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5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没跑路!!!加班地狱原谅我!!(跑

10月一定完结它!!!


45、

 

蓝河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。

 

蓝总长到二十来岁,向来只有他甩别人霸总台词的份,这还是头一回反倒被别人将了一军,当场傻愣了半天。

 

直到叶修再度低下头来吻他,蓝河这才迷迷糊糊地,从脑海里冒出一个古怪念头。

 

这家伙,不去演言情剧真他妈是浪费吧!

 

后来蓝河把这个当吐槽说给叶修听,果然换来对方的一阵喷笑。

 

叶修笑道:“那怎么行。这种话也就对着你才说得出口,真要放进戏里,那我可真说不出来。”

 

蓝总才不相信。蓝总对叶修这句话表示深刻的怀疑。

 

他一脸质疑地斜睨某影帝:“是吗?你之前拿我试戏不是挺行的嘛……”

 

彼时正是凌晨两点半,剧组还在拍夜戏,全靠摄影组的大灯取暖。蓝河和叶修蹲在监视器前一人披一件大棉袄,还是不约而同地被冻到鼻涕眼泪直掉。

 

叶修扭头看看蓝河那张花猫脸,顿时就笑了。

 

“哪能呢,”他使劲地替把蓝河拧一把鼻子,“我行不行,蓝总你不是最清楚了嘛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导你的戏吧!!!”

 

 

 

一整个周末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过去了。

 

全剧组都发现叶影帝最近好像特别喜欢逗蓝总玩儿,各组工作人员难掩羡慕之情,并纷纷表示:蓝总!我们也想被叶哥逗着玩啊啊啊!

 

蓝河当然知道,叶修这是故意逗他开心。

 

他没有理由不配合。

 

于是该笑便笑,该闹便闹,可只有蓝河自己知道,自己心里压着的那份沉重,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。

 

倒不能说他不信任叶修。

 

只是在蓝河心里,叶修从来就是个一心专攻演戏的人设。——当年叶修都被嘉世逼成那个惨样了,也没见他找媒体炒作理论,遑论现在。

 

何况对手还是个狠角色。连许氏出手都压不下来,叶修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影帝,能有什么好办法?

 

蓝河一点儿都想不出叶修会怎么摆平这件事。

 

叶修叫他放手别管,可蓝河这习惯了操心的性子,哪里真做得到放任不管。他生怕叶修又像刚从嘉世出来那会儿似的被人坑了,私下早就叫小胡广撒眼线,务必盯紧各大媒体动向。

 

他紧张地迎来了周一。

 

周一大清早,蓝河就顶着双熊猫眼爬起了床。他扭头看身侧,叶修还在睡,并且睡得不能更死,只差没流下一串口水。

 

蓝河好气又好笑,不得不再次感慨:这人,果然心大如盆。

 

叶修确实心大如盆,一整天该演就演该导就导,该干嘛就干嘛,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。反倒是蓝总,坐如针毡地在片场蹲了一天,就差把眼珠子都粘到手机屏幕上。

 

结果——

 

结果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

蓝河简直不敢置信,他差不多打了小胡秘书十几个电话:你确定!?真的没被曝出来?!

 

蓝总觉得自己不能掉以轻心。万一中了对方的缓兵之计呢?

 

他又紧张地度过了第二天。

 

然后是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

 

再后来叶修不干了。叶影帝瞅准了个空,直接把蓝总提溜去了小角落,他直接把蓝总推按在墙上,似笑非笑地问:“干嘛,信不过我呀?”

 

蓝河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摇头。

 

开玩笑,他也是男人,当然知道这种问题该怎么答。

 

只可惜叶影帝可没那么好糊弄。叶修凑近了他左看右看,看得蓝河汗毛倒竖,才又笑起来:“那你紧张个什么劲啊?看你,一脸神经衰弱的。”

 

好吧。蓝河想。看来自己还真小看了叶修,他还真把对方给摆平了。

 

蓝河顿时又好奇起来。他试着追问叶修:“到底是谁啊?是嘉世的人?……你到底怎么搞定的?”

 

他们俩差不多24小时都待在一起,蓝河还真没见叶修打几回电话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

叶修的回答却很模棱两可。他点了一支烟,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,才道:“唔……估计差不离吧,不过也说不准,毕竟没有证据。”

 

“至于怎么搞定的嘛……”叶修缓缓地啜一口烟。

 

直到蓝河被吊足了胃口,他才一笑:“以后等有机会再告诉你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”

 

 

 

蓝总很郁闷,蓝总很无语,并且觉得自己没把他揍一顿纯属修养好。

 

 

 

不过有一点叶修讲得对。没有实打实的证据,猜是谁都没用。

 

至于幕后黑手的人选,蓝河自己心里自然早有猜测。一周后戈壁滩上的拍摄工作结束,剧组浩浩荡荡地杀回G市,刚下飞机,他就接到了喻总的电话。

 

喻文州找他也不为别的,就为了杨岸的事。

 

蓝河对这位旧上司敬重有加,没顾上休息,直接上门去拜访了一趟。

 

喻文州在自己办公室接待了他。他倒也坦诚,开门见山地对蓝河说:“我问了他经纪人,确实是有人找上门来。不过对方是谁,杨岸只怕也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

“这事其实不难猜,”喻文州笑道,“你也知道的。和前辈素有旧仇,又熟悉这些手段,能在媒体圈子里呼风唤雨的……眼前不就有一个嘛。”

 

蓝河目光沉了沉。

 

喻总的话再次坚定了他的想法。他自然知道他在说谁。

 

一手掌握嘉世所有媒体资源、制造无数炒作案例的陈夜辉工作室。

 

陈夜辉。

 

只是他想不明白。陈夜辉早不发作晚不发作,干嘛非要在这时候玩鱼死网破?

 

“你大概是出去久了,没怎么关注。”喻文州叹道,“上一次嘉世的事一经曝光,立刻股价大跌。嘉世股东问责陶总,尤其点名了陈夜辉工作室的偷拍造谣。陶总大概也是被逼无奈,就把陈夜辉工作室解散了。”

 

蓝河一听便是一惊。

 

自打上次一场舆论恶战后,蓝河自然知道嘉世风评一度跌至谷底,股价大跌不说,又接连损失良将,大有颓唐之势。可内里这些详细故事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

蓝河顿时犹如醍醐灌顶。

 

砸人饭碗犹如杀人父母,陈夜辉这是把这笔账也算到了叶修头上,只怕从今以后,是要恨之入骨了啊。

 

蓝总恍然之际,又出了一身冷汗。谁不知道陈夜辉在圈里手段刁钻,人又阴险,最是难对付。他要是下了狠心要搞死叶修……妈啊,可千万别再出别的意外啊。

 

蓝河再没了聊天的心思,匆忙辞别了喻文州,赶紧奔回家里。

 

 

 

大半个月没着家,叶修收拾完家里,慢悠悠地蹲在阳台上喂猫。

 

阳光正好,无敌最俊朗扒在他膝盖上,喵呜喵呜地就着他的手吃小鱼干。

 

这时蓝河回来了。叶修回过头,只见他走进客厅,劈头就问:“之前那人是陈夜辉吧?他来真的?你确定你真搞定了?”

 

叶修被他搞得一愣。等回过神,才道:“怎么了?这受什么刺激了啊?”

 

蓝河没说话,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。

 

叶修看他半晌,反倒笑了。他走过去,一手自然而然地蓝河揽到自己肩上。叶修说:“小蓝,你也应该学会依靠我一点啊,对不对。”

 

蓝河闭了闭眼睛。叶修的吻很轻,有点热,从耳际滑落下来,紧接着脸颊,嘴唇……他很小心地吻着他,就像一只温柔的手,把蓝河心里所有的不安都耐心地一一抚平。

 

时间在阳光中静了下来。蓝河环着叶修的脖子抱了他一会儿,才说:“对不起……是我太紧张过度了。”

 

叶修却摇摇头。

 

“你放一百个心,我真的搞定他了。”叶修说,“虽然方式是有点不好说……嗯,总之,你以后就会知道的。”

 

 

 

蓝总大概脑补了一百种叶修搞定陈夜辉的方式。重金贿赂?把柄威胁?联合圈中大佬集体封杀?

 

哪一样都不太像啊……


很快他就放弃了自我想象。管他呢,也许叶修说得对,自己应该更信任他一点才是。

 

至于叶修为什么不肯开口,蓝河想来想去,觉得这事大概涉及行业机密。


蓝河以为,自己至少得等个一年半载才能真相大白,却死活没想到,这么快,他就知道了叶修所谓的“有点不好说”的方式。

 

又是一个周末。


晚上,七点一刻。蓝河的手机突然一阵狂震。他正在专心致志地敲笔记本,随手接起来,小胡夸张的声音立马在耳膜上炸了开来。

 

“蓝总——”小胡语无伦次地喊道:“快快快开电视!您、您上新闻联播啦!”

 

 


评论(268)
热度(1774)
2017-09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