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7)(8)

**预警**本章黄暴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请戳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 

#7、所谓交易

    当天下午,蓝河就接到了来自医学中心的通知。通讯器那头是中心的一名小护士。对方笑呵呵通知他道,少校,您的检查结果出来啦,苏医生请您赶紧来一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半天没说出话来。这效率也太快了点吧?!当天下午就好了?他这才刚换好了军服准备去接叶少将啊……

 

    他只好跟后勤主任请了个假,又忙不迭的赶去医学中心。

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很抱歉,这么急把你叫来。”诊室里,苏医生笑容满面的接待了他。她从抽屉里取出薄薄的几页纸,递给蓝河:“这是你的检验报告,少校。事从紧急,我就直说了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他快速扫了一眼报告,密密麻麻的数据,看得他眼前发晕。

    苏沐橙指了指其中一项,道:“我们检查了你的遗传因子。你的性腺对现有的阻滞剂有异常反应。情况很危险,我建议你立刻停止注射阻滞剂。当然,抑制剂也一样。”

 

    她的话像一道惊雷一般劈在蓝河的耳畔,掀起一片惊涛骇浪。他霍的站起来,满眼的震惊:“这怎么可能!?您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停止注射!”

 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,蓝河少校。”女医生撑着桌子站起来,毫不退让的与他对视:“你再这样下去,整个信息素系统都会崩溃!你知道崩溃的后果有多严重吗少校?  ” 

 

    蓝河一张脸惨白得吓人。他轻轻动了动嘴唇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又咽了回去。他闭了闭眼,逼着自己保持平静:“没有别的方法吗?苏医生。您知道的,如果我停止注射,按照规定,我就必须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说不下去了。在军部,无法注射药剂的Omega似乎永远只有一条出路。

 

    离开军团,寻找一位Alpha,标记,并且结婚。


    这是蓝河无论如何也不想选择的道路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先天变异,我很抱歉,没有别的方法。”苏沐橙目光复杂,几分严肃,又有几分不忍:“蓝河少校,如果你还想留在军团的话,建议你找一位Alpha进行深度标记。”

 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蓝河简直忍无可忍:“为了留在军团我就得随便找个Alpha上/床?!”

    “只是深度标记,少校。”苏沐橙向他解释:“Alpha不需要成结,所以你不用担心怀孕问题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几乎要冷笑出声。指望Alpha不成结,简直就和指望他们做/爱/戴/套/一样不靠谱,他怎么可能把他的未来寄托于一个素昧平生的Alpha?
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建议。”蓝河决定终止这毫无意义的讨论。他收起报告书,一板一眼道:“我会认真考虑再答复您的。”

    

 

    大厅里空空荡荡的,小机器人滴滴叫着,热情地为他打开大门。 

    走出医院的一瞬间,蓝河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。

 

    他还记得那一年,在乌塞城邦的Omega福利院,一年一度的所谓“毕业日”。西装革履的Alpha们像挑拣货物一样,把那些即将发情的Omega围成一团,逐个挑选。他躲在门外远远的望着,眼泪便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
 

    再后来,他便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福利院,来到城邦军方接受训练。他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,总有一天,他总能够摆脱这条性腺带给他的一切痛苦与屈辱。

 

    如今二十年过去了。从城邦到帝国,从懵懂的孩童到特勤军人,兜兜转转,他的命运居然再次握在了这条该死的性腺手上。


    他想哭,想怒吼,想狠狠砸碎这可笑的现实。……可是他不能。他不能有丝毫的差错。踏错一步,便是万丈悬崖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点想见叶修。那位权柄在手、无论何时都强悍而淡定的帝国少将,会心不在焉的说你其实很适合开机,会笑着拍拍他,说,不用怕……

 

    ……都这种时候了,还乱想什么呢。蓝河自嘲的笑了笑。帝国与城邦如今势不两立,无论如何,他绝不可能向帝国的任何人寻求援助。

 


    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了,蓝河看了看表,心想今天叶修的行程大概要到晚上6点,抓紧点时间的话,倒还来得及做晚饭。


    客厅里暗沉沉的,安静极了。蓝河打开照明灯,抬眼间,只见一个人影正靠坐在沙发上。他吓得差点没跳起来,定睛一看,居然是叶修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吓死人了,长官。”蓝河拍拍胸口,“您怎么回来了?今天还顺利吗?”

 

    叶修没说话,只朝他笑了笑,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您又想干嘛……”蓝河被他弄得都没脾气了。他扔下门卡,一步三挪的走过去。叶修两条修长的腿随意的叠放着,一小叠文件正放着他面前的茶几上。蓝河低头,随意的扫了一眼,顿时脸色就变了。

 

    是他的医学检查报告。

 

    “中心给我打了电话。”叶修漫不经心的伸手在那报告上点了点:“苏医生告诉我,你需要一个Alpha。”


    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,蓝河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不知为何,一股莫名的恼火在心底烧灼。他皱了皱眉,道:“您不用担心,我不会随便找个人就上/床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别这么激动。”叶修又笑了。他的笑容总是那么轻飘飘的,淡然得叫人恨得牙痒。

 

    “——我只是想说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

    蓝河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他惊愕的瞪大了双眼,年轻的少将一脸理所当然,分明不是开玩笑的样子。火气蹭的一下烧了上来,他冷硬道:“您可是有婚约的人,这样的问题不该由您来问吧?我不会找任何一个Alpha的,您不用试探我。”

 

    开玩笑吗!?以叶少将在帝国的地位,和他扯上哪怕一点关系,都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好吗?


    “这不是试探。”叶修似乎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。他从那几份报告中翻出一份,递给蓝河:“我已经有半年没有驾驶千机了。你知道是为什么吗,少校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心中咯噔一下,瞬间警觉了起来。轻飘飘的几页纸,他接在手中,终是忍不住好奇心,翻开看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一份医学评估报告书。

    ……Alpha性腺异常。无完全标记能力。神经系统连带性损伤……

 

    评级下的字眼触目惊心,一个接一个的闯入他的眼帘,看得蓝河心惊肉跳。他飞快的翻到最后一页,被评估人那一栏里“叶修”两个大字明晃晃的,几乎刺痛了他的眼。

 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?”他忍不住脱口而出,薄薄的几页纸被他攥得死紧,几乎皱成一团。帝国最年轻最显赫的少将,皇子未来的伴侣,居然是个无法正常标记的Alpha!?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叶修单手撑着脑袋,轻描淡写道:“亚托皇室所谓的密法婚约,其实就是让伴侣之间注射彼此绑定的‘密匙’,以保证绝对的忠贞。”

 

    他低笑了两声,眼底有些微微的落寞:“代价你也看到了。从去年开始,我已经无法驾驭千机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样,蓝河少校。”少将站起来,轻轻抽走他手中的报告:“我需要一个Omega帮助我重建信息素。你也正好需要一个Alpha。各取所需,你也不用担心怀孕,这个交易,不算亏吧?”


    蓝河听在耳里,心思急转如电,飞快的在心中盘算着他这番话有几分真假。

 

    密匙一事是真是假,他无从定论。但无论再怎么宝贝自己的儿子,皇帝陛下都不可能真的放任叶修沦落至此,除非一种可能——皇子是真的,像流言中说的那样,流落甚至是病亡了……

 

    当然,一切的前提是,叶修真的如他所说,已经不堪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

    “抱歉,长官。”蓝河轻轻勾了勾唇角。“我很同情您的遭遇,但是抱歉,我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叶修到底想要做什么。真实也好,谎言也罢,他不敢,也不能打这个赌。

 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叶修若有所思般笑了。他直起身子,慢慢走了过来。每一步,似乎都踩在蓝河那忐忑跳动的心上。

 

    微凉的手指轻轻捏住了蓝河的下颚,Alpha若有若无的信息素飘了过来,混杂着烟草的气味,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。

 

    “你应该再考虑考虑的,少校。”叶修在他耳边轻轻说道:“还是说,你连乌塞交给你的任务都忘记了?”

 



#8、所谓标记

    少将的声音很轻,呢喃着仿佛是情人间的耳语,却如一把尖刀一般狠狠的刺入蓝河的心脏。心底掀起一阵惊涛骇浪,他握紧了双拳,直直的迎着叶修审视的目光,双眸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“请您慎言,长官。”他说,“您是少将,这种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从他下颚处缓缓落下,沿着喉间脆弱的起伏,轻轻落在他的领口处。叶修手指微微一勾,银亮的挂坠掉了出来,别致的圆环闪烁着金属的光泽,好似一颗小小的星星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我见过不少。”叶修笑笑,“各种形状,颜色……不过万变不离其宗,乌塞的那套小把戏,我可见得多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抿紧了唇,沉默不语。Alpha温热的气息在他耳畔掠过,好似被人轻吻过一般,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。

 

    “乌塞那种地方,肯招你这样的Omega做特勤,想必只有一个原因。”叶修探过身来,在他后劲处轻轻一碰。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,蓝河少校。”


    蓝河止不住的浑身发抖。被叶修临时标记的腺体格外的敏感,只那轻轻一碰,便如火一般烧灼起来。


    “帝国为了保证Omega的权益,三次修改宪法。而在乌塞城邦,Alpha们却一次次逼着你们这些Omega用身体换情报……少校,这样的国家,还值得你效忠吗?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够了!”蓝河终于忍无可忍,再也顾不得什么上下有别,一把挥开叶修的手。他逼视着眼前的少将,眼神像淬了冰一般冰冷。

 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觉得,我是Omega,所以活该被您侮辱?”

 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。”半举着的手被Alpha牢牢的握在掌中,叶修紧盯着他的双眼,一字一字道:“正是因为你是一个Omega,所以我才觉得,乌塞该死。”

 

    “您对我说这些……毫无意义……”蓝河竭力维持着就要龟裂的表情。Omega略显单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Alpha的信息素再一次蛮横的闯入了他的神经,像入骨的毒,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

    “你的阻滞剂好像又失效了,少校。”少将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抚过他的手腕,“你应该猜得到吧?植入你们性腺的芯片……那个可不仅仅是ID识别器。Omega的发情反应,他们可比你熟悉得多。”他笑了笑,道:“你猜,他们会怎么做?”

 

    如兜头一泼冷水浇下,蓝河脸上血色尽褪,惨白着脸死死的瞪着他。

 

    “别生气啊,”叶修轻轻捏了捏他的手:“你生气,因为你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。我再认真的问你一次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做我暂时的Omega,我护你周全。或者回到你的组织,由他们选择你的命运。小蓝,你更喜欢哪一种?”

 

    年轻的少将闲散淡然的望着他,带着笃定似的微笑。蓝河只觉眼底一酸,心中痛得仿佛一把尖刃绞过。无数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,又迅速的湮灭于无形。他抖着双唇,挤出一个悲凉凄惨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我根本没有选择,不是吗。”

 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颤抖着抬起左手。军服金色的纽扣随着手指的动作一颗一颗的解开。当最后一粒纽扣被拉开,手腕再一次被人紧紧的握住了。

 

    唇上忽的一热,他像受惊的兔子一般,仓惶的睁开双眼。叶修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吻,漆黑如墨的眼眸里,闪烁着他看不懂的神色。


    “你很早就做出了选择,少校。”他轻声说道。“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

【然后是黄暴】

戳我

↓图戳不开的话请戳菠菜文库

戳我

 

到今天这个文的本质终于暴露了……对不起纯粹是个肉文啊(跪

本意只是想写个ABO肉……

所以以后情节&黄暴程度请不要在意(望天

感谢大家……


评论(39)
热度(1077)
2016-01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