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24H/18H】Make me cry【完】

写完了!!!!!!不知道写了啥反正一个小随笔??

 @黑了个黑黑 给你的!!不要嫌弃我已经是个废鱼了啊啊啊啊,生日快乐(???

之前欠的黑帮(?)paro

 @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 

-----------------

01、

 

夜晚。

 

蓝河从黑暗中苏醒过来。

 

他坐起来,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破破烂烂的小木屋里。地上躺着两把枪,子弹叮叮当当,散了一地。

 

“……”蓝河心想,卧槽,这什么情况!打劫吗?!

 

但很快。他发现了一件更为糟糕的事情。

 

他失忆了。

 

失得还挺彻底。除了自己叫蓝河以外,大脑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记得。蓝河苦思冥想了一会儿——没办法,想不起来。

 

怎么办。也许和头上的伤有关。蓝河想。

 

他摸了摸额角。伤口还有些渗血,黏糊糊甚至有点儿痛。

 

蓝河爬起来,刚想着寻点什么东西给自己包扎一下,小木屋的窗户突然开了。

 

一个男人身手矫健地翻进来。蓝河吓了一大跳。对方撞上他也是一愣,顿了顿,才说:“哟,醒了?头还痛不痛?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“还能有什么,问你呢。”

 

男人拍了拍手,从窗台上跳下来。就着月光,蓝河看清了他的脸——长得还行,嘴巴里叼了根烟,有点痞帅,就是头发和胡渣不太修边幅,破坏了整体美感。

 

蓝河用余光暗暗瞟那两把枪。

 

“别想了,要比开枪,还是我动作比较快吧?”男人咧嘴笑起来。
他走过去把枪踢开。

 

子弹哗啦啦地滚了一地,男人浑不在意,蹲下身来,仔细看了看蓝河头上的伤口。

 

“还行还行,不会留疤。你放心,保你以后还是美男子一个……”

 

蓝河终于忍无可忍。他问出了今天晚上第二个疑问句。

 

“你是谁?”

 

男人困惑地眨眨眼睛。“……不是吧,你认真的?”

 

蓝河抓抓脑袋。他只好坦白地说:“那个……我失忆了。”

 

男人顿时露出一脸苦恼的表情。他瞧瞧蓝河,看他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于是长叹了口气:“怎么办,这就有点尴尬了啊。”

 

“……尴尬什么?”

 

“因为你是个卧底。”男人唉声叹气,指指蓝河,又指了指自己。

 

“而我,就是被你卧底的那个倒霉黑帮老大。”

 

 

 

02、

 

叶修第一次见到蓝河,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。

 

火拼刚结束。空气里还弥漫着硝烟的味道。

 

叶修把头抬起来的时候,正好看见蓝河蹲在离他不远处的墙头上。

 

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猫。

 

这家伙。叶修想。好像有点意思啊。

 

“喂,那边那个。”

 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

 

 

03、

 

黑帮老大说自己叫叶修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真名。蓝河想。反正自己也失忆了,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叫列宁·柴可夫斯基,只要这家伙乐意。

 

至于自己堂堂人民警察,为什么会跟一个黑帮头子一起亡命天涯,叶修是这么解释的。

 

“都是爱情犯的错呀。”叶修深情地说,“罗密欧与朱丽叶一般的故事,咱俩禁忌的恋情不容于世,你被开除我被追杀,只好抛下一切,远走天涯……”

 

蓝河面无表情。

 

敢情还是对亡命鸳鸯——哦不对,鸳鸳才对。

 

……老子信了你才见鬼。

 

好在叶修仿佛也不是很在意他信任与否。蓝河抱膝坐在火堆旁边,眼看着叶修叮叮咣咣,从包里倒出好一堆东西。

 

打火机,弹夹,指南针,两包红南京,一只小药瓶……

 

叶修挑挑拣拣半天,冲蓝河招招手:“过来,衣服自己能脱吧?”

 

蓝河一脸警惕地瞪他。

 

“想什么呢。思想太污浊了啊小同志。”叶修批评他,“你看看这环境,我也要有那兴致才行啊是不是?过来,伤口没包呢。”

 

蓝河一脸迟疑地挪了过去。

 

衣服脱下来,他胸前、背上真有不少小伤,叶修一边帮蓝河清理创口,一边絮絮叨叨。

 

“真不记得了?哎,哥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手的啊,这就忘了,你这也太坑爹了吧……”

 

“要不你再努力想想试试?咱俩之前多好啊,哎,那小恩爱秀的……”

 

蓝河龇牙咧嘴。

 

他试着排除干扰,千方百计套叶修的话:“那个,你知不知道我干嘛要到你这卧底啊?”

 

“欺骗哥的感情嘛,”叶修头也不抬地说。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“骗你的。”叶修笑起来。他把毛巾放下,从怀里掏出一支小药瓶,丢给蓝河。

 

“QS0828,一种神经药剂。”叶修指了指,“这东西本来是生物实验的副产品,实际效用不明。你们局里认为它有令人上瘾的可能性,正巧货从我的地盘里过,你们boss怀疑我嘛,就送你来了呗。……哎哟小心,可别打了喂祖宗,可就剩这一瓶了……”

 

蓝河赶忙拿稳了。他对着光看药瓶,又一脸质疑地瞅瞅叶修。

 

“你……不会骗我吧,”蓝河皱眉,“效用不明,那你弄这玩意来干什么?”

 

叶修耸耸肩膀。

 

“这你们就错怪我了,纯属意外啊,”叶修无奈地道,“我看隔壁帮派抢它抢得挺凶嘛,就想着先抢回来,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再说……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心想,你这个老大当得这么随便,你手下人都知道吗。

 

不过他没来得及吐槽。叶修话讲了一半忽地翻身站起来,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

“嘘……有人追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04、

 

叶修想起他第一次吻蓝河的时候。

 

好像也是刚火拼完一场。真是奇怪,好像他们的罗曼史就跟暴力扯不清一样。没办法,谁叫他俩一个是卧底,一个是黑帮老大呢。

 

叶修还记得他握住蓝河手的触感。有点黏腻,或许是汗,又或者是血。

 

他忘不了对方惊讶的眼睛。

 

“喂,你干什么……”

 

不干什么。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活着。

 

叶修不记得这句话他有没有说出口。

 

他只是把蓝河拽过来,低头压了上去。

 

无所谓了,那都不重要。

 

 

 

05、

 

蓝河没想到,叶修身手会这么好。

 

他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,两个人潜进来,立马被叶修用枪托砸晕一个。另一个人见势不妙刚想开枪,便被叶修一脚踢在脸上,秒晕。

 

蓝河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被叶修拖到角落,绑了个结实。

 

叶修熟练地缴枪缴械,捡起地上的两把手枪上膛,把其中一把扔给蓝河。

 

蓝河下意识地一把接在手中。

 

金属冰凉而沉重的触感落进掌心,熟悉非常的感觉。蓝河一挑眉头——这家伙,就这么肯定自己不会放冷枪吗?

 

自信过头了吧。

 

他转过视线。叶修背对着他头也没回,只飞快地收拾东西,一边道:“这地方不安全,准备一下,咱们马上撤离。”

 

蓝河没有吱声。他把手指放在扳机上。

 

只需要一下。蓝河想。弹夹是满的,他刚刚亲眼看着叶修装上。

 

他的目光在叶修的背影上来回地逡巡,最后,轻轻落在他忙碌的双手上。

 

干净漂亮的一双手。蓝河有些难以想象,这双手沾上血会是什么模样。

 

他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。蓝河紧绷的手指微微动了动,良久,滑落进口袋里。

 

叶修终于收好了东西。

 

他把包背起来,回头招呼蓝河:“走啊,怎么了,愣那干嘛?”

 

蓝河摸了摸口袋里的枪。

 

他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走吧。”

 

 

 

06、

 

叶修至今还记得,蓝河第一次主动牵他手时的情景。

 

那时他们还不知道彼此是谁。

 

他记得那好像也是一个夜晚。月色很好,兄弟们都喝得高了,在迷醉的夜色里群魔乱舞。

 

只有他和蓝河还清醒着。

 

叶修坐在树下。他把手平放在膝盖边上,被蓝河一眼看到,对方“咦”了一声,顺手抓起他的手指左看右看。

 

“这位大哥,你不该来这里啊,”蓝河玩笑一样说道。

 

“你这手,沾上血也太暴殄天物了吧?”

 

 

 

07、

 

蓝河觉得自己失误了。他就不该轻信叶修这个大骗子。

 

什么穿越雨林未来有美好新生活在等着他们,这话一听就不靠谱,新生活呢?放屁,这他妈都迷路两天半了!

 

叶修对此毫无愧疚感。他大言不惭地道:“我这叫声东击西。你看啊,追兵肯定以为咱们熟悉路吧,保不齐就在半道上设伏呢。咱们这样连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,行动完全无法预测,绝对的安全……”

 

蓝河已经懒得理他了。

 

他只是默默地警戒着四周。头上的伤口最近也不再痛了,取而代之是抓心挠肝的微痒。那是皮肉愈合的迹象。

 

这很好。

 

也许我的记忆也会跟着慢慢恢复,蓝河乐观地想着。

 

逃亡生活算不上惬意。靠一顶简易帐篷,他们在野外露营。

 

蓝河把火升起来。他试着问叶修:“咱们还有多久能走出去?”

 

叶修正在河边捉鱼。这人把上衣脱掉了,露出精干的上身,汗水从他脊背上缓缓滑落,汇成一道道蜿蜒的小溪。

 

蓝河不知为何有些不敢看。

 

他不得不装出一脸淡定地把视线移开,那边叶修已经捉了两尾肥鱼爬上了岸。他大步朝蓝河走来,脸上笑嘻嘻的:“怎么,这么难得的蜜月期,多度几天假不好吗?”

 

我呸。蓝河望望这鸟不生蛋的荒野,愤然地想。

 

你管这个叫度蜜月?哪个姑娘要跟了你,没闹离婚那都算是我佛慈悲。

 

蓝河忍着没把吐槽说出口。他用眼角瞥一眼火堆,叶修已经把两条鱼开膛破肚,拿小棍子叉了,放在火上来回地烤着。

 

味道还挺香。

 

可见这个黑帮老大当的,委实是闲。

 

要不是被自己带歪跑偏,当个烤鱼师傅也未尝不可。

 

蓝河想一想只觉好笑,不觉出了神。冷不丁手上一热,叶修把棍儿塞他手心里,横竖戳他两下:“发什么呆,不是饿了吗?”

 

蓝河回过神来,低头瞅瞅手里的烤鱼。

 

鱼皮已经烤至焦黄。不止味道,大概尝起来味道也不错。

 

蓝河眼神已经挪不开了。他梗了梗脖子,兀自嘴硬:“那不行,万一被你要是下药了怎么办?”

 

叶修一听便乐不可支,“下什么药,春药啊?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一阵无语:“你动不动开黄腔的毛病能不能改改。”

 

话音才落,叶修的一颗脑袋已经探了过来,二话不说,在蓝河的鱼上啃了一口。“……喂!”蓝河险些跳起来。他只窜起来半截,人已被整个地按了回去。叶修欺身压上来,在他嘴巴上使劲咬了一口。

 

和他啃烤鱼的架势有点儿像。

 

蓝河一动不动。叶修的舌头堪堪从他唇瓣间擦过,有点热,带着烤鱼一样令人垂涎的味道。

 

他下意识地舔舔嘴巴。

 

没放盐。

 

叶修却已经若无其事地结束了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是吻的吻。紧接着,蓝河便听见了他闷笑的声音。

 

“这样行不行啦小蓝同志?要发情一起发呗。”

 

蓝河深深地,吸了一口气。

 

“……闭嘴吧你。”

 

 

 

08、

 

第一次曝光身份的时候,场面大抵有点惨烈吧。叶修想。

 

他记得那是在港口的仓库里。

 

四周非常安静。毕竟警察刚过来清洗过一轮,该撤离的早就撤离,余下的不过杂鱼三两只,不足为惧。

 

他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见蓝河。

 

蓝河站在海浪阵阵的潮声里。他的枪还在手上,也许会毫不犹豫地堆自己开火也说不定,叶修想。

 

他们在沉默里彼此对视。

 

“……是你?”

 

 

 

09、

 

蓝河在午夜时分被无情地摇醒。

 

刚一睁眼嘴巴就被捂住了,一张陌生的脸冒出来,急促道:“老蓝,你搞什么!”

 

什么什么,蓝河莫名地想。半夜偷袭,我还没问你搞什么呢。

 

叶修不在。也许是去打探前路了。陌生人警惕地四下看看,他说:“不是吧老蓝,你真失忆了?我二笔啊!!”

 

蓝河示意他把手放下。

 

“这位朋友,”蓝河冷静地说,“我知道你是二逼了不用强调。请你注意一下,绑架人民警察算袭警要判刑的。”

 

陌生人一脸快要晕过去的表情。

 

陌生人悲愤的吼声快把帐篷顶给掀了:

 

“我袭你妹的警啊,老蓝你他妈堂堂黑帮老大,跟我说袭警!?!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信息量有点大。蓝河愣了半天,才说:“啊?”

 

“老蓝你醒醒啊,你不会真被叶修那个卧底骗失忆了吧?!”那人痛心疾首地吼道。

 

“叶修可是十区督察官,他让你看到QS0828没有?那是新型管制药品,有暂时催眠的效果,能改变记忆……我真是草了,这家伙把咱们存货烧光了不说,还给你打了一针带走,我们都猜他是想把你当人质用……”

 

 

 

蓝河静静听他一顿扒拉。他一时没有说话。

 

他想起那天,他在叶修手里看到的那只小药瓶。

 

蓝河像是模糊想起了什么,“……那个Q什么……是不是有解药?”

 

“对。”陌生人说,“只有一瓶,在叶修身上。”

 

“解药是强挥发性,不用注射,老蓝你听我说,你得找机会打碎他那瓶解药……”

 

远处传来隐约的脚步声。陌生人紧张地俯下身,“我得走了,老蓝,你记得拿到解药!老地方,兄弟们准备好了等你回来!”

 

蓝河目送他堪比波音飞机的背影。怎么一个两个都跑这么快。蓝河想。

 

老地方是哪,就不能照顾一下失忆人士吗!?

 

一个两个都这么搞。玩毛啊。

 

 

 

蓝河揉揉眼睛爬起来。不远处,叶修的身影从夜色里浮现出来。他手上还拎着枪,也许是刚刚巡夜。蓝河把目光落在他枪口上,又看向他胸口。

 

叶修的表情还挺惊讶。他四下看看,低头凑过来:“怎么醒了?”

 

蓝河看着他的双眼。

 

月色落在这个男人深邃的眼睛里。蓝河忽然笑起来,仰头主动吻了吻他那新冒出胡渣的下巴。

 

“你是不是说过,咱俩以前是恋人来着?”

 

“什么叫以前,现在也是啊。”叶修顺势揽住蓝河的腰,“单方面分手不太好吧,小蓝同志?”

 

“我说,都这么久了,你当真感觉不出来?”

 

蓝河看着他,慢慢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

蓝河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。

 

“那……要来做吗?”

 

 

 

10、

 

男人的下半身骗不了人。

 

这是真理。蓝河对此一直深信不疑。

 

但他从没想过自己竟也有踢到铁板的时候。我操啊,蓝河一边被撞得晕头转向,一边受不了地在心里怒骂——

 

真下得去嘴啊我日!

 

这也太大了,撑得快痛死了啊操!不会坏掉吧,我说你够了没有,怎么还不结束啊啊啊……

 

叶修显然诚实得过份。他把蓝河的脸掰正,吻过还嫌不够,又在他脖子上咬来咬去。

 

大半个夜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

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。两个人幕天席地,精疲力尽地躺在荒野的夜风里。

 

蓝河从叶修身上爬起来。他满身都是汗,裤子粘在膝盖上,被他嫌弃地一脚踢开。蓝河磨磨蹭蹭地靠过来,在叶修胸口前稍微枕了片刻。

 

他忽然喊道:“叶修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你真的很能演啊,”蓝河支起身,笑道。“你看,至少现在,我还是相信你的。”

 

叶修的目光缓缓地沉了下去。他慢条斯理地坐起身来。

 

黑洞洞的枪口出现在他视野里,被蓝河握着,温柔非常地抵在他胸前三寸。

 

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一支。枪口泛出冰冷的光,和蓝河手里透明的小药瓶交相辉映,一同深深地映进他眼睛里。

 

蓝河把手指放在板机上。他闭上眼睛。

 

“再见了。”

 

 

 

11、

 

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 

眼前是枯燥的黑色。梦很漫长,越过大段大段的空白,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被海浪声淹没的仓库。

 

蓝河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。

 

扑朔的火光落在他们彼此的肩上,叶修把头抬起来,他又看到了那只熟悉的枪口,是平时蓝河常爱拿在手上把玩的那一支。

 

会不会有点讽刺啊。叶修想。蓝河这家伙,明明说过自己一点也不想做所谓的帮派老大,可现在,竟也能这样毫不犹豫地将枪口对准自己。

 

可他却猜他下不了手。

 

果然。蓝河只是用不可置信的看光看着自己,彼此沉默很久后,他才问:“……是你?”

 

是我。

 

你一直在找的卧底是我,查你的人是我,放这把火的人是我,招惹你的人也是我。

 

撕掉伪装的感觉比想象中更好。叶修笑起来,说多都无意义,他直戳了当地把警官证晃到蓝河的眼前。

 

“别这么惊讶啊。”

 

他贴近蓝河。枪口撞在胸膛的感觉有点痛,可是无所谓。叶修把手轻轻覆到他扣着扳机的那只手上,他贴紧蓝河的一边耳朵:

 

“你不是早就察觉到了吗?想借机金盆洗手退出这一行?利用完人还装无辜可不好啊蓝老大……”

 

他一面说一面去寻蓝河的嘴唇。

 

轻车熟路,一点儿也不陌生,就好像他们已经接吻很多次。蓝河的表情像有话想说,可一句也没来得及,声音就这么消失在了唇与唇的碰触之间。

 

也许这是他们之间最漫长的一个吻也说不定。

 

最后还是蓝河先推开他。叶修记得他那个无奈的眼神,他眼睁睁看着蓝河使劲擦了一把微肿的嘴唇,才说:“你走吧。”

 

“……不是吧。卧个底而已,犯不着闹分手这么严重吧?”

 

蓝河的表情有点不可思议——“什么叫犯不着,这是立场问题好不好。……等等什么叫闹分手!?”

 

“咱俩也没什么好说的,你又何必呢……”蓝河把枪收起来,“谁也别说谁啊,大家都是临场做戏而已。你是警察我是黑帮,本来立场不一样,也没必要强求吧……”

 

叶修看着他微侧着的脸庞。他突然很想摩挲蓝河正在不断开合的微红的嘴唇。

 

“我说啊,你就真没动心过?一点都没?”

 

“废话。当然没有……松手,你先让开。”

 

“如果我说我是来真的,你信不信啊?”

 

这一回蓝河回答得很快:“当然不信。你可是警察哎,我信你不是找死啊……”

 

叶修摸摸口袋里的小药瓶。他笑起来:“那就打个赌吧怎么样?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“赌就算咱俩交换个立场,你还是会主动吻我。”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叶修终于从醒过来。脸上有些湿有些凉,是药水的味道。他抹一把脸,便看见碎掉的药瓶就被扔在旁边。

 

叶修坐起来,伸手摸摸被枪托砸得隐隐作痛的额头。

 

太过分了啊小蓝同志。下手用不着这么狠吧,失忆也不能这么玩吧——

 

不过没关系,跑远一点也没关系。

 

因为赢了赌局的人是我。

 

 

 

12、

 

蓝河大概花了两天时间才彻底恢复记忆。

 

这种感觉很奇妙,就像拼图一点一点完整,拼凑出一个完全和自己脑补不一样的故事。

 

大意了。蓝河懊恼地想。当时怎么没想到叶修还留有这一手,竟然偷偷留了最后一瓶QS0828,还把它用在自己身上。

 

心痛!!!这个败家子啊啊啊。

 

蓝河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。他满头黑线地问自己的副手笔言飞:“所以,我被他带走以后,你们就一路追杀叶修追到这里来?”

 

二笔大义凛然地点点头。

 

“咱们的大部队就在老地方等着。咱们动作得快一点,叶修肯定快要追上来了……”

 

蓝河四下里看看。山区的夜晚月明星稀,月光投下一小块斑驳摇晃的树影,在他眼前。

 

蓝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

“不用了。”蓝河叹道:“因为他已经追上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又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生死时速。

 

单论越野追踪他们绝对比不过叶修,蓝河没有办法,只好和笔言飞兵分两路。

 

也好。蓝河想。至少笔言飞这回能逃得性命,他有八成的把握,只希望叶修这回可别神经突然大跳追错了人……

 

他这才刚腹诽完便是一阵罡风袭面。蓝河差不多也放弃挣扎了,意思意思地躲了两下,果然没躲掉。天旋地转,他仰面倒在地上,天空一望无垠,漫天遍野的星光。

 

叶修的脸出现在他视野里。他自上而下俯视他:“怎么不跑了?”

 

蓝河一脸心累:“我倒是想啊,你觉得你给我机会了吗……”

 

叶修顿时被他给逗笑了。

 

“所以啊。”叶修边笑边俯下身,拿一根手指按住他手里的扳机,“这是打算再给我一枪吗?我说天天拿这个顶着我累不累啊你。”

 

蓝河又想叹气了。

 

他觉得自打遇上叶修自己就活像老了十岁,每天都心累得吐血又叹气。试问整个第十区,还有哪个黑帮老大做得像他这样凄惨狼狈?

 

他觉得叶修有一句话确实没说错。

 

我就是那个被你卧底的倒霉黑帮老大。谁家挨上被你卧底,那真是倒霉到家了。

 

“其实你可以换种方式嘛,”叶修挤进蓝河两膝之间。他好心地建议他说:“你可以换把枪顶我,别害羞,这个我绝对欢迎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抓狂道:“讲你多少次了?开黄腔的毛病就不能改改……唔。”

 

又被亲了。嘴巴被叶修含住,叼在牙齿里翻来覆去地咬。这人总是这样,蓝河愤然地想着。直来直去,随心所欲,哪管身后早已是狂风过境,被他搅和得一团狼藉。

 

拿他毫无办法。

 

吻了半天蓝河才感觉到叶修松开了嘴巴。他睁开眼睛,叶修正轻轻在他唇掰上摩挲。他的声音里有点沙哑,“那个赌约。”叶修说:“我赢了。”

 

“少来,亲下巴不算!”

 

“谁说的,”叶修拿手肘捣捣他。“别形式主义啊小蓝同志,亲都亲了,再抵赖可没意思了啊。”

 

蓝河的脸颊有些隐约的红色。他默默移开视线,不去看叶修。

 

大意。失策。早知道就不该拿你逢场作戏,自作孽啊不可活。

 

叶修并不给他逃避的机会。他锲而不舍地直戳蓝河的痛点:“你看看你,主动献身都玩上了吧,可以啊蓝河大大,看不出来啊……”

 

……滚蛋,要不是为了偷药水,老子至于搞那么一出吗!

 

到现在屁股还在痛啊你妈蛋!

 

蓝河觉得自己脸颊有点发烫。他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 

蓝河猛地翻身跳起,一个飞扑把叶修按倒在地。他的枪还在手上,紧紧压在叶修的小腹下方。蓝河毫不客气骑跨在他身上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少说两句会死啊……”

 

“不会,但是会很憋嘛。”

 

说着蓝河的腰便被扣住了。叶修把手搭在他的臀丘上,他笑着看住蓝河。

 

“行了别耍赖了,我赌赢了。说好的,赢了就要给我一个答复。蓝河大大,再扯别的我可要哭了啊……”

 

这他妈哪里有一点要哭的表情啊。

 

蓝河已经不想说话了。他没好气地道:“哭屁啊,滚滚滚!”

 

他把枪随手扔掉。银色的金属划过一道闪着光的弧线,蓝河扯开领口的扣子,把它们一粒、一粒的解开。

 

他俯下身体,缓缓贴到叶修的颈间。

 

“不过……可以给你个机会。”蓝河眨眨眼睛,忍着笑小声地说。

 

“想不想试试看……这次能不能让我哭?”


 

【完】


评论(152)
热度(1786)
2017-08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