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6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惊不惊喜(不是

下章or下下章完结了哈哈哈哈哈(

------------------

46、

蓝河同志,男,根正苗红的富二代一枚,上过娱乐新闻,上过八卦周刊,却从没想过,自己竟也有登上新闻联播的一天。

 

不过认真算起来,也不算他被报道。被央媒点名的并不是蓝河蓝总,而是嘉世。

 

更准确一点来说,是陈夜辉工作室。

 

央媒不愧是央媒,一点情面不留,先是批评娱乐圈诽谤炒作违法失德,接着直接点名道姓,把陈夜辉工作室拖出来一顿痛批。

 

蓝河同志好巧不巧,正好就出现在那一长串被诽谤所苦的“受害人”名单里。

 

这还不算完,某访谈节目还顺便出了个联动,针对娱乐圈乱象搞了个普法专题。

 

这下可算是官方定性了。

 

小胡助理总算心口一块大石落地,他乐滋滋地跟蓝总说:“这下您可以放心啦,这可是官方正名!陈夜辉这回算是玩完了,这都被上面点了名了,以后谁还敢帮他……”

 

连陈果也给蓝河来了个电话。陈总点评说:“要我说就是活该,看他做的那些缺德事!报应不爽啊……”


“咱们这回运气是真好啊,”陈果道:“这就叫老天有眼,该啊!”

 

蓝河可没陈果那样乐观。他还没天真到认为这是所谓的老天开眼、时来运转。

 

他一回过神来,第一个反应就是给叶修打电话。

 

开什么玩笑,那可是央媒!叶影帝的招牌再大也没大到这份上吧,他到底干了些什么?到底是哪个人物能有这么大能量?

 

蓝河皱紧眉头。他看看身后。

 

家里只有一人一猫。叶修这两天并不在家,他正带着剧组在影视城拍内景,大段的戏份都得在这里完成,时间紧得很。这会夜已经很深,但叶修果然还没有休息,他在一片嘈杂声中把电话接了起来。

 

“小蓝?”

 

“是我,”蓝河应了一声。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发紧:“你到底干了什么啊?陈夜辉那事,为什么会上央视?你老实告诉我,该不会是去求谁了吧……”

 

电话那头的叶修明显一愣。蓝总的心顿时就咯噔一下,他赶紧说:“你不会又想瞒着我吧?我说真的,你要是欠了谁的人情,我爸我哥好歹有点人脉,至少……”

 

叶修一听就知道,自己家这个爱操心的小青年又误会了。他不得不啼笑皆非地打断他:“想什么呢,什么央视?你等会儿,我看一眼啊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蓝河一阵傻眼:“……你不知道?不是你安排的?”

 

电话那头悉悉索索了一阵。

 

叶修翻了翻手机。央媒何等地位,这会儿网上舆论早已炸了锅,叶修随便一刷,就看到了新闻联播、访谈节目、官博点名等等……

 

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们甚至还做了个截图集锦,顺便被陈夜辉黑过的明星挨个扒了一遍。

 

叶修:“……”

 

叶修简直哭笑不得,“不是吧,我明明说了别搞这么大阵仗的啊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??!!”

 

“小蓝同志,”叶修咳了一咳,他一副无可奈何的口吻:“事到如今我就招了。这事吧,确实是我求人帮了忙……”

 

蓝河一听心想果然如此!顿时一阵心疼,他沉声问:“是谁?要是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……”

 

叶修说:“唔……是我家里。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哈?”

 

叶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哎,我找的其实是我弟。不过看这架势,我估计我爸也知道了……”

 

蓝总觉得自己大概是幻听了。他懵了老半天,才傻傻地问:“谁……?你还有弟弟?你爸是……”

 

这还是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。叶影帝想了想,才说:“哦我爸啊,他是……”

 

他报出了个挺耳熟的名字。

 

蓝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 

叶修的声音这会似乎又有了点笑意。他又说:“还有我家老爷子,估计你也听说过……”

 

他又报了个名字。

 

咕咚一声。这回蓝总真的从椅子上摔下来了,他扶着墙抱头说:“你别理我,我先冷静一下……”

 

 

 

蓝总躺在床上,整整冷静了一整个晚上。

 

他总算体会了一把我想静静是个什么感觉。

 

夭寿啊!!千算万算,压根就没算到自己不仅招惹了个大影帝,竟然还招惹到个红二……不,三代!

 

这画风不对吧!老子堂堂霸道总裁钻石王老五,为什么戏路越拍越像言情小说女一号啦?

 

蓝总一阵呕血,他把墙都快锤出洞来了:嘉世这什么业务水平啊!叶修这样的身世背景,陈夜辉竟然愣是没调查出来吗!

 

平白便宜了自己这个傻大胆。

 

一想起自己对叶修说的那些话他就一阵羞耻感爆棚。蓝总实在忍不住,天一亮就开着他的玛莎拉蒂,直奔叶修所在的影视城而去。

 

 

 

叶修这两天正忙着赶戏份。

 

不过拍戏这东西,也不是导演想赶就能赶得出来的。有时候演员就是不在状态,那也没辙啊,总不能糊弄着拍过去吧,那可说不过去。

 

放到叶修这里就更是如此。


他向来对自己的作品有着异常严苛的要求,就好比现在,苏沐橙演的信阳公主和莫凡演的无名侍卫,这两人的一小段对手戏,NG了快十来次,还是拍不出叶大导演想要的效果。

 

叶修倒是没说什么。他把他们两人叫来跟前,刚想说一说戏,却听场记在旁边喊他:“叶哥,是蓝总,蓝总来啦!”

 

叶修一听便笑了。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中场休息,紧接着转过头,便见不远处蓝河裹着条大围巾,正大步向他走来。

 

寒风把他的脸吹得红扑扑的,蓝河一张脸都埋在围巾里,他抬起眼睛,叶修已经把他拉到了身边,他趁人不备拿手指捏捏蓝河的眼角,小声笑道:“就猜你坐不住,来的还挺快嘛。”

 

蓝河在内心撇撇嘴。他忍不住嗔道:“好意思说?还不都是你害的。”

 

蓝河握紧叶修的手。他四下看看,见周围无人,又小声抱怨道:“你怎么早不告诉我,你不知道,昨天那新闻我爸都看到了,他刚才还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……”

 

叶修一阵失笑。

 

该说许家爸爸直觉超群吗。招惹了谁,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一个。

 

他笑完了,才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。只是我离家早,初中毕业就逃家出来自己混了……至于家里那些,也实在没什么好提的。”

 

蓝河心想你妹啊,这还叫“没什么好提的”?就你这家庭关系,报出去能吓死多少人你算过吗!

 

……不过也是。叶修的想法,多少他也能理解一些。蓝河想,是啊,自己不也是一样,当年初初留学回国,不也一样不肯借着许氏的名头,非要自己出来做一个演员梦吗。

 

虽然许氏跟叶家比起来不是一个性质一个量级就是了……

 

蓝河叹了口气。

 

两人默默挨在一起站了一会儿,蓝河忽然又像想起什么,仰头问道:“等等,你刚刚是不是说过,你还有个弟弟!”

 

“之前怎么都没听你提过,”蓝河道,“你居然还有兄弟。”

 

叶修听了只狡黠一笑:“对啊,我弟的名字你肯定听过,还熟的很。”

 

蓝河顿时被勾起了好奇之心:“……你弟叫啥?”

 

“叶秋啊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”


……突然好心疼你弟怎么办! 

 

 

蓝河并没有在影视城停留太久。

 

他不是那种婆妈的人,知道自己找了个不得了的男朋友,也就这样坦然的接受了。叶影帝自然还要忙着拍戏,蓝总自己也还有不少工作等着做,可不能浪费时间。

 

拍摄即将结束,他已经在和陈果忙着接洽发行方了。

 

至于陈夜辉,叶修拍了胸脯打包票,只叫他别管就是。蓝河这回总算肯放了心,临走前反倒是叶修叫住他,朝他笑道:“对了小蓝,这周末你有没有空?”

 

蓝河心想奇了啊,这个工作狂魔兼旷世宅男,难道是想约个会什么的?正想点头答应,却听叶修道:“是我弟。他要来G市一趟,说想见见你。”

 

蓝河一惊。这这这……突如其来的见家人吗?!


等等,为什么总觉得叶修是计划好了的?有种被挖坑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

蓝河来不及细想那些有的没的。他强自镇定地点了点头:“行啊,那、那就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 

于是事情就这样讲定了。

 

蓝总独自驱车赶回市区,一路上左思右想,却越想越不是滋味。

 

叶修这家伙,自己当初还信誓旦旦地想着要罩他呢,结果呢?人家知名度也好,专业素质也好,家世背景也罢,简直全方位碾压啊。

 

……连见家人都被他抢先开了口,太狡猾了吧!

 

是男人至少得扳回一城啊许博远!

 

蓝总就着这个思路苦思冥想许久。直到车开到家,进了车库。蓝总突然灵机一动,当即打开日历,翻到后面看了看。

 

然后他给他哥打了个电话。

 

“哥,”蓝河说,“你说,要是有人在首映式上求婚的话,会不会很刺激啊?”


评论(231)
热度(1803)
2017-10-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