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7)

就…………复更啦!(被打死

隔得有点久了,忘记前文的盆友们欢迎戳tag复习!(不是

努力快点写完
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

07、

“目标锁定,蓝桥,注意前方。”

 

“重复,目标已锁定。蓝桥春雪,请汇报当前位置。”

 

蓝河屏住呼吸,用手指摁紧耳朵里的通讯器。

 

“收到。已确认目标。”

 

他熟练地将子弹入膛。穿帽衫的男人正在他前方低着头走着,蓝河盯紧他,把枪口藏进口袋,一边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

“就是现在。”耳机里的声音说:“蓝桥,动手!”

 

蓝河心跳陡然加快。他加快脚步,与男人擦肩而过不过是一瞬间,他伸手猛地勾住那人肩膀,握枪的手微微发力,扣住扳机。

 

得手了。

 

蓝河心中闪过一丝快意,正要扣下扳机,一阵狂风刮过,将男人头上罩着的兜帽吹落,露出那张藏在帽子下的脸。

 

“你——!”

 

蓝河整个人都凝固了,他惊愕不已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

叶修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。他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甚至还伸手在他腰上扶了一把:“小蓝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

“蓝桥,你在干什么?快动手!”

 

“等等……他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蓝河大脑一片混乱,他一把揪过通讯器:“你们弄错了吧,这不是目标,他、他是……”

 

“亲爱的,”叶修看他的眼神像在看外星人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

“目标无误,蓝桥春雪,现在立刻动手!”

 

“不是……等等!”

 

“怎么,下不去手?重复一遍,蓝桥春雪,这是命令——”

 

“三——二——”

 

“砰——!”

 

蓝河大叫一声,整个人扑倒下去。陡然间天旋地转,四周场景变幻,蓝河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咖啡厅里。

 

窗外人来人往,一抹明媚的阳光落在他捏着咖啡杯的指尖上,痒痒的暖意。

 

蓝河呆滞地眨眨眼睛。

 

这时对面传来一声轻笑,蓝河心下一惊,猛地抬起头来。

 

那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睛里。叶修正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,阳光将他一侧的脸庞照亮,一根烟夹在他的指间,没有点燃,却衬得那只手愈发白净修长。他眼里有隐约的笑意,正好整以暇地望着自己。

 

“这么巧啊,”叶修笑道:“你也是被父母逼着来相亲的?”

 

是了。蓝河有些恍然地想着。

 

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修。

 

那时他刚调任到第十区不久,知月花了好大的力气替他捏造身份,蓝雨对身份伪装的要求一向很高,知月做起这套更是精益求精,甚至还建议他去相亲平台上找个人来假结婚。

 

是啊。这里可是第十区,做情报工作的人个个都是人精,哪里那么容易骗过。找个不知情的普通人来打掩护,当然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。

 

蓝河明白归明白。可事到临头,真要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结婚……

 

蓝河心里一阵烦乱,他把咖啡杯放下,低声道:“抱歉,叶先生,我其实,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打算……实在对不起,浪费您的时间了。”

 

他站起身来,拿起椅背上的外套,“真的抱歉,祝您早日找到合适的伴侣……”

 

坐在对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。蓝河松了一口气,只恨不得快点消失。他加快步伐,经过桌子的那一瞬间,忽地手腕一紧。

 

蓝河愕然回头。叶修握住他的手腕,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。他的脸上还带着慵懒的笑意,仿佛一开口就要说“今天天气不错”一样——

 

叶修说:“蓝先生,要不要考虑一下,和我契约结婚?”

 

……

 

不好。

 

不要。

 

这个主意简直糟糕透顶,我怎么可能答应!

 

我怎么可能找一个演起戏来比我还像的人!

 

蓝河内心汹涌澎湃,他想挣扎,想严词拒绝,想快点离开这家可笑的咖啡厅——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,他看见自己停下了脚步,像是疑惑似的回望叶修。

 

四周安静至极。明亮的光斑洒在那人的肩头,蓝河望着他一语不发,半晌,才鬼差神差般地开口:

 

“……说来听听?”

 

 

 

蓝河活生生给气醒了。

 

见了鬼了,梦什么不好,怎么梦里也是叶修这家伙!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

 

我会下不去手?扯淡呢吧!

 

蓝河心中嗤笑不已。他看看窗外,天刚刚亮,闹钟还没有响。

 

蓝河撑着身体坐起来,身上有点沉,他垂眸看过去,这才意识到叶修还在一旁睡着,一条赤裸的手臂伸过来,正横在自己腰间。

 

“……”蓝河一阵无语。叶修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反常态天天往家里跑,害得他也不得不天天在家装模作样。

 

蓝河把叶修的手臂推开,赤着身子爬下床去。后面还有点隐隐作痛,妈的,蓝河愤然地想:这个人是不是不懂节制两个字怎么写?

 

叶修睡得很熟,直到蓝河洗完了澡出来,他还闷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。蓝河拿他没办法,只好一边穿戴一边戳戳他露在外面的手臂:“我要上班去了,要我送你去酒吧吗?”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床上的人哼了一声,翻了个身继续睡得香甜。被子从叶修肩上滑下去,露出大片大片赤裸的脊背。

 

不得不说叶修身材真是不错,背肌线条起伏分明,小麦色的肌肤上还有几道鲜红的抓痕,一瞧就是新鲜的,蓝河只看了一眼便脸颊一热,火烧屁股似的背过身去。

 

“喂!不起来我可走了啊。”

 

回答他的只有细小的呼噜声。蓝河便不再吵他,拎起公文包走出门,临走还不忘把卧室门轻轻关上。

 

 

 

“咔——”

 

大门关上的声音。卧室里静悄悄,几秒钟后,叶修睁开眼睛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

床头柜里放着烟盒。叶修探身摸出一支烟来,点燃了,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

这两天他都没去上班,专心致志在家蹲了两天,不为别的,就为了观察蓝河。

 

毫无异常。

 

烟雾一点点升腾,叶修夹着烟没有抽,他又开始仔细回想那天下午时的情景。

 

——窗户半开着,蓝河就站在不远处的楼下,和那个蓝雨的队长并排站着。他清楚记得笔言飞放在蓝河肩上的手,两人时不时低头耳语,一看便是十分熟稔。

 

叶修想起自己打去的那通电话。还真想不到啊,这个印象里总是温良老实的床伴,说起谎来倒是挺熟练嘛。

 

很显然,蓝河并不想让自己知道这次会面。

 

为什么?

 

蓝雨的人,找上自己名义上的伴侣——

 

巧合吗?

 

……

 

叶修缓缓吐出一口雾气。他把终端打开,给魏琛发了条信息。

 

“帮我查个人。”

 

大清早的,魏琛回消息竟然还挺快:“我操,终于有活干了啊,查谁?”

 

“蓝河,”叶修翻了翻备忘录,“你记一下,他ID号是207812140023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魏老大甩过来六个点,可见是无语到了极点。魏琛愤怒地道:“大早上的开什么玩笑!我这可是谍报部门,想秀恩爱出门左转我谢谢你啊!”

 

叶修没理他,低头继续回信息:“没开玩笑,有什么查什么,越详细越好。你不是能入侵终端吗?试试看呗。”

 

他又想了一会儿,又敲下一行字:“我怀疑蓝雨盯上他了。”

 

这一回魏琛许久都没有回话。叶修也不着急,起身捡起一条内裤套上,又去洗了把脸。等他回到卧室时,正好等来魏琛的回信。

 

魏琛幸灾乐祸地说:“呃……你家属的个人终端挺正常的,没有可疑通信,连小黄片都没有,就是搜索记录有点儿意思——”

 

叶修定睛看去,魏琛已经把截图发来了,上面几个显眼的大字,清晰地显示着蓝河的终端搜索记录——

 

——“怎么申请离婚”。

 

 


评论(106)
热度(914)
2018-04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