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十死一生(08)

*叶蓝only,1v1

*特工paro,先婚后爱(?),黄且暴力

*前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

08、

怎么申请离婚。

 

材料一:离婚协议书。

 

材料二:婚姻关系双方的ID芯片卡。

 

带齐上述材料至第十区任何一家民政事务中心,按下指纹确认,恭喜你,又可以重获自由身啦。

 

……

 

……

 

“老蓝?”

 

“老蓝……蓝桥!”

 

蓝河陡然回神,从个人终端前抬起头来。笔言飞正站在他的桌前,他身后站了个年轻男人,和蓝河一样西装革履,右手夹着一沓文件。

 

第十区分部情报官之一,代号系舟。

 

蓝河迟钝地反应了几秒钟,这才想起就在上周,自己刚把得力助手系舟派给了笔言飞,以帮助他在第十区调查名单事件。

 

“想什么呢?”笔言飞像是不满他的走神,俯下身来,屈起手指往桌面上扣了扣。“系舟查出了点东西,一起听听?”

 

蓝河愣了一秒,点点头。“你们先去,等我两分钟。”

 

笔言飞带着系舟依言去了。蓝河走进卫生间,打开水龙头,拿凉水使劲泼了一把脸。

 

冷水滴滴答答,顺着鼻尖滴落进池子里,蓝河低头撑着洗手台站了一会儿,像是要把脑子里纷繁的杂念全部倾倒干净,这才擦干水渍,回到办公室里。

 

两分钟的功夫,笔言飞和系舟已经在会议室落座了。桌面上方投射着全息投影,蓝河走进来,一眼便看见桌上映着一张令他眼熟的脸。

 

“这是……”蓝河皱起眉头,回忆起这人的名字:“南卓?”

 

南卓,人称南先生,正是不久前被蓝河一枪爆头的军火商。

 

蓝河眉头皱得更深。

 

南先生不过是他经手的一个小目标,任务也已结束,蓝河有些不明白系舟这会儿把他翻出来是什么用意。

 

“是这样的,”系舟站起来,解释道。“这是南卓,受雇于P国政府军,在第十区主要经营军火和医药行当。他是我们清除的目标,上月已确认死亡。他的情况蓝老大应该比较熟悉。”

 

蓝河点了点头。系舟看了一眼笔言飞,继续道:“目标死亡后,情报组根据指令进行定点监控,就在昨天,我们发现,南卓的私人智脑和个人账户一直以来都有被人入侵的痕迹。”

 

此话一出,蓝河吃了一惊:“昨天才发现?”

 

蓝河有点难以置信。自家什么水平他心里有数,情报组监控南卓少说也有一月有余,如今才发现有入侵痕迹,可见对方技术手段确实不容小觑。

 

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法,难道是……

 

“幸好逆向追踪定位成功了,”系舟立马就肯定了蓝河的预感:“我们现在基本可以肯定,对手是兴欣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暗叹一声果然。他本来还想发表些感慨,还没来得及吭声,就被眼前投射的地图吸引住了目光。

 

一张第十区区域地图,图上被系舟标记出了好几个光点,想来是定位出的信号源地址,其中有一个被他画了圈,蓝河定睛一看,赫然是前几天自己和笔言飞前去调查的那家咖啡厅。

 

原来如此。

 

“厉害啊!”柳暗花明又一村,笔言飞高兴地一拍大腿:“这下可都对上号了,蓝桥,咱们赶紧给总部打个报告!”他不无兴奋地幸灾乐祸:“这下兴欣可得倒大霉!”

 

笔言飞眉飞色舞,等了半天,却没等来蓝河回应,不由侧目:“……老蓝?”

 

蓝河一声不吭,一双眼睛眨也不眨,死死盯住屏幕。

 

他看东西的速度向来很快,一目十行,地图上列出的地址一条又一条,越看越让他心惊。

 

——Galant餐厅。

 

——夜色无尽酒吧。

 

——米迦罗法餐厅。

 

……

 

邪了门了。蓝河想。这些餐厅……怎么全是叶修常年去串场的地方?

 

 

 

叶修已经有两天没出去串场了。

 

绝大多数人对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作风习以为常。只有极个别的餐厅来电询问,其中有个老板和叶修挺熟,不怀好意地开他玩笑:“老叶,怎么回事啊,该不会是夜里太激烈,白天爬起不来吧?”

 

叶修什么人,这种级别的调侃简直刀枪不入,只半真半假地笑答:“哪里哪里,家庭和谐第一。”

 

叶修挂了通讯,坐回到监控室里。陈果和罗辑都不在,只有魏琛翘着腿在沙发上蹲着,瞧见叶修走进来,顿时洋溢起满脸的坏笑。

 

魏琛这两天爽得很。叶修也不知怎么想的,让他把蓝河所有资料从头到脚查了个底朝天。魏老大一颗少男八卦之心得到了极大满足,乐呵之余不忘抓着叶修唠叨:

 

“我说老叶,你家属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满啊……你瞧瞧,上个月至少搜了八次怎么离婚!”

 

叶修一张脸看不出喜怒,不置可否地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

“还有他的体检报告——”魏琛饶有兴致地继续翻着资料:“哟,不错嘛,你们是第十区推荐生育的夫夫诶……嚯!这么多条拒绝记录啊?你家属登记的拒绝理由是‘丈夫不想要孩子’?真的假的啊。”

 

叶修眉峰微微一动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

那边魏琛叨叨了半天,终于转入正题。他单刀直入地给出结论:“讲老实话,你家属这些资料我目前没看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

他走到叶修面前,拿起一只手在他眼前一晃。

 

“两种可能,要么,他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人。蓝雨那个队长我查过了,和他是高中同学,这事儿纯属巧合。”

 

“要么——”魏琛顿了顿,笑道:“——要么,就是伪装太好,专业的,恭喜你中大奖。”

 

魏琛抬眼,见叶修一副沉思的模样,便也不再多言。他翻出一枚小型存储器,扔到桌上:“喏,他的资料我都存这了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

说完便拍拍屁股,扬长而去。

 

 

 

叶修并没有急着看存储器里的内容。

 

他捡起存储器握在手里,看了看时钟,下午四点三十分。叶修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时间,拿起个人终端,给蓝河拨了个电话。

 

等了很久电话才被接起。蓝河的声音听着有些模糊,“……叶修?”他停顿了一下,又问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

“没什么事,”叶修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存储器,声音却轻松愉快:“今天加不加班?咱们好久没一起吃晚饭了。”

 

那边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

好半天,蓝河才接上话:“……那,要不你订个地方?我七点能下班。”

 

电话另一头,叶修却缓缓笑了起来。

 

“不用,咱们回家吃吧。”叶修用温和的声音回道:“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,你说呢,亲爱的?”


评论(110)
热度(1014)
2018-04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