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22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2、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准将说:“……就不能找个没警报的地方抽吗?”
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安检系统出了问题!”苏沐橙敲着桌子愤怒的说:“罗辑中校查了一晚上的系统漏洞!要不是莫凡眼尖——那得查到哪一年去啊?!”


    她指向桌上的证物袋,一个歪七扭八的烟屁股孤零零的躺在里面,呈出凄惨的死状。


    蓝河无语,默默的扭头看叶少将。叶少将满脸沉痛,慷慨就义般真诚道:“我错了。”
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叶少将陈恳的说:“特别愧疚,这两天吃不香睡不好,人都瘦了好几斤……不信你问蓝少校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叶少将以“吃不惯本地菜”为由强压着做了两天饭的蓝河少校想了想,决定闭嘴。


    于是三个人大眼瞪小眼,眨巴着眼互看,半晌过后,居然是苏准将最先败下阵来。


    “……下不为例啊。”苏沐橙把烟蒂扔进垃圾篓,瞪眼:“你再这样我就——”


    “保证没下次,”叶修笑眯眯的接过话头,“——那个什么什么机呢?赶紧拿过来,让小蓝试试呗。”



    

    封闭式实验室,当中一个破铜烂铁似的机器,连着两个头盔。上面花花绿绿糊了一圈贴纸,颇有点后现代主义的色彩。


    “人体精神力拟态发散机。”罗辑中校托了托眼镜,解说:“主要功能是精神力增幅,以达到思维的具象化,和精神力机甲的内核是一个原理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其实一个字都没听懂,又不好意思露怯,只好装模作样的频频点头。


    罗辑又噼里啪啦扔出来一堆专业词语,好不容易讲完,叶少将指着贴纸补充:“这可是我亲自挑的涂装。”


    这个人的审美真的没救了。蓝河少校绝望的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围着机器绕了两圈,忍不住发问:“那个……我今天不是来匹配的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别着急啊,少校。”叶少将上前,拿起其中一个头盔。他低头把玩了两下,方抬起头,冲蓝河露出一个别具意味的微笑:“在那之前,我有些东西要教给你。”


    罗辑中校赞同似的点点头,和叶少将一起看蓝河,直看得小蓝少校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才转身出门,平静道:“你们慢聊。”


    然后体贴的关上了门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莫名其妙,心想至于吗,搞得跟相亲似的……


    “上课了上课了啊,”叶修勾着指头敲敲头盔:“这位同学,请注意听讲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听着呢,你快讲。”蓝河没好气道。


    “先亲一个。”叶少将侧头,把左半边脸凑过去:“课不能白讲,要收费的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饱受骚扰的蓝河少校已经有点磨炼出来了,抬手不痛不痒的在少将脸上戳了一下,漠然道:“还讲不讲了,不讲我先回去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学坏了,”叶修啧啧两声,“这样不好,你得有点脾气啊?情感才是精神力永不枯竭的源泉嘛。”


    蓝河一脸你骗鬼啊的表情,叶少将把脸板起来,认真说:“真的。没骗你。”


    叶修把手放到机器上,闭目。“嗡”一声巨响——灰扑扑的金属机器爆射出炫目的银光,把整个实验室映得透亮。


    蓝河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,惊呆一般的看着。叶少将把手抽回来,银光一闪,顿时消弭于无形。


    “看见没?”叶修说:“思维即力量。”


    这下蓝河终于有点信了,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机器的外壳。叶修握住他的手,把他的手放到触摸屏上。


    “来,试试。”叶少将扶着他的腰,凑在他耳边说道:“集中精力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紧张的吞了吞口水:“……要怎么集中?”


    “随便想点什么。”叶修耐心的说,“使劲想就行。”


    蓝河哦了一声,开始拼命的想:你他妈快点把手拿开!把手拿开把手拿开把手拿开……


    金属机器噗噗噗噗的响了起来,没一会儿,一道蓝光冲天而起,直直的迸裂出来。


    卧槽!蓝河惊了一跳。一个分神,蓝光立刻消失了。


    星星点点的蓝色光屑像落雪,从半空中飘飘洒下。叶修半仰着头看着,神情有点恍然。


    蓝河不知所措,悬在空中的手放也不是,收也不是。叶少将回过神来,拍了拍他,笑道:“别紧张,你做的很好。”


    蓝河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,又望望叶修,疑惑道:“……这个光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的精神力具象化的实体。”叶修回答道。“我们每一个人,其实都是一个精神体。精神力机甲的核心也是一个精神体——当然,是人造的。”


    “你要做的,就是用你的精神力与它融合,和它交流,让它听话。”叶修想了想,打了个比方:“有点像用意念驯马。”


    蓝河似懂非懂,蹙着眉一脸严肃的思索。叶修朝他伸出一只手,说:“来,用精神力融合我试试。”


    两人脸对脸站着,叶修拉过蓝河的双手,与他掌心相贴,额头相抵。小少校的表情严肃极了,叶少将忍不住笑起来,说:“乖,把眼闭上。”


    蓝河听话的闭上眼。叶修蛊惑般的轻声说:“集中精力。努力去感受……对,很好。”


    蓝河终于憋不住的吐槽说:“……怎么感觉在做瑜伽。”


    叶少将批评他:“别分神啊,集中精力。想象你是一道光,要进入我的脑海……好,对了,就这样。有没有感受到我的思维?”


    蓝河整张脸都皱成一团,便秘似的憋了半天,泄气道:“不行,感觉不到。”


    “嗯,没感觉就对了。”叶少将淡定的说,“因为我们没戴头盔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气得一把甩开他,觉得刚才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:“你!——骗子!”


    叶少将鼓掌说:“对对对,保持这个精气神,要的就是感情丰富!”


    蓝河彻底无力了。叶修把头盔给他戴上,自己也戴上一个,一边打开机器,叮嘱道:“就跟刚才的感觉一样,努力去想,进入我……知道了吗?”


    蓝河气哼哼的撇撇嘴。叶少将倒数道:“三,二,一……来吧。”


    实验室猛然一亮。银色的光辉如月洒大地,铺满了整个墙壁。蓝河只觉脑海中蓦然一空,全部的思绪仿佛都抽离了出去。
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像一抹月光,穿过深邃幽暗的小道,越过荆棘,看见平静无波的大海——


    是叶修的脑海。


    蓝河有点惊住了。耳边似乎朦胧的传来一些话语, 是叶修的声音。他努力想听清楚,却像撞上什么壁障似的,猛的被甩脱出来。


    瞬间现实归位,蓝河睁开眼,叶少将说:“你这个程度不行啊,我给你示范一下?”


    “不要,”蓝河摇摇头,“让我再试一次。”


    叶修拉过他的手,摸了摸他冰凉的指尖。他想了想,说:“行,你再试一次。”


    思绪再次被抽离。这一次,蓝河明显的感觉到叶修在牵引着他。他的脑海对他毫不设防,那片精神的海洋宽广无垠,温柔的把他拥入怀抱。


    蓝河心头一颤,连接忽然又中断。


    “别急,先休息一会儿。”叶少将握着他的手说。蓝河还是摇摇头,说:“你示范给我看看吧。”


    “行啊,”叶少将笑着张开双臂:“来,坐过来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简直要抓狂:“你就不能正经点!”
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正经了,”叶少将看上去还挺委屈:“我必须抱着融通对象才能互融,不信你问沐橙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面无表情的瞪他,用眼神表示自己宁死不屈。结果不出三秒就被叶少将强行拖进怀里,扣死四肢。

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小少校恼羞成怒的扑腾:“你这人怎么……啊!”


    怒骂声戛然而止。蓝河突然像卡机一样顿住了,眼神呆呆的直视前方。


    银亮的光芒在身后暴涨。叶修掰过他的头,看进他眼里:“小蓝?听得见吗。”


    这声音像是直接响在脑海里,荡起一波波回音。蓝河眨了眨眼,心想:靠!这人真的融进来了!


    被人进入脑海的感觉很怪,也很奇妙。蓝河几乎能感觉到有个人在他脑中不停的翻搅,与他思维相连,融为一体。


    ——唔,好像在用意念做爱一样……

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少将喷笑,“喂,悠着点啊。你想什么我可都知道啊?”


    蓝河一呆,瞬间整张脸都变成酱紫色。叶修使坏的在他脑海里问:“做了那么多次了……小蓝你最喜欢哪一次啊?”


    记忆中的某些画面不受控制的翻涌出来。蓝河跳起来,气急败坏的大吼:“你——滚出去!!”


    连接顿时掐断了。蓝河摘下头盔,二话不说就往外走。叶少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赶紧把人拉回来抱着,发誓说:“别走别走,保证没下次!”


    蓝河涨红着脸,恶狠狠道:“不许笑!!”


    “不笑不笑。”叶少将赶紧把脸板起来,重新把头盔给他戴上。


    于是又换成蓝河来融入。叶修对他敞开手臂,说:“要不抱着我试试?真的,挺管用的。”


    蓝河翻了个白眼,不理他。叶少将愿望落空,只好悻悻的打开机器。蓝河再次闭上双眼,深呼吸,化身为光——


    还是那条深邃的小道。世界沉在一团夜色里,唯有他的意念是一道微光,劈开重重黑暗,扑向大海。


    叶修的精神体还是那么宽广而无垠。平和,深邃,安静而无波。蓝河凝神去看,试着走进那片海洋。无形的壁障又粘了上来,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。


    蓝河皱眉,有些急躁的往前冲了一冲。右手忽然被人握住了,叶修把他拽进怀里,低声道:“别急,小蓝……来,看我。”


    蓝河睁眼,有点失焦的眸子直愣愣的瞅着他。叶修轻轻摸了摸他汗湿的脸,说:“别怕,是我。”


    柔软的亲吻落在他冰凉的唇上,带着温暖旖旎的情丝。


    蓝河心湖仿若被石子击中,荡开一圈圈粼粼的波澜。机器上骤然蓝光大盛,那道微光势如破竹,终于冲开桎梏,一跃入海——


    

    最先入眼的是一片雪原。簌簌的雪花伴着寒风落下,粘在他的睫毛上。


    蓝河下意识揉了两下——揉不掉。他愣了一下,突然醒悟过来:这是叶修的记忆啊……


评论(30)
热度(768)
2016-03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