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7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因为想写【】强行拖慢节奏(。

-----------------

47、

求婚这个荒唐的念头,就像一粒种子。它不经意间掉进蓝总的脑子里,很快疯狂长成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

蓝河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。他整个人都好像因为这个荒唐想法而激动起来。

 

为什么不可以呢,蓝河想。

 

本来和叶修的相遇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。这段感情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疯狂的事,就算再加上一个冲动的求婚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

毕竟我是那么的爱他。



 

——仿佛有了这个理由,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似的。

 

领不领证的反正不急,总能靠出国搞定;不公开也正好,反正他也不想面对媒体非议;至于小孩,上次好像听谁说过,领养一个也不错……

 

蓝总稍稍一想就觉心潮澎湃。

 

就是苦了他哥——许家虽是富豪,家风却尚算开放,对于自家小儿子的取向,那也是早就知道的。可冷不丁地冒出一个求婚还是太过于劲爆,蓝河他哥吓得没敢跟爸妈通气,天天没命地打电话追问小弟:

 

“弟啊,你要求婚?谁啊?你你你谈对象了?”

 

“是不是娱乐圈的!?小远啊听话,小明星认真不得,说不准图你啥……”

 

蓝总浑然不觉自己已被他哥自觉代入到被骗财骗色的那一方里,他打着哈哈说:“没呢哥,我就想想……嗯,是谈了个对象。不过你放心,他肯定不是图我别的……”

 

至于这个对象是谁,蓝河支吾半天,到底没敢说出口。

 

开玩笑,就叶影帝这腥风血雨的名号——还是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吧!

 



说到做到,蓝河行动力十足,趁着叶修拍戏的功夫,隔天就自己偷偷谋划起来。

 

求婚这事吧,说大不大,说小也是不小,光是零零碎碎的小事就有好多桩——场地选在哪?要不要搞Surprise?通不通知亲友啊?戒指选什么款?

 

至于蓝总,他连花都没送过的人,问起哪一桩都是一头雾水,光是挑戒指就把他难住半天,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谁参谋一下——已经到周末了。

 

是他和叶修约好了见叶秋的日子。

 

紧张加三级。

 

地方是蓝总派了人安排的。这点叶修倒没和他争,这人一贯便是懒得折腾的类型,因而到了周六晚上,也不过是被蓝河强压着换了身衣服,再蹭着玛莎拉蒂一路开到酒店。

 

路上叶修还哼哼唧唧的:“其实不用这么隆重,我弟而已嘛……”

 

蓝总没理他。蓝总一脸严肃地瞟了他一眼。

 

叶修立马就见风使舵地缴械投降:“隆重点好!你是老板,听你的!”

 

一句话直接把蓝河逗笑了。他用余光看看窗外,服务生正从远处向他们走来。蓝河扶着方向盘凑过去,飞快地在叶修下巴上蹭了一下——“少废话,快下车吧你!”



 

蓝河其实也暗地里猜想过,叶修的兄弟该是个什么模样。结果等真的见到本人,他还是免不了地被震惊了一下——

 

眼前是个与叶修一模一样的男人,他穿得体的西装,连领带都打得一丝不苟,正用一种与叶修截然不同却十足含蓄的眼神望着他,微笑道:“幸会,我叫叶秋,是这家伙的弟弟。”

 

竟然是双胞胎。

 

……蓝河觉得他竟然没被堵在大街上真是奇迹。

 

那边叶修却丝毫不客气,等他俩寒暄完了,直接就冲叶秋抱怨:“喂我说,新闻联播那个怎么回事啊,不是说好了别搞太大动静吗。”

 

叶秋显然不以为意。

 

“我也不想啊,”他耸耸肩说,“正巧上边想搞专项整治嘛。挺好的题材,就被征用了呗,要我说你这算撞上狗屎运好不好。”

 

叶修摆出一脸我不想跟你说话的表情。

 

蓝河只好赶紧摆手:“好啦好啦,先吃菜吃菜……”

 

光吃菜还不够,蓝总为了烘托气氛开了瓶葡萄酒。等酒上了桌,瞅见叶修象征性地倒了小半杯,蓝河忽然想起什么,他歉意地问叶秋:“是我大意,忘了问……”

 

叶秋冲他笑笑。

 

“没事,”叶秋笑着朝他举杯,“今天难得高兴,喝一点没事儿。”



 

叶修记得之前在拍《全明星All Star》时,曾经和蓝河一起讨论过酒量这个话题。

 

那时的蓝总一脸信誓旦旦,他记得这人是这么说的:

 

“酒量好谈不上,不过和你这种先天不足的比,肯定得碾压啊!”

 

结果事实证明,自诩实力碾压的某些人,一个不小心,大概就得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

叶修眯起眼。

 

他晃一晃手中的酒杯,身边的蓝河已经大半瓶子下肚了。比起叶秋,他是不算醉,却显然已经到了微醺的程度,正兴致勃勃地和叶秋扯东扯西。

 

没想到。这两个人聊起工作来,竟然还挺投缘。

 

叶秋显然对蓝总印象不错。他也是喝得多了,一脸真诚地冲蓝河说:“你放心蓝总……我、我哥以后,可就麻烦你多照顾……”

 

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搭错了哪根神经,也许是最近求婚攻略看得太多了,他迷瞪着眼睛,脱口就答:“你们放心!叶修就交给我吧,我我我……我下半生一定好好待他!”

 

“……噗!”

 

叶修差点喷出来。他伸手拽过蓝河,小青年浑然不觉哪里不对,亮着一双眼睛推推他:“……你干嘛?”

 

叶修抬起头。

 

对面的叶秋同志已经彻底阵亡,露出一脸迷茫的笑容,咕咚一声,秒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 

身为酒量最差的一个人,叶修同志成功坚挺到了最后,还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醉倒的兄弟送回酒店。

 

他回到酒店的车库里。

 

蓝河喝得半醉,肩上披着外套,正趴在副驾上睡着。叶修没有叫醒他,翻出车钥匙发动车子,慢吞吞地往家开去。

 

这一路他开得委实够稳,速度也是龟行一样的慢。等开回到家里车库,蓝河都睡醒了,迷迷糊糊地从副驾驶座上抬起脸:“……这是哪?”




戳我





这个问题换来了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。


“不许赖账。”叶修蹭着他的唇瓣,意有所指地笑起来。


“你说的,下半生一定好好待我——”


------------

……屏蔽特别夸张吓死宝宝了(。

明明【】还没写到啊???


评论(113)
热度(1565)
2017-10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