一个超龄选手,本来就挺显眼,现在邱非冷了脸,顿时就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。

 

叶修倒是能猜到几分。他反正不急,和一群人插科打诨等着开拍游戏。

 

但很快大家都笑不出来了。

 

编导组在几轮热身后,公布了游戏主题:沙滩排球。

 

还他妈是轮赛制。谁输了谁跳海,现场表演湿身Play。

 

众人:“……”

 

叶修觉得自己真是老了,跟不上现代综艺的思路了。一帮大老爷们又不是小姑娘,没胸没屁股的,湿身有个屁看头啊?

 

只有大神张佳乐一脸跃跃欲试。这人顶着花哨的小辫子,朝众人挑衅一笑:“怎么,你们不是怕了吧?”

 

这一句直接点燃了熊熊战火,各位小鲜肉纷纷摩拳擦掌,脱上衣的脱上衣,秀肌肉的秀肌肉,现场简直呈现酒池肉林状,摄影机横扫过去,唯有一个角落画风不太一样。

 

叶修端了个小马扎坐在太阳伞下,老头衫,花裤衩,正面一个大写的“稳”字,背后横批:“不动如山”。

 

……太坑爹了。穿老头衫还这么帅,你让观众们怎么活啊?


这人简直像走错了片场,手捧一杯绿茶,冲着邱非的背影摇旗呐喊:“加油加油,小邱同志靠你了!”

 

邱非:“……”

 

 

 

邱非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叶修简直像要逼他开口一样,全程打酱油模式,几轮惨败后,邱非终于忍无可忍,他趁摄像机没转过来,凑过去冷冷道:“你能不能认真点,我可不想跳海。”

 

叶修说:“哪有,我很认真的啊。”

 

是哦。认真什么,划水吗!?

 

邱非又不吭声了。叶修一眼瞟到转过来的镜头,他换了个表情,悠哉地翘起腿,“你这是在叫我脱吗?”

 

邱非简直被叶修无缝切换的演技给整无奈了。他无可奈何地叹气:“前辈……”

 

叶修笑了起来。

 

他站起来,一把拍在邱非的肩上:“走,上场了。让你看看什么叫球技!”

 

 

 

邱非实在没想过,最后自己竟然能赢。

 

叶修的球技真是烂啊。这个人认真起来有什么用!毛用啊!邱非为了避免被扔下海的命运简直鸡血都打爆了,比分逆转的一瞬间,他立刻软倒在地上,眼睛一抬,便看见叶修凑到上方的笑脸。

 

“你看,是不是多亏我球技烂。”叶修老神在在地指自己,“不然还发现不了你的潜力啊,是不是啊,小邱同志?”

 

不远处,惨遭落败的张佳乐哇哇叫着,被众多嘉宾合力扔下了水。拍摄现场一片嘈杂,掌声、哨声、起哄声。邱非静静看着叶修,良久,一脸惨不忍睹地捂住脸。

 

他莫名其妙地笑出了声音。

 

“好吧。”邱非捂着脸躺在地上,笑着说:“多谢你了,前辈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在深夜时分飞回了G市。

 

真人秀拍摄实在累人,下了飞机他就在车上打了个盹,再一睁眼车已经停了,助理转过头喊他:“叶哥,蓝总家到了。”

 

叶修精神一振,赶紧从车后座上爬起来。

 

刚到门前就听见了屋里喵喵的猫叫声。叶修只觉得心底一片柔软,门一打开,无敌最俊朗嗖地窜了出来,叶修一把抱起猫,只见小胡助理站在屋里,客气地打招呼:“呀,叶哥回来啦?”

 

叶修怔了怔。

 

他按住无敌乱伸的小爪子,边进门边往屋里张望:“蓝总呢?不会还没回家吧?”

 

“嘘……!”小胡赶紧比了个手势,“叶哥您小声点,蓝总喝多了,在屋里睡着呢。”

 

 

 

小胡助理这两天过得委实辛苦。

 

他从没见过蓝河这样拼命过。一星期,四五场饭局,蓝总从来不怎么沾酒的人,竟然也为了应酬,喝到酩酊大醉。

 

谢天谢地,正犯愁之际,叶修回来了。

 

小胡助理如蒙大赦。正主都回来了,哪还有他当电灯泡的道理,赶紧开溜,临走还不忘交代:“叶哥,蓝总还没洗漱呢,他真是喝多了,你记得帮着点……”

 

“哎,叶哥你别多想啊,赞助这事确实不顺利,要不是为这,蓝总也犯不着这么……”

 

“好了,我走了,有事给我电话啊。”

 

门关上了。小胡走远了。

 

叶修独自一人站在紧闭的卧室大门前。

 

他沉默着想了很久,这才轻轻推门,走了进去。

 

 

 

屋里很静。没有他想象的一团狼藉。蓝河背对着门蜷在床上,他连西装都没脱掉,就这么合衣躺在床上,睡着了。

 

叶修屏住呼吸,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。

 

蓝河真的是喝多了。他身上有股浓烈的酒精味道,半侧的脸埋在枕头里,露出一小半红润的脸颊。

 

叶修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他犹豫了片刻,试探着伸出手去,在蓝河微红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。

 

有点烫。

 

叶修只觉得自己心底也像被烫了一下似的。他刚想缩回手,忽然床铺一动。蓝河一把拉住他的手,睁开眼睛哼道:“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

叶修吓了一跳。

 

蓝河已经坐了起来。他醉眼朦胧地看看叶修,又看看被自己握着的手,半晌后忽然“哈”地一声,小孩似的冲着叶修笑起来:“叶修……真是你啊?”

 

得。叶修想。敢情这还醉着没醒呐。

 

他只好哄小孩似的哄着蓝河:“是啊蓝总……是我,你感觉怎么样?没想吐吧?”

 

叶修也不知道,自己这句话怎么就戳中了醉汉的笑点。蓝河抱着被子笑了半天,都快掉到床底下去了,才被叶修扶着一把捞住。

 

蓝河垂着脑袋趴在叶修怀里。他笑累了,这才慢腾腾地说:“不行……你不能经常回来。”

 

叶修实在没有忍住,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顶。

 

“为什么?”叶修半哄半骗地问,“我回来不好吗?难道蓝总不喜欢?”

 

怀里的人动了动。蓝河吭哧吭哧地挪到他肩上,一把捧住他的脸。

 

“喜欢……也不行,”蓝河打了个酒嗝,晕乎乎地说道:“我要送你……去演戏,嗯,给你钱,你要出去……演戏!做个大明星……”

 

叶修没有说话。他只是任由蓝河捧着自己,安静而温柔地看着他。

 

蓝河的眼睛格外迷蒙,像起了雾一样,蒙上一层迷离的醉意。他捧着叶修的脸看了好半天,终于失去重心,一头栽倒在他肩上。

 

“叶修,我难受死了……”蓝河难耐地扯扯领带,小声嘀咕道,“我走不动了……帮我洗个澡好不好……”



----

我觉得这个时间发特别应景(x


评论(209)
热度(2526)
2017-07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