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2)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日常修仙更(。)

------------------

02、

 

蓝河十分无语。他不明白笔言飞在给他加哪门子的油。

 

做他们这行的,命悬一线是家常便饭,想活命自然是拿实力说话,和加油不加油的委实没多大关系。

 

还不如祝他好运来得实在。

 

 

 

关于这一点蓝河倒是挺有自信。实力这东西他不敢自吹,怕吹太过总有一天要吃苦头;但蓝河出任务的运气向来不错,多少次千钧一发,总能在最后关头化险为夷。

 

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 

潜入的过程比蓝河预想的还要顺利。他低头看看手里的请柬,它属于某位富豪家的小公子,从年龄上来,倒是与他相仿。

 

蓝河一整西装,走进宴会厅里。

 

不过是傍晚时分,大厅里已经有了些许迷醉的味道。男男女女或坐、或躺在沙发上,甚至有人衣衫半解,引来一阵阵地嬉笑。

 

蓝河见怪不怪,看都懒得,面无表情地越过人群,向里面房间走去。

 

也许是他的表情实在太理所应当,蓝河一路上畅通无阻,直到站定在内室门口,才被保镖伸手拦住:

 

“站住。南先生吩咐了,任何人不准随意打扰。”

 

蓝河吸一口气,懒洋洋地抬起头,冷冷与他对视。

 

他这一瞥做足了神态,秀气的眼睛里像藏了一把刀,竟把彪悍的保镖看得一愣。

 

“滚开!”蓝河突然爆发,直接把请柬扔他脸上:“睁大狗眼看清楚!你主子请我来的,你当我想来?!”

 

 

 

蓝河除了运气好,对自己的演技也颇具信心。

 

也许是拜叶修所赐也说不定,他想。

 

蓝河一脚踢开保镖,乓一声狠狠甩上门。他知道保镖不敢拦他——蓝雨的情报一贯是最准的,南先生的军火生意周转不灵,富豪公子这样的人物,正是他急于结识的对象。

 

果不其然。保镖根本不敢进来,房间里的男人正在打台球,闻声抬起头来,打量他。

 

“南先生?”蓝河甩甩手腕,问道。

 

“你是……?”

 

“玩一局?”蓝河指指球桌,笑得肆意。

 

男人直起身来。蓝河无所谓地耸耸肩,走过去拿台球杆。

 

一、二、三。蓝河在心中默数。错身而过的一刹那,蓝河骤然暴起,出手如电般一把卡死他的脖颈。

 

他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男人根本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,下一秒,小巧的枪口已经毫不留情地塞进口腔里。

 

蓝河眯起眼睛,把食指扣在扳机上。

 

“一路顺风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走出大楼时看了看表,6点整。身后尖利的警笛声此起彼伏,蓝河充耳不闻,拉紧风衣走进小巷里。

 

他给负责善后的知月打了个电话。

 

“处理好了。”蓝河说,“五分钟后见。……啊对了,顺路帮我带一瓶酒吧,香槟就好,谢啦。”

 

知月笑嘻嘻的:“蓝老大,经费紧张,少秀点恩爱啦。”

 

蓝河笑笑没有反驳,把电话按掉。西装袖口沾满了喷射的血迹,蓝河素来谨慎,直接就地处理掉,这才若无其事地走进人潮里。

 

小巷空空荡荡,仿佛从未有人来过。

 

良久后,一道黑影一闪而过。

 

 

 

知月给自家老大选了瓶水晶香槟。

 

蓝河一个门外汉,哪里敢质疑专家的品味。他至多也就在心里默默吐槽:你这么个奢侈法的,难怪经费不够花。

 

他拎着这瓶酒直接去赴叶修的约。

 

七点整,分秒不差。蓝河准时到达餐厅,一推开门,悠扬而清脆的琴声钻进耳朵里,蓝河愣了一愣,停了脚步。

 

有人在弹琴。

 

是个英俊的男人。他弹琴的姿势很随意,狭长的眼眸低垂,仿佛有一点说不出的温柔味道。但最妙的大概还是他那双手——蓝河的手已经算男人中手型漂亮的,可放到这人跟前,到底是相形见绌。

 

一个只凭一双手就能叫人印象深刻的男人。

 

叶修好像就是拥有这样的魔力,蓝河想。只需要把琴声奏响,就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

真不愧是第十区小有名气的钢琴师。

 

 

 

琴声还在继续,蓝河只看了一会儿便不想再看了,他自顾自找了个位子,把外套脱了,又吩咐侍者把香槟打开。

 

没过一会儿,叶修合了琴走下来,坐到他对面。

 

“来了?今天挺准时啊。”

 

蓝河没有吱声。他不动声色地盯着叶修平放在桌面上的双手。

 

手指还是那样修长漂亮,骨节分明的,就像他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。他看到叶修戴着的婚戒,银色的一个圈,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款式。

 

蓝河忽然有点说不出来的烦躁。

 

他抬眼看叶修,叶修脸上一贯挂着微微的笑意,凝望他的时候,自有一股深情款款的神态。


演得真好。


蓝河有点儿忍不住了。

 

“你今天怎么回事,”他硬邦邦地说,“下次注意一点行不行,打电话给我别那么肉麻。”

 

叶修一下就笑了。

 

“当时咱俩不是说好的?‘适当配合对方以显示恩爱’。”叶修想了想,大概是发觉蓝河脸色不好,又笑道:“我是不是演过头了?抱歉抱歉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 

蓝河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句话。

 

真是奇怪。五年时间,养只猫也该熟稔。可蓝河却觉得,自己越来越没办法接上叶修的话了。

 

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股无名火从何而来。凭心而论,叶修的确是个完美的合作伙伴,一点小事罢了,犯不着这样。

 

毕竟都五年了。

 

蓝河一想到这里就泄了气。他没有再说话,这时侍者拿着香槟与冰桶走过来,一边笑着向他们问好:“蓝先生,今天也同叶先生一起来了呀?”

 

“是啊。”叶修自然而然地握住蓝河的一只手,笑道。“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当然要和小蓝一起庆祝。”

 

他的语气实在太过自然,以至于蓝河过了好几秒钟,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。

 

结婚……纪念日?

 

蓝河傻了眼,在内心扒拉着日子算了好半天,才意识到:真要认真算起来的话,还真是今天。

 

他没想到叶修记性这么好,随口一编就能设计出这种环节,真是服气得不行。脸上却配合至极,熟练地露出一脸甜蜜幸福的微笑。

 

没办法。叶修是个自由钢琴师,这些餐厅他常来串场,这些侍者厨师,全都是他的老熟人。

 

谁叫他们是契约婚姻,在熟人面前保持恩爱也是约定里的一项呢?

 

 

 

蓝河自认是个很有敬业精神的人。

 

做特工他不遗余力,从不曾畏惧生死;对待这份婚姻契约也是一样,他尽心尽力和叶修演戏五年,演成一对人尽皆知的恩爱情侣,也不知算不算小有成就。

 

吃完了饭两人走出餐厅。蓝河喝了香槟有些微醺,再看叶修,这家伙倒是面色如常,一点儿不见醉态。

 

他果然酒量很好。蓝河漫无边际地想着。这么多次,好像就没见叶修醉过酒。

 

清醒,自持。大概就是叶修式的一贯作风了吧。

 

家离得并不远,两个人都不想再坐车,便一起散步回家。

 

夜色笼罩了城市,天上挂起了银辉的下弦月,与霓虹灯交相辉映。晚上起了风,蓝河本来喝了酒一身的汗,被冷风一吹,顿时有些寒战。

 

没等他把手插进口袋,叶修已经把手伸了过来,自然而然地牵住他。

 

蓝河愣了一愣。

 

“早叫你多穿点,”叶修随口道,把他冰凉的手揣进自己兜里。“还冷不冷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紧了紧手指。半晌,才低低说:“……还好。”

 

 

 

等到进家门时已经是晚上九点。

 

房子是蓝河和叶修一起合租的。两个人都不太缺钱,因此租了间大房子,尤其客厅,只简单放了几件家具,看上去空落落的。

 

蓝河进了门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。

 

他里面衬衫还是杀南先生时穿的那一件,蓝河向来爱干净,恨不得立时脱下来去洗个十遍八遍,他把扣子解开,刚解到一半,叶修进来了。

 

叶修衣服脱了一半,上半身赤着,露出精干的躯体。

 

他走进来,一看到蓝河一脸戒备的表情,顿时失笑。

 

“至于吗,还没看习惯啊?”他取笑蓝河,一边弯下腰去翻换洗衣物。靠近蓝河身边的时候,叶修突然顿了一顿,凑到蓝河身上嗅了嗅。

 

“什么味道……”

 

蓝河有一瞬间僵硬。

 

他突然回想起下午那个淫糜的宴会厅。烟味,酒味,女人的香水味,还有那些迷乱的气息……也许那时候沾上的味道还没有消掉,蓝河想。

 

他不露声色地推开叶修。

 

“干嘛啊,属狗的啊?”蓝河翻个白眼给他,“喝了酒当然有味儿,我说你别老往我这凑……”

 

叶修看着他背过身去。他目光沉了沉,片刻,才笑:“哦,酒味……”

 

蓝河懒得理他,自顾自地继续脱衬衣。冷不防背后忽然一沉,一只手臂横过来,紧紧扣住他露出半截的腰肢。

 

叶修的呼吸缓慢喷吐在他的耳畔。他的声音低沉,挑逗一样,用嘴唇在蓝河耳垂上微微一碰。

 

“喂……”叶修问他,“今天想不想做?”

 

 


评论(86)
热度(1420)
2018-01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