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满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请戳标签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3、要不要脸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心情复杂的看着场外叼着烟的人,一时语塞,只好默默的给他敬了个军礼。


    叶修同志,男,少将衔。连续五届全军机甲联赛冠军得主。私人座驾乃是帝国SS战略级机甲——千机,据说开着自动防卫模式都能秒翻一整个中队,战力之强,可窥一斑。

    ——咱俩还用练吗!?蓝河在心里吐血:你把千机掏出来往那一放,我就可以自动投降了好吗!

   

    “不要有心理压力,”少将亲切的补充道:“虽然赢不了,但是重在参与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!

    若换作旁人,蓝河早就调脸走人了,奈何这人现在却是他的直属上级。长官发话,哪有你说不的权力?他只得木着一张脸,再次敬了个军礼:“是,长官,请您指教。”


    “那个谁来着,”叶修转向对面:“第二舰队的是吧?操场五十圈,”边指了指不远处的机甲库,“开着机甲跑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目瞪口呆的看着斯科特一脸淡定的小跑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真不愧是机甲团,体罚都是开着机甲跑的。


    把人打发走的叶少将叼着烟进了对面的准备室。片刻之后,电子光屏“嘀”的一声亮了起来,训练程序再一次启动了。

    蓝河的眼神微微暗了暗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SS级机甲‘千机’,神秘的、几乎从不在世人面前现身的帝国战略级武器……他若有所思,轻轻摸了摸脖子上冰凉的吊坠。


    “你开S1开的倒是不错,”叶修说:“精神力控制系统确实很适合Omega,终止研发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划过光屏的手指微微一顿,蓝河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您不反对Omega驾驶机甲吗?”


    他实在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别说乌塞城邦,即便是在新宪法改革已经二十年的荣耀帝国,骨子里,人们仍然认为Omega天生便该娇软柔弱。尤其军部这帮Alpha,哪一个不是Alpha至上论的坚定拥簇?这么多年,他接触的帝国军人几乎都对Omega驾驶机甲嗤之以鼻,认为这不过是军部敷衍新宪法的表面功夫罢了。

  

    甚至于精神力控制系统的研发终止,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军部Alpha们的反对。

    ——Beta和Omega居然妄想依靠精神力系统超越Alpha?简直是成何体统!

    军部把他调迁为副官的时候,他甚至是有些怨恨这位少将的——潜意识里,他似乎认定了是这位少将从中作梗,硬把他从一个机甲战士逼成了生活秘书——简直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现在,这位Alpha少将,居然公开表示这个项目“很适合Omega”……?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以为我也是那种老古董吗?”叶修的声音带着点笑意,“我嫌弃你还把你调来?搞定军部那帮老头子可费死劲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还真是你从中作梗啊。   

    蓝河咬了咬牙,抬手再次选择了那台银白色的机甲。


    “动力装置启动完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闭上双眼,努力把那些纷乱的思绪抛出脑海。精神力慢慢在脑中凝聚,沿着空气里无形的脉络,游走,蔓延……

    “开启精神力辅助模式。”

    知觉瞬间被放大了数倍,他睁开眼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

    “3秒……2秒……1秒……训练开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场地开启的一瞬间,蓝河便立刻将助推器全部打开。马力全开的引擎高速飞驰着,银色的战甲展开四翼,喷射出银白的火花,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——


    ——决不能给对方哪怕一秒的机会。蓝河咬着牙,手指飞快的敲出一连串指令。

   他不知道传说中的千机到底强悍到什么地步,但他却知道,面对强敌,唯有拼死一击,才有一线生机。


    “开启红外捕捉系统。”

    ——目标锁定!

 

    银色的战士从背后抽出了光剑。眨眼之间,幽蓝色的光刃破风而出,伴着四溅的火花,直直的向前斩去!


    “锵”的一声巨响,蓝河只觉驾驶舱狠狠一震,整个人差点被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尘土飞扬间,通体黝黑的战甲傲然而立,单手便牢牢抓住了银色战士持剑的那只手。蓝色的光刃燃烧着,离他的胸膛不过分毫。


    终于看清眼前情景的蓝河沉默了半晌,终于打开了通讯频道。


    “……将军,这就是您的千机吗?”

    少将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:“是啊,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抬头望了望天:“您的机甲和A-001长得真像。”

    ——A-001型实验机,帝国军校专用教具,能跑能跳,且不装载任何武器系统。安全可靠,值得信赖。


   “开个玩笑。”叶修说,“哪能真用千机欺负人呢,是吧?我用这个也一样。”


    蓝河咬牙,抬手握住操纵杆。银色的巨人旋身,抬腿,狠狠的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饶是S1这种轻装机甲,这一脚也是非同小可。实验机连忙松开桎梏,一连后撤了三步,方险险躲开这一脚。

    “脾气不小嘛。”叶修笑,黑色的实验机借着后撤最后一步的后坐力,返身便是一个俯冲。黑色的机械手作手刀状,快如闪电般直劈银色机甲的头部。

    ——这反应也太快了!蓝河被那诡异的速度惊出一身冷汗,下意识便开启了侧翼动力装置。银色的火翼猛的一扑,S1快速的向左闪避开去。
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黑色的实验机也随着他的动作变换了身形,伸出的金属手虚虚一晃,变刀成爪。

    不好——在左边!

    敏锐了数倍的感官让蓝河脑中警铃大作,他毫不犹豫的按下旋钮,打开了机甲左臂的炮击系统。银色的战士抬起左臂,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左侧的实验机——


    只听“铛”的一声脆响,方才还五指呈爪状的黑色机甲抬手就是一个肘击,干脆利落的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。下一秒,数道刺眼的白光便猛的射了出来,擦着黑色机甲的头顶飞过。


    ……没有红外锁定系统,没有雷达侦测,更没有精神力的辅助,仅凭最原始的动力装置,这个人,居然能在毫秒之间做出如此精准的操作?

    握着操纵杆的手慢慢的渗出汗来,一股莫名的焦躁从心底升腾而起,让蓝河有些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他就该意识到了。


    不借助任何辅助装置,从动力全开的轻型机甲手中,依靠手动操作接住光刃。这本来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。


    银色的机甲被那一肘子顶得险些倒仰过去,它踉跄了一步,竭力保持住平衡,紧接着便飞起一脚,横扫向实验机的右腿。如蓝河所料,黑色的实验机像计算好了似的,身体微微一偏,便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。


    与此同时,银色的战甲反手一甩,再一次抽出了光剑。

    蓝河完全放弃了保持机体的平衡,蓝色的幽光势如破竹,再一次向黑色机甲的胸口一剑斩去——


    预想中的碰撞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——咫尺之余,不差分毫,黑色的实验机又一次精准的抓住了他握剑的手。借着他的力道,黑色的机械手微一使劲,蓝色的光刃便斜斜的偏离了目标。

    一瞬间,蓝河简直想把整个驾驶台都掀出去。


    “机体失衡警报——”

    “机体失衡警报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警报声响起,驾驶台上,一连串急速变化的数字都在告诉他,整个机甲正在飞速的失衡下坠。

    算了吧,面对这个人,真的毫无胜算啊……蓝河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,驾驶窗外,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,即便是虚拟的场景,他还是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——


    “这就放弃了?”少将淡淡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紧接着,蓝河感到整个机甲都剧烈的震动了一下。他吓了一跳,忙睁眼看去。只见黑色的实验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面前,一只机械手臂紧紧的揽住了银色机甲的腰部,撑住了它即将坠落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没等蓝河反应过来,他的眼前突然一黑。下一秒,那些虚拟的场景便消失了。他又回到了训练准备室的机舱里。


    是叶修关闭了训练程序。


    ……搞什么!蓝河有些烦躁的站起身,三两下摘掉头盔,急急的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训练室外,一身黑色训练服的少将正站在门廊处抽烟,见他来了,笑着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那个笑容颇有些落拓不羁的味道,不知为何,蓝河心底的那些躁动竟也有些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气馁,”叶修安慰他:“毕竟对手太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脚下一顿,险些一头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,”叶修看着他,神色难得的有几分认真。“实验机也好,S1也罢,这些机体虽然算不上强,但是如果你的预判足够正确,操作足够精准,一样可以一击制敌。而这些,正是你现在所欠缺的。”


    蓝河有些吃惊的抬头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居然是在用这种方式指点他?这么多年来,别说是叶修这种级别的长官,便是同为战友的其他Alpha,也很少有人愿意和他讨论这些……


    “您……为什么和我说这些?”蓝河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位少将其实大可不必费这番功夫。

    他是来做副官的,不是他麾下的战士,也几乎不会再有驾驶机甲的机会。叶修身为军团长,身边自然有保护他安全的近卫队,区区一个副官的身手好坏,根本无足轻重。


    听到他的问题,叶修不禁又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有着Omega特有的柔和,白净的脸庞上,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亮若繁星。也许是连续的战斗让他的身体处在兴奋状态,一丝Omega特有的信息素味飘进鼻间,让他沉寂了许久的心都微微颤了颤。


    “我早就告诉过你了,蓝河少校。”少将微笑着凑了过去。他贴的很近,若有若无的鼻息从蓝河耳边拂过,惊得他寒毛都竖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信息素……味道有点特别。”


评论(23)
热度(877)
2016-01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