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25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25、

    虚拟战场。隆隆的炮声从远处隐隐传来。一片焦土上,燃不尽的烈火绵延,望不见尽头。


    巨大的粒子光炮从远处轰鸣着炸裂开去,滚滚浓烟中,一抹银亮的寒光似利剑出鞘,劈开重重硝烟,快如闪电般的冲了出去——


    大地都在震颤,蓝桥春雪一步踏住,弓腰,沉肩,一拳狠狠击出!


    千机却动都不曾动一下,甚至连能量罩都没打开,直接俯身,膝击——简单漂亮的动作如行云流水,快得几乎看不清动作。


    红光一闪,蓝河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便被直直的击飞了出去。


    龟裂的土地划出长长的拖痕,蓝桥春雪迅速的调整平衡,踉跄后退了好几百米,才勉强站稳了身形。


    “主人!”绝色惊呼出声,蓝河一把抓住操纵杆,咬牙。第一个反应——叶修果然还是手下留情了!若是在真正的战场上,千机动能全开,刚才这一击能生生把他的驾驶舱都打穿!
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叶少将说:“刚才为什么要停顿?军校教的那一套不是这样用的。想想你的格斗训练,突袭时你的身体反应是怎样的?”


    蓝河沉默不言。他眉头紧锁着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
    “别老想着一步一动。”叶修继续说:“找准方法,你可以完成很多动作——要相信你身体的感觉。”


    千机手臂微抬,摆出一个迎击的姿态。蓝河似有所悟,蓝桥春雪足部骤然发力,挟着千钧之力,再一次如流星一般冲了出去!


    沉膝,横臂,上挑,一拳击出!一个小小的停顿。千机随手一甩,银色的机甲再一次被撂倒在地上。


    “好一点了。”千机站直身体,机械手一翻,朝他勾了勾手指:“再来。”


    蓝河一声不吭,揉了揉摔得剧痛的肩膀,站起来,再次调整出战斗的姿态。

 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。 突袭,冲锋,出击,再被撂倒。蓝河都记不清自己被击退了多少回。浑身都散架似的疼,叶少将甩了甩手腕,问他:“休息一会?”


    绝色在旁边忽闪忽闪,画出一个眼泪汪汪的表情。蓝河摇了摇头,回道:“不用,继续。”


    又半个小时过去。又一次的冲锋,蓝桥春雪快如疾风一般从半空俯冲而下,银光一闪,没有丝毫犹豫与停顿,机械臂带出凛凛的烈风,一拳向千机击出!

 

    只听锵的一声巨响,剧烈的撞击甚至迸出火花,蓝桥春雪一拳狠狠的砸中了千机的臂甲,赤红的光芒一闪即逝,隐约现出能量罩的轮廓。


    蓝河眼瞳蓦然睁大——击中了!?还没来得及欣喜,就见千机反手一抓,一瞬间天旋地转!千机摁着蓝桥春雪的肩甲,直直的便把它按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蓝河都被这一招给打懵了。怎么做到的!?他连千机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!


    “不错啊,能击中我了。”叶修平淡极了:“先下来,中场休息了。”



    训练程序关闭,两个人坐到场边。蓝河下了机甲感觉路都不会走了,一步带一步都打着颤。叶少将好笑的把他拽到身边,捏捏他的肩问:“疼的厉害?”


    蓝河浑身一抽,龇牙咧嘴的嘴硬:“不疼!”


    叶少将笑了一声,也不戳破,下手的力道却轻柔了不少。他一边揉着,一边拉出视频录像,指着蓝河的动作慢慢分析给他听。蓝河认真的听着,等他说完,却突然僵住了。
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的神经系统不是受损了吗!?”蓝河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,抬起头,怀疑的质问道:“怎么感觉你和千机融合了很久的样子……你的密匙已经稳定了?”


    叶少将暧昧的看他一眼,回答:“唔……修复了十之七八吧……蓝河少校,你这是在邀功吗?”


    蓝河莫名其妙:“……什么?”过几秒后他猛的反应过来,一丝血色可疑的爬上脸颊,蓝河恼道:“你……!关我什么事!”


    叶少将一手就按在他腰上,黑黝黝的瞳含着笑看他,Alpha凑了过来,低道:“沐橙说了,深度标记的效果比预想的好多了……小蓝同志,再帮我修复修复呗?”


    心底的弦像被什么东西拨动了,连着心房,悸动着生疼。蓝河猛站起来,几乎是落荒而逃:“……少废话!回去训练了!”



    一阵喧闹,震天的炮击声再次响彻天空。



    平心而论,蓝河不得不承认,叶少将确实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水平最高、最严格、也最耐心的训练师。


    大到进攻的时机与策略,小到出拳拔刀的一个角度,甚至是奔跑时一个小小的步态,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,统统逃不过叶少将那扫描仪似的眼睛。


    像一柄锋利而无情的手术刀,剖开他每一寸的皮肉,挑拣,打磨,熔炼,雕琢……


    汗出了一层又一层,浑身上下没有一块骨骼不在疼痛,蓝河绷着脊背,咬着牙一次又一次的发动攻击。蓝桥春雪浑身银光四溢,青蓝的光辉似雨点般崩落,穿过层层战火,势不可挡的飞扑出去!


    焦灼的大地早已被两台机甲蹂躏的伤痕累累,虚拟的火烧了一重又一重,浓烟滚滚,火光几乎映亮了整个天际。

    

    恍然之间,蓝河竟模糊的想起一句话来。


    ——真的战士,必从火中洗礼,不畏不惧,破骨而重生。


    ……是谁说的呢?他有些麻木的想着,尚来不及仔细思考,又一次的冲杀便再度占据了他整个脑海。



    数小时后,训练场上爆出一声巨响,蓝桥春雪凌空跳起,一脚飞出,一记漂亮的回旋踢!纤长的腿甲从千机腰侧狠狠划过,绝色声音一凛,提醒他:“命中目标!”


    蓝河精神一振,立刻变换身形,准备迎接对方的反击——哪成想叶少将竟然不躲不闪,拦腰就是一抱。


    蓝河卧槽了一声,心念一动,几乎同时,绝色立刻开启了防护罩——可哪里还来得及!
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摩擦带出尖锐刺耳的杂音,千机理都不理,臂甲节节拔出,生了根似的直接钉进地里,蓝桥春雪就跟仓鼠入笼一样,直接被它锁进了怀里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都无语了,打得好好的,突然又搞什么幺蛾子!机甲性骚扰吗?!频道里,叶少将懒洋洋道:“怎么样?我的新绝技。”


    蓝河就着蓝桥春雪被压倒的姿势,45度角仰望着虚拟的天空,无奈道:“……这算哪门子绝技……”


    叶少将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怀中抱妹杀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只觉额上青筋一根接一根的暴起,叶修放开他,说:“别生气,开个玩笑啊……今天你适应的差不多了,不如来个最终考核吧?”
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下,白光骤起,四周场景变幻。


    纷纷的战火都远去了,脚下是一望无际的雪原。苍冷的天,没有一丝颜色,唯有千机胸前的赤色是刺眼的亮。


    黝黑的巨人挺腰,踏出一步。积雪被压出咯吱的声响,叶修笑道:“出手吧。”


    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有点热。蓝河眼瞳不自觉的睁大,喃道:“……什么?”


    “看到千机伞没?”叶少将慢条斯理的竖起一根手指,指了指千机背后的东西。“随便你用什么方法。逼我抽出它,就算你赢了。”



    蓝河一阵恍然,这才忽然意识到了——打了一下午,叶少将连武器系统都没展开过啊……


    他默默握紧了双拳,眉宇微沉。一道银光骤然划亮,蓝桥春雪毫无预兆的冲了过去,机械手五指成刀,顺着惯性一刀劈下!


    须臾之间,千机仿佛早有预料似的,如鬼影一般撤出了两个身位。叶少将慢声夸奖:“挺快啊……特勤的底子果然还是不错的。”


    蓝河不答,蓝桥春雪后足一个蹬地,快如闪电一般缠了上去,扬拳就是一个猛击。


    蓝桥春雪走的是敏捷型机甲的路子,瞬间爆发的速度几乎已经站在了所有机甲的顶峰。但千机却比它还要快的多,不过侧身一个避让,便轻松闪避了开去。

 

    蓝河本也没指望自己能打中,趁着两机紧贴的那一瞬缝隙,他手臂一扬,银色臂甲上的炮口完全展开,一秒都不犹豫,聚能,射击!
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千机瞬间拔地而起,做出一个近似空翻似的动作,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躲了过去。叶少将呼了一口气,笑道:“太狠了吧?这可是粒子炮——哎哟!”
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蓝桥春雪已经飞身而起,一脚狠狠的朝千机头部踹过来。


    这一下真是避无可避。叶少将抿唇,抬起右臂。一瞬间能量罩功率全开,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分外黏滞。


    轰得一身炸响。蓝桥春雪瞬间被弹飞出去,驾驶舱里警报声此起彼伏。蓝河浑身一阵剧痛,几乎咬破了嘴唇,才没呻吟出声。


    “主人——!”绝色迅速打开平衡装置,一边泪汪汪的打着转转。蓝河粗喘着,心想道:果然不行!还是不够快!


    黑色的巨人浑身缠绕着赤色的碎光,从半空缓缓落地,右手微抬,朝他做出一个“来啊”的手势。


    蓝河看着地上的碎雪,忽然心中一动。他抬手,将通讯设施全部切断,歪过头问绝色:“这机甲……反侦查系统还不错吧?”


    一人一机脑波交流良久,叶少将站在原地等了半天,调侃道:“怎么?放弃啦?”
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个凶猛的炮击。蓝河迎着火光就冲了上来,一串炮击伴着疾速的突袭,他打开通讯频道,冷道:“说谁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千机反手将他架住,蓝桥春雪两臂一撑,就着后坐力一步撤出好远,胸前粒子炮在瞬间完成架设、展开,蓝光骤亮,暴起万丈光芒!
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千机凌空一跃飞向半空,堪堪跳出了炮击范围。巨大的粒子炮轰然击中了雪地,高能粒子瞬间释放千万亿能量,几乎把雪地蒸干!一时间两机的侦测装置全部失灵,待光散去,哪里还找得到蓝桥春雪身影!


    叶少将偏头想了想,说:“反侦查系统?亏你想得到这招……”


    千机悬停在半空中,默然不动。叶少将抬头仰望,淡声道:“红外捕捉的极限是15公里,小蓝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
    万米高空之上,蓝桥春雪展开四片火翼,如一只银色的火鸟悬停在云海之间。蓝河将反侦查系统开至最高,沉声下达了指令。


   “关闭引擎!”


    火鸟的双翼骤然熄灭,蓝桥春雪倏然静止,接着,便从云端直直的坠落——


    烈风呼呼的刮过,疾速坠落的摩擦生出灼热的高温,全被反侦查屏蔽罩闭锁在狭小的空间里。蓝桥春雪浑身闪动火花,几近耐受的极限了——可蓝河可以肯定,到目前为止,千机的侦测仪上一定不会有任何反应。


    15公里……10公里……5公里……


    掠过层层云雾,赤红的人影像一个小点儿,显出迷迷蒙蒙的轮廓。蓝河咬牙忍着高温烧灼的疼痛,嘶声道:“全速!”


    一瞬间!蓝桥春雪引擎全开,喷着炽烈的火光,如一颗绚烂的流星,朝千机的后背直直撞去!


    几乎同时,千机变换了身形,回身正面迎上他的目光。蓝河瞳孔骤缩,扬手,拔剑!


    银色的战士反手一抖,幽蓝的光刃从背后破刃而出,带着层层四溢的火光,一剑斩去!


    ——命中,或者坠毁!你死,或者我亡!
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撞击传来,蓝河猝不及防,整个人都差点被惯性甩飞出去。刺目的红光似烈火在熊熊燃烧,刺破层层雾霭,直破天际!


    蓝河有瞬间的失神,等再定睛看去,不觉呼吸猛的一窒。


    千机手持光剑,呈出拔剑的姿势。红蓝两把光剑硬生生的撞在一处,高能粒子几乎咬合在一起,噼里啪啦的迸出刺目的火花——


    不待他作任何反应,千机手腕一翻,光剑倒转,一剑甩向他的胸口。


    蓝桥春雪早已没了任何防护的能量,像濒死的鸟一般被打落在雪地上。


    一时间雪花四溅,蓝河压根没空管身上的狼藉,连滚带爬的爬起来,哆嗦着打开通讯器,叫道:“——你出手了!”


    千机静静的飞下来,悬停在他面前。光屏里,蓝河看上去狼狈极了。汗濡湿了白皙的脸,嘴唇煞白,唯有那双黑亮的眼睛,闪动着雀跃的光芒,亮的几乎要烧穿他的胸膛。


    蓝河睁大眼睛,看着千机手持光剑的姿态。他忽然笑了起来,笃定又快乐般的重复道:“你拔剑了!——我逼你出手了!”


    千机熄灭了引擎,轰然落地。叶修从驾驶舱里翻身跃出,大步流星的朝他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“对,我出手了。”他淡淡说道,一边直直的走了过来,径直停在蓝桥春雪的驾驶舱门前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蓝河被他的语气弄得不知所措,还没回过神来,哗啦一声,驾驶舱门就被打开了。


    寒风倒灌了进来,叶少将探身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使劲一拽。蓝河哪还有力气挣扎,身体一轻,就这么头晕眼花的跌了出去——


    叶修一把抱住他被汗湿透的身体,翻身一压,头一低便吻在他苍白的唇上。
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Alpha浓烈的信息素冲进鼻腔,混着汗水的味道,几乎立刻就让他心脏狂跳了起来。蓝河闭着眼,不自觉的勾住叶修的脖子,微仰着头,近乎柔软的迎合着他有些粗暴的亲吻。


    叶修一边专注的吻他,一边伸手在他后颈处,本能似的揉捏着蓝河的腺体。蓝河瞬间腿就软了,喉咙滚了两滚,发出一声颤巍巍的呻吟。汗顺着后脊滑落,口腔里满是Alpah灼热的气息,每一次的呼吸里,都是叶修的味道……


    心律全都乱了套,扑通扑通,撞得胸腔一阵战栗。蓝河只觉浑身有火在烧,血液奔涌,连唇上的触感变得格外粘腻而灼热,Alpha每一下温柔的舔咬,都让他止不住的心跳加速。


    后颈的腺体剧烈的跳动起来,空气中满是Omega甜腻而诱人的味道。叶修浑身一震,用力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才抬起头,哑道:“……你发情了?”


    蓝河一双眼迷蒙的跟浸了水似的,双臂缠在叶修颈上,用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他。


    叶修搂紧了他,在他脸颊上烙下一吻,低道:“怎么办……我好像也发情了。”


评论(70)
热度(833)
2016-04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