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请戳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4、强行同居 

    我是个Omega,我的Alpha上司老是调戏我怎么办,急,在线等。

    ……还等个屁啊!!蓝河懊恼的捂住脸:我我我我刚才居然脸红了?!……似乎还有点心率失调?清醒一点啊蓝河同志!你的信息素抵抗课都白上了吗!!

    ——不不不,一定是我星际跃迁的太多了,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……


    “……少校?……蓝河少校!”


    蓝河一惊,猛地回过神来。后勤处主任是个挺年轻的中校,此刻正有些不满的瞪着他:“作为副官,我说的这些都非常重要!你有在认真听吗,蓝河少校!”

    “实在抱歉,”蓝河有些心虚的笑笑:“今天跃迁了好几次,时差没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可不行,”主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皱着眉递给他一张芯片卡:“宿舍给你安排好了,今天先回去休息,明天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蓝河忙接过卡片,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连打了两架,还饿着肚子被后勤主任念叨了两个小时……他现在只想把自己扔到床上,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

    后勤处大楼门口便是无人机站点。蓝河抱着行李坐了上去,把芯片卡插入光脑。两秒之后,无人机便开启了自动导航模式,载着他一路向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一排排整齐的营房不断从两旁掠去,不一会儿,一栋独门独户的小洋房出现在了视野里。

    无人机啪嗒一声停了下来,“目的地已到达。请带清物品下车。”


    蓝河震惊了:第九军团待遇这么好?副官也可以住别墅?!

    

    两层楼高的小洋房外面圈着一排篱笆,一丛丛月季从里面探出头来,红艳艳的花骨朵含苞待放。蓝河忍不住伸手戳了戳,嫩绿的枝条尚带着修剪过的痕迹,明显是新栽上的,他瞪大了眼睛,顿时有些受宠若惊。


    玄关尽头是两扇开的黑灰色大门,旁边装着虹膜扫描器和电子锁。蓝河走过去,正准备把芯片卡插上,大门却突然自己打开了。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!?”


    屋里一阵脚步声传来,不一会,穿着黑色家居服的男人从门里探出半个身子,睡眼朦胧的看了看他:“……哦,小蓝来了啊。进来进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懵了足足两秒,才想起来敬礼:“……抱歉长官!我、我好像走错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走错啊。”叶修打了个呵欠,似乎还没睡醒:“我跟总勤说了,你跟着我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蓝河下巴都要掉下来了:“我?……您?不不不,这不太合适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合适?”叶修奇怪的看着他:“副官24小时贴身待命,随叫随到,军部惯例。怎么,服役五年了你还不知道?”


    ……还有这惯例!?蓝河再一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难怪那些副官们都干不长,原来还真是份辛苦活。

    叶少将似有所感,同情的拍拍他的肩,指了指右手边:“喏,你的房间在这。卫生间在隔壁,也是给你的。”边又指向左边道:“客厅咱俩就得共用了。做饭会吧?厨房以后也归你。”

    蓝河点点头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。
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修挠了挠头:“没怎么收拾,有点乱,呵呵。”


    客厅里散落着各式各样的衬衫、外套和袜子,几乎铺满了整个地板。茶几上足足放了五个大号的烟灰缸,每一个都几乎被烟蒂给塞满了。餐桌上,两三个泡面盒子垒在一起,也不知道是几天前的了。一阵风吹来,隐隐一股霉味……

    叶修拍拍他:“今天先好好休息,不着急打扫。来日方长嘛。”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忙着。”叶修似乎实在是困的厉害,一连打了几个呵欠,懒懒道:“我再上去睡一会,等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蓝河赶紧应了,目送着他摇摇晃晃的上了楼梯。转头,再看一眼客厅和厨房。

    ……这是幻象。蓝河反复的催眠自己:……我没看见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转头打开右手边的房间,只见里面摆着一张单人床,衣柜和书桌都是崭新的,窗台上还摆着盆小雏菊,一丛绿叶俏生生的迎风招展。

    蓝河颇为满意的转了一圈,打开行李包开始收拾东西。


    作为一个习惯了军旅生活近二十年的人,他的行李简单的有些可怜。衣服是清一色的军装:两套礼服,两套常服,两套训练服,鞋子是配套的军靴,连内衣裤都是军团配发,单调的令人发指。唯一的私人物品是一台光脑,小小的一块,型号老旧的叫人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不出半小时,那点东西便收拾完了。蓝河低头看了看表,16点20分。

    他犹豫的看了一眼床,再看看表,回想了一下外面那铺天盖地的脏衣服,还有厨房那飘着不明物体的水池……


    蓝河叹了口气,认命的推门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晚上18点整,正是军团开饭的时间。设好的闹钟“叮铃铃”的响了,埋在被子里的人翻了个身,蠕动了好一会,才顶着一头乱发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色渐沉,屋里只有自动照明灯亮着。外面的走廊安安静静的,一丝声响也没有。

    叶修打了个呵欠,揉着眼睛下了楼梯。待一睁眼,整个人便愣住了。


    客厅里堆积如山的脏衣服没了,茶几上的烟灰缸也清理的一尘不染,地板和餐桌焕然一新,几如明镜。厨房里,灶台上的锅里正小火炖着什么,腾腾的热气伴着诱人香味,扑鼻而来。


    叶修顿时乐了:“哟,哪来的田螺姑娘啊?”


    蓝河围着围裙正忙着呢,一听这话险些把锅铲都摔出去。赶紧回头,只见年轻的少将趴在楼梯上,正饶有兴味的瞅着他。黑色家居服被他揉得歪七扭八,头上顶着两撮呆毛,长势喜人。


    蓝河心想你还好意思说,就你这个居住环境,我再待下去真是要减寿十年。奈何职责所在,不能对长官无礼,他只好板着脸道:“报告长官,田螺没有,排骨粥您凑合着尝尝?”

    “无心插聊,”叶少将继续感慨:“没想到啊,捡了个全能保姆。”

    蓝河假装没听见,转身把几个小菜一一端上桌,顺便还给叶修递了个碗。“冰箱里的东西我擅自用了。”他说:“长官您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别老这么见外嘛,小蓝同志。”叶修说:“也别老敬礼敬礼的,我看着都累。咱俩这关系,怎么也得再亲近点吧。”

    蓝河简直要吐血了,我们只是这种关系你还间歇性骚扰我,再亲近点那都成什么样子了!再说咱俩说不准哪天就得刀剑相向好吗少将同志!

    他控制不住的瞪了叶修一眼,冷淡道:“您说笑了,这是军部规定的礼仪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灶台上的定时器“滴滴滴”的响了起来,蓝河赶紧关了火,揭开锅盖瞧了瞧。

    热气腾腾的粥雪白透亮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可见真是熬到了火候。蓝河喜滋滋的翻出托盘,把满满一锅排骨粥端了起来。刚一转身,刺目的吊顶灯直入眼底,他一个眼晕,瞬间天旋地转——


    倒下去的一瞬间,蓝河唯一的念头便是:我的粥啊啊啊啊我小火炖了一小时的排骨粥啊!!


    一阵乒乒乓乓椅子翻倒的声音,后背狠狠的撞上了什么,他下意识的蜷起身体,准备迎接预想中的疼痛。


    ——诶?不痛?


    蓝河缓缓的睁开眼睛,旋转的世界里,撞入眼帘的是少将那放大了的脸。叶修一手抱着他,一手拎着托盘,盛着排骨粥的锅危险的立在托盘上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叶修半跪着搂着他,声音有些莫名的紧张:“怎么回事,摔着哪没?啊?”

    Alpha的信息素醇厚而浓烈,混着一丝烟草的味道,直直的闯入蓝河的鼻间。扶着他腰的手隔着薄薄的布料,触感滚烫得像是抚摸在他赤裸的皮肤上一样。他的心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,扑通,扑通,几乎要跳出胸膛。


    不……!不对劲!


    多年的信息素训练让蓝河瞬间警觉了起来,他挣扎着支起身体,一把推开了抱着他的人:“别、别碰我!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叶修冷不防被他一推,差点一屁股坐下去,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,倒把蓝河吓了一跳。


    “对!对不起长官!”他赶紧爬起来,结结巴巴的解释:“我我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…长官您没事吧……!”


    “腰……”叶修蹙着眉头,言简意赅:“腰疼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吓死了,手忙脚乱的把叶修手上的锅接过去。叶修蹲在地上直哼哼:“哎哟看不出来啊,你下手挺狠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,刚刚自己身体的状态,分明就是对Alpha的信息素起了反应。他还以为是阻滞剂失效,吓得魂都飞了。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使劲地嗅了嗅鼻子,空气里干干净净的,只有排骨粥的香味,哪里还有信息素的味道?


    他只得苦笑着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我一定是跃迁综合征犯了,长官您……您还站得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重伤啊,”叶修说:“你怎么赔偿我?以后负责给做饭吧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赶紧去搀他:“行行行,您还好吧,您先站起来我看看?”

    下一秒,叶少将拍了拍手,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啊,就这么定了。”叶修端着碗坐回到餐桌前:“站那干嘛呢?来来来,坐下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真是白瞎了我熬的一锅好粥。蓝河恨恨的想。


评论(17)
热度(937)
2016-01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