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1)

新年第一天!说好的新坑。争取(隔)日更(……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01、


蓝河从体检中心走出来。

 

胳膊被戳了一针,冒出一个小小的血点。蓝河拿棉球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,随手一扔,把棉球扔掉。

 

沾血的棉球抛出一个白色的弧线,精准地落进垃圾桶里。蓝河原地等了一会儿,走到前台,礼貌颔首。

 

“你好,我来取体检报告。”

 

医生抬起眼睛,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。

 

眉眼倒是清秀,看他这一脸行色匆匆,一准就是工作时间抽空来体检的上班族。

 

“姓名?”

 

“蓝河。”

 

医生指指台子上的芯片读取器,示意蓝河把个人终端放上去。

 

腕带状的个人终端亮起,识别认证。很快数据串传导完毕,一连串的信息投映在光屏上。

 

蓝河,男,28岁。

 

国籍G国,第十区居民ID:207812140023。

 

身高175cm,体重62Kg,血型B。

 

已婚。

 

……

 

医生挺意外地把头抬起来,“结婚了?”

 

蓝河的表情稍稍一怔,很快他掩饰了过去,低低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

“考虑过要个孩子吗?”医生指指广告光屏,“我们这儿是第十区指定育儿医院,纯基因培育,机器孕育或者自体孕育自由选择,安全有保障。”

 

蓝河显然不太会拒绝人,他只好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,“啊……那个,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

“现在委员会致力挽救生育率,生一个给不少补贴啊。”医生锲而不舍:“真不考虑一下?预约登记可以打折。”

 

“谢谢,我们暂时不考虑。”蓝河摇摇头,低声道。

 

“我的丈夫……他不想要孩子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在离开医院时接到了叶修的电话。

 

“体检完了?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哦,没啥大毛病吧?”

 

“没,”蓝河用指纹把车门打开,“我现在回公司。”

 

“行。晚上别忘了啊,等会给你电话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按掉电话,开车回到公司里。

 

第十区核心地段CBD,人海如潮。蓝河堵车堵了半天,好不容易走进大门,前台的秘书小姐赶紧叫住他:

 

“蓝经理,在B207会议室,就等您了。……啊对了,这是总部发来的文件。”

 

蓝河应了一声,返身接过文件夹。

 

他原本就生得隽秀挺拔,签字时不得不微微俯身,陡然拉近的距离让小秘书不由微红了脸颊。

 

她情不自禁顺着蓝河低垂的视线看过去,那双握笔的手修长干净,无名指上套着一枚戒指,正闪着幽幽的光。

 

哎。可惜。

 

这位被总部派驻第十区的蓝经理,人帅年轻脾气好,只可惜刚来不到一个月就成了已婚人士,不知枉费了多少姑娘小伙的芳心暗许。

 

秘书小姐在心里唉声叹气。蓝河浑然不觉,把签好的文件递还给她,“谢谢。”

 

“B207,”秘书小姐微笑提醒,“会议已经开始了,您可得赶快咯。”

 

 

 

其实用不着秘书催促,蓝河素来严谨守时,这次会议迟到,纯属意外。

 

会议室在公司最顶层。蓝河快步走进电梯,按下楼层。电梯门关上,他微微眯起眼,把婚戒摘下来,随手扔进口袋里。

 

五年了啊……

 

都说时光快起来就像白驹过隙,原来是真的。不知不觉,自己派驻到第十区竟也已经五年了。

 

和那个人结婚,也已经五年了啊……

 

……这种算什么来着?木婚?铁婚?

 

蓝河露出一个自嘲的笑,伸手摸摸口袋里的婚戒。

 

何苦来哉。

 

 

 

很快到了会议室门前,银灰色厚重的金属门,看着倒不像是普通的会议室。蓝河敲了两下,站着让安全装置扫描自己的虹膜。

 

滴的一声,验证通过,蓝河把门推开:“抱歉抱歉,路上有点堵车……系舟?”

 

蓝河脚下猛然一顿,瞳孔急剧收缩——

 

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他的太阳穴上。

 

枪。小口径,光束射击,这种触感,是装了消声器——

 

蓝河脑海中瞬间划过无数个念头,身体却没有丝毫犹豫,劈手成刀,看也不看朝枪指来的方向顺劈而去。

 

咔哒,关节被精准击中的声音。

 

有人闷哼一声,枪口瞬间一歪,蓝河抓住那千分之一秒的空隙,趁机欺身而上。却不想那人动作同样飞快,一步后跳灵巧地撤出好远。

 

银色的枪身反射出锋利的光芒,投映在蓝河冷厉的眼睛里。

 

“喂——!”

 

蓝河翻身就地一滚,只听桌椅板凳翻倒声乒乒乓乓,蓝河全然不管,俯身、拔枪、瞄准,动作行云流水。

 

两个人几乎同时拔枪——两个黑洞洞的枪口遥遥互指,一时间,整个会议室陷入一种可怕的安静。

 

蓝河冷冷地抬起眼睛。

 

拿枪指着他的是个年轻男人,同他一样西装革履,作上班族打扮。

 

也许是事发突然,现场竟无一人上前制止。两人目光直直地对视片刻,那男人却忽然噗嗤一笑。

 

他把枪往身后一别,“不错啊蓝桥,这么久不见,看来身手没退步嘛。”

 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

蓝河也收了枪站起来,褪去眼中杀意:“你怎么来了?也不知会一声。”

 

四周站着的几位下属早就惊得呆住了,蓝河不意外地笑笑,这才向自己的诸位部下介绍:“各位放轻松,这位是总部来的长官,Codename笔言飞,五大行动队长之一。”

 

众人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

 

 

也难怪自家上司与此人这么熟稔。

 

隶属于G国王牌情报组织蓝雨,五年前被派驻于第十区的特工组行动队长蓝河,Codename蓝桥春雪,与笔言飞同属五大行动组长之一,过命的交情。

 

说起来也不可思议得很。

 

第十区最繁华的市区中心,看似高端体面的跨国公司,每天人来又人往。——谁又能想得到呢?堂堂蓝雨分部,竟就堂而皇之地隐藏在这里。

 

 

 

蓝河被派到第十区已有五年时光了。

 

五年时间,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。第十区法外之地,大风大浪自然是少不了。这五年里蓝河一人带队独自坚守,总部一次也没派驻他人,对他的倚重信任可窥一斑。

 

 

 

笔言飞的到来让蓝河深感意外,同时,也让他嗅出了点儿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 

行动会议结束,蓝河问他:“出了什么事?总部怎么突然派你过来了。”

 

“嗨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笔言飞摆摆手,“还不是那个谣言?说第十区流出了份名单,各家卧底的名字都有泄露的可能……梁老大实在被他们烦得不行,派我过来查查。”

 

蓝河便“哦”了一声,不再多问。

 

反倒是笔言飞兴致勃勃,神秘兮兮地转了话题:“先不说这些,蓝桥啊,我怎么听人说,你结婚了?”

 

蓝河万万没有想到,几年不见的老战友,刚一坐下就提起了这茬。

 

他迟疑了片刻,才含糊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“真结了?!”笔言飞吃惊地瞪大眼睛:“听说还是个男的?蓝桥,你真是……”

 

蓝河脸上没什么表情,只是淡淡打断他:“别多想,只是个cover而已。”

 

“真的假的啊。我怎么听说……”

 

“真的。”蓝河说。“我们是契约婚姻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并不想和同僚解释这个问题,很快就把话题岔了过去。

 

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。

 

和叶修的婚姻仿佛成了一道不可见人的疤,触不及,碰不得,有时候蓝河甚至开始想: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?

 

一个机缘巧合的错误。

 

也就仅此而已了。

 

 

 

笔言飞并没有在会议室多待。

 

蓝河接下来还有任务要出,笔言飞心里有数,两人言简意赅地交换了一下情报,便起身告别。

 

从会议室出门的档口,通讯器响了。是负责任务外勤的系舟:“蓝老大,目标锁定了,十分钟后出发。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蓝河答应了一声,正想再多问几句,桌上的电话突然也响了。

 

前台秘书小姐轻快的声音飘了进来,她说:“蓝经理,您丈夫的电话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明显感觉到笔言飞的目光都快粘到他脸上了。他有些尴尬地抬头,一看,系舟已经十分自觉地关了通讯,默默把任务情报发到他的个人终端上。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实在无法,只好吩咐:“接进来吧。”

 

下一秒叶修的电话被接通进来。背景音有些嘈杂,叶修的声音却清晰异常:

 

“亲爱的,”叶修带着笑意喊他,“晚上的位子我订好了,7点钟,老地方……你几点能到?”

 

蓝河低头看终端。

 

暗杀任务。目标是某位军火商小头目。距离晚上7点,还有整整5个小时。

 

“我会准时到。”蓝河一边翻资料一边说,“要不要我带瓶酒?香槟?还是红葡萄酒?”

 

叶修仿佛笑意更深:“不用,你人来就行了。”

 

蓝河用余光看见笔言飞的眼神,他忽然有些无所适从,只好低低应了一声。哪知道叶修今天好像格外温柔,唠唠叨叨地说:“路上开车小心,别急着赶路知道吗?我会一直等你的。”

 

蓝河哪里还接得下去,赶紧寻了个借口,把电话掐断。

 

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笔言飞笑得颇富深意,语气揶揄:“不是契约婚姻么?我怎么瞧着不像……”

 

蓝河一点也不想接这个话茬。

 

枪、光电匕首、麻醉剂、防弹装置。蓝河把装备一股脑地装配完毕,拎起西装外套。

 

“我赶时间,就不送你了啊。”蓝河说。“有事叫系舟,名单那事,回头咱们再细聊。”

 

笔言飞一脸理解地朝他挥挥手。

 

“明白明白,晚上有约会嘛。”

 

“加油啊,老蓝!”



其实是史密斯夫妇paro(

评论(107)
热度(1804)
2018-01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