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你的眼中(1)

全文已完 戳这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#1、

    五年后。S市。


    一大早。蓝河拎着电脑包,手上端着杯豆浆,一边哧溜哧溜的吸,一边等电梯。


    中途遇见笔言飞,蓝河腾出一只手,打招呼:“早啊,二笔。”


    笔言飞一脸郁卒,有气无力的:“早……”


    两人扎堆继续等电梯。蓝河看他两眼,关切说:“怎么啦?看你这样子,又被甲方操啦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笔言飞给他一个生不如死的眼神,说:“别嘚瑟,你以为交完案子就没事啦?等着,甲方爸爸教你做人。”


    蓝河咬着吸管直笑,回给他一个眉飞色舞的表情。


    事实证明,人真的不能太嘚瑟。一嘚瑟,报应就来了。


    

     梁总监从办公室里探出个脑袋,左看右看,一转头,就看见垃圾桶边努力吸豆浆的人影。


    “小许,”梁易春招手:“赶紧的,进来一下。”


    蓝河腮帮鼓鼓的,猛吸两口,把塑料杯丢进垃圾桶:“来了来了。”


    一推门。铺天盖地的资料飞满地,差点没把他给淹喽。梁总监摸出一份材料给他,吩咐说:“这个案子交给你了,跟进一下。”完了又强调:“大客户啊,别搞砸了。”


    蓝河接过文件,翻两页,惊叹:“……这什么案子啊,足足换了八个设计师?”再翻两页,匪夷所思:“……就一张海报啊?”


    最后翻到页底。蓝河噗一下差点喷,然后卡带似的,没音了。


    甲方:××市×××服装贸易有限公司,甲方代表签名:叶秋。


    叶学长家的公司。


    别问他怎么知道的。


    前·文艺小清新·真·STK·蓝河同学心想,日了狗了。五年过去了,我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!





    下班后。蓝河抄起电脑包咚咚咚跑下楼,开车,火急火燎的往机场飙。


    ——接机。蓝河看看表:8点的航班,下了班这都6点半了,真要命。


    哎。这年头,当个乙方真是好……艰……辛啊。陪吃陪玩陪游戏,管天管地还要管甲方拉屎放屁……

    ……苦难人生。



    一路堵着车开过去,到机场都8点一刻了。幸好飞机晚点,瞧那样子还得多盘旋一小时。蓝河松了口气,掏出接机牌蹲在门口。


    老大一个白板,鲜红的大字写着:欢迎×××公司,叶秋先生,莅临指导!


    还是二笔帮他写的。蓝河低头看看,羞耻PLAY啊……哎。乙方真是不好当。


    还好来的是叶秋。蓝河安慰自己:如果来的是叶修……


    一双狭长的眼浮现在脑海里。蓝河浑身一哆嗦,赶紧把脑补的场景甩出脑海,默念:没有如果,没有如果……



    广播里一阵响,航班到了。蓝河振作精神,举着牌子挤进人潮里,伸长脖子往远处看啊看。


    没一会儿,一拨旅客鱼贯走了出来。当中一个人,灰大衣,牛仔裤,双肩包,手上还揣着老大一个相机包。


    身材挺高,长相也很俊。就是头发有点儿乱,胡子拉碴,没怎么修整过的样子。


    咣当一声。白板和蓝河的下巴一起掉在地板上。




    人潮汹涌。蓝河揣着白板,挤啊挤的挤过去:“叶……学长。”


    叶修惊讶的看他,一秒都没犹豫:“蓝河!?”


    这一声就跟锤进心里似的。蓝河心尖一颤,差点就绷不住脸皮。


    ……绷不住也得绷啊。蓝河强装镇定,装模作样的往他身后看看,问:“就你一个人吗?叶秋学长呢?”


    叶修低头看看他手里的白板,又看看他,说:“啊……就我。没别人了。”


   “挺巧啊。”叶修说,一边伸出一只手:“没想到是你啊,好久不见,蓝河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心情挺复杂,纠正他说:“那个是笔名……我叫许博远。”
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:“小蓝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叹一声,伸手,握住他的手:“好久不见,学长。”




    叶修的行李少的可怜,全在他身上背着了。蓝河想了想,还是客气的说:“啊,那个。我帮你拿点儿吧?”


    叶修摇头说:“哎,不用……我自己拿就行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唔。”蓝河还想客气几句。套话在嘴边转了两圈,死活都说不出口。于是两个人都不说话了,沉默的往停车场走。


    ……迷之尴尬。


   平日和客户扯皮的机灵好像都飞去了九霄云外。蓝河绞尽脑汁,想套个近乎什么的。
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换你来啦。”蓝河干巴巴的说:“合同上写的叶秋,我以为是叶秋学长来呢。”


    ……我在说什么!!蓝河狂窘无比:有板砖没,拍死我算了……


    “哪能啊,我就是叶秋啊。”叶修没在意,神神秘秘的掏出张身份证,递给他看:“你看,真是叶秋。”


    ……还真是叶秋的身份证。


    “亏你一眼就认出我不是他啊。”叶修把证塞回口袋,开玩笑道:“当年怎么就认错了呢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下蓝河真僵住了。


    气氛有点不对。叶修回过头来,看看他,好像咋摸出味来了:“……不是吧,你还记着我弟呐?”


    蓝河已经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僵半天,才反应过来:“…………呃……啊……算是吧?”



    ……这就很尴尬了。


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两个人很尴尬的上了车。


    蓝河的车是辆小QQ,二手的,看上去还有点破。


    没办法,乙方不容易啊,能买辆车就不错了,不能挑剔太多……


    蓝河帮他把东西放在后座。放完,发现叶修已经很自觉的钻到副驾上去了。


    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出了机场,高速公路周围暗沉沉的,莫名压抑。


    小QQ打着灯,一路往市中心开。叶修上下看看,感慨道:“没想到啊,你这车都开上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 蓝河哭笑不得,说:“学长,我都工作五年了。”


    “是啊,真快啊。”叶修往后背一靠,一副怀念往事的口吻。“我还记得你刚来摄影社报名那会,一转眼,都快七年了啊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手一抖,小QQ吱呀一下绕了个S型。叶修忙提醒他道:“嘿,悠着点,安全驾驶啊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强自把乱跳的心脏摁住,平淡的道:“学长记性真好。”


    叶修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蓝河打着方向盘从弯道上滑过,眼角忍不住的瞄他。没话找话说:“叶学长现在做什么呢,还在玩摄影吗?”


    叶修点点头,答:“是啊。自由摄影师。”


    “哇哦,”蓝河笑了起来:“一定是个大神——”


    “哪儿能啊,”叶修笑着摇摇头,垂眸,盯着他握着变速器的手:“你呢?还在搞艺术呢?”

   

    “我?我哪算是搞艺术啊,”蓝河失笑,自嘲道:“设计狗一条,糊口而已。”

  

    两个人齐齐笑了一会儿。然后……又沉默了。


    蓝河安静的开着车,心里疯狂的吐血:为什么聊个天这么难!啊!!
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打圆场向来都是乙方的事呢。蓝河又开口搭话,说:“摄影师挺好的,爱好当职业,学长这也算是修成正果了吧?”
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吗?”叶修偏过头,似笑非笑的瞅着他。


    蓝河怔了一下,下意识的“啊?”了一声。叶修继续说:“当年我去你们宿舍楼下采风,你不也天天在窗口写写画画的吗?”


    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。叶修猝不及防,差点连人带包一起甩飞出去,蓝河倒抽一口凉气,赶紧探过头看他:“抱歉抱歉……你没事吧?啊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捂着头夸他说:“车技不错啊,练漂移很久了吧?”


    蓝河脸涨得通红,结结巴巴的解释:“踩错了,刹车当油门了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


    心脏满胸膛的乱窜,他的脑海里飘过的都是斗大的弹幕:卧槽当年他真的看到我了看到我了看到我了!!!



    车已经开进市区了。斑驳的灯光照进车窗,投下光怪陆离的剪影。


    蓝河努力平复着蹦极似的心情,偷眼看旁边。叶修低着头,正在翻看地图。脸色憔悴,眼下有点青黑,头发乱糟糟,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
    ——怎么办,好像还是会心动。


    目的地已经快到了。蓝河抿着唇,一遍一遍的给自己打预防针:许博远啊许博远,你可千万别想歪,暗恋直男是没有前途的!别傻了!


    正想着,忽然就听叶修说:“好像就是这儿吧?”


    ‪蓝河回过神,赶紧靠边停车。


    终于到酒店了。蓝河长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一边默默的告诫自己:就这样,保持纯工作关系,记住没有?!别留手机别留微信别留QQ,啊对,微博也不行……


    咚咚咚,车窗忽然被人敲响了。


    蓝河一惊,就见叶修大包小包的站在车边,比着手势示意他开窗。


    “……?”蓝河把头探出去:“学长?”


    “你电话还没给我呢。”叶修从兜里掏出手机,按亮,朝他晃了晃。“号码多少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蓝河张了张嘴,呆呆的说:“你的多少?我打给你好了。”


    ……职业病啊!!!蓝河一边按号码一边在心里咆哮:乙方当久了都这么没出息吗!!甲方爸爸啊不带这么玩的啊!!


    

    夜风轻柔的从窗间拂过,带着点青草的气味。叶修扒着车窗,冲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哗啦哗啦。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破土重生。蓝河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蛊惑了似的张口。


    “……明天见。”


评论(19)
热度(247)
2016-03-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