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一个没啥剧情的番外

前文【你的眼中】  

卡文摸鱼产物……一个小尾巴,没啥剧情,单纯秀恩爱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情书里写了什么

 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!”

    6点半钟,闹铃准时响起。蓝河悚然惊醒,子弹一样弹起来。

    腰间倏然一沉。小青年哎呀一声,被人拽回被子里。叶修手臂横在他腰上,脑袋蹭过来,闭着眼咕哝:“……今天不上班,再睡会……”

    对哦……今天周六。蓝河迷糊的想。于是抬手拍飞闹钟,往叶修怀里一拱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
    被窝里太暖和了。两个人挤在一处,你抱着我我搂着你,一觉就睡到了11点。

    
    这回是叶修先醒的。

    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大模大样的枕在他胸前。一条手臂支愣在他耳边,还有一条大腿,肆无忌惮的搭在他肚子上。

    ……蓝氏八爪鱼睡姿啊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挪开那条腿,轻轻的拿开那双手臂,轻轻的起身——蓝河打了个呵欠,睁开半只眼睛,哼哼着说:“几点啦……?”
    
    还是把他弄醒了。叶修低头揪揪他的脸颊,说:“才8点,你可以再睡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在被窝里踢他一脚,“……骗谁呢啊。”

    叶修笑起来,边笑边探过头去。蓝河挣扎着一把推开他,别过头说:“别别别,没刷牙呢……唔!”

    嘴巴被捉了个正着。叶修含着他半片嘴唇,咬了两下,放开他说:“害什么羞啊,我又不嫌弃?”


    一只红耳朵从被子里露出来。蓝河拱了半天,猛然跳起,往卫生间狂奔。

    叶修差点笑喷:“诶诶诶,跑什么呀?”

    卫生间爆出一声恼羞成怒的怒吼:“尿急不行啊!”

   
    好吧,尿急。

    
    解决完生理问题,两个人肩并肩,一同站在镜子前刷牙。

    叶修眯着眼,满嘴白乎乎的泡沫,一边刷一边含糊说:“杀完啊要七噶够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叼着牙刷,一脸“???”的表情从镜子里看他。两人在镜子里大眼瞪小眼,叶修吐掉漱口水,又说了一遍:“刷完,我要亲个够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?唔!!”

    叶修已经刷完了,于是身体力行,逮着他亲了个够。

    口腔里一股薄荷牙膏的甜味,气息交换,彼此都是一样的气味,莫名有种安心感觉。

   
    这回真是亲了个够。好半天,叶修才放开他,眼含笑意说:“这回行了吧?咱俩都刷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脸红红的,环住他的脖子,小小声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
    自从叶修搬来S市,两人同居也有半年多了。做饭一直都是蓝河一手包办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蓝河打了个紫菜汤,又焖了一锅菜饭。反正叶修也不是挑吃的人,两个大男人将就将就,把午餐给混了过去。


    午饭过后,一人捧一本书,腻腻歪歪的赖在沙发上消食。

    蓝河看书的口味就没变过,一直走小文艺路线,尤其喜欢读诗。他家里书架上有一小格,专门放各形各色的诗集,当年藏情书的那本雪莱也是其中的一员,这会就放在打头第一本,颇有些睹物思情的意味。

    叶修看书倒不如他那么挑剔。这人荤素不忌,什么书都看,若是实在闲得无聊,给他本字典也能看上半天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叶大摄影拿着本书两眼一目十行的扫,视线凝在纸上,眼神却飘在书外,注意力全集中在蓝河那颗枕着他肚子的脑袋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蓝河看得正高兴,下巴颏压着他的肚皮,摇头晃脑的拱来拱去。

    叶修憋了一会忍不住了,支着肘撑起身,在他头上抹了一把:“起来起来,饭都要给你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蓝河一愣,继而哈哈哈的笑起来。他把头歪过去半寸,伸出一根手指,在叶修肚皮上戳两下。

    男人的肚子软软的,虽然没什么肚腩,但也足够柔软的。蓝河小狗似的在上面滚两下,大笑道:“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啊,怎么这么软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那笑声清亮亮的,刚荡出去一半,忽然就收了声。叶修低着头看他,两眼幽深的不行。蓝河噎了一下,有点小心的说:“呃……那个,我不是嫌你胖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叶摄影说。蓝河低低嗯了一声,两手抓着他的衣角,下意识的揉揉弄弄。叶修继续说:“……可是我还是好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哈?”蓝河唬了一跳。不是吧,胖点就胖点呗,男人嘛,胖点又怎么啦?……何况叶修还真不胖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胖的!”蓝河赶紧爬起来,指天发誓的说道:“以后胖点也没事,怎么样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“还是好受伤。”叶修苦着脸。蓝河没招了,张开双臂抱抱他,说:“那怎么办啊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看情书。”叶修把头架到他肩上,手指往书房那里比划了两下:“本来就是写给我的,为什么我不能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浑身毛都竖起来了,一个不字刚冲到嘴边,叶修又继续说:“要不,你念给我听也行?”

    “靠!”蓝河整个人都红成一个大螃蟹,瞪着他跳起来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。”叶修一脸费解的看他。“不给我看就算了,读也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蓝河简直要给他跪了,捂着脸强忍尴尬说:“……你知道文青十大酷刑之首是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叶修挑了挑眉,示意他讲完。蓝河放下手,面无表情的说:“让他把自己写的文念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摸下巴,很认真的沉思了一会儿,片刻后抬起头,又提议道:“要不,我来念?”

     蓝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红着脸说:“那还不如直接给你看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,”叶修笑了,冲他摊手说:“来,给我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,爬起来就往外面遁走。叶修被他逗的直笑,隔着老远说:“干嘛,又尿遁啦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远远的,又爆出一声恼羞成怒的怒吼:“……不行啊!”

 

    闹了半天,还是没看着情书。

    叶修耿耿于怀,十分不解的问蓝河:“你写都写了,白都表过了,干嘛不肯给我看?”

    蓝河死活不肯说,两眼往天上乱瞟,再逼急了就直接尿遁,那叫一个姿势熟练。


    ……不过说实话吧,也真没什么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要知道大学时代的蓝河,文艺的程度那叫一个高啊……一个日常打发时间都看徐志摩席慕蓉的人,写出来的情书那是多么的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那里面的某些字句,蓝河就害羞的要命,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,把自己埋了了事。

    
    到了晚上,睡觉时间。蓝河把被子铺完,刚把闹钟调好,就见叶修洗刷完毕,打着呵欠从卫生间里挪出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得早点睡。”蓝河边抖枕头碎碎念:“咱俩睡的一天比一天晚,对身体不好的。熬夜容易发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赶紧把胖字咽了回去。叶修完全没注意到,自顾自的躺进被子,拍拍床板说:“知道啦,快点上来,1点了都。”

    蓝河有点脸热,小声噢了一声,闷头钻进他的臂弯。

    灯关上了。叶修很快就睡着了,均匀的呼吸声起起伏伏,温温热热的就吐在他头顶上。蓝河枕在他手臂上,辗转反侧了一会儿,还是好清醒。

    ……哎。他是不是真的很在意那封信啊。蓝河默默的想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好丢人啊……那个文艺兮兮的句子,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看一遍,何况还要给别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可他不是别人啊。

    是我刻在心里,想好好守一辈子的人。

 

    黑暗之中,蓝河睁开双眼。他揉了揉眼睛,轻轻撩开被子,轻轻的下床,轻轻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。没过一会儿,蓝河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回来。他绕到床的另一边,弯下腰去。

    叶修睡着正熟,气息绵长而安稳,一起,一伏。

    蓝河轻轻的弯起嘴角,小心翼翼的摸到他枕头下面,悄悄的把情书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又踮着脚绕了回去,掀开被子,慢腾腾的躺了回去。


    叶修完全没醒,朦胧中翻了个身,长臂一伸,又把他拉进怀里。蓝河偷偷的笑起来,仰起头,啪叽一口亲在他下巴上面。

    这回我可是真交给你了啊。蓝河想。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……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。

    他弯了弯眉眼,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。随即闭上双眼,沉入了温暖的梦乡。

 

评论(22)
热度(724)
2016-04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