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5)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05、

蓝河相信,但凡提起兴欣这两个字,第十区的同行里就没有几个不头疼的。

 

这个五年前异军突起的情报组织,神秘、低调,却也足够臭名昭著——只因为这伙人,实在太不要脸了!

 

蓝河简直懒得细数兴欣那些不入流的坑人手段。

 

他自己没和兴欣正面打过交道,但旁敲侧击着也知道不少故事,这些年他总是避免和这个难缠的对手发生冲突,却不想,这回倒被笔言飞撞个正着。

 

蓝河有些头痛地按了按额角。

 

笔言飞毫无所觉,在蓝河身旁坐下:“你知道的,我这回来,主要就是奉命彻查名单这事。按照情报,我们截获到一小段密匙代码。我已经请求总部对这段代码的来源进行分析,就在昨天夜里,分析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

蓝河低下头,定睛看向笔言飞手里的终端。

 

足足五秒钟。蓝河霍地站起来,“不可能!”

 

光屏上白底黑字,赫然写着这段数据的来源——第十区自治管理委员会。

 

“不可能。”蓝河表情惊疑不定,半晌才开口:“委员会从哪弄来的名单?他们没这个能耐。”

 

“怎么不可能。”笔言飞嗤笑一声,“第十区委员会明面上是自治机构,实际还不是各国联合设立,说穿了不过是国际利益制衡的傀儡而已。我倒是早听梁老大说过,私底下,某几国可是一直和它交换数据来着。”

 

蓝河听了一愣,只觉哭笑不得。

 

这个自治委员会,一份名单都保不住,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

“现在基本可以确定,名单就是从委员会的服务器里被窃取的。”笔言飞说。“怎么样,是不是有点儿意思了?他们的防火墙可是P国协助造的,世界顶尖水平,据我所知,能攻破这道防线的,整个第十区也就两个人。”

 

说了这么半天,总算说到了重点。蓝河精神一振,“谁?”

 

“兴欣,昧光。”

 

原来如此。

 

这个人蓝河知道。兴欣内部技术首席,有名的数学天才,代号昧光。想来这便是笔言飞怀疑兴欣的最大理由。

 

“——那另一个人呢?”蓝河问道,“是谁?”

 

“哦,那个人就不用想了。人都死了,不可能了。”笔言飞摆摆手,说。“还能有谁,嘉世的一叶之秋呗。”

 

 

 

事后,笔言飞言简意赅,写了封简报给顶头上司梁易春。不等天亮,当天深夜,蓝雨总部的指令便光速到达了。

 

——以蓝河为首,第十区分部彻查兴欣,将昧光列为重点调查对象,务必查清底细。

 

 

 

自打接下总部的调查指令,蓝河连加了几天班,索性连家也没回。

 

正好这两天叶修也不在家。蓝河乐得轻松自在,全身心地投入到忙碌的工作里。

 

努力总是有回报的。在总部技术支持之下,很快,蓝河便锁定了好几个疑似昧光藏身的地址。鉴于对方是隐匿踪迹高手,蓝河略一思忖,决定先不要打草惊蛇,先摸清情况才是上策。

 

蓝河思虑一向周全。他生怕情报有诈,再三考虑,决定亲自摸上门瞧瞧。

 

乔装这事蓝河做得多了,自然得心应手,他甚至不需要改头换面,只需套上平日上班的西服,便已经足够像个上班族。

 

笔言飞却很不赞同他只身冒险的行为。他坚持劝蓝河:“兴欣的人不能小窥,这个昧光,谁知道留没留后手啊?不行,还是我跟着你安全点。”

 

蓝河最终也没能争过他。

 

于是,行动当天,两大组长一个西装革履,一个球鞋帽衫,齐齐出现在了目标地址的五百米外。

 

 

 

“……”

 

一间朴实无华的咖啡厅外,蓝河手揣公文包站在路边,一脸无语地瞪着自己的前任搭档。

 

无语。这就是所谓前搭档的默契?穿衣风格也太不一样了吧!

 

“喂,不怪我啊。”笔言飞大笑,哥俩好地一把勾住蓝河脖子:“哥几个以前出来玩可不是这Style啊,谁知道你在第十区变风格了?商务精英啊?”

 

蓝河只想翻俩白眼给他。

 

他试着想挣开这二货的手臂,奈何笔言飞这家伙臂力惊人,蓝河推不开他,只得没好气道:“闹够没,还进不进去了。”

 

他随即压低声音,假装不经意地凑到笔言飞耳边。

 

“看楼上。那里有个阁楼,有人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手里夹着一小截烟,站在阁楼狭小的窗前。

 

身后是暗沉的房间,很安静,只有数十台监控设备在莹莹发光。他已经在这里布控两天了。

 

一切如他所料。蓝雨的人果然顺藤摸瓜,一路追查到了这里。

 

叶修只是没想到,他会在这里看见蓝河。

 

他名义上的爱人还是往常的模样,清隽的脸庞,周身整洁,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。只是他身边多了一个人,那个代号笔言飞的家伙,两人勾肩搭背,时不时侧头彼此耳语,可见是老熟人了。

 

叶修垂着视线,静静盯住蓝河的侧脸。

 

难道……

 

他很快便打消了那个荒唐的念头。不可能,叶修自认还算了解蓝河,他的这个床伴,生活起居一向稳定,人又老实,不太可能是蓝雨的线人。

 

叶修慢慢地这样想着,一边目送着那两人肩挨着肩,一齐走进咖啡厅里。

 

大概是一个巧合。

 

蓝河的出现打破了他原有的计划,让叶修有种投鼠忌器的感觉。他捏着烟头,又在窗前坐了一会儿,这才打开终端,拨通了蓝河的号码。

 

 

 

蓝河和笔言飞在咖啡厅里坐着。

 

谁能想得到,他俩一路追踪昧光遗落的蛛丝马迹,竟追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咖啡厅里。蓝河给自己点了杯拿铁,又用眼神暗示笔言飞注意观察,正在这时,终端响了。

 

蓝河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。是叶修。

 

桌对面的笔言飞伸头一瞧,顿时满脸促狭的笑,蓝河才懒得理他,比了手势示意他闭嘴,一边接起通讯。

 

“叶修?”蓝河放缓了声音,问道,“怎么了?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

电话那头的叶修笑了起来。

 

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叶修的心情仿佛格外好似的,只听他轻松地笑:“怎么了亲爱的,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差点没抖出一地鸡皮疙瘩。

 

这个叶修,秀恩爱还秀上瘾了不成!蓝河实在受不了笔言飞那眉飞色舞的表情,忙道:“别闹,我这开会呢,我同事都听见了。”

 

“又开会?你们公司会真多。”

 

“这不是又有新产品要上市吗,”蓝河自然地道,“忙完这一阵就好了。”

 

“是吗,”叶修说,“行,那不打扰你,我先挂了啊。”

 

蓝河这才松了一口气。正想挂断,冷不丁听见叶修又说:“对了,今天你几点下班?我今天回来,一起吃饭吧。”

 

蓝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:“你要回来?”

 

蓝河惊觉不对,赶紧改口掩饰:“那个,你几点到?要不要我去接你……”

 

“不用,”叶修说:“回家等我就好了,晚点见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和笔言飞又在咖啡馆里逗留了一会儿。两人一无所获,无法,只好收工打道回府。

 

回公司没一会儿,蓝河便马不停蹄飞奔回家。

 

家里他好几天没回去了,光是打扫就得费一番功夫。蓝河可不想被叶修看出任何一点异样。

 

蓝河花了整整两个小时,把家里又收拾成往常的整洁模样。他看一眼时间,叶修也差不多该到家了,正琢磨着要不要叫桌外卖回来,叶修的讯息又来了。

 

“抱歉,临时有点事,我稍微晚一点回来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长舒一口气,仰头躺倒在沙发上。

 

这家伙……

 

疲倦感层层涌了上来。蓝河闭上双眼,任凭倦怠感将自己淹没,很快睡意袭来,他就这样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 

这一觉竟就睡到了深夜。

 

蓝河从一阵窒息感中醒了过来。身上沉甸甸的,像是被什么给压住了。蓝河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,挣不开,他这才惊讶发觉——自己这是被人给牢牢地扣住了。

 

叶修正覆在他身上。

 

蓝河两只手腕都被他牢牢地箍在头顶,贴身的衬衣散开了大半,露出大片赤裸的肌肤,那上面有细微的湿意,叶修正低垂着头,缓慢地亲吻他的胸膛。

 

蓝河花了好几秒,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

“你……”他几乎都要叫出来了:“叶修!你你你你干什么!”

 

叶修抬起头来。蓝河看见了他唇角的笑意,紧接着男人凑了过来,在他微凉的嘴唇上吻了吻。

 

“不干什么呀,”叶修贴紧蓝河的耳朵,缓慢道。


“这不是说好的,回来补偿你么?”

 


评论(50)
热度(1128)
2018-02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