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21)

一个诈尸更(。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21、

“砰——”地一声,光柱撞上窗框,发出巨响!


车内,蓝河双手持符,眉眼沉肃。


他的手心内仿佛有金轮流转,一道炫目强光自掌心直击车窗,玻璃在光芒冲击下咯吱作响,却仍然奇迹般地没有破裂。


蓝河咬了咬牙。


他不敢放弃,再一次屏息凝神,掌心聚起强光!


“啪”的,一声细小的破裂声,蓝河瞬间惊喜地抬头,下一秒,整片玻璃骤然碎裂!无数玻璃碎块映着光芒四散飞溅,蓝河睁大双眼,在光晕中看见了叶修的面庞。

 


叶修单手吊在车窗上,保持一脚踹出的姿势,他冲蓝河招招手:“愣着干嘛,出来啊!”


蓝河这才如梦初醒,慌忙三两步冲上前。叶修伸出一手把他拽出来,又伸头去招呼自己的弟弟:“怎么样,还爬得起来吧?”


叶秋显然有些狼狈,被叶修拉拔着从车窗里钻出来。公交车还在兀自奔驰,叶修一手抓着一个,迎风大声喊:“听我口令啊,一!”


“二……三!跳!”


三人齐刷刷从车上跃下,蓝河只觉一头撞上个什么,被惯性带着骨碌碌滚出去老远。他晕乎乎地挣扎起身,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被叶修护在怀里。


蓝河登时吓了一跳,扑上去掀叶修衣服:“你的伤!”


“哎哎哎,”叶修哭笑不得,“大庭广众,注意点影响啊小同志。”


蓝河哪里管他,顶着一头草叶掀开他衣摆。叶修委实摔得不轻,他又来得匆忙,衬衣穿得松松垮垮,一着不慎叫蓝河得了手。


蓝河低头定睛一看,却是一愣。


衣衫下面的皮肤光滑完整,哪里有半点儿伤痕。


“……”


蓝河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,半晌,讪讪地松开了手。


叶修当然没注意他。他护着蓝河自己摔得倒是惨,兀自坐在地上缓了半天,这才拉着蓝河爬起来。不远处叶秋也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。


叶秋说:“若无旁人啊你们这是……”


叶修无谓地耸耸肩。


蓝河不知怎么,突然想起了方才叶秋的一番话,不由微微脸热心跳。他下意识地看叶修,叶修还在探头张望,一边叹道,“哎,还是来迟了。”


大马路上一片安静,蓝河这才惊觉,方才那辆诡异的车,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
“别看啦,”叶修拍拍他蓝河,又去喊叶秋过来。


“那是鬼车,被人作法操纵的,所以玻璃才没那么容易打破。”叶修指着地上凭空中断的车轮印说。


“我就觉得感觉怎么有点儿不对,果然。看来人家消息挺灵通啊,主意都打到你身上来了。”


蓝河闻言一愣,见叶秋也在瞧着自己,不由“啊”了一声。


原来如此。蓝河想。


他忽然明白过来。他的身体里装着叶修的一魂一魄,他们灵魂共同,生死与共,蓝河心中有数,他知道叶修也许足够强大,强大到即便特事处中央组都拿他无可奈何,可自己呢?


原来不知不觉,自己已经成了叶修的软肋。


蓝河心脏跳得有点快,他握紧手心。


那里有些灼痛感,是方才使用术法时留下的。蓝河想起那块怎么也无法打破的玻璃。不够,自己的这点水平,还远远不够。


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掌心,不想叶修这时突然伸手过来,一把捉住他的手腕。


“用法术了?手拿来,我看看。”


蓝河一惊下意识想藏,没来及,手已被叶修攥住。


叶修随手在蓝河掌心画了个符,一边心不在焉地摩挲,一边和叶秋讲话。


“你看你,过来也不挑个时间,这可别怪我坑你啊。”


叶秋嗤之以鼻:“要不是紧急的事,你当我乐意跑这么远啊?”


三人苦哈哈地往回走着,叶秋说:“你小心点儿,我最近听到风声,中央组派人寻你来了。”


“……不能吧,我这守法良民,这不刚协助组织破了个案吗?”


“你还好意思说,”叶秋气结:“听说这回可是大军压阵,你们组里老大亲自下了令!哥你老实告诉我,这事你掺和了多少?”


“怎么叫掺和呢,我这叫配合调查。”


“……你真没做别的?我可是听说那只大妖,死时内丹不见了……”


蓝河听到这里心头咯噔一下。他想起了那天,叶修一剑剜出周守业的妖丹,握在手里。


后来呢?妖丹去哪里了?


那边叶修还在打哈哈,他说哎呀,哪能呢,内丹这么脆弱的东西,大妖死时碎了也很正常嘛。


蓝河一言不发闭紧嘴巴。他觉得叶修好像在看他。


……也许只是自己多想了吧。

 


下午,虽然叶修瞧着生龙活虎的,还是被蓝河态度强硬地送回了病房。


跳车那一下他可是全程被叶修护着的,万一有个脑震荡怎么办。


叶修还挺意外,不无调侃地笑说:“行啊小同志,现在都能做我的主啦?”


蓝河才不理他。他也是有点儿习惯叶修的作风了,因而毫不动摇,只回去把鸽子汤又热了一盅,提溜着送到病房,堵住某个人挑剔的嘴巴。


叶秋坐在病房里陪自家大哥。两个人关上门说事说了一个多小时,不用想,肯定又是劝叶修别折腾了赶紧回家之类。


后来苏沐橙也来了。蓝河还挺惊讶她怎么来得这么快,苏大小姐却是俏生生地一笑,掌心一翻变出只小青鸟儿,在她指尖上盘旋不落。


“有它,我消息可灵通着呢。”苏沐橙笑道。


两人一起坐在病房外等了等,又等了半小时,叶秋才从里面出来。


他一出门就长叹了口气。于是蓝河知道,他又没能说动叶修。


是啊。叶修这家伙,认准了的事,又有谁能拽得回来呢。

 


眼看着时间已经挺晚了,叶秋也没买回程机票,毫无疑问,看来是要在事务所里留宿一晚。


蓝河想得挺好,事务所二楼除了他和叶修的房间,客厅里还凑合着能住人。正打算着带叶秋回去,也好尽一点地主之谊。哪成想,这时候病床上的某位病号又开始闹意见了。


叶修说:“那不行,今晚你睡我这。我这伤还没好透呢,要靠你身上的一魂一魄治伤的。”


蓝河心想我信你才有鬼!就你那衣服底下细皮嫩肉的,当我瞎没看见吗!


于是他梗着脖子表示抗议:“那个,你伤口不都长好了吗?”


“这不是你非让我回医院的嘛。”叶修说:“说明我还没好透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蓝河说不过他,一脸犯难。还是苏沐橙及时站出来解救了他:“好啦,蓝河留着陪你咯,我送叶秋回去。”


也只能这样了。


蓝河心不甘情不愿,把钥匙掏给叶秋。一边又觉得挺不好意思,“那个,实在抱歉,我明天一早就回去接你……”


叶秋温和地笑笑,直说没关系没关系,照顾伤员要紧。

 


 

这天夜里蓝河又被叶修拉到他那张狭窄病床上。他本来以为叶修会拉着他做点什么,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。


很意外的,叶修只是单纯抱着他睡觉。


他从后面圈住他,双臂缠绕。叶修的鼻息温暖干燥,让蓝河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。


他在夜色里发了很久的呆,才缓缓入睡。

 


一夜无梦。第二天天蒙蒙亮,蓝河在叶修怀里朦胧地醒来,他打了个呵欠,刚睁开眼睛,电话就响了。


蓝河压根没想到。就这一夜的功夫,竟就坏了事。


电话里是苏沐橙的声音,有着不易察觉的紧张。她压低着声音说:“你们赶紧回来!叶秋……叶秋他失踪了!”


评论(112)
热度(571)
2017-12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