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13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机舱甬道里,昏黄的灯光明明灭灭。走廊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草气味,呛得人直发晕。


    蓝河屈膝跪坐,身前一个半裸的Alpha,挂着两行鼻血,挺尸似的躺在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喂,醒醒!”蓝河推了推身上的尸体,冷冰冰的威胁:“别装死啊,再装信不信我真给你一枪。”


    怀里的尸体一动不动。狭长的眼眸紧闭着,唇色惨白。


    ……真昏了啊。蓝河这才有点慌了,伸手把叶修的头扳过来,忙不迭去扒他的眼皮。


    手指刚碰上那人的眼帘,便觉指尖下的眼珠轻轻颤了颤。蓝河一惊,像被火烧到似的抽回双手。Alpha眉间紧锁,眼皮滚动了好一会,终于缓缓睁开双眼,朦胧的投来一瞥。
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叶修虚弱的笑了笑,哑着嗓子调侃:“这待遇,醉卧美人膝啊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面无表情,心想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什么时候都不忘贫嘴。


    叶修揉揉眼睛,翻了个身,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。猩红的液体顺着脸颊滴滴答答的落下,叶修一愣,抬手擦了一把,这才发现自己正在漏血。


    “……有纸没?”叶少将有些狼狈的捂住鼻子,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蓝河上上下下摸了一遍,未果。眼看着血又要流下来了,叶修干脆扯下胯间的浴巾,堵在自己一团血糊的脸上。

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又忍不住爆粗口了:“注意点行不行!你他妈鸟都露出来了!”


    叶修低头闷笑,笑完又捂着浴巾喘了一会,才瓮声瓮气道:“老夫老妻的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
    蓝河抓狂,刚想回一句谁跟你老夫老妻,却见叶少将自己扶着墙一点点的爬了起来。Alpha修长的身躯微微打着颤,一反平日里的精悍,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脆弱。


    他终究是心软了,上前一把搀住叶修,没好气道:“病了干嘛不说……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倒霉的还不是我。”


    “不是病。”叶修摇摇头,一颗脑袋顺势倚到他肩上。蓝河半扛半抱,两人一步一挪的往卧室走。


    “这叫Alpha型信息素激化症……怎么样,有没有闻到哥的男子汉味儿。”叶修居然还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通常来说,唯有Omega有发情一说。然而当Alpha信息素分泌异常时,同样也会出现类似发情的反应。与Omega不同,这种发情通常伴随着应激反应,使Alpha出现发热、无力等等症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就是所谓的Alpha型信息素激化症。


    “……说的那么文艺,不就是发情吗。”蓝河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视线往Alpha身下一扫。某个东西果然直挺挺的在那竖着,他赶紧别开脸,小声啐道:“……流氓。”


    “用完就丢啊你这是……”叶少将似乎缓过点劲来了,又开始油嘴滑舌:“小蓝同志,吃水不忘挖井人呐。你这个作风可不好。你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被一把扔在床上。蓝河虎着脸,一只手若无其事般抚过腰际的粒子枪:“……刚没听清,你说什么?”


    叶修两手作拉链状,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转身进了卫生间。过了一会儿,拧了条湿毛巾出来,坐在床头给叶修擦血。

    擦完把毛巾一摔,一阵翻箱倒柜,终于翻出条军裤。叶修道:“别别别……内裤没穿呢。”


    于是蓝河黑着脸给他翻内裤。半天没找着,又冲回浴室,把他刚换下的那条捡了回来。


    伤病号躺在床上表示不满:“……没干净的啦?诶我明明带了的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直接把内裤甩在他头上:“别挑剔了,遮鸟要紧。”


    叶修只好吭哧吭哧的套上内裤,完了一掀被子钻了进去,朝蓝河招手:“小蓝过来,陪我躺躺。”


    一瞬间,蓝河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,一脸戒备的瞪过去,警惕道:“……你又想干嘛?”


    “……别紧张啊,我就抱抱。”少将脸色又有点发白了,信息素跟不要钱似的直往外涌,“这味儿烧得我难受……借你的信息素缓缓。”


    蓝河心想你们这群Alpha,讲的话跟放屁似的,我要真信才有鬼了!可转眼一看叶少将那病歪歪的样子,又情不自禁的心底一软,到底是狠不下心肠。


    他脱下外套,往叶修身旁一钻,低声警告:“……只准闻闻啊。”


    Alpha赤裸的胸膛很快贴了上来。叶修伸臂,搭着蓝河的腰把他搂进怀里,一颗脑袋在他肩窝处蹭了两下,一边应着:“嗯,我就闻闻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 Alpha湿热的鼻息就喷在他裸露的后颈上。蓝河打了个颤,忍不住缩了缩肩膀。叶修追着往前蹭蹭,大狗一般呼哧呼哧的嗅来嗅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耳郭都红了,一巴掌拍在叶修小臂上:“……含蓄点行不行,又不是属狗的……”


    少将低笑几声,长腿一伸,把他的腿也圈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对病友包容一点嘛。”少将说,“那话怎么说的来着?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……”
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又使劲的嗅了两口。Omega的后颈散发着甜甜的香味,像一只温柔的小手,一点点安抚着体内狂躁的巨兽。


    叶修眼神微暗,竭力控制着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不是时候。他默默的想着,一边用力攥紧手掌。


    蓝河感觉到叶修正使劲的握拳,只当他是难受得厉害。想想这位少将也是够凄惨的,订婚足足二十年了,如今一丝要完婚的迹象也没有,愣是把Alpha性腺都给憋伤了……


    平日里笑傲整个军部的帝国少将,如今却因为某个人病成这个样子。蓝河心里微微一抽,忍不住脱口问道:“……他知道吗?”


    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倒把叶修给问愣了:“……什么?”
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未婚夫啊。”蓝河说。“既然密匙出了问题,为什么你和殿下还不完婚?还是说传言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刚说完,蓝河就后悔了。


    帝国上下对皇子的问题向来讳莫如深,叶少将身在局中,自然更不可能与旁人谈论这些事……自己又何必去踩这个雷区?

    蓝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心想我真是给熏傻了,怎么就说出口了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颈后温热的鼻息微微一窒,少将果然沉默不语。蓝河尴尬的动了动,刚想转移话题,却听叶修沉吟了一会儿,答非所问道:“唔……你说错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这会儿轮到蓝河发愣了。


    “不是「未婚夫」。”叶少将挺了挺腰,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:“……是「未婚妻」。”


    感觉到某个硬邦邦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后腰,蓝河只觉轰的一下,浑身血液都直冲脑门而去。


    “……我靠!”他连滚带爬的坐起来,一脸的恼羞成怒:“说好只闻闻的呢!”

  

    叶修满脸无辜,冲着他眨巴眨巴眼。蓝河心想你装什么小纯洁……于是也横着眼睛对视回去,两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一阵魔音穿脑。通讯器“叮铃铃铃铃”的响了起来,电子女声一通狂喊:“有您的可视通讯!是否接通!是否接通!是否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差点没从床上栽下去。叶修皱着眉在枕下摸索了一会儿,掏出一块五颜六色的小光脑。蓝河简直对这人的品味绝望了,强忍着吐槽的欲望,问道:“谁的电话?”


    叶修低头看了一眼,表情有点微妙:“……许子熙。”


    蓝河正弯着腰给他找衣服,闻言愣了一下,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……北海总督许子熙?”


    帝国如今只设有三个总督,掌一方政务。三位总督俱为皇室旁支,说是手握重权也不为过。


    “……快快快!”蓝河急了,衬衫军服什么的一股脑往叶修身上一扔:“你赶紧穿上,我先出去躲一下……”


    一抬头,只见叶修裸着半身倚在床头,慢条斯理的按下了通话键。
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抓狂:“你大爷啊!”


    两人共睡一床的画面实在太叫人想入非非,倘若被人看见,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蓝河想也不想,趁着视频还没接通的档口,一把掀开被子,地鼠似的躲了进去。


    叶修被他逗得直想发笑,光脑连通了讯号,投出一小块光幕。他忙揉了揉脸,收拾起一脸戏谑。


    很快,光幕中便投射出许子熙的身影。



    北海总督不过三十出头,比叶修年纪稍长,面容清秀而俊朗。身为皇室为数不多的Alpha成员,许子熙年纪轻轻便身处高位,向来便有些高傲矜持。


    见叶修只披着件军服,一脸的疲倦,他不由得露出一个颇具深意的微笑,问候道:“叶老弟,好久不见啊……我没打搅你的好事吧?”


    叶修并着两条长腿,颇有些懒散的坐着。感觉到某个人正一动不动的伏在他腿边,叶少将愉悦的勾了勾唇角,微微一笑:“……哪里,您多虑了。好久不见,总督阁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趴在被子里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生怕被视频里的人看出端倪。他屏息侧耳,便听外面两人你来我往的打着官腔,半天也没说点什么有用的话来。他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,思绪又不由自主的开始飘忽。


    许子熙啊……这个人,应该也算是叶家的半个政敌了吧。蓝河默默的想。


    Omega继承权的草案迟迟未能通过,皇帝陛下虽然态度坚决,近来却颇有些软化的迹象。倘若陛下唯一的皇子最终不能继承大统,那么下一任的帝国皇帝,必然将在这三位Alpha总督之间产生。而年富力强的许子熙,自然是呼声最高的人选……
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叶修是个什么态度,但是显然,有着利害冲突的这两个人,绝不可能是什么至交好友。


    蓝河兀自发着呆,身旁的Alpha却突然动了动。叶修似乎坐得累了,侧着身体调整了一下姿势。蓝河正仰着头出神呢,冷不防便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撞了个满脸。


    那东西又热又硬,堪堪从他脸颊上蹭过。Alpha被他那么一撞,浑身竟也微颤了一下。蓝河懵了一秒,再定睛一看,顿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:叶修你大爷的!拿鸟对着我的脸你他妈到底想干嘛?!啊?!


    被子外面,叶修的声音平淡无比,听不出一点儿波澜:“……那真是太不巧了。我刚到白虎星系休假,短期内应该不会回首都去。”


    视频中传来一阵低笑。北海总督笑着说:“这倒巧了。我正好要去白虎星系一趟……叶少将,肯不肯赏脸一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又羞又窘,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,正憋着气呢,一只大手却悄悄从被子底下摸了过来。叶修不动声色的伸出一手,仿若安抚似的在他脸上捏了捏。一边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,懒洋洋道:“总督阁下光临,自当扫榻以迎……”


    许子熙也笑:“哪里哪里,咱们之间,客气什么呀。”


    两人又开始口不对心的客套起来。蓝河僵着身体,叶修那只手一点儿都不老实,在他脸上这边摸摸,那边捏捏,搅得他烦不胜烦,恨不得啊呜一口咬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外头的两人终于互相道别。视频切断的嘀嘀声在蓝河听来几如天籁,身体一松,他如释重负般吐了一口浊气,猛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——


   “——叶修!!”


    叶修一手掀开被子,正垂着头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少将的一双眼睛满含笑意,深邃的仿若幽远的夜空,神情说不出的柔软动人。两人视线一对,不知怎么的,蓝河竟一时忘了言语,丢了魂似的盯着他发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心脏猛烈的撞击着胸膛,一下,又一下。一瞬间,他仿佛听见了自己血液奔涌的声响。


    少将缓缓的凑了过来,一手轻轻抚上Omega红润的脸颊,轻柔的,如蜻蜓点水般,往他唇上吻了一吻。


    唇间温软的触感仿若蝶翅,一触即离。叶修弯了弯唇角,笑道:“快起来。再不快点,可真要来不及了——”



----------------

大纲终于差不多改好了,开心~

这病那病的不造大家看懂没有_(:з」∠)_

简而言之就是老处男憋久了憋出毛病来了

总之就这么理解就对了!(ง •̀_•́)ง (你滚

评论(31)
热度(857)
2016-02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