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33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

33、

小胡助理差点被蓝总吓死。

 

他难得在酒店休息一天,刚从床上爬起来没多久,房间门就自家老板敲开了。

 

蓝河穿着一身睡衣出现在门口。他绷着一张脸,劈头盖脸便是一句:“我身份证在你这吧?帮我订张机票回G市,最快的,现在,马上。”

 

小胡简直心脏骤停:“……蓝总?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

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

 

他只是不想再待在这里。不想待在任何一个可以让他想起叶修的地方。

 

——哦。不对。蓝河慢慢地更正自己。

 

是叶秋。

 

小胡被蓝总这阵仗吓得不轻,赶紧火速订好机票。他买好了票抬头,只看见蓝河站在那里,心不在焉地扯着自己的睡衣袖子。

 

蓝河怅然地发了会呆,才说:“你有多的衣服吗,能不能借我换一身……”

 

 

 

蓝总走得就像他来时一样快,换好衣服一声不吭,转头就出了酒店。

 

他这前脚刚走,后脚叶修便追来了。他一脸疲色地敲开小胡助理的房门,气喘吁吁地问:“蓝总呢?在不在你这里?”

 

小胡瞪大眼睛,刚想说点什么,正好手机一亮。

 

是蓝总的微信语音。蓝河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:“我先回G市了。行李在房间里,还有剧组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

小胡下意识抬头。

 

叶修紧紧盯着他的手机看了两秒,转头冲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叶修简直要给蓝河跪了。谁能想得到啊,他就回身披件衣服的功夫,再追出门来,人都跑没影了。

 

——还是坐着飞机跑路!这可怎么追啊!

 

叶修整个胸腔跟火烧一样。他哪还顾得上别的,坐在出租车上拼命刷网页买机票。眼看着赶不上蓝总的那一班航班了,叶修没有办法,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给蓝河打了个电话。

 

电话被掐断了两次。叶修锲而不舍地拨了第三遍,很久之后,电话接通了。

 

叶修只觉得呼吸都跟着悬了起来。他试着喊道:“小蓝……蓝总?”

 

对面除了嘈杂的背景音,没有任何声音。

 

叶修知道蓝河在听。他反复稳了稳心神,才尽量平静地开口:“你先别挂电话,听我说完好不好。”

 

“——有件事,我一直想亲口、慎重的告诉你。”

 

叶修顿了顿,才郑重地道,“你没听错,我就是叶秋。嗯,就是那个叶秋。”

 

对面好像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。叶修生怕蓝河把电话挂了,只好接着说:“我知道,瞒着你这么久是我不对……但是蓝总,我没有任何耍你玩的意思,这你真得信我。”

 

叶修只觉自己这辈子都没这样忐忑过。他说:“小蓝,我从没想过骗你。你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?”

 

“你肯定没忘的对吧?在片场,《第十区》那部片子的龙套试镜……”

 

叶修的语气很轻,有种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的柔软。他低声说:“其实那时候,我刚刚和嘉世解约,写剧本也不顺利,怎么都写不出来,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,这才出来做群演,找灵感。”

 

“我真的没想到,会在那里遇到你。我……”

 

叶修还未说完的话中断了。嘈杂戛然而止,传来一阵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
 

蓝河把电话挂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坐在机场里,紧了紧手中断线的电话。

 

怪只怪他太心软。叶修这才三个电话过来,蓝河就忍不住了,到底是接了起来。

 

可接了也是自找折磨。蓝河实在高估了自己,他根本没办法保持冷静地听叶修说下去,一颗心像被重重碾过,又痛又难过。

 

是啊,蓝河想。那可是影帝叶秋,人家不都说了吗,做群演不过是找灵感,体验生活罢了。

 

你凭什么怪人家。谁叫你没眼力见,巴巴地跑去倒贴?

 

掏心掏肝又有什么用。人家连真实身份都不想告诉你,你倒好,自以为是的给他铺路,结果呢?人家堂堂大神,稀罕你那点破资源吗?

 

活该被人家看笑话。

 

蓝河拿手擦擦眼睛。

 

四周人潮涌动,只有他一个人孑然一身,看起来有点显眼。

 

蓝河低头打量自己。腰好痛,屁股也好痛,头发乱糟糟,连衣服也是件可笑的T恤,哪里都不像他自己。

 

真狼狈。

 

 

 

飞机大概飞了两小时。

 

蓝河实在太累了。浑身都疼得不行,怎么坐都不舒服,他只好歪在椅子上,一路半睡半醒地捱了过去。

 

梦里蓝河也没睡安稳。他反反复复地梦见叶修,梦见他微笑的样子,梦见他深情款款的眼神,梦见他牵起自己的手,把头凑过来,轻轻地吻他。

 

蓝河情不自禁地想要抱紧他。可耳边却忽地响起叶修的声音,他笑着问道:“蓝总……我是不是叶秋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

 

 

蓝河惊醒过来。

 

 

 

回到G市时天正在下着小雨。天空是阴的,风有点凉,吹在身上,让蓝河那颗焦躁不已的心也渐渐冷却下来。

 

情绪稍定。蓝河看着车窗外,突然有些讨厌自己。

 

他觉得自己变得一点也不像自己。什么风度、理智,全都扔到了脑后,他就像个突然变坏了脾气的小孩,只会揣着满肚子的委屈,一味地生闷气。

 

蓝河知道自己不应该逃。逃有什么用?他就应该气势汹汹地找叶修当面对质,把狠话全都当面说清楚,再把合同狠狠砸他脸上,大不了一拍两散,从此再不相见。

 

可他真的做不到。

 

至少现在,他一点也不想见到叶修。

 

 

 

蓝河到家时天已经黑了。他的手机一直没开,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打电话过来,也不知道叶修会不会一时冲动,也跟着追到G市来。

 

会,或者不会。

 

不过都无所谓了。

 

这间房子哪里都有叶修的影子,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走进卧室收拾行李。打开灯,屋里还是他们走时的模样。浴室里摆着两双拖鞋,蓝河垂下眼睫,把它们分开放好,正要迈腿,忽然腿上撞到个什么东西差点绊倒,一个小黑影子蹿出来:“喵——!”

 

无敌最俊朗好几天没见主人了,全靠管家喂猫粮活命。蓝河这一回来,它激动得喵喵直叫,小白爪子挠啊挠,拼命抓着蓝河裤腿往上爬。

 

蓝河瞧见它蓝汪汪的眼睛,心里蓦地一酸。他俯身,一把把猫抱起来。

 

“坏东西。”蓝河捏住无敌的小耳朵,“你怎么也来欺负我?”

 

小黑猫撒娇地哼哼起来。毛茸茸的小脑袋蹭在蓝河手心里,亲昵地蹭来蹭去。

 

蓝河看着它,又控制不住地想起叶修。他想起叶修带着猫回来后的那天早晨,想起他微笑着逗猫的模样,想起他无聊的恶作剧,趁自己看文件看得入神,冷不丁地把猫扔到自己怀里……

 

蓝河默默地把猫抱紧。

 

“有点骨气行不行!”蓝河对着猫说教,“他有什么好?骗你骗得还不够么?”

 

无敌最俊朗伸了个懒腰,喵的一声。

 

蓝总就毫不犹豫地离家出走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左手行李箱,右手揣猫包,亲自开着玛莎拉蒂出城,顺便给他哥打了个电话。

 

前面说过,蓝总是许家的小儿子。蓝河自己的产业不多,除了一套房子别无他物,可他哥不一样,他哥热衷于地产投资,全国遍地都有他哥贵到令人发指的别墅。

 

蓝总随便报了个地名。

 

“哥你别墅借我住住。”蓝河顶着喵喵声,冷静地说。“没什么大事……心烦,借我住几天,散完心我就回来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真是花了血本了。他连第二天的节目都顾不上了,连夜坐红眼航班追到G市。

 

回家路上他反反复复地拨蓝河的电话。没有用,一直关着机。

 

叶修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。他那颗天才的编剧大脑开始飞快地联想:怎么办,是下飞机忘了开机吗?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?还是闹脾气,不愿理我了……

 

他所有漫无目的的猜测,终于在走进房门的一刹那尘埃落定。

 

叶修站在卧室门口。他定定地看着里面,橱柜门全打开着,属于蓝河的很多东西都不见了。他和他的两双拖鞋,只剩下他自己的那一双,整整齐齐放在浴室门口。

 

连猫都被带走了。

 

房间里安安静静,冷冷清清。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

叶修轻轻吐出一口气。他想,还好,至少他没有出什么意外。

 

他给蓝河的助理打电话,没有人接。他又转而去拨管家的电话,同样,无人接听。

 

叶修拿着电话独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。

 

他终于不得不承认,也许蓝河已经打定了主意,要把他彻底地隔离在他的世界以外。

 

叶修站起来。他走到蓝河的书桌前,翻找所有抽屉、文件夹,票根、日记、随手的笔记……什么都好,叶修想,只要有什么东西能告诉他蓝河去了哪里,怎样都好。

 

正翻找着,一沓纸从抽屉里滑出来,掉到地板上。

 

叶修低头随意瞧了一眼,只那一眼,却忽地让他怔住了。

 

是他和蓝河签的那份合同。

 

叶修蹲在原地愣了好半天。他伸出手去,翻开那份令人啼笑皆非的合同。满纸无法入目的限制级字眼,叶修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起来,他翻到最后一页,看到蓝河签下的名字,是他要求他亲笔写的。

 

叶修回忆起那天晚上。他一时兴起,签下一份贻笑大方的合同,他记得自己问过蓝河:蓝先生,你想签下我,到底是想做什么呢?

 

——我想看你演戏。

 

——你跟着我,我想给你更好的。

 

叶修捡起那份合同,薄薄的一份,被他放回到桌上,小心翼翼地摸了又摸。

 

这可怎么办。叶修怅然地想着。

 

他唯一的观众跑了。他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他。

 

 



评论(252)
热度(2356)
2017-07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