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4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??!!不是开学了吗居然还有这么多修仙志士……

---------------

44、

周五晚上,晚上六点,下班时间。

 

小胡助理正关了电脑准备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,突然手机一震,他收到了蓝总的邮件。

 

蓝总的指示很简单。邮件通篇八个大字:不要声张,照此办理,附一张短信对话截图。

 

小胡莫名其妙的,点开那张截图定睛一看,当即咣当一声,下巴掉在了地上。

 

他抖抖霍霍地给蓝总打电话:“蓝总……您认真的!?咱们真要从剧组撤资啊?”

 

小胡觉得蓝总大概是疯了。《君莫笑》这才刚刚上了“本年度最值得期待的电影”榜单TOP 1!先不提收益,就算是为了保叶修,这种时候撤资,伤敌八百自损一千,你玩的太大小心玩脱啊蓝总!

 

哪知道蓝总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他的语气非常冷静:“这不是缓兵之计嘛,人家刀都抵到脖子上来了,总不能来硬的吧。”

 

“咱们先把新闻通稿放出去。至于别的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接这通电话时正躲在片场的后面。叶修的戏份还没拍完,他仔细交待了小胡一番,挂掉电话,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 

到底是大意了。

 

直到匿名短信发来,蓝河这才犹如拨云见日,把一切看了个清楚明白。

 

原来对方设下的套在这里。从最开始,他们的目标就不是叶修。这是打定了主意,要在自己身上大做文章啊。

 

好一招釜底抽薪。

 

蓝河一想就难受得厉害。说到底,还是自己连累了叶修。要不是自己招惹上了他,堂堂叶影帝,又何须面对这么被动的境地?

 

现在后悔也晚了。

 

事到如今,不管怎么说,叶修的公众形象不能崩,先稳住对方才是正经。

 

蓝河当然不会傻到认为自己乖乖撤资对方就会善罢甘休。他倒是有几分打算,便意思意思地做了个姿态,磨磨唧唧地表示行啊可以啊,不过撤资又不是儿戏,两天时间太短了你得给我时间……

 

但对方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,态度坚决地表示:蓝总,别耍花招,我管你撤资分几步走,反正周一之前,我要看到你撤资《君莫笑》的新闻通稿。

 

蓝河对着这个条件沉吟良久,回了一个“OK”。

 

也只能先这样了,蓝河想。大敌当前,就当是弃车保帅吧。

 

 

 

天黑得很快。太阳沉下地平线,戈壁上的气温开始骤降。

 

叶修一副老头姿态,迎着寒风中把军大衣裹紧了些,在补妆的间隙里看了看现场。

 

摄影组的灯已经架起来了。今晚有夜戏要拍,这才刚吃过晚饭,各路人马已经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。


最忙的该数魏琛,毕竟叶修有戏份时他便兼了执行导演的活,一个人顶三个人用,只恨不得变成陀螺咕噜噜地满场转。

 

再看看四周。苏沐橙还在灯下背台词,方锐在整戏服,包荣兴兴致勃勃地在研究摄影机,莫凡一语不发默默围观……

 

叶修视线扫了一圈,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,那边化妆助理却已经开始叫苦了:“哎呀叶哥,别动别动,小心眉毛都画歪了……”

 

身后适时传来一声闷笑声。叶修一听便弯了弯唇角,他朝后面斜了斜眼睛:“跑哪去了?现在才来。”

 

蓝河不知从哪冒了出来。

 

他坐到叶修身边,伸头看看:“你别说,眉毛描这两笔,还真挺好看的。”

 

化妆组是陈果费了大工夫挖来的,技术委实不错。蓝河盯着叶修的脸庞看了半天,忽然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武侠小说里形容男子英俊,总喜欢说:剑眉星目。

 

说的就是叶修现在的模样。他是惯常慵懒的人,此刻妆一上,连脸上一贯的懒散劲也彻底改变,俊朗得叫人挪不开眼睛。

 

蓝河好不容易才拉回自己脱缰的思绪。

 

马上就要开拍了。蓝河抓紧时间跟叶修说正事:“那个,你拍完戏我们谈谈?有点事,我要跟你商量商量。”

 

叶修当然不会拒绝。妆已经画好了,叶修站起身,趁没人注意,悄悄捏了捏蓝河的手心。

 

“行,我尽量早点结束。”

 

 

 

话说这样说没错。不过蓝河知道,剧组拍摄日程安排得很满,这场夜戏就算拍得顺利,也得拖到半夜十二点以后。

 

很正常。拍电影嘛,本来就是辛苦活。

 

蓝河自认有足够的耐心等待。他独自坐在房间里等叶修回来,一边颇为紧张地打腹稿。

 

没办法,他的计划得要叶修配合,想瞒他怕是瞒不住了,他必须得向叶修坦白。

 

被抹黑的事,照片的事,被匿名威胁的事,撤资的问题,还有他制定的对策……

 

蓝河一脸凝重地坐在书桌前。他把措辞在心里翻了一遍,又磨了一遍,连开场白都想了好几个版本,就这么等啊,等啊……等啊……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于是。当午夜时分,叶修拍完戏回到房间时,看到的就是蓝河趴在灯下睡着的样子。

 

蓝河显然没怎么休息好。他的睫毛很长,眼睑下有一小片乌青的影子,正在灯影里微微颤动。

 

他睡着的模样很恬静,半张脸映进叶修的眼睛里,不知为何,竟让他心底闪过一阵微妙地悸动。

 

叶修静静看了他一会,轻手轻脚地脱掉大衣,又把鞋子脱掉,悄无声息地走近他。

 

室内并不怎么暖和。他伸手摸摸蓝河露在外面的手指,有点凉凉的,可见是冻到了。叶修顿时有点心疼起来,从沙发上扯了张毯子裹巴裹巴,把人抱起来,朝床铺上走过去。

 

蓝河睡得本来就不沉。被叶修这么一抱,立刻便醒了。

 

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:“……嗯?拍完了?”

 

“嗯,结束了。”叶修应了一声。他把蓝河连人带毯子揣进被子里,又低头吻吻他的额角,“还冷不冷了?困了就睡觉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

回答他的是一个大大的呵欠。

 

蓝河眼角都被这个呵欠弄得湿漉漉的。他眼睛里朦胧得很,一只手扯紧叶修的袖子,把他往自己身边拽了拽。

 

“你别走,过来,”蓝河含含糊糊地哼哼道,“我真有要紧事跟你说……”

 

 

 

这还是蓝总第一次在被窝里讲正事。

 

他觉得这他妈简直就不是讲正经事的氛围。叶修像生怕他漏风一样,盖了厚厚的被子还不说,偏还要把人往自己怀里揣着,也不嫌挤得慌。

 

蓝总没有办法。他只好别别扭扭地躺在叶影帝的胸口上一本正经地谈正事。

 

他用最简洁的语言把来龙去脉跟叶修讲了一遍。

 

概括起来也不复杂。反正就是有人想针对《君莫笑》这部电影,从舆论导向开始,带黑蓝河形象,又拿偷拍的照片做砝码,逼蓝河撤资以断剧组后路。

 

至于自己的计划,蓝河是这么说的:

 

“对方这次时间逼得太紧,我打算先放撤资的通稿,稳住他再说。周一小胡会放出消息,我提前知会你一声啊,新闻放出去可能会有些震动,不过没事的,已经入账的资金我不会动你的……”

 

“等先稳过这段时间。咱们先查查背后到底是谁捣鬼……要我猜吧,这么深仇大恨,估计跟嘉世脱不了关系……”

 

“等回去我们就搬家,得让陈总找个房子给你打掩护,这样也好,以后躲着点记者……”

 

“至于资金……没事,反正也只是我个人名义上撤资。后续还有两千来万没到位吧,等我跟陈总合计合计,反正现在想投你的人多,找个谁挂名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 

蓝河其实还挺沾沾自喜。

 

他觉得自己这计划简直万无一失,既可以拖延时间查出真凶,又能一举杜绝以后的绯闻,一箭双雕啊。

 

虽然风险还是有的,但值得一试啊。

 

 

 

蓝河兀自说得高兴,却丝毫没有注意到,身后叶修变得越来越沉的目光。

 

叶修始终没有开口。等到蓝河说得差不多了,他才翻身起来,俯身望向蓝河的眼睛:“这么说,你是打算名义上撤资?”

 

叶修想了想,又给他总结:“也就是说,表面上咱们演一出合作破裂,先撇清一下关系……”

 

蓝河赶紧点点头。他说:“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……”

 

“你也知道,现在我的名声可不太好,”蓝河半开玩笑道:“趁现在撇清一下,其实对咱俩都是好事……”

 

蓝河越想越觉得自己理由充分,正准备再解释游说一番,忽然腰上一紧——叶修双手提着他的腰,把蓝河抵在床头,头一低压了下来。

 

“唔……!”

 

蓝河吓了一跳。

 

他的嘴巴被措手不及地吻住。叶修的亲吻很温柔,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力度,从他唇瓣间探进去,攻城略地,直到夺走他最后一点点所剩无几的气息。

 

叶修追着他吻了很久才放开。

 

他的表情难得的有些严肃。蓝河气喘吁吁地抬起头,发现叶修正垂着眼眸,用认真无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。

 

“我觉得,这个办法一点也不好。”叶修摸摸他的眼角,淡淡道。

 

“这事怪我,是我忘了跟你说,”叶修道:“这部电影,别的暂且不提,但出品人那一栏里,我是打算放你名字的。”

 

“就这一点,说什么也没得改,谁来都没用。”

 

“所以小蓝同志——”叶修捏捏他,说:“新闻稿可别乱写啊,你要是撤资了,那我名字还怎么放啊?”

 

“这事你别管了,交给我就行。”叶修缓缓道。

 

“你放心,该你的,一个字都不会少了你。”


评论(247)
热度(1991)
2017-09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