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你的眼中(00)

全文已完 戳这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##

    六月,炎炎夏日。又是一年一度的毕业季节。


    A大男生宿舍里一片兵荒马乱。


    离校期限就是明天,那些不知被窝藏了多久的鞋子袜子桌子凳子满天乱飞,宿舍楼十室九空,狭小的走廊里堆满不知名的杂物,挤挤挨挨的可怜极了。


    蓝河住四楼,407。行李早收拾好了,他却不急着走,此刻正开着个小电扇,趴在电脑桌上奋笔疾书。


    写情书。



    小电扇吱呀吱呀的呼啸,文艺小清新的蓝河同学写完了一首柔情四溢的诗,末尾饱含诗意的留了点白,然后落款,放进信封。


    他咬着笔杆,认真端详了半天,最后羞羞涩涩的把“叶修”两个字划掉,换了个空白的新信封,写上:“给叶学长。”


    还是含蓄点儿好。蓝河红着脸想。


    新时代文艺小青年蓝河同学的人生初告白。




    A大研究生男舍就在本科楼隔壁,只隔着个乱糟糟的自行车棚。蓝河熟门熟路的绕进去,上三楼。一转弯,迎面差点和人碰个满怀。


    叶修正准备出门采风,才下楼梯,就险些被撞得人仰马翻。


    穿着白色T恤的小青年一连退了好几步,才堪堪站稳了。晶亮亮的眼睛抬起来,怯生生的,与他视线一碰,便立马的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


    蓝河心脏咕咚一跳,瞬间舌头都打结了:“……叶……叶叶叶学长!”


    叶修噗一下被他逗乐了,仔细看了他两眼,笑起来:“你认得我?”


    蓝河心想我何止认得你,你身高体重血型星座,连抽什么牌子的烟我都知道……


    但他才不会说呢,那多不好啊,显得自己跟STK似的,没格调。
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来送信的。”蓝河盯着自己的脚尖说。阳光从小窗户里漏进来,在他微红的脸颊上拢出一块小小的光斑。


    叶修闻言笑了一声,比了比自己,很温柔的问:“给我的?”


    蓝河脸更红了,小小的应了一声,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个信封,递给他。


    扑通扑通,满世界全是心跳的声音。
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嘟嘟”一阵手机铃响,蓝河吓一跳,手忙脚乱的找手机。叶修捏着信封看着他找,半晌后拿出自己的手机,拍拍他说:“别找了,是我的在响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糗的要命,像只煮熟的大虾米,腾腾的冒热气。


    叶修忍着笑划开屏锁。一条短信跳出来,蓝河正勾着头看呢,一不小心就瞧了个正着。


    发件人是一大串乱码,语气熟稔的写道:“快下楼,我把你家女票送来了。”


    叮——又蹦出来一条,乱码君继续写道:“照顾着点,以后别再闹她了!”


    叶修扫了两眼,用语音回回去:“知道了,马上来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一把把信封夺了回来。


    “对、对对不起,”蓝河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我我送错人了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差点喷出来,震惊道:“不是吧,这也能送错?”


    

    人生第一次告白,结果居然以这么惨烈的方式发现自己弄错了心上人的性取向。蓝河简直快哭出来了,咬着唇一声也不吭。


    他连女朋友都有了!他伤心的想: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!我这算哪门子的STK啊?


    眼眶更酸了。蓝河使劲抽了抽鼻子,努力把眼泪水给憋了回去。



    叶修盯着他看,不死心的追问说:“上面不是写着‘给叶学长’吗?真不是给我的?”
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送错了!”蓝河急得要命,满心满脑的想着不能把信给他。


    叶修一脸不信的表情,蓝河灵光一闪,脱口道:“我我我……是想送给叶秋学长的!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下叶修彻底沉默了。半天后噗一声笑出来,说:“不怪你,我和他长得是像了点儿。”


    “他在楼下,”叶修说:“你现在去还来得及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拼命摇头,一个劲儿的往后缩。叶修又建议说:“要不我替你送过去?”


    蓝河转头就跑。



    叶秋牵着条狗站在宿舍门口,低头按手机。一抬头,正好瞧见蓝河落荒而逃的背影。


    哈士奇呜嗷呜嗷的叫了两声,叶秋紧张死了,小声说:“嘘……女票,别叫!”


    没一会儿叶修出来了,哈士奇立刻甩脱狗链吗,十分狂野的扑了过去。叶秋松了一口气,抱怨道:“慢死了!怎么现在才下来。”


    叶修抱着狗没吱声。叶秋手搭凉棚眺望,指着远方说:“哎我说,那不是你偷窥了好久的小朋友吗?”


    小青年一路狂奔,白生生的背影远的几乎看不见了。叶修嗯了一声,乱码君叶秋好奇的问:“他不是要毕业了吗?来干嘛?”


    叶修咳了一咳,说:“来告白的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秋惊疑不定的回过头,鼓掌:“恭喜你?!?!”


    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把话说完:“对象不是我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三天后,蓝河大包小包的走进机场。


    过安检,掏手机掏钥匙掏饭卡……最后掏出一封信。


    曾经精心描绘过的信皱巴巴的,早被揉得不成样子。下面还叠着另一个信封,收件人处,写着一个被划掉的叶修。


    蓝河走到垃圾桶前,伸手——又缩回来,往复三次。


    一颗眼泪落在信封上,蓝河揉揉眼睛,仔细的把信放进胸前口袋。


    一如他隐秘的心意,妥帖珍藏,小心安放。



    银灰色的巨鸟飞上天际。星罗棋布的城市一点一点变得朦胧,终于湮没在云雾里。


    于是蓝河知道,那些青春,那些回忆,从此永不复返。



##


      五年后。


——TBC


评论(21)
热度(269)
2016-03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