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37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

37、

有生之年,这大概是叶修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身体先于大脑行动。

 

心跳有点失速,让他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力。叶修不假思索地朝蓝河走过去,一步、又一步。

 

蓝河没有动。他正在仰着头急切地看着他。

 

一阵微凉的风拂过脸颊,带来让他无比熟悉的烟草味道。

 

叶修俯下身体,用力地把蓝河拉进怀里。

 

已经足够了。

 

来的路上蓝河思绪万千,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对叶修说,可落入叶修怀里的一瞬间,他却忽然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 

蓝河挤出仅剩的一点力气,使劲地拥紧叶修,只恨不得抱得紧一点,再紧一点。他们就这样无言地拥抱着彼此。

 

幸好我还赶得及。幸好你还在这里。

 

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。

 

 

 

雪渐渐停了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修才稍稍松了松手臂。

 

他垂下视线,蓝河正闷头埋在他胸口前,叶修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发顶,只听蓝河吸了吸鼻子,小声道:“那个,叶修……”

 

“嗯,我在。”叶修低低应了一声。

 

叶修收紧手臂抱抱他,又道:“出什么事了?你怎么跑来了?”

 

蓝河这才记起自己的来意。

 

他猛然意识到方才叶修略显迟缓的步态,慌忙坐起身,拉住他上下打量:“你是不是伤到哪了?严重吗?要不要紧?”

 

叶修静静看着他。蓝河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焦急,这个人真是可爱得要命,直叫让他忍不住地心口发烫。

 

叶修此人何等的聪明。叶影帝只需稍作联想,已把蓝河千里奔来的原因猜了个七七八八,不禁放柔了目光,轻轻握住蓝河的手。

 

“别担心,只是一点扭伤。”叶修让他看自己贴着药膏的脚踝,“你看,已经消肿了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 

蓝河顺着他的视线,低头看叶修那只伤脚。

 

看上去确实不算严重。

 

此时此刻,蓝河悬了一路的心才真正落回肚子里。结果他这才刚一放松心情,脑子里的另一根筋立马又绷了起来。

 

怎么办!蓝河盯着地面,有些羞赧地想着。好丢脸,自己方寸大乱的样子全被叶修看见了,这这这岂不是不打自招……我、我刚刚竟然还主动要求他抱抱我……

 

天……啊……让我死吧……

 

蓝河越想越臊得慌,一张脸像熟透的番茄,慢慢地涨得通红。

 

叶修一双眼睛瞅着他,缓缓地笑了起来。

 

“小蓝。”

 

“……嗯?”

 

蓝河下意识地抬起头。叶修一手扶住他的脸庞,头一低便吻了下来。

 

 

 

蓝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 

大白天,大庭广众,公开场合,自己竟然和叶修抱着亲到了一起——光亲还不算,竟然还接吻到浑然忘我,要不是后来有人声传来,还不知道要黏糊到什么时候。

 

幸好中庭里没人。

 

就算这样蓝河还是窘得不行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怎么这会儿对着叶修愈发的怂了,正好车队来电话叫他,蓝河赶紧以此为借口,遁了。

 

得亏了叶修伤到脚踝跑不快,要不然,能不能遁得掉还得两说。

 

 

 

蓝总就这样带着一颗乱蹦的心脏回到了大堂里。

 

小县城的旅馆就这么一家。此时正是旅游淡季,没什么客人入住,除了先前驻扎的《全明星》剧组,便只剩下蓝河带来的这一队人。

 

剧组的人早就跟蓝河熟稔,听说他来了,导演编导都迎了出来。

 

总导演也是个人精一样的人物。蓝总这样大张旗鼓地来,任谁仔细一想,都能嗅出点不同寻常的味道。导演善意地冲蓝河笑笑,夸他道:“蓝总真是好老板啊,这样挂心叶哥啊,真是羡慕死我们这些打工狗。”

 

什么打工狗,单身狗才对吧!

 

蓝总真是使出了看家的演技,这才没让自己当众脸红起来。

 

“哪里哪里,”蓝河一脸官方地谦虚道,“员工安全第一,应该的应该的。”

 

 

 

碍于车队和剧组都在宾馆里住着,众目睽睽之下,蓝河就算再心痒也得忍着,只好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开了套标间。

 

外面积雪难行,晚饭只能在宾馆里将就。一群人兴致倒是颇高,嚷嚷着要给蓝总接风洗尘。

 

蓝河笑着一一应了。他嘴上还在应酬,眼角的余光却控制不住,不停地往叶修身上飘。

 

叶修刚从外面走进来不久。

 

他的肩头还残留着些许碎雪,身上随意披着件大衣,正是方才拥抱他时穿着的那一件。蓝河微微有些脸热,再往叶修脸上一瞧,登时一阵脸红心跳。

 

叶修的嘴巴微微发着红,要是仔细看得话,下唇上还有块细小的齿印。

 

……不用说,被蓝总咬的。

 

叶修也在看着蓝河。

 

他像是知道蓝河在想什么似的,隔着喧闹人群,微笑着,朝他比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 

 

 

酒饱饭足,蓝河终于得到了片刻安静。他躲进自己的房间,把自己扔到床上,长长地,呼出一口气。

 

太不真实了。回首这半年,一件接一件,自己竟然真的做出这样多疯狂的事。

 

千万家财投电影,万里跋涉奔雪山,不论哪一件,蓝河光是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

简直如黄粱一梦。

 

最不可思议的,就是自己竟然和叶修在一起了。

 

是啊。怎么想都不像真的。那个人,那可是叶秋大神啊……!

 

等等——

 

蓝河猛地翻身坐起来。他饱受摧残的反射弧经过一个多月漫长的奔跑,此刻终于迟钝地跑到了终点。蓝河忽然意识到:等等!我这是在和叶秋大神谈恋爱吗!

 

我和叶秋大神睡了!

 

他可是叶秋啊!

 

我是不是应该先要张签名先!等等嘉世有合约啊,他还能签叶秋这名字吗?私下签一个没事吧,这都绝版了!

 

不不不,这也太煞风景了……

 

正在这里胡思乱想着,手机忽地响了起来。蓝河翻了个身划开屏幕,只听叶修在电话那头笑道:“蓝总,你睡了没啊?”

 

蓝河赶紧一骨碌爬起来。

 

“没呢。”蓝河强自镇定地道,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叶修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轻飘飘的。他低低笑道:“哦,也没什么特别的事……就是关于合同,我有点问题想问问……”

 

蓝河一脑袋的问号。他下意识就问:“什么合同?哪部戏签的啊?”

 

“没呢,不是拍戏的合同。”叶修说,“哎等等……你先开个门。”

 

蓝河还以为门外有什么东西呢。他依言跑下床,结果门一打开,便看见叶修举着电话,正站在门外。

 

他露出一个慵懒的笑容。

 

“你……”

 

蓝河诧异地张开嘴巴,不及发问,只觉腰身倏地一紧。叶修直接把他推进门里,反手将门一带,俯身便吻了过来。

 

蓝总毫无防备,一不小心又被彻头彻尾地亲了个彻底。

 

他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。叶修这家伙,好像特别钟爱亲吻似的,总喜欢压着他亲个不停。偏这人接吻技术还那么好,蓝河这菜鸟级的水平,到了他面前,只剩下喘息发软的份。

 

叶修把人按在墙上。他压着蓝河吻了一会儿,直到连带方才蓝河遁逃的份也连本带利讨了回来,这才放开他。

 

叶修的呼吸有点粗重。他按了按蓝河红润的嘴唇,低道:“我说小蓝啊……”

 

蓝河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

他又不是性冷淡。两个人抱在一起亲了这么半天,早就干柴烈火地起了反应。○下两处○○挤挤挨挨,磨蹭来磨蹭去的,别说叶修,就是他也○得不行。

 

可是还不行。

 

蓝河抱着叶修蹭了蹭。他哼唧了半天,才说:“不行。你还伤着脚呢,这怎么好做……”

 

叶修好笑地看着他。他捏捏蓝河通红的耳垂,说:“怎么不好做,小心点就是了。”

 

蓝河拎开他的爪子。他自己也忍得难受,却仍严肃地道:“那不行,万一又伤着怎么办?你还有电影档期要赶呢,又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 

叶修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。

 

“那个,其实还有个办法嘛。”叶修笑眯眯地道。他俯身贴道蓝河耳侧,轻道:“蓝总,只要你坐上来,自己动一动……这不就解决了?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……”

 

蓝总羞愤欲死地吼他:“滚滚滚!”

 

可叶影帝是什么人啊。叶影帝活了快三十年,还没体验过什么叫不好意思。他圈紧蓝河的腰,笑道:“害羞了?别啊,上次不是试过了?又不是没做过……”

 

蓝河大概已经是一只熟透的螃蟹了:“……你能不能闭嘴别说话!不行就是不行……”

 

“小蓝啊……”叶修已经完全是调戏心态了,他抱着蓝河又笑起来:“怎么样?要不等下次……?你要什么做交换,什么都行,都听你的怎么样。”

 

“小蓝?”

 

“……”蓝河眨巴眨巴眼睛。他吭哧吭哧地说:“对了有件事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

叶修低头看他:“什么?”

 

蓝河又是一阵心跳加速。他把眼睛一闭,豁出去了。

 

蓝河说:“你……那个,你能先帮我签个名吗?”


评论(322)
热度(2702)
2017-08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