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· 番外(1-4完结)

完售番外解禁,为小蓝拉票应援ww

-----------------

一日游记

*婚后番外小甜点。正文见tag
*ABO,有肉注意

*夫夫育儿小日常

-----------------

01、

蓝河静静地坐在书桌前。

 

他微微垂下头,一册书卷正放在他的手边,明亮的日光从窗外照进来,正好落了一块在他平放的指尖上。

 

……他怎么还不来呢。蓝河盯着自己的手指,有些焦急地想着。

 

窗外微风拂过,将树叶拨弄得沙沙作响。蓝河心不在焉地翻动着手上的书卷,直到忽然的,窗扉外传来很轻的两下叩击声。

 

是他!

 

蓝河一下蹦起来。书掉在地上,他没去捡它,手脚并用地爬上书桌,用力地推开那扇窗——

 

 

 

“铃铃——您有今日预约提醒!”

 

“……蓝河少校,您的今日预约是——”

 

“唔……!”

 

啪嗒一下,电子闹铃被扫落到地毯上,发出微不可闻的闷响。机械女声戛然而止。

 

大床上的被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,紧接着,房间里飘出一丝暧昧的喘息。

 

蓝河闭着眼,迷糊地喊了一声。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问:“……又做梦了?”

 

蓝河瞬间惊醒了。

 

他足足愣了十几秒钟。身后有个热热的东西正▇着他的腰椎,蓝河反应了一会儿,深吸一口气,无奈叹道:“大早上的……别闹……”

 

身后吻着他后颈的男人低笑了一声。

 

叶修把手臂收了收,把蓝河整个圈进怀里,抬头戏谑道:“蓝少校好无情,昨天晚上明明还那么热情……”

 

蓝河抬手推他的脑袋,“别闹,我今天和沐橙约好了的……”

 

但显然,叶少将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打算。蓝河只觉耳根上忽地一热,不等挣扎,便被他的Alpha叼住了耳垂。

 

结婚两年,叶修自然深知他家Omega身上的着火点,嘴唇吻着蓝河的耳朵,两只手便掀开睡衣,驾熟就轻地伸进去捏他▇尖。

 

“你……啊……靠……”

 

蓝河不由咬紧牙关。早晨本来就容易擦枪走火,被叶修这么一弄,他无可奈可地▇▇▇▇。前面▇得不行,蹭在▇间胀痛得要命,叶修却故意不去碰他,弄得蓝河抓心挠肝得难受。

 

偏偏这家伙还在那卖乖:“时间还早……不想来做点什么吗?蓝河少校?”

 

蓝河真是恨死叶修喊自己少校时的样子,调戏味道十足,戏谑又撩人,能把持得住才有鬼!他深吸一口气,猛地翻身上去,反客为主地跨到Alpha身上。

 

“你故意的……”蓝河恨恨嘀咕。屁股下面硌着个▇▇▇的东西,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,蓝河抬腰蹭了蹭它,红着脸说:“迟到了都怪你。”

 

叶修抓过他的手轻吻,一边笑一边捏他腰间:“好啊,都算我的……”

 

Alpha的手指一捏即离,又从睡裤边缘滑进去。一时间蓝河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皮肤上仿佛有一簇看不见的火,从叶修碰触他的地方烧起来,缓缓蔓延开去……

 

 

 

就在这要命的时刻,门外忽然传来扑通一声闷响。

 

床上的夫夫俩齐刷刷地一怔。紧接着,门外又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,仿佛小坦克轰隆隆地从他们门前跑了过去。

 

叶少将:“……”

 

蓝少校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蹭地一下跳起来:“叶宝宝!大清早的你又乱跑!”

 

连叶修都没有他反应快。蓝河手脚利落地从他身上爬下去,跳下床,捡起地上的外套,跑向门边。

 

 

 

隔壁房间睡着的正是他们俩的儿子。小家伙是个Alpha,如今刚刚一岁半。

 

这个年纪正是小Alpha好奇心最旺盛的阶段,连儿童床都关不住他,这才学会走路一个月,已经胆子大到敢自己翻出床了。

 

蓝河生怕儿子跌着碰着,一拽门把,就要出去瞧瞧。没成想刚打开了个门缝,手便被叶修一把按住了。

 

叶修的呼吸有种隐忍的粗重,从后面紧贴他的背,一手扣住蓝河的腰胯,把门重新关了回去,“……往哪跑呢你?”

 

“……别闹,”蓝河无奈至极,仰起脸看他,压着声音低道,“我、我就出去看一眼,免得他又乱跑……唔!”

 

他小声说着话的嘴巴被吻住了。



戳我

 

 

……

 

叶少将当然没有滚。

 

不仅没有滚,他还任劳任怨地收拾完一地狼藉,顺便抱起蓝河,两人一块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。

 

欢爱后的Omega神情恹恹,头发湿漉漉的,乖乖坐在床边一角。叶修尤其喜欢他这幅呆呆的模样,把人拽进怀里亲了亲,这才解开浴巾,替蓝河套上衬衣。

 

等穿好了衣裤,蓝河已经从懵逼状态里醒过神来了。两个年轻爸爸直到这会才想起门外的儿子,赶紧一前一后,朝门外跑出去。

 

走廊里空空荡荡,隔壁房里的儿童床也空着,这小混蛋,果然跑没了。


02、

蓝河一脸焦灼地跑下楼。叶修慢悠悠地缀在他后面,虽然一脸老神在在,但要说他真的一点儿都不着急,那当然是骗人的。

 

他和蓝河的这个孩子,确实来之不易。

 

许家人本来就极难受孕,蓝河自小流落在外,受过的旧伤不知凡几,性腺又常年不稳,即便有苏沐橙医生坐镇,依然把周围人给紧张了个半死。

 

叶修同志,作为孩子爸爸,这位少将十分任性的请了半年陪产假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怀孕的那一个。

 

蓝河家里同样如临大敌——这毕竟是融合了皇室与叶家血脉的孩子。虽然如今的帝国修宪改制,早已不存在“继承人”这种说法,但从各种意义上说,两个家族都需要一个这样的孩子,来巩固如今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。

 

好在最终有惊无险,他们的儿子平安降生,两家人这才算松了一口气。结果没过几个月,烦心事又来了。

 

叶少将怎么也没想到,两家长辈居然会为了孩子的名字争执不下——许家爸爸和叶家爷爷,曾经的君臣两人如今却谁也不服谁,都想给小家伙起个自己中意的名字。

 

于是起大名这事便一拖再拖,如今小Alpah都一岁多了,还是“宝宝”、“宝宝”的叫着……

 

一想到这事,叶少将就忍不住地想叹气。

 

他慢腾腾地下楼梯。蓝河就走在他前面,越过他肩膀,叶修一眼就看见一个小身影正扒在餐桌前面,藕节一样的小胖手高高举着,正企图爬上餐桌。

 

“叶宝宝!”蓝河三步并作两步上前,一把抱起他,“你又乱跑什么?上次阿爸怎么跟你说的?嗯?”

 

“啊啊——!”叶宝宝咯咯地笑着抬起头,一把抱住爸爸的脖颈。

 

小Alpha被他俩养得白白嫩嫩,五官跟叶修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,活脱脱就是一个幼年版的叶少将。蓝河看着他一笑立刻心都软了,脸上却仍旧板着,转过脸去叫叶修:“你来抱他,我去弄早饭。”

 

叶修从他手里接过儿子,叶宝宝兴奋地啊啊直叫,没扑腾两下,就被他的父亲使劲捏了一把小嫩脸:“啊什么啊,叫爸爸。”

 

“啊——啊!”

 

“是爸——爸,看我口型没?”

 

“呜……啊?”

 

“爸爸!”

 

“呜哇!”

 

“这孩子是不是傻?”叶修一脸沉痛,“别人家的孩子一岁就会说话了,他怎么连爸爸都不会叫?”

 

蓝河实在看不下去了。他走过去,一把托住儿子摇摇欲坠的屁股,给父子俩一人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别胡闹,赶紧吃饭!”

 

叶宝宝一向精神头足,起了个大早也不嫌困,饭吃了一半就在座位上扭来扭去,吵闹着要下桌玩。叶修干脆把他抱到腿上,边给他喂饭边跟蓝河咬耳朵:“要不让沐橙检查检查?哎我说,小孩子这么晚说话是不是不太对……”

 

一般的孩子长到一岁就会说些词句了,像叶宝宝这样一岁半还只会“啊啊”往外蹦音的,确实不太常见。

 

这事也压在蓝河心上很久了,不过他倒是比叶修乐观不少,蓝河想了想,说:“上次幼教老师不是说了,说话晚也可能是外界刺激不够,要不,今天你有空带他去公园转转……”

 

“听你的。”叶修笑起来,“不过你确定今天自己去?反正休假,我可以陪你去做检查哦……”

 

蓝河握着叉子的手顿了顿。

 

但很快他就放下了那把叉子,“……你们俩乖乖在家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蓝河没好气道,“例行体检而已,你干嘛这么紧张。”

 

“那不是关心你嘛,小蓝同志。”

 

眼前的那一碗婴儿奶糊已经吃光了,叶修笑着把儿子抱开,倾身过去,指腹在蓝河眼角下一抚而过。

 

“别躲别躲……哎哟都有黑眼圈了啊,最近怎么看你老做梦……”

 

他凑得很近。那双眼睛毫无预警地映进蓝河的视线里,叶修的眼里含着笑,瞳孔里黑亮如星,又仿佛带着些深邃的欲言又止。蓝河呼吸一窒,只觉得心脏都跟着他的目光颤了两颤。

 

他好不容易才若无其事地偏过头,“有吗?我都没注意……”

 

“真的,”叶修认真道,“需要补肾啊小蓝同志,今晚买只鸡炖炖?”

 

“……”蓝河忍无可忍的:“滚!!”

 

 

 

9点整,蓝河准时走进了医学中心。

 

这天是休息日,整栋大楼几乎没什么人。蓝河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,五分钟后,苏准将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了电梯间门口。

 

“怎么样?最近还经常做梦吗?”她笑着问蓝河,一边领着他去实验室。

 

蓝河面色有些不安,沉重地点点头。

 

“能梦见过去的场景,说明你的记忆还是有恢复可能的……”苏沐橙说,“这是好事啊,我不懂你为什么要瞒着他?”

 

蓝河咬起嘴巴。

 

他心里一纠结就是这副表情。苏沐橙一看就了然于心,于是十分体贴的没再多问,直到进了实验室,她才交待蓝河:“今天我再给你做次脑CT,你放心,我嘴巴很严的。”

 

苏沐橙手作拉链状,俏皮地眨了眨眼。蓝河被她逗笑起来,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,“谢谢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同一时间,家里。

 

“方锐大大,真不是我偷懒啊。”

 

叶修一手举着通讯器,无可奈何地说道。

 

叶宝宝正骑在他脖子上。小家伙大约很喜欢父亲的头发,叶修的两撮毛惨遭荼毒,被他呜呜哇哇地直往嘴里塞。叶修淡定地被糊了一头口水,一边说:“真的,家里有事,我现在去不了团里……”

 

方锐不肯罢休,叽里咕噜说了老长一段。

 

叶少将不堪其扰,交涉无果后只得妥协投降:“那行,你等着,我尽快来。”电话一挂他就把叶宝宝抱起来,父子俩脸对脸的平视,大眼瞪小眼。

 

“爸爸等下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叶修正儿八经地说,“你乖乖的,不准乱跑。”

 

小Alpha眨巴眨巴眼睛,吧唧吐出一个口水泡泡。

 

“还有,”叶少将又补充:“不准告诉你阿爸。来,拉钩钩。”

 

他说着便把小手指伸出来,往叶宝宝面前一放。小家伙不明所以,伸手一把抓紧,冲着他咯咯笑出了声。

 

叶修看着他的笑脸,忽然一怔。

 

基因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。叶宝宝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无一不像叶修,但那粲然一笑的表情却像足蓝河,一瞬间仿若时光回溯,就像记忆深处的小远悄悄走来,轻轻握着他的手,朝他微笑。

 

叶修怔住很久。半晌后他低下头,温柔地,亲了亲儿子稚嫩的脸庞。


03、

03、

到达军团时正好是中午12点,午餐时间。叶少将从飞行器的儿童座椅里抱出儿子,一溜小跑蹿进军团大楼。

 

军团长办公室在顶楼,正等着叶修去开视频会。幸好蓝河的办公室就在楼下,叶修调出权限打开门,让叶宝宝坐在沙发上。

 

“乖儿子,现在你爸我要去工作了,乖乖坐着知道吗?”

 

沙发是蓝河自己收拾的,柔软舒服,还放了个孩子气十足的猫咪抱枕。叶宝宝身子小,几乎陷了半个身子在垫子里,两只小手扑腾扑腾,挣扎着去捉猫咪尾巴。

 

“别乱动你阿爸的东西,”叶修手忙脚乱地把儿子乱摸的手捉回来,忍不住吐槽:“你怎么不多跟你阿爸学学?他小时候多乖啊……”

 

叶宝宝歪过脑袋:“啊……叭?”

 

叶修使劲搓他一头的小软毛:“不是叭,是爸爸!”

 

正闹着方锐的电话又来了。叶少将被催得一个头两个大,赶紧起身出去,临走还不忘再次警告儿子:“好好待着啊,不准捣乱。”接着顺手啪嗒一下,带上了门。

 

蓝河曾经是叶少将的副官,如今他隶属战斗任务组,这里事涉机密,连办公室的门都经过安全改装。因此叶少将这才敢放心大胆的把宝贝儿子一个人留在里面。

 

只可惜忙中起乱,叶少将千算万算,偏偏忘了刷卡锁门。

 

五分钟后,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,小心翼翼地从门边冒了出来。

 

 

 

中央军部的魏琛中将最近特别春风得意。

 

军部正在忙着新一轮的武器装备更新,魏琛中将作为技术条线的资深老油子,开开心心地跟着考察团巡检各大军团,顺便蹭吃蹭喝。

 

首都的第九军团是最后一站。魏琛算是第九军团的元老级人物,出于某种老干部总是很想视察工作的微妙心态,这一天,他兴致勃勃地溜达进了军团大楼。

 

结果电梯门一开魏琛就傻眼了:门口蹲了一个小萝卜头,眨巴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,正一脸认真地吃着手指。

 

魏琛中将:????什么情况,老叶这开幼儿园啦??

 

魏琛探头探脑,左边看看右边瞧瞧。见四下无人,他蹲下来,逗猫似的戳戳小男孩的嫩脸蛋:“小家伙,你叫什么?你爸妈呢?”

 

叶宝宝嘴里含着手指,慢吞吞地抬起头来。

 

那张脸顿时让魏琛打了个哆嗦:卧槽了,这谁家孩子啊,怎么这么眼熟……

 

魏琛中将手扶额头,开始冥思苦想最近有什么熟人有孩子了吗……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,耳边一声清脆的“爸爸”瞬间把他雷得跳了起来。

 

“你你你……”魏琛瞪圆眼睛:“谁是你爸啊!别瞎叫啊小同志!”

 

叶宝宝清澈的眼睛圆溜溜的,仰着头就像一只眼巴巴的小奶狗。小家伙一眨不眨地盯着魏琛肩上的星星,半晌后,竟然拍着巴掌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

他边笑边清脆地叫:“爸爸!爸爸!——”

 

魏琛吓得拔脚就跑。

 

……搞什么!他只是路过一下,怎么就冒出一个便宜儿子出来了!

 

魏琛不知道,问题其实就出在他那身军服上。

 

叶宝宝是不折不扣的军二代,他两个父亲都在军团工作。蓝河每天一睁眼,看到的就是爸爸们穿着军服的样子。他最喜欢的就是叶修肩上象征少将衔的银色星星,就为这个,叶少将没少拿军衔引诱儿子叫爸爸。

 

于是,当他看到魏琛肩上的中将衔的时候……

 

爸爸这两个字叶修教了儿子几百遍,结果倒被魏琛撞了个正着,也不知道叶少将知道了会作何感想。

 

不过忙着开会的叶修这会儿可没空管教儿子。路过的魏琛无端遭灾,被小叶宝宝抱着裤腿,一步一挪艰难地走进办公室——

 

“这谁家孩子啊!”魏琛苦哈哈地推门进去,这间是安全处的办公间,安文逸正和乔一帆一起主持小会,底下坐了一排军官,领头的便是战斗组的唐柔上校,一看魏琛这模样,顿时齐齐哄笑。

 

“行啊老魏,几个月不见,孩子都生上啦?”

 

“中将,您这就不对了吧,怎么结婚都不请喝酒?”

 

军团老光棍魏琛简直百口莫辩:“喂喂,别闹,老夫哪来的儿子?这我在你们走廊上捡的,谁家的啊,赶紧的乖乖站出来……小唐,快来快来……”

 

唐柔才不帮他,在一旁笑得幸灾乐祸花枝乱颤。还是安文逸看不下去,好心上前解围: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?你妈妈呢?”

 

叶宝宝树袋熊一样抱在魏琛腿上,仰头环视一圈。周围都是些校官,肩上没有他喜欢的小星星,小家伙更加坚定了,抱紧魏琛大腿,仰头大声喊:“爸爸!”

 

魏琛:“……”

 

魏琛抓狂:“真不是我的。”

 

安文逸一脸爱莫能助地看着他。还是乔上校头脑灵光,在一旁给魏琛出主意:“小安这不是有全军团的监控吗?让他查查,总不会平白无故冒出来的吧……”

 

一群人顿时来了劲,会也不开了,扎堆围着监控器,满屏幕搜索叶宝宝出现的身影。安全处主管全军团对外安全工作,监控探头几乎遍布整个防区,结果看来看去,竟然还是找不到这孩子是从哪冒出来的。

 

魏琛指着屏幕上的自己:“你看,不是老夫带进来的吧!?再说了,你们不觉得这小东西很眼熟吗!”

 

一众军官茫然四顾,小乔上校摸下巴:“好像是有点……像谁呢?”

 

是啊,像谁呢。

 

怪只怪叶家保密工作做得好,蓝河毕竟身份敏感,叶少将又是颇受瞩目的军部大神,他俩连结婚都没怎么宣扬,小叶宝宝打生下来就没在外面露过脸,一群人猜了一圈,没一个猜到叶少将身上。

 

最后还是安文逸发了话:“我倒是觉得,这孩子可能是从楼上来的……毕竟楼上几层都是涉密部门,监控里看不到的。要不,你带他上去转转?”

 

 

 

几十公里之外,医学研究中心。

 

蓝河坐立不安地等在脑科诊室里,无意识地搓着自己的衣角。

 

他的脑CT影像此刻正挂在隔壁房间的光屏上。脑科不是苏沐橙的研究领域,她为蓝河安排了其他科室的专家组,正围着他的脑影像做会诊。

 

这让蓝河有种等待宣判的错觉。他甚至觉得有些后悔,想着如果叶修在就好了,至少有个人陪他说说话,总好过现在这样独自难熬。

 

正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了。蓝河下意识地回头,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推门而入,笑着同他打了声招呼。

 

“一个人?”医生指了指诊室方向,又冲蓝河笑了一下,“是不是挺紧张的?来我们科就诊的人,很少有一个人来的……”

 

她的目光轻轻往蓝河的手上一落。

 

Omega的手指纤长,无名指上套着一枚朴素的银环,正是他和叶修的婚戒。

 

她忽然有些好奇。人总归是脆弱的动物,丢失记忆这样的大事,很少有人会选择独自面对,更何况是一个已婚的Omega。

 

女医生眼神不由的有些同情起来。

 

蓝河顺着她的眼神看自己的婚戒,他猜到她大概脑补了什么故事,不由失笑,温和道:“紧张倒是有点,不过不怪我的Alpha,是我自己没告诉他。”

 

女医生闻言一怔,露出一个微微讶异的表情。

 

“你是特意瞒着他的?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?”她柔声问道。眼前的Omega表情有些尴尬,就像被噎住了一样,眼中掠过一丝茫然。

 

蓝河一时语塞,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

 

“其实从以往的案例来看,80%的记忆缺失其实和心理问题有关。”女医生试探着说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……愿意和我聊聊吗?”

 

 

 

那边蓝河纠结万分,这边魏琛中将同样纠结不已,一手牵着小叶宝宝,苦哈哈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 

他都快给憋死了。烟盒就在口袋里揣着,偏偏有这小鬼头在,他总不能当着小孩子的面吞云吐雾,只好硬忍着。

 

——他哪知道叶修比他还要憋屈。自从当年蓝河有了宝宝,一连好几年,叶少将回家抽烟都只能躲到小阳台去。

 

自安全处往上,便是第九军团的几个核心部门,打头就是武装装备处,这个部门土豪的不行,建了整整一层楼的机库,停满了用来检测的机甲。

 

魏琛进去的时间正正好,莫凡刚结束了一轮测试,气喘吁吁地从机甲上爬下来,旁边高台上坐着手抱光脑的罗辑,小中校眉头紧皱,两片眼镜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串。

 

“嘿,别忙啦,暂停!”魏琛站在机库下面挥挥手:“你们快过来,帮老夫瞧瞧这小孩!”

 

他这一喊不仅让两个校官齐齐回头,连远处的关榕飞也给惊动了:“什么什么?什么小孩?”

 

机库尽头,叶宝宝被魏琛抱着,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,一瞬不瞬地盯着里面一排排的机甲。

 

魏琛低头瞅瞅他,心想哟呵,这小家伙怎么变乖了啊,难道是被这些巨型兵器给吓住了?

 

叶宝宝当然没被吓住。

 

他的两个父亲可都是初代机型的匹配者,自己家里就修有机库和虚拟对战场。平时叶修和蓝河在家对战训练,叶宝宝就在一旁当观众,可没少在机库里流口水。

 

就连叶修都看出自家儿子对机甲颇具兴趣,得意洋洋地跟蓝河炫耀:你看,不愧是咱俩的儿子,天生就是开机甲的!

 

顺便还不忘把蓝河小时候的糗事拿出来调侃,直逗得蓝河面红耳赤才算完。

 

不过这些魏琛当然无从知晓,他颠颠儿地跑上机库高台,把小叶宝宝举到莫凡和罗辑面前。

 

“喏,这小家伙你们见过没?谁家的啊,逮着人就乱叫爹……“

 

莫凡个性沉静,罗辑又是个半大小子,两个年轻人沉默着面面相觑,一时谁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

远处关榕飞已经坐着机甲呼哧呼哧地跑来了:“什么孩子啊?我瞧瞧呢?”

 

关榕飞少校,隶属军团后勤处,负责军用器械的开发维护工作。今天正好是军团内特殊机甲的例行检修,他也是来得巧,正好赶上这波八卦。

 

魏琛已经在那里倒苦水了,什么蹭饭不成反被认爹,战友无情拔脚就跑……

 

关榕飞从机甲上跳下来,见来的是魏琛,顿时笑着拍拍身旁的铁皮。“来得正好,中将你看,这就是最近投产的S系列,按照初代02号机型的模子造的,特别适合……”

 

他话还没说完呢,挂在魏琛脖子上的叶宝宝已经激动了起来:“哇——!呜哇!!”

 

他紧紧盯着关榕飞身后的机甲,两只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——银白的机身,纤长高挑的骨架……这台机甲和蓝桥春雪足有九成相像,叶宝宝立刻得出结论:阿爸就在里面!

 

是爸爸!要见到阿爸了!

 

小Alpha身强体壮,当即踩着魏琛的手臂,飞身一跳!

 

魏琛吓了一跳,来不及接,那边莫凡已经眼疾手快,旋身手臂一展,稳稳地把小豆丁接在了怀里。

 

莫凡不愧特战队出身,这一捞又轻又快,顺势便把叶宝宝箍在自己肩上。小家伙竟然也不害怕,整个人都抱在莫凡身上,高兴地喊:“啊爸——抱!”

 

魏琛嘴巴都张成了O型:“看不出来啊莫凡同志,这你儿子?!”

 

莫凡:“……???啊?”


04、

 

楼下机库里闹得不可开交,楼上顶层的军团长办公室,这会儿却一片肃然。

 

视频里的会议还在继续,军部大佬们一个接一个的发言,从技术革新谈到军校招新,叶修听得昏昏欲睡,若不是手撑脑袋,只怕下一秒就要磕倒在桌面上。

 

他正犯着困,忽然心血来潮,偷摸从抽屉里摸出个通讯器,在桌子底下捣鼓了起来。

 

说起来这也是叶少将不为人知的一点儿小情趣。

 

他和蓝河两个同在一栋楼里上班,叶少将这人喜欢忙里偷闲,空闲时就爱蹭到自家Omega的办公室去,腻个歪什么的。

 

可蓝河可是军团里出了名的认真谨慎,他脸皮又薄,转头就三令五申,严禁叶修在上班时间到他办公室来。

 

夫夫俩就为这个叽歪了半天,最后还是蓝河让步,让叶修在自己办公室装了个视频通讯器了事。

 

一想起这一茬叶修就忍不住嘿嘿笑。正好今天儿子就在楼下,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样了,有没有乖乖睡觉?该不会又调皮捣蛋了吧……

 

叶修一边想着,一边打开了视频信号。

 

视频接通了。办公室房门大开,里面空空荡荡,哪有什么人影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叶修霍地站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秒针滴滴答答,一格又一格的走过。蓝河低着头坐在诊室沙发上,良久不置一词。

 

就在女医生几乎要放弃的时候,他忽然抬起头,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 

“……其实也没什么别的理由,”蓝河低着头,小声说。“我不想告诉他,可能大部分……还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 

“我和我的Alpha其实从小就认识。”蓝河说,“我们订婚也挺早的,大概在我六岁?他就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。”

 

女医生忍不住哇哦了一声,羡慕道:“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。”

 

“……还算不错吧,”蓝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,“不过和我们认识早倒没什么关系……我七八岁就从家里走失了,还失忆了,直到今天都还没记起来。”

 

“其实我一直很感谢我的Alpha。”蓝河低声道,“他找了我二十年,如果不是他一直没放弃,也许我们根本不会走到一起……其实有时候吧,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他。他明明待我这么好,我却连怎么认识他的都记不起来了……”

 

他慢慢地说着,脑海里便控制不住地浮现出叶修的笑脸来。

 

他喜欢他促狭的笑容,也爱他提起童年旧事时怀念的模样。他不想让叶修看出自己的茫然,所以每一次,都仔细把他说过的往事全记在心里。

 

可那是不一样的。蓝河想。

 

我更想给他一个完整的我。一个曾与他相识、相知,又再度相遇的我。

 

“……那就更应该告诉他了啊,”女医生不禁有些疑惑,“你的记忆有恢复的可能,你的Alpha应该会非常高兴才对……”

 

“你应该更自信一些,”女医生收起手上记录板,笑道,“记忆并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的,相信我,我可见的多了。”

 

蓝河又一次愣住了。他偏头想了想,终于笑着叹了一声。

 

“你说的对。”他说,“也许说到底,我只是不想让他白高兴一场罢了……”

 

他的话音刚刚落下,一道白光忽闪,诊室门口的通讯器不期然地亮了。

 

下一秒,苏沐橙那轻快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

“蓝河快过来,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!”

 

 

 

办公室角落,叶修双手环抱,正盯着眼前的光屏不停发笑。

 

儿子不见了,叶少将也顾不上还在开会,赶紧接通安全系统,逐个监控找过去。幸好他权限高,所有涉密部门的影像也能调阅的到,没五分钟,叶修就在楼下机库那里发现了儿子的身影。

 

魏琛、莫凡那几个正凑在一处,小叶宝宝神气活现地骑在莫凡肩上,一边罗辑正在摆弄一个机甲模型,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。

 

这下叶修也不急了,兴致勃勃地围观了一会儿,这才打开通讯器,拨了个号码。

 

隔壁,副军团长办公室,方锐准将的通讯器准时响了起来。

 

“喂?老叶?”方锐接起通讯:“你不是在开会吗?!别告诉我又翘了啊……”

 

对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方锐愣了愣,脸上表情慢慢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

大概是他的表情实在太奇怪了,等放下通讯器,一旁的秘书官好奇发问:“准将?是不是军团长又有什么指示?”

 

方锐一张俊脸上写满问号:“他说让我买只鸡??买完了顺便去一趟机库???”

 

秘书官:“……”

 

迷茫的方锐准将和他的秘书官研究了半晌,确定这两者之间毫无联系,最后不由抓狂:“大爷的,又玩什么幺蛾子!!”

 

 

 

方锐到机库时已经是一小时以后了。准将同志一手拎鸡一手扶墙,刚打开大门,就听见一声大喊。

 

“我靠这小东西,真敢往里爬啊!”

 

方锐目瞪口呆地看过去——只见关榕飞坐在机甲上,机甲门开着,一个粉嘟嘟的小男孩正站在莫凡肩上,小手紧紧扒着机甲,一脸兴奋地要往里面爬。

 

莫凡哪敢真让他进去,两手紧紧抱着小家伙的小腿。可他压根不敢用力,全靠魏琛伸着一只手帮忙拽住,才堪堪扒住这小东西。

 

魏琛中将在旁边嗷嗷叫——他一时不察,被叶宝宝嗷呜一口啃在手上,这会也顾不上形象了,一个劲地吐槽:“这他妈谁家养的!牙口这么好!”

 

方锐拎着鸡扶额:“你们闹什么……”他一眼看到了小Alpha,又是一惊:“这小孩哪来的?怎么这么像老叶?”

 

时间像被停止了一样,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静默。

 

魏琛说:“卧槽。”

 

魏琛喃喃道:“……我终于知道这张脸为什么这么欠打了。”

 

这时只听轰隆一声。众人齐齐回头,沉重的机库大门打开了。

 

 

 

叶修就站在门外。随意批了件外套,里面衬衫领口解开,袖口如往常般卷着,一脸轻松的模样。他这一来不要紧,叶宝宝瞬间眼睛就亮了。

 

小家伙机甲也不要了,模型也不玩了,小猴一样顺着莫凡的腿爬下来,张开手臂咚咚咚地扑向叶修。

 

“爸爸!”

 

叶少将蹲下身,手臂一抄正好把他抱个满怀,满眼惊喜:“哎哟,乖儿子!会喊爸啦?”

 

魏琛:“……”

 

叶修笑而不语,等叶宝宝闹够了,这才抱起儿子走过去,拍了拍魏琛中将的肩膀。紧接着又踱到方锐身边,顺手接过他手上的鸡。

 

“多谢,”叶修笑眯眯地跟魏琛打招呼,“老魏啊,改天再来玩啊,正好愁这小东西没人带……儿子,来跟叔叔说再见!”

 

叶宝宝玩了一天正开心呢,十分给面子地摆摆小胖手,小嘴巴吐着泡泡,呜呜哇哇地喊:“拜拜!”

 

魏琛愤怒道:“靠,敢情拿老夫当保姆呢?!……喂等等,老叶你这就想跑啦?干嘛去啊?”

 

夕阳的光从天顶上落下,在地上铺了一片温柔的暖红。叶修回过头,手里抱着儿子,举起手上的鸡晃了晃。

 

“不早啦,”他笑着说,“班加完了,总该回家了吧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从医院出来时,正好接到了叶修的电话。叶少将听起来心情不错,声音轻快又含着点笑意,在通讯器那头打趣问他:“检查完了吧?军团长专机接送要不要?”

 

耳边隐约还传来了叶宝宝呜哇的叫声,蓝河只觉心头涌上一阵暖意,他不觉翘起唇角,笑着应了。

 

“你有没有好好带他啊?”蓝河随口问道,“玩的怎么样?没出什么意外吧……”

 

“当然没有。”通讯器那头的叶修立刻矢口否认,他低头看叶宝宝,父子两个对视一眼,竟然齐齐默契地笑起来。

 

“你儿子今天可乖了,”叶修忍着笑说,“他今天还学会叫爸了,等会你就能听到……”

 

飞行器向着远方飞速前行,叶修挂了电话,顺手拉住叶宝宝正想抓鸡的小手:“别乱动,这是给你阿爸的,等下回家炖汤……”

 

他眼里含笑,抓着叶宝宝的手指搓了搓,又松开手,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脑袋。

 

“等会儿你可得乖一点。”叶修轻声对儿子说,“你阿爸今天去看病了。他最近很累,别总闹他,知不知道?”

 

叶宝宝小大人一样认真地看着他,居然还晓得点点头,两只眼睛眨巴两下。最后叶修自己也被他逗笑了,伸手点点他的脑门,“你个小笨蛋。”

 

“跟你爸一样笨。”叶修压低声音说。

 

“看他纠结得我都急,”他低声笑道,“记忆这东西,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嘛。你说是吧,儿子?”

 

在他的身旁,叶宝宝开心地拍起了小手,吧嗒,吐出一个口水泡泡。

 

 

 

夕阳渐渐西垂,天边挂起了绚丽的晚霞,这个星球上普通而平凡的一天,又即将过去了。

 

蓝河把诊断书塞进口袋。微风将他柔软的发丝吹得纷乱,他抬起头,眯起眼向天空远远地眺望。

 

暮色如幕般渐渐围拢,很快,一辆小型飞行器威风凛凛地驶入了他的视线。

 

蓝河望着那熟悉的轮廓,无声地吸了口气。

 

就着一点暮光,他看见了叶修走向他的身影——身形颀长的Alpha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家伙,父子两个动作如出一辙,齐刷刷地冲他招着手。叶修带着笑的脸庞映入他的眼里,就像那一年,他们再度相遇的那一天一样。

 

蓝河莫名地有些恍然。

 

错眼间他好像看到了很久以前,半大的少年牵着小小男孩,一路低语着,向他慢慢走来。

 

蓝河轻轻摸了摸口袋,释然地笑了起来。

 

晚风带着夏末的叶香拂过庭院,最后一丝红霞坠落山崖,天边,无数星子跃海而出。

 

蓝河挥了挥手,朝着叶修向他走来的方向,大步跑了过去。

 

【完】


感谢阅读,《拥抱繁星》到这里就全部完结啦><多谢各位一年来的支持

滚回去码字了,今晚见~




评论(60)
热度(2084)
2017-07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