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49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到50完结啦,爱你们么么哒!

-------------------

49、

第二天清晨,蓝河顶着宿醉后的头痛,半死不活地醒了过来。

 

蓝总很紧张。

 

这种紧张不无道理。鉴于上次自己醉酒后叶修的反应,蓝总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不小心吐露出什么实情,让叶修发现他正在偷偷计划的一切。

 

不过事实证明,他好像是多虑了。

 

 

 

叶修只是像往常一样喊他起床。这人怀里揣着他们的猫,好整以暇地坐在床边笑话他:“蓝总,你这是想学君王不早朝啊?”

 

蓝总第一个反应就是脸红,紧接着他转头想看时钟——但他马上就被叶修按住了肩膀。

 

叶修止住他起身的动作,把蓝河重新按回被子里。

 

“着什么急啊,困就再睡会儿。”他笑眯眯的,在蓝河头顶揉搓一把。“别想了,我弟今天一大早的飞机早走了,用不着你送。”

 

 

 

什么小心思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

蓝总感动之余,心里不免有点小忐忑。他假装不经意地瞥一眼叶修:“我昨天喝多了吧……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?”

 

叶修那时正蹲在阳台喂猫。他把无敌最俊朗逗得满地转圈圈,一边笑一边随口应道:“嗯?你指哪方面啊?”

 

叶修把头转过来,一脸蔫坏的笑:“昨天晚上蓝总喊了一晚上呢……你指哪一句啊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总恨恨地想:这张嘴,有时候真恨不得缝起来算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仍旧是不放心,他直觉叶修也许是偷偷知道了什么,于是又暗搓搓地试探了他好几天。

 

结果怎么试探也没见叶修有半点反应。这人完全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表现得自然到不能更自然。

 

蓝河仔细观察了半天。他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结论——叶修应该还没发现,是自己想得太多。

 

还好还好。

 

一切仿佛都尽在掌握。戒指已经交给设计师去做,家里要放上的花也都秘密地订好,连蜜月旅行去哪里蓝河都计划好了,万事俱备,就只差一个首映式了。

 

是的。他想在叶修的首映式的那一天,向他求婚。

 

不需要大场面,不需要世人皆知,更不需要万人祝福。蓝河想,只要能得到他的一个点头微笑……

 

——那就再好也不过了。

 

 

 

万幸之至,首映式日期的确定并没有让蓝河等待太久。

 

 

 

《君莫笑》剧组秉承叶修的风格,拍摄工作利索高效不废话,短短一周后,便正式杀了青。

 

电影后期工作自然由魏琛大神坐镇。

 

他这种技术鬼才,搞后期别有一套,戏还在拍着呢前面的片子已经处理起来了,因而后期工作周期特别快,仅仅一个月时间,成片就出来了。

 

蓝总不敢耽搁,等送审结果一出来,立马就着手安排宣传工作。

 

这时候就得夸一夸陈果陈总了。

 

陈总到底不是等闲之辈。她和蓝总分工合作,一个管发行,一个管宣传。借着叶秋大神和苏女神的响亮名头,陈果很快搞定了发行商,她乐滋滋地给蓝总发喜报:

 

“放心,至少30%的排片率打底。档期这儿有我盯着,你们放开手脚,安心搞好宣传就行。”

 

 

 

蓝总很放心。蓝总很欣慰。

 

然而欣慰只是暂时的。很快,蓝河就遇到了宣传工作的最大阻力。

 

就比如现在,他愤然地揪住某个懒在沙发上的人的衣领子,“快起来!躲什么躲,出席个活动而已,又不是叫你卖身!”

 

叶修一派悠然自得。他懒洋洋地微笑起来,随手箍住蓝河的腰:“蓝总说的什么话,这不已经卖身给你了么?”

 

久经洗礼的蓝河同志,这回总算是老脸皮厚了一次,当机立断地回嘴:“你都卖身了还耍什么赖皮,快起来,金主要求你去出席活动!”

 

 

 

蓝总实在很绝望。明明拍起戏来跟神一样的叶修叶大神,为什么会这么懒于参加宣传活动。

 

叶修这人实在难搞,软硬都不吃,仿佛天生便有种我行我素的气质。

 

你看吧,别人家的演员主演,哪一个不是上着杆子找机会宣传自己。他倒好,《君莫笑》拍完后,仿佛他这个导演兼主演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一样,恨不得在家一直宅到电影上映。

 

幸好这部片的制片人是蓝总。

 

到了蓝总面前,叶修一切耍赖皮的企图都成了泡影。今晚是蓝总安排好的访谈活动,叶影帝被蓝河押着出了门,直到上了车,蓝河还在教育他:“你就当熟悉熟悉场子嘛。下周可就是首映式了,总得准备点发言词吧!”

 

“时间很紧了,”蓝河兀自在那算着,“场地还得布置呢,陈总那边还问咱们要不要先彩个排……”

 

叶修听他嘀嘀咕咕,一不小心就笑了起来。

 

他若有所思地睨了蓝河一眼,“搞这么复杂啊?你这么紧张,不会是首映式想来点惊喜什么的吧……”

 

蓝河顿时“刷”地竖起了浑身的毛。

 

他下意识地摸摸口袋。口袋里装着一个丝绒盒子,是今天下午珠宝商刚刚送来的。

 

订婚戒指。

 

蓝河警惕地看了叶修一眼:“什么惊喜?先说好啊,你可别想我给你弄个大蛋糕什么的啊……”

 

叶修顿时被他逗笑了。他摇摇头,随意往窗外望了望。

 

“别紧张嘛小蓝,”他单手托起下巴,遮住了唇角一丝笑意,“随便一说,不要当真。”

 

 

 

活动地点设在G市首屈一指的大剧场。

 

蓝河他们到得还算早。现场陆陆续续,已经有不少媒体在排兵布阵。这回蓝河倒是不怕记者围追堵截了,搞宣传嘛,可不就得靠这些媒体吗。

 

他只是没想到,现场竟然还有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

蓝河有些怔然。

 

叶修就站在他身边,远处立着《君莫笑》的超大海报,龙飞凤舞的写着叶修的名字。灯光下有一个人,正站在海报的正下方,抬着头仰望。

 

是陶轩。

 

他后面隐约还跟着两个人。一个是邱非,另一个,蓝河看了两眼只觉眼熟,想了半天,才想起他是谁。

 

夏仲天。茗乾绿老总夏东南的小儿子。

 

蓝河在酒会上和他有过一面之缘。他有点想不明白,为什么陶轩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

他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想起,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关注过嘉世的消息。

 

蓝河望着他的背影,从记忆里翻捡出零星的印象——嘉世自从被有关部门点名批评,很快股价大跌。董事局愈发不满,很快公司大洗牌,艺人走得走散得散,曾经叱咤风云的陶轩竟也无力回天。

 

一代霸主嘉世,如今已沦落到公司重组的地步。

 

真是天意弄人。

 

蓝河不知道为何,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。他小心地捏了捏叶修的手指,“那个……要去打个招呼吗?”

 

叶修并没有着急回答。他像是想了一会儿,才反手轻轻回握住蓝河。

 

“不用了。”叶修说道,“等以后吧,一定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

 

 

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忙碌的工作淹没过去。

 

蓝总实在很庆幸,虽然让叶修出个通告跟要了他老命一样艰难,可叶大神上了节目还挺配合的,他那种世所罕见的直白风格,上了节目反倒别有魅力,很快就把《君莫笑》的关注度带上了新高度。

 

不过蓝河心里清楚。

 

《君莫笑》这部电影,与他曾经经手的任何一部电影都不一样。它天然就有着强烈的号召力,即使不用任何宣传手段,也能牢牢吸引住全国所有观众的视线。

 

叶秋大神的收官作啊……

 

蓝河忽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他忽然回忆起当年,自己刚刚进蓝雨的那段时光。谁又能想到呢?数年之后,自己的名字,竟然也要出现在叶秋的电影里了。

 

 

 

他仔细地观察镜中的自己。

 

镜子里的人有着一张年轻的脸。领口白净,西装周正,很好,没有任何一点瑕疵。

 

蓝河紧张地整了整领结。他反复地打量自己,又把手伸进口袋,紧紧地握了握藏在里面的那个丝绒盒子。

 

就是今天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

他转身推开门,走进卧室里面。落地窗前,明媚的阳光从树荫里落下来,洒在柔软的地毯上。


蓝河看见叶修挺拔的背影。他和他一样,穿周正的西装,宽肩、长腿,腰部一丝不苟地收窄,勾勒出令他无比心动的轮廓。

 

叶修站在窗前,闻声笑着回过头来看他。

 

那一个瞬间,非常奇妙的,蓝河所有的焦虑、忐忑,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。

 

他朝叶修伸出手去。

 

“时间到啦,”蓝河说,“首映式,准备好了吗?”



评论(106)
热度(1364)
2017-11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