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1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*剧本里有一丢丢莫橙(…

--------------

41、

《君莫笑》剧组大概是蓝河见过的最有事干事别逼逼的剧组。

 

合同这才签完没两天,日程安排就刷拉拉地出来了:这周内围读剧本,下周开机,一点多余的屁话都没有,特别有叶修的风格。

 

蓝总一看就震服了:整整三天时间拿来读剧本,还要求全员参与!

 

现在哪个剧组还敢这样提要求啊。

 

其实按理说,开拍前碰一遍剧本是最基本的业内行规。可现在,明星们的每一分每一秒可都是流量与金钱,真金白银啊,谁还乐意陪你玩这老一套。

 

也只有兴欣签的这帮明星,肯心甘情愿地跟着一起折腾。

 

最让蓝河惊讶的就是苏沐橙了。苏女神刚拍完广告回来,头戴大墨镜一路风尘仆仆,手上还捧着一本明显翻烂的剧本。


女神一点儿也没有架子,亲切地拉着蓝河瞎聊:


“哎呀你不知道,他这人拍东西就这风格……管你咖位呢,必须拉过来过一遍剧本。”

 

“《沐风而歌》那时候就是这样,我都习惯啦……拍《一叶之秋》也是……”

 

蓝河一听便来了兴趣,正想细问,叶修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

叶修穿一件黑T恤,嘴上叼一根烟。他的胡渣早上刚被蓝河压着剃过,因而一反平日不修边幅的风格,倒有点说不出来的痞帅。

 

他一脸慵懒地扫视众人,敲敲门板,“干嘛呢干嘛呢,坐好啊,这就开始了。”

 

 

 

所谓围读,听着高端专业,实际也不过是演员们各司其职,拿剧本读自己的台词罢了。

 

时隔数月,蓝河又一次看到了《君莫笑》的完整剧本。

 

全剧的故事情节算不上多复杂,叶修显然把精力放在了刻画各个人物上。

 

剧本一开头便是一番风雅景象。男主出身宗室贵胄,少年时代鲜衣怒马,可谓肆意张扬。

 

岂料一朝国破家亡,骨肉离散。男主从此尝遍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他不得不隐姓埋名改头换面,卧薪尝胆十数年,终于东山再起,寻回昔日亲朋。

 

然而物是人非,当年的一切早已不复当初。自打男主登上高位之后,他不得不面对挚友反目,权力倾轧,尔虞我诈……男主苦苦挣扎许久,终于在霸业将成的最后时刻感到厌倦。

 

最后一战,男主终于击败敌手,天下称雄。

 

可待战争结束,众人再往营中寻他,却发现他早已消失了踪迹……

 

 

 

就这么一个故事,梗概起来干巴巴的,由叶修娓娓道来,却叫人不由得心生唏嘘。


战马,铁血,英雄,美人……荒漠的朔风,北疆辽阔无垠的土地……


蓝河再看一遍仍觉震撼不已,他看了看扉页心想,题目起得当真贴切,这可不是君莫笑么。

 
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 

风萧萧,金戈铁马。王孙归去,死生长别离。

 

 

 

都说即便是同一个题材,不同导演拍出来总有鲜明的个人烙印,对此蓝河深以为然。他也算阅遍千山的人了,此刻看《君莫笑》的本子,竟也读出了一点儿和《一叶知秋》一脉相传的东西。

 

大概就是所谓的“叶修式”风格吧。

 

蓝河有点儿小骄傲地想:能读懂他的风格,是不是说明我也算是大神的知音了啊。

 

蓝河深觉自己也是越来越不要脸,微红着脸摸了摸鼻尖。他佯装无事般抬起头,剧本已经开读了。蓝河坐在一旁看了一会儿,惊讶地发现叶修不愧大神,连修剧本的方式都这么与众不同。

 

人家都是记下问题回去慢慢修,这位大哥倒好,现场读出问题现场修,嗑都不带打一个的,刷刷刷刷。

 

你手速超速了吧老叶同志!

 

蓝河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,叶修正好刷刷刷改完了一段,他把剧本递给苏沐橙:“来,你再跟莫凡试试这一段。”

 

苏沐橙演的是男主的亲妹子信阳公主。

 

蓝河觉得这个角色大概化自唐高祖他家那个上阵打仗的平阳公主,脸瞧着娇滴滴的,干起架来可一点不含糊。

 

不过,再彪悍的姑娘也有显露娇态的时候。就好比现在,信阳公主指着自己的侍卫,脆声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瞧着眼熟。”

 

莫凡演她的侍卫。他低着头照读剧本:“卑职不曾见过公主。”

 

信阳公主闻言竟就笑了,她摇摇头道:“此言差矣,这不就见过了?”

 

“哎,不行不行,”苏沐橙读了一遍还是摇头,“这段感觉情绪不到位啊,台词能不能换一换啊?这段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啊……”

 

莫凡放下剧本。他是惯于沉默的,因而也不说话,只看叶修。

 

叶修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。

 

蓝河正好奇他要怎么处理,却见叶修站起来。他一语不发环视四周,然后竟大步流星,朝蓝总走了过去。

 

全场人懵逼看着他停在蓝河面前。

 

蓝河吓一跳。叶修忽然一把握住他双肩,认认真真地俯身与他对视。蓝河被他看得毛都要竖起来了,忍不住道:“干、干什么!”

 

叶修说:“不好意思,找个灵感。”

 

蓝河:“???”

 

他压根没来及提出质疑。叶修已经刷地丢开他,二话不说回到座位奋笔疾书。

 

蓝总:……有种莫名其妙被嫖了的感觉怎么回事。

 

说也奇怪,这回叶修的手速更快了。他飞快地改完这段,再让苏沐橙一念,一遍过了,大家都觉写得好极。

 

 

 

很快这段小插曲就被蓝河抛到了脑后。

 

下午,围读结束。众明星戴墨镜的戴墨镜,上兜帽的上兜帽,各显神通各自散去。

 

叶修和蓝河一前一后走进地库。蓝河走在叶修身后,他见四下无人,三两步追上去,偷偷拿小手指勾住叶修的手。

 

很快那只手就被叶修反手握进掌心里。

 

叶修轻轻捏捏他的指尖。他用余光看蓝河,蓝河正在假装四处看看风景。叶修憋不住笑了,拿手指刮刮他:“干什么,敢做不敢认啊?”

 

蓝河才不中招。他死不承认:“什么什么,是你要来拉我,关我什么事……”

 

叶修斜视他一眼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赖皮了啊?”

 

两人浑然不觉这个对话有多幼稚无聊,碎碎念了一路。快上车时叶修忽然道:“对了,有件事要跟你商量。”

 

蓝河挑了挑眉示意他说。叶修便道:“是《全明星》的档期问题。咱们组下周就要开机,我是想……”

 

叶修话说一半,蓝河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。

 

《君莫笑》预定拍摄日程三个多月,因为预算紧张,日程排得非常之紧。叶修身为导演兼主演,还肩扛编剧重责,让他兼顾《全明星》的拍摄,显然是有些太困难了。

 

要兼顾也不是不行,但很明显,蓝河知道叶修最在乎的是什么。

 

至少这一点,他还是懂他的。

 

蓝河笑起来,这回他没躲,五指伸开,用力握了叶修一下。

 

“我知道。”蓝河说,“你放心吧,X卫视和我们签过协议,《全明星》那边我会帮你推掉,安心拍电影吧。”

 

叶修愣了愣。他停下脚步,回头看蓝河:“是吗?这可是亏本买卖,你真同意啊?”

 

“废话,”蓝河说,“想什么呢,本来上这个节目就是给你炒人气宣传电影的,总不能本末倒置吧……”

 

再说现在也不需要了。蓝河有些得意地想着。

 

有叶修在,电影的关注度还用说吗!《全明星》所带来的收效和他比,还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

今天见识了叶修写剧本的本事,蓝河只觉更有信心了。他想叶修这人还真是十年磨一剑啊,明明有手速如此,竟也沉得下心打磨剧本数年。

 

蓝河又想起叶修自己说过的,以前为体验《格式》的主角,专程跑去西餐厅端盘子。这个人,莫不是那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型创作者吧。

 

这倒是能解释他当初为什么写不出剧本,非要跑出来当群演体验人生。

 

蓝河顿时就好奇了,他仰起头问叶修:“对了……你是不是,嗯,那种喜欢体验采风才写得好的作者啊……刚才读剧本的时候,你盯着我找灵感,是不是……”

 

蓝河怀疑地瞪他:“你……不会在想什么不好的事吧……”

 

叶修本来没什么反应,一听这一句,顿时勾起了唇角。

 

“算是吧。”叶修说,“看着你,找找感觉咯。”

 

“什么感觉……”

 

叶修的眼里仿佛有无尽笑意。他微侧着偏过头颅,笑着睨了蓝河一眼。

 

“还能有什么,一见钟情呗。”

 

 

评论(189)
热度(2394)
2017-08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