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3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……这个点更是不是没想到!!

加班地狱结束恢复更新啦,么么哒!

-----------

43、

直觉告诉叶修,蓝河这几天有点不太对劲。


倒不是他自夸。叶修自认自己的直觉一向精准,就蓝河那点小演技,到了他面前,也只剩被一眼看穿的份。


叶修用眼角的余光看看蓝总。

 

蓝总正端了个小板凳坐在片场发呆。他是正宗的南方人,怕冷怕得要命,因而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,就像一只圆滚滚的布偶熊。


叶修仔细打量了一下他那个造型,不由失笑。

 

还是一只满怀愁绪的熊。

 

叶修也不清楚蓝总那颗脑瓜里又在愁什么。

 

来片场之前明明还好好的。叶修想起开拍第一天,那天晚上,他拍完定妆照回到房间,就看见蓝总一脸严肃地坐在床上,“那个,跟你商量点事。”

 

蓝河支支吾吾,花了大概半个小时长篇大论,总结起来就一个中心思想:

 

剧组这种公开场所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保持距离。

 

 

 

叶修自己其实没什么所谓。

 

他也算是明星中的异类了。举凡名人,就没有不怕负面新闻的,可叶修不一样,这人对舆论向来就是听之任之的态度,任你大小风吹,我自八方不动。

 

不服不行,人家确实有蔑视规则的资本啊。

 

不过既然蓝河这样提议,叶修也没什么反对的意思。他只是笑着凑近了,蹭蹭蓝河柔软的发顶:”好啊行啊,都听你的……怎么突然想起这个?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

蓝河鸵鸟一样扎在他胸前。叶修只觉腰上沉甸甸的,蓝河环抱他的手微紧了紧。

 

半晌,他才听到蓝河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
“喂……这可是常识好不好啊!”

 

 

 

时间回到现在。北风呼呼地刮,蓝河拢紧大衣,有些出神地看向远方。

 

叶修当然不会知道。蓝河想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一茬。

 

杨岸的新闻一出来,蓝河就直觉事情不对劲。他当即做出决定——无论如何,先瞒住叶修再说。

 

《君莫笑》这才刚开机,叶修编导演三职合一,压力之大可想而知,蓝河说什么也不能让这种垃圾新闻影响他的拍摄状态。

 

他当时便给喻总去了电话。

 

喻文州的看法竟也与他出奇地一致。喻总说:“这个访谈,杨岸的经纪人确实过来请示过我。当时看是没什么异常,至于他为什么突然改了口风,我倒觉得或许与叶前辈有所关系。”

 

“这事宜早不宜迟,还是尽早行动为好。”

 

确实如此。蓝河想。

 

杨岸当年确与自己小有龃龉,可时隔多年,杨岸若想报复早就行动了,又何必现在出这个头?

 

再说了,自己又不用像明星们那样在乎公众形象。杨岸这样拐弯抹角地抹黑自己,也未免太跑偏了。

 

除非他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。

 

 

 

蓝河深深叹一口气。

 

他有些烦躁地低头看手机,小胡助理正在微信上汇报工作:


“蓝总,能压的咱们已经压了,对方好像也有些门路,有些媒体并不是很买我们的账……”

 

蓝河切出去翻了翻论坛,眉头紧锁。


这才几天时间,事情发展之快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

叶修正在风头上,任何一点推波助澜都能掀起无数腥风血雨,就好比现在,杨岸不过是隐晦地提了几句,自己当年在蓝雨的所有资料已经被人扒了个干净。就连那部黑历史的武侠剧也被扒拉出来,被人反复观摩讨论。


评价不用想,自然是惨不忍睹。

 

“哈哈哈,这演技太尬了,看来杨岸说的是真的啊,这都能当主演,塞钱了吧?”

 

“你们不会才知道吧,这是许氏家的小公子,潜规则常客哦,信不信明天就删你贴23333”

 

“没看叶神都沦陷了吗,潜规则大师诚不欺我,杨岸这种咖位就别倒贴了吧[嘲讽]”

 

 

 

蓝总气得直接把手机关了。

 

带节奏这么明显,你当我傻啊。公开处刑我就算了,我演技差,我认了。可这也能攀扯到叶修身上?要不要这么溜啊。

 

果然叶修才是真正的目标。

 

蓝河一边苦笑,一边又暗暗庆幸。

 

还好他有先见之明。有公关团队小心维护,叶修暂时无碍,就是自己被黑得厉害。上回的同居绯闻还没过气,这会又被人带节奏连番炮轰,人设大有向荒淫无度的富二代发展的趋势。

 

无所谓了,只要叶修没事就好。

 

蓝河看着满屏尖锐的字眼,仿佛一个巴掌兜头甩来,把他从飘飘然的得意中陡然打醒。

 

别太得意了啊,许博远。

 

和叶修在一起你就得意忘形了?天王巨星又怎么样,同性丑闻沾之即死,你自己不怕不要紧,可叶修呢?

 

你不能毁了他。

 

 

 

蓝总保密工作做得委实好。叶修被瞒得彻底,蓝总那火都快烧到眉毛了,他却浑然不知。

 

他顶多也就觉得蓝河愁眉苦脸的小模样瞧着还挺可爱的。

 

叶修又偷眼看看他。蓝河还在盯着手机发呆,叶修左右看了好几眼,这才忍住笑收回视线。

 

他迎风站起身。

 

西北的风大,戈壁摊上黄沙漫天,几乎没有任何遮挡。这给拍摄带来了不小的困难,场景组道具组服装组齐齐上阵,费了好大功夫才把片场搭起来。

 

今天已经是正式开拍的第七天了,大家已经习惯了恶劣的拍摄环境,几场戏拍下来,演员也渐渐磨合进了状态。

 

马上要拍的是叶修和方锐的对手戏。

 

这俩人一个是落魄王孙,一个是隐居边关的侠客,按照艺术指导的思路,这场戏务必要营造出一种衣袂飘飘、超然物外的感觉,因而戏服就只有薄薄一层,北风一吹,哗啦作响。

 

临上场叶修才把大衣脱了,几秒功夫,他一张帅脸已是冻得惨白。叶修连跑带跳地跑上去招呼方锐:“快快快,拍完再烤火!”

 

这一场魏琛执导。两个人站好了位置,摄影机缓缓推近。场记板一敲,前一秒还冻得上蹿下跳的两个人瞬间便变了神态。

 

叶修身上一袭鸦色长袍。与漫天黄沙的背景一衬,就像水墨画卷一般,极具画面张力。这两人几乎不用台词,光是框进景里的一个对视,就能让观众脑补出一大堆故事。

 

他们俩在前面演着,后面一群人挤在监视器前看效果。

 

蓝河也伸长了脑袋挤在人堆里。大家都被小屏幕里的画面震撼到了,连以挑剔画面而出名的魏指导都很满意:“你们瞧瞧,这就是取实景的好处啊!”

 

 

 

蓝河深以为然。他觉得这几百万的经费没白花。

 

方锐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戏骨了。他和叶修的串场戏没花多少功夫,中途短短NG一次,便顺利过了。魏琛这边刚一喊卡,叶修转头就瞄准蓝河,直挺挺地朝他冲过去。

 

“……喂,我靠,你干嘛!”

 

蓝总受到了惊吓。他一脸惊恐,只看见叶修一个猛子扎到他胸前,两手飞快地刨开他大衣扣子。

 

真的是用刨的。那姿势那动作,大抵是土拨鼠转世。

 

蓝河整张脸都红透了。说好的人前装不熟呢?大庭广众下袭胸,老叶同志你要不要这么奔放啊。

 

蓝河慌忙负隅顽抗。可他穿成一个臃肿的熊样,哪还有反抗的余地,那边叶修已经利落地两手一抄,舒舒服服地往他大衣里一钻。

 

“借……借我缓缓啊,”叶修说话都不利索了,“冻死哥了,暖一暖,嘶……”

 

“你……哎。”

 

蓝河无语之余又觉心疼。他偷偷摸过去,叶修的手冰凉的,握手心里冰块一样,可见是真冻得狠了。

 

蓝河哪还舍得把他往外推,赶紧搂紧了他,一边偷看四周。幸好,片场到处都是抱团取暖的,他们这里反倒没那么明显。

 

他只好小声在叶修耳边抱怨:“你助理去哪了?真是的,不是买了电热宝吗?大衣呢?怎么也没拿来……”

 

叶修闷声低笑。

 

他的手正藏在蓝河的衣服里,顺势便在蓝河腰上捏了一把,“别什么都怪助理嘛。电热宝不好用,哪有你身上暖和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十分肯定,自己的脸绝对又不争气地红了。

 

还好助理适时地出现解围。小姑娘完全没发现他俩的暗潮汹涌,拿着件军大衣颠颠儿地跑了过来:“叶哥!你的大衣!快穿上吧小心着凉……”

 

这一回,蓝总毫不留情地把叶修推了出去。

 

“我回营地看看。”蓝河站起来,若无其事地下指示。“多给你们叶哥准备几件大衣,省得他乱跑!”

 

叶修只是笑。他目送蓝河落荒而逃的背影,直到蓝河跑远了,小助理才不明真相地表示了羡慕:“叶哥,您和蓝总关系真好啊……”

 

叶修回头瞧她一眼。


小助理也不知怎么回事,那个目光,竟让她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

叶修严肃地点了点头,“肯定啊,我俩好着呢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心事重重地回到驻扎营地。

 

脸颊上还有些滚烫的余温,即便被冷风吹过,依然没有任何冷却的迹象。蓝河忍不住拿手揉揉自己的脸。要不要这么没出息啊,他想。

 

恋爱脑真是够了。人家说谈个恋爱智商为零,你这哪里是零,你这完全就是负数啊!说好的别在公共场合得意忘形呢?

 

蓝河低头看看手机。

 

小胡大概又去忙着公关去了,暂时没有消息发来。蓝河正思考着要不要再去找喻总聊一聊,正在这时,短信发出“叮”的一声。

 

这年头,还发短信的除了骗子就是广告。蓝河没有在意,他打开收件箱正准备删除,结果定睛一看,当即被冻在了原地。

 

是一张彩信。

 

一张照片。发来的图像非常模糊,但蓝河一眼便认得出,是自己和叶修。

 

照片是在叶修的工作室楼下拍的。他们俩手牵着手从楼道里走出来,叶修正好低头,把唇贴在自己耳边说着悄悄话,那样亲密的姿态,无论如何,也不可能用简单的一句“关系好”来掩盖。

 

到底是谁……

 

蓝河来不及思考。很快,短信就接着发了过来。

 

“蓝总,听说这两天您红了啊。怎么样,那些新闻您还满意吗?”

 

蓝河攥紧手机。片刻之后,短信又来了。

 

“我奉劝您一句,该收敛还是该收敛一些啊。您看,这些照片我要是发出去,那影响多不好啊。”

 

“听说您做这一行,许氏当初也是很反对的吧?……叶秋这次复出也不容易,如今您名声可不太好,您这样重情义的人,应该也不想连累到他吧?”

 

蓝河屏住了呼吸。良久,他才打下几个字。

 

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

这一回,对面回复得很快。

 

“很简单啊,只要你离开叶秋,从《君莫笑》撤资。”

 

“不然,咱们就周一见吧。”

 

 


评论(255)
热度(1715)
2017-08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