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30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今天8进4了,大家记得给老叶和蓝投票呀!\(//∇//)\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30、

蓝河真的不太懂粉丝饭圈的那些事。

 

蓝河虽然是做影视投资的,理念却和如今大行其道的饭圈经济完全不同。他其实更像某些老派的经纪人,更看重许多人气、话题以外的别的东西。

 

不过,蓝河这个问题提得不可谓不好。话音刚落,现场不少人便已经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

《大政》里不乏从业多年的老演员,这年头,谁还没演过几场亲热戏啊,当即一个个都作出暧昧表情,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

 

“饭圈铁律啊,特别神!我跟你们说啊,按这标准看,一抓一个准哈哈哈……”

 

“……哪扯这么悬乎?就是网上随便一说……”

 

“这个啊,其实就是说演亲热戏。”还是楚女神快人快语,爽快地给蓝河解释:“有人给咱们业内总结了个规律,说演员要是亲热戏演得火热,那没什么,说明人家专业,心不虚嘛。”

 

“反倒是有些人,忽然一下变得扭扭捏捏,亲也不敢亲了,拍半天都NG……”楚云秀捂嘴笑道:“那种肯定是悄悄喜欢人家呢,做贼心虚嘛!”

 

蓝河顿时在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

楚女神还在和编导逗着乐,她打趣道:“上次在剧组,叶修他说这都扯淡,就是演技不够……哪知道第二天他就跟我说,云秀啊,你说的这个饭圈铁律,搞不好还有点道理……”

 

楚云秀不愧是实力派女神,她把叶修的语态学得惟妙惟肖,顿时把众人笑了个前仰后合。

 

只有蓝河一个人没有笑。

 

 

 

蓝河魂不守舍地坐在那里。

 

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。电视机的光微暗。叶修欺身而上把他按在床上。他的手臂很紧,不容拒绝地圈着他的腰,他甚至能回忆起那时叶修的手指握在自己腰上的触觉。

 

他演戏总是演得那样好。蓝河想。

 

蓝河清楚记得他每一个细小的动作。每一帧每一格,都像掉入了慢镜头里。他用手指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,他微垂的视线,目光落在自己的嘴唇上,将吻而未吻的模样。

 

叶修眼里的目光是那么温柔。他真的只是在模仿剧里男主的模样吗?

 

蓝河忽然有些不敢确定了。

 

编导已经切换到下一个话题,气氛很好,四周充斥欢声笑语。可蓝河根本恍如未闻,他再一次仔细地回忆那一晚。

 

后来呢?

 

他记得叶修不知为何突然NG了。自己当时还很惊讶,那是他唯一一次看到叶修NG,他甚至还很想笑:叶修啊叶修,看你平时自信的不行,居然也有NG的时候!

 

叶修怎么回答自己来着?

 

哦。对。他说完了,被打脸了……

 

饭圈铁律……

 

和喜欢的人拍亲热戏,会扭捏,会紧张,不知道为什么会不敢入戏,总是莫名其妙的NG。

 

那是不是说……是不是说……

 

蓝河霍地站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叶修在房间里无聊得够呛。

 

蓝河跟着剧组录访谈去了,编导组也齐齐上阵,整个酒店就没剩下几个人,扯淡都没人捧场。

 

哎。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,叹一口气。

 

然而他也没闲太长时间。没一会,陈果一个电话便急吼吼地打了过来。

 

“叶修,你看到没有啊?”陈果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:“嘉世真的有动作了,我就知道,这个风格一看就是他们……”

 

叶修赶紧安抚自家老板:“哎,别急别急,怎么了这是?我还没看到呢。”

 

陈果当即没了声音,没一会,一个网址甩了过来。

 

叶修把网页点开。是篇刚刚发布的新闻通稿,光是标题就很刺激:“新晋人气王疑为前影帝精分,合同欺诈骗走公司数亿资产。”还紧跟一句夸张导语:“偷天换日,还是目无王法!”

 

阅读量已经不少了,可见确实很抓眼球。

 

叶修随便扫了两眼,惊讶道:“不是吧,有数亿这么多吗?不就一个剧本版权吗。”

 

“……喂喂,这不是重点好吗!”陈果无力地说。“你看看内容,绝对是嘉世的人写的,看得我气都气饱了……”

 

内容瞧着倒是挺劲爆的。编者以局外人的视角,写嘉世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,某退圈影帝离开公司后,竟用另一个名字另起炉灶,公司这才发觉此人身份作假,从前所签所有合约都变作废纸一张。

 

这根本就是蓄意欺诈啊!

 

又隐晦写了写此影帝之前的斑斑劣迹,刚愎自用,只手遮天,常年把持公司电影选角,连陶轩都对他无可奈何。

 

通篇文章没有一个字的指名道姓,可是人都能看得出:这就是在说叶秋啊!

 

至于叶秋的新身份是谁——

 

还有问,当然是之前传得风言风语的叶修!

 

不用看都知道网上要炸锅了,陈果气道:“他们怎么这么不要脸!那么多部电影呢,你都一分钱不要白送了,拿走的这部也是签好协议的,怎么能这样反咬一口……”

 

“好了好了,生气老得快啊。”叶修反倒安慰起她来,“老板娘,就按我上次说的处理,没什么好气的啦。”

 

陈果气哼哼的,“哼,便宜他们了!”

 

 

 

叶修全然没受这件事的影响,挂上电话以后,又趴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。

 

他看电影看的非常之多,一天一部的量,简直就是个人肉电影百科全书,但论坛微博却几乎不上,就连大半年前心血来潮开的微博号,也快有几个月不上了。

 

而现在,他把微博都打开了,可见闲到什么程度。

 

让叶修意外的是,那个神似僵尸号的小号竟然还有几千条信息提醒。

 

大部分都是在他红了之后的留言。粉丝们大概是搜名字搜到了这个号,纷纷表示:妈呀男神是你吗?……僵尸号?妈的,白瞎了我男神的神ID……

 

叶修津津有味地看了半天,想了想,随手发了一条“我不是僵尸号”,然后把微博关了。

 

叶修妥妥属于不care风评的娱乐圈异类。他想起曾和魏琛讨论过,两个大导演一致认为:刷什么微博啊。有这个时间刷微博,还不如出去吃顿饭。

 

他就真出去吃饭了。

 

 

 

叶修很感激助理给自己准备了超大墨镜。真是神器,胡吃海喝一路都没人认出自己,爽就一个字。

 

当然,没带蓝河。蓝河今晚还得陪编导组吃饭。

 

叶修想起蓝河以前说过,吃饭最讨厌的就是吃这种应酬酒席,还不如路边小吃吃得爽。

 

叶修听了只是想笑。蓝河这么讲究的人,出入玛莎拉蒂,进出五星级酒店,哪里吃过几次正宗的路边摊。

 

但这句话他却一直记着,回来路上留了个心,替蓝河带了一盒炒米线。

 

叶修拎着炒米线回到宾馆。刚进房间,屁股都还没坐热,蓝河的电话已经来了。

 

 

 

叶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,蓝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一样。他的语气严肃:“你回来了?马上来我房间一趟。”

 

叶修心底冒出一个问号。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剧组出什么问题了。

 

叶修不敢耽搁,赶紧拎着炒米线去了蓝河的房间。

 

蓝河住在酒店最顶层,商务套房。叶修熟门熟路地找到房门口,敲敲门。

 

“进来吧,”蓝河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,“门没锁。”

 

叶修依言走进去。穿过门廊,他看见蓝河背对门口,坐在沙发上。

 

蓝河明显是在专程等自己。他的一条腿交叠,一向扎紧的领带微微解开,露出一小截光滑脖颈。外套没穿,但银灰色的西装马甲却没脱,还一板一眼地穿在身上。

 

叶修只一眼就知道蓝河有话对自己说。

 

这姿态气场,简直就和他们第一次单独见面时一样。

 

“蓝总,”叶修笑起来,放下饭盒:“这么严肃?到底什么事啊?”

 

蓝河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他一言不发地按下遥控器,电视亮了。

 

叶修诧异地转过头去。电视屏幕上放的是黄少天的经典电影《冰雨》。片段也很经典,女主坐在沙发上,而黄少天站在她面前低头俯身——这是黄少天主演电影以来唯一的一幕吻戏。

 

叶修有点摸不着头脑,他盯着屏幕说:“蓝总……你这是?”

 

话刚说完,他的手就被蓝河一把捉住了。

 

叶修惊讶地回过头来。蓝河的眼睛倒映着夜色里的微光,他抬起头,执着又认真地仰望叶修,一字字说:“这段戏,现在演给我看。”

 

叶修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

他看着这双眼睛。他知道握着自己的这双手在发抖,他实在是个糟糕的演员啊,叶修想。紧张、期待、忐忑……哪一样你都藏不住啊。

 

叶修笑了起来。

 

他反手一握,捏住蓝河的手腕,“蓝总,要是我不想演呢?”

 

蓝河明显愣了一下。他像是没想过叶修会这样拒绝,当即有点傻眼:“啊?……我,那个,我们签了合同……”

 

叶修只是笑。他轻描淡写道:“开个玩笑开个玩笑,金主大人这都开口了……”

 

蓝河简直要被他玩死了,一颗心脏堪比上了一回跳楼机,不禁蹙眉:“你……”

 

蓝河没来得及抱怨。叶修已经换了副神态,俯身压了下来。

 

 

 

蓝河不知道该不该夸叶修神演技。就这么两眼的功夫,他连电影里吻戏的体位都复刻得一丝不差。

 

他按着自己的手腕。蓝河忽然觉得慌张,他觉得自己的脉搏跳得太快了,太快了,快到让他担心会不会被叶修摸到。

 

这种感觉太奇妙。就好像自己的心跳、呼吸,都全数被叶修一手掌控。

 

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 

蓝河觉得自己被困住了。他动弹不得,眼睁睁地看着叶修低下头来。明明是看过无数遍的《冰雨》,那一刻他却彻底忘了戏里男主角是什么样子,眼里心里,只有叶修含笑的模样。

 

叶修凑了过来。

 

他的动作轻而小心,拇指轻轻抵住蓝河下巴。继而低下头,极轻地在蓝河唇上吻了吻。

 

……被吻了……?

 

蓝河睁大眼睛。他甚至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

他不明白那到底算不算一个吻,叶修的嘴唇轻巧如蜻蜓点水,温柔地在他唇上碰了碰。

 

蓝河愣愣的。叶修没有离开的意思,仍旧保持着凑到他唇边的姿势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 

“你……”蓝河艰难地开口,“他们说……和喜欢的人演亲热戏,越喜欢,就越演不出来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

叶修没有马上回答。他安静了片刻,才道:“是真的。”

 

叶修扣紧蓝河的手腕。他按紧他,说:“所以,我现在不是在演。”

 

说完,叶修低下头,用力吻了过去。



--------------

妈的终于写到了憋死我了


评论(379)
热度(3027)
2017-07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