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4)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
忙完了!恢复更!

-------------

04、

身为兴欣的首席情报官,不用叶修多说,陈果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份名单。

 

她想起月余前,他们收到的那封暗桩线报。

 

第十区似乎流出了一份神秘的名册——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用什么方法刺探得来,据说囊括了各大情报组织几乎所有的潜伏人员名单。

 

陈果几乎立时就坐不住了。

 

原因无他,只因在第十区这种地方,这份名单实在是太过于敏感。

 

第十区,说好听点叫自由治理区,说难听些就是三不管地带,所谓的第十区管理委员会形同虚设,各方势力盘根错节,怎一个乱字了得。

 

这样的地方,各国表面上一团和气,暗地里却少不了明争暗斗、尔虞我诈。

 

冲锋在最前线的,自然就是他们这些代表各方利益的情报组织。

 

人员信息这种东西,堪称情报组织的命门死穴,尤其对兴欣来说——与嘉世、蓝雨这种老牌情报组织不同,兴欣成立迄今为止不过五年,既没有丰厚家底,亦没有大国撑腰,能发展至如今规模,靠的不过是一众精兵悍将。

 

陈果简直不敢想象,如果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被敌手掌握,兴欣会遭受怎样的灭顶之灾。

 

即便是谣言她也不敢托大,自是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跟踪追查。

 

 

 

在这件事上,总队长叶修的态度也是同她一样。

 

唯独有一点不同。叶修追问起名单这事时,倒不像陈果那样惴惴不安,反而扬起一丝促狭表情:“这倒是个好机会,我就不信那几家还坐得住,拿不到名单,趁机摸一摸他们底细也是好的。”

 

确实是叶修式的风格。胆大包天,偏又心细如发,算无遗策,叫人恨得磨牙。

 

陈果忍不住联想起叶修创立兴欣之前那辉煌的履历,她总算释然了些许,叹气道:“名单的话,方锐倒是查出了些蛛丝马迹……但信息量还是太少,没办法锁定目标。”

 

叶修翻看她递来的资料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

“我怀疑有人走漏了风声,”陈果继续道。“这些天好几家组织都有动作,名单这事,肯定不止我们一家在查……”

 

“那不是正好,”叶修闻言便笑了,“都有哪几家啊,说来听听?”

 

陈果一听就明白了。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,又打算去搅混水去了。

 

陈果长叹一口气,返身抽出一份资料,递了过去。

 

“这倒有个现成的好目标。”陈果说。“蓝雨最近派来了个行动组长,代号笔言飞,八成就是来查名单的,你可以接近他试试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从酒吧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五点。

 

天还没有亮,有些微微的凉意。叶修搓了搓手,把那一页资料塞进口袋里,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。

 

彻夜狂欢的人群刚刚散场,烂醉的男女三三两两从他身边走过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靡乱的气味。

 

不知怎么的,叶修忽然回忆起几个小时前,他在蓝河身上闻到的味道。

 

很轻很淡。然而他的嗅觉一向灵敏异于常人,仍然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异样。

 

看来自己这位室友兼床伴的生活还挺丰富多彩啊,叶修忍不住地想。

 

也没什么不好。毕竟和人家也不是真的婚姻关系,装样子装到位也就可以了,可别把自己也骗进去了。

 

叶修一边漫不经心地这样想着,一边抽出烟,点燃了,叼进嘴里。

 

他坐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,安静地抽了会烟,想着蓝河差不多也该醒了,又想了一想,这才拿出通讯器,给家里去了个电话。

 

 

 

清晨六点,蓝河准时被电话铃声吵醒。

 

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身旁的被子。冰凉的,叶修果然一夜没有回来。

 

蓝河花了几秒钟才清醒过来。

 

他蹙着眉去摸叮铃作响的个人终端,电话接通,叶修那懒洋洋的声音便飘进了耳朵。

 

“醒了?……昨天抱歉啊,你放心,下次一定补偿你。”

 

一句话把蓝河从困倦的睡意中扯了出来。

 

叶修的话让他控制不住地回想起昨夜,自己被那人按在床上,撩拨得那样欲火中烧,甚至叶修走了仍欲罢不能,还得靠自己动手才……

 

蓝河脑袋里嗡地一下,瞬间有种耻辱非常的感觉。他抿紧了唇,权当做没听懂叶修在说什么:“没事……下次再说吧,我准备去上班了。”

 

“别别,跟你说一声啊,”叶修赶紧又说,“我这几天忙,不一定回得了家,这两天你就不用管我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电话里顿时沉默了片刻。

 

隔了一会儿,蓝河才说:“知道了……没别的事啦?我这都快迟到了。”

 

叶修顿时笑起来,“您忙您忙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把电话掐掉。他爬起来洗漱、穿衣,像往常一样开车往公司去,想起叶修刚刚那通电话,又忍不住在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
 

电话联系电话联系,你能想得起来联系我才见鬼。

 

他回想他们结婚后的这些年,叶修至少有一半时间都在外出差忙碌,早前他连个像样的通讯器都没有,常常一走便是了无音讯。

 

蓝河一开始还会想着关心叶修几句。

 

但到了后来他也懒得问了。撇开假结婚不谈,他和叶修顶多也就算个室友关系,又何必多管闲事?

 

 

 

蓝河一路驱车,很快便把有关叶修的种种抛到了脑后。他像往常一样赶到公司,从电梯出来,刚走进会议室,便看见笔言飞迎面向他走来。

 

蓝河与笔言飞是老战友了,他立刻便察觉出了不对劲来。

 

“怎么了,你这表情?”蓝河脱去外套,问他道。“名单查得怎么样了?有难处?”

 

笔言飞盯着他,半晌,这才长叹出声:“唉……果然瞒不过你。”

 

蓝河坐到桌前,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笔言飞也不想再瞒着他,把个人终端打开,坦言道:“不瞒你说,老蓝,这回我一个人恐怕扛不住,还得劳你帮我一把。”

 

“名单那事……”笔言飞说,“我怀疑和兴欣有关系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场面一度安静了几秒。蓝河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,他说:“你确定?那个‘兴欣’……?”

 

“对。”笔言飞笃定地道,“别怀疑,就是你想的那个。”

 

蓝河面无表情,只觉一根筋连着太阳穴,都支棱棱地疼了起来。

 

他实在闹不明白。

 

第十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,光是盘踞在这里的情报组织就不下十数家,其中不乏像微草、霸图这样的强劲对手。

 

蓝河执掌分部五年,自信即便是面对这样实力雄厚的对手,也能一争高下。他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偏偏,撞上了其中最最令人头痛的一家。


评论(41)
热度(978)
2018-02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