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28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#28

    “呜——哇!!你们!都是骗子——呜呜呜呜!”

 

    门打开的一瞬间,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嚎从里面炸裂出来,声音高得几乎能荡出一片音浪,险些把蓝河冲一个跟头。

 

    一个蓝色的小光球正滚在苏沐橙的办公桌上,呜呜哇哇的哭得不能自己。离他不到一米远的地方,半空浮着一把黑色的小伞,伞上居然还长着一朵小花,飘啊飘的,正使出浑身解数安慰他。

 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啊,”君莫笑低声说。“你主人真的会回来的……你看我主人不也没来吗……”他抖了抖头上的花,一转头,正撞上叶少将难以言喻的眼神。

 

    君莫笑吓了一跳,啪叽一下变回一个黑光球,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主人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唔。”叶少将有点嫌弃的瞟他一眼,那眼神仿佛在说:这你都搞不定!丢人!

 

    蓝河都看呆了,直愣愣的看着那个黑光球不情不愿的飞到叶修肩上。下一刻,桌上的蓝光球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了过来,哭唧唧的叫:“主人!!——呜呜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赶紧把它接在手里,手足无措了一会儿,拍拍它说:“呃……别哭啊,我没事,这不是回来了嘛。”

 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心虚的往自己袖口嗅嗅。这两天他浑身都是叶修信息素的味道,临出门前狂喷了半瓶遮盖剂才勉强盖掉一些。来的一路上他都心惊胆战的,生怕被其他人闻出端倪……

 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。”苏准将一脸憔悴的从办公桌上抬起头,“你们!把这俩都带走,闹了我一天啦!”

 

    蓝河又是心虚又是愧疚,抱着绝色一个劲的道歉。叶少将倒是满脸无所谓的模样,晃悠两圈说:“体检呢?不是你说的嘛,发情期结束得做个血液检查。”

 

    “自己做!”忙得火烧眉毛的苏准将大手一挥,指着两个光球说:“你们机甲上就有血液分析装置,智脑和帝国数据库直接联网的,有数据异常再来找我。”

 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被苏沐橙不由分说的赶了出来,还附带两个叽里咕噜滚出来的光球。

 

    面面相觑,还是叶少将先开的口:“……我把机甲停哪个机库了?”

    上次情况紧急,他让君莫笑开的自动巡航模式。这会儿停去了哪里,他也不记得了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心想我怎么会知道!叶少将啧啧两声,把黑光球从肩膀上拽下来,往空中一抛:“你带路吧。”

 

    君莫笑应了一声,拉着绝色一起飘在前面带路。两个小光球你挤挤我,我碰碰你,咕咕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蓝河跟在他们后面,忍不住问叶少将说:“呃,那个黑的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啊。”

 

    “它叫君莫笑。”叶修回答他道。“千机的精神体。怎么样,名字不错吧?”

 

    “君莫笑啊……”蓝河有点崇拜的看了好几眼。这可是帝国第一战甲的精神体啊……据说千机不仅拥有史上最强的武器系统,连战略分析系统也是一等一的强大,甚至可以自主作战…… 

    进行精神力改造以后,应该比从前更强了吧……

 

    他正想着,前面的光球忽然停下了。机库已经到了,左右分出两个通道。绝色恋恋不舍的飞到左边,软糯糯的对他说:“主人,蓝桥春雪在这边呢。”

 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蓝河应道。他匆匆忙走进去,刚走两步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回过头去。

 

    叶修正在往右边走,边走边和君莫笑说着话。他蓦然回首,正对上蓝河递去的视线。

 

    通道里昏黑极了,只有一盏灯在中央。叶修就这么迎着光站着,身后是沉沉的暗,侧脸却勾着一道锐利的亮,寥寥几笔,勾勒出男人慵懒的神情。

 

    “一会儿见。”他微微笑了一下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蓝河忽然就不敢看他,低着头在喉咙里应了一声。


    这是五天以来他们第一次分开啊。蓝河很不合时宜的想。整整五天时间,两个人几乎都没离开超过一米的距离,就连今天早上,他都是在叶少将怀里醒过来的……

 

    身体交缠了那么多次,这却是第一次在一张床上睡了整晚……早上他居然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叶修脖子上,腰间还横着少将的一条手臂。他和他是那么的亲密无间,恍然间就好像一对真正的伴侣……

 

    ……等等!我在想什么!

 

    蓝河猛的跳了起来。蓝桥春雪的驾驶舱有点矮,他这一蹦,脑门正好撞在驾驶台上,顿时疼的龇牙咧嘴。

 

   绝色正蹲在那给他做体检呢,吓得火烧火燎的飞过来说:“主人你没事吧?沐橙姐姐说了,你的脑袋里面有旧伤,千万不能撞头的呀,哎主人你疼不疼啊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莫名其妙:“什么旧伤?我怎么不知道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主人不知道吗?”绝色转了两圈,调出一张图给他看:“主人的左脑有过很严重的损伤啊,沐橙姐姐让我好好注意呢,不仅不能撞头,高频率的互融也不能超过五个小时……”

 

    绝色碎碎念个不停,蓝河苦思冥想了良久,忽然一拍脑袋说:“我想起来了……这大概是我小时候的伤吧?”

 

    绝色脑袋顶飘出一个问号,疑惑道:“小时候?”蓝河嗯了一声,说:“我是孤儿,当年好像是被悬浮车撞到了吧……?反正七岁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个好大的泪包冒了出来……蓝河赶紧换了口吻,轻松道:“也没那么严重啊,我现在不也挺好的吗——诶?体检数据是不是出来了?”

 

    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的光球又重新扑到控制台前。蓝河跟着凑上前,就听绝色声音一肃,紧张的说:“主人!!你血液里的Alpha信息素值怎么这么高!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一口气卡在喉咙里,脸都憋成了酱紫色。他下意识捏捏胸前的通行证,心虚道:“呃……那个,正常的……你别管了。”

 

    和叶修深度标记了整整四五天,信息素值能不高吗……

 

    万幸万幸,其他的指标都一切正常。蓝河松了一口气,放松之余忽然灵光一现,转头问绝色道:“……刚刚苏准将说,你和帝国数据库是联网的?”

 

    “对啊!”小光球闪了闪,语气骄傲:“全星系的信息库我都能连接呢!”

 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查个东西,别让别人知道啊……”蓝河压低了声音:“——皇室密匙,能查到吗。”

 

    
    隔壁机库,叶少将翘着两条长腿,悠哉悠哉的赖在座椅上。君莫笑一边给他检查,一边把大堆的文件调出来给他。五天时间虽然不长,倒真积压了不少事等着他处理。

 

    叶修一目十行的扫两眼,呵一声露出一个讽笑。

 

    “老许这是忍不住了啊。”叶少将嘲讽道,一边拨了一个通讯给方锐:“干得不错啊,手再狠一狠,北海那群人要开始跳脚喽。”

 

    方准将大呼小叫的说哎我没做梦吧,你这诈尸呢吧!叶修没理他,啪叽一下把通讯挂了。

 

    然后又给保障处的陈果打电话:“我们研究所的警戒挺严的把?降低点儿啊,顺便弄几个漏洞出来……”

 

    陈果上校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啊?!”

    叶修没多说,言简意赅的给了她四个字:请君入瓮。

    陈上校秒懂,小声笑了一会儿说将军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

 

    等检查完毕,叶少将又忙碌了一会儿,待把各色事务安排妥当,这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打着呵欠慢慢走了出去。

 


    蓝河正在门口等他,两眼盯着远方发呆,脑子里却在想刚才绝色查给他的资料。

    能查阅到的资料少之又少,关于密匙,只有简单的一句话。

 

    ——皇室所持有的秘药,可以使注射的AO双方只对对方产生标记反应。附加作用?不明。不良反应?不明。持续时长?不明。总之,一切不明……

 

    他只查到了一个可疑的病例:七十多年前,一位皇室Omega的未婚夫突然暴病身亡,不久之后,这位Omega也出现了性腺异常的反应。而当他想详细阅读这份病理报告时,绝色却告诉他,抱歉主人,我们的权限不够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忽然就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。搞了半天,他还是没法确定叶修的话有几分真假啊……

    ——这个少将,到底在计划些什么?

 


    叶修远远的看着他。Omega两道眉微微的蹙着,眼睛微眯,一副心思深沉的模样。他走上前去,拍拍蓝河的脑袋,笑道:“想什么呢,这么严肃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啊,没什么。”蓝河回过神,“检查完了?接下来我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训练啊。”叶少将懒懒的看他一眼。“你不会以为上次就过关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蓝河一愣:“你不是出手了吗?不是你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说过。不过小蓝,如果我是你的司令官,你敢在战场上这么干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蓝河又是一愣:“你就……?”

 

    叶修沉吟片刻,忽然低头,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你听好了。在战场上,以命换命是最蠢的招数,不论何时,都绝不要用,听到没有?”

 

    这下蓝河是真的惊讶了,睁大了眼睛看他,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……你真是个怪人。”
 
    “很怪吗?”叶修抓住他的手,两人一起往训练场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挺怪的。”蓝河说。“哪有你这样的指挥官啊,居然跟士兵说无论何时你都不准牺牲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这不挺好吗,人道主义关怀啊懂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军人,又不是人权卫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吗,我觉得挺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


    摆脱了发情期的影响,两个人终于进入了一段稳定时期。之后的一周时间里,蓝河仿佛回到了久违的军校生活,每天两点一线,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机甲训练。

 

    在叶少将无情的调教与蹂躏下,他和蓝桥春雪的配合程度节节攀升,不过短短几天,就有了十分显著的提高——现在的他,终于可以在叶少将的围追堵截下存活30秒钟了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泪流满面,一边仰天长叹一边想:妈的,真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叶少将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……每天看看情报,揍揍蓝河,老神在在的等着瓮中捉鳖。

 
    几天之后,研究所终于有了一丝不寻常的动静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当蓝河精疲力尽的从蓝桥春雪上跳下来的时候,整层研究室的灯光骤然熄灭了。

    夜色像一头蠢蠢欲动的凶兽,张着锐利的爪牙,将研究所完全吞噬。黑暗之中,刺耳的警报声此起彼伏,几乎同时,鲜红的应急灯次第亮起,炸出一片血红的光芒。

 

    “——警报!A区遭到不明人员入侵。”

    “重复一遍。A区。已遭到不明人员入侵——”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希望在30前能走到关键剧情………………(话唠没的救了,让我死吧

评论(32)
热度(791)
2016-04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