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29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29、  
    连思考都没来及,蓝河一把抄起绝色,几个健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特勤出身,紧急状况之下,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动了。几秒后他骤然回神,发现自己正飞奔在通往叶修办公室的通道上。

 

    光球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,它哆嗦两下,刚要说话,便被蓝河猛一掌按住。
   “别出声!”蓝河用气音警告它,伸手把腰后的粒子枪拔了出来。

 

    紧急通道里伸手不见五指。一道道敞开的安全门被他甩在身后,蓝河猫着腰急掠而过,暗自心惊:安全系统完全瘫痪了!?外部入侵?还是说中央控制室已经被控制了……
   
    叶修的办公室就在研究所最顶层——研究所的主体设施全部建在地表以下,所谓的最顶层,其实就是负一层。

    应急灯苍白的光从门缝里透出,门前有个人正蹲着身张望。蓝河心猛一提,握着枪悄无声息的摸上去——那人正好回头,小声惊叫了一声,道:“蓝少校?!”
    “陈果上校?”蓝河赶紧把枪压下去,仓促之间居然还记得敬礼。女上校脸上有几分慌张,蓝河挡在她身前,习惯性摆出一个警戒的姿势,低道:“您还好吧?将军人呢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找不到他!”陈果急促道。“通讯被切断了,有人侵入了我们的安保网络。”

 

    陈果是真的有些着急。

 

    虽说漏洞是按叶修的意思的放出去的,军团里也做好了安排,可当对方真的一声不响的切断了全区网络,叶少将又突然不知去向时,她到底是忍不住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个什么万一……

 

    她这才想了个开头,就被一只手打乱了思绪。蓝河把她拉起来,转身打开办公室的大门,推着她进去道:“您先待在这里,门锁好。这里离A区挺远的,应该还算安全……”


    陈果愣怔的看着他一通布置,蓝河摸摸袖口,从里面摸出把小型光刃塞给她。陈果接过来,拉住他问:“……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将军。”蓝河弯着腰,把裤脚塞进靴子,绑死。绝色在他脚边滚来滚去,头顶一个大哭的表情,蓝河笑起来,戳戳它说:“别怕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小心点。”陈果的表情微微忐忑。“我设置了自动修复程序,网络不会中断太久……”
  
    蓝河笑了一下,推开门道:“放心,我是专业的。”

 


    这话倒真没说错。潜入与反潜入,暗杀与反暗杀。这些本就是蓝河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从办公区一路摸到机库,哪里都没有叶少将的行踪。通讯被切断的很彻底,蓝河试了好几次,还是无法连接到网络。……看来来的是帮狠家伙啊。蓝河想。他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:对方是冲着精神力机甲来的。

 

    下手既快又准,连军团内部的安保网络都能在顷刻间攻陷……到底是对手太强大,还是这里出了内鬼?

 

    他微微抿紧了唇。应急灯红色的光芒映在他眼里,就像蒙上一层细微的火光。

    
    穿过幽长的通道,迎面传来一阵细微到极致的脚步声。几乎同时,蓝河脚下一刹,闪身贴在转角处,屏住呼吸。
    ——至少有两个人,行进的步伐又碎又轻,这绝不是军人会有的脚步。

 

    蓝河闭了闭眼,摸出通讯器,朝着对面用力扔了过去——

 

    清脆的撞击声格外的刺耳。一秒之后,两条黑影从转角处冲出来,对着对面走廊的尽头,举枪射击!

 

    粒子枪刺目的华光割破了一地黑暗,光影起伏间,黑影背后浮出一张清俊的脸。

 

    蓝河脚下骤然发力,如猎豹般疾扑过去。幽冷的枪口在瞬间抵住一人的后心处,蓝河连眉头都没动一下,手指一扣,毫不犹豫的开枪!

 

    噗嗤一声轻响,就像什么东西被生生撕裂开来。一大团血雾喷涌出来,溅到蓝河发冷的手上,有点暖,带着人血特有的浓重腥味。

    那人连闷哼都来不及,烂泥一样缓缓跪倒下去。前面的一人这才猛然察觉,忙急急回转过身。

 

    顷刻间,骤雨般的扫射随之而来。手中的粒子枪余光未消,蓝河就地一滚将将躲过,停也不停,一个蹬地冲上前去,对准一人肋骨,横臂就是一个猛击!

    一声压抑的痛呼响在他头顶上方。蓝河恍若未闻,抬手就是一枪。

 

    瞬间血气弥漫。沉重的尸体砸在蓝河肩上,他刚一脚踹开,一道凌厉的白光便从视野的尽头破风而来,直指他的眉间——蓝河悚然一惊,条件反射的偏头,抬手虚虚一挡。

 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!?

 

    只听啪的一声爆响,火星炸裂,带出一股子焦糊的味道。他手中的粒子枪被光束击中,顿时被烧了个对穿。蓝河果断的把枪一扔,反手抽出靴子里的光刃,朝着光射来的方向飞扑过去。

 

    只这一枪,足以让他分辨那人隐藏的位置。蓝河屏息凝神,手腕翻转,细细的光刃绽出流水般的光芒,朝着那道模糊的黑影,一刀抹去!

 

    他奔袭的速度快极了,仓促之中,那人根本来不及再开第二枪,只能把枪一横,堪堪迎上劈到面前的光刃。

 

    一小团迸裂的火光几乎照亮了半个走廊,枪管应声断成两截。蓝河只觉眼前一花,下一刻,一个巨力便袭上他握刀的手。燃烧着的光刃朝着他自己的方向移了半寸,蓝河心下一惊,忙撤开刀刃,闪身后退了半步。一道劲风从他小臂上袭过,光刃在瞬间被打飞出去,火光电石间,一个念头从他脑海里划过。

 

    糟糕了——这人居然是个Alpah!

 

    论起近身格斗,Alpha从来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这会儿两人手头都没枪,只能靠硬功夫肉搏。这人显然也是一把好手,不过几秒的功夫,蓝河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。

 

    正面迎敌从来不是他的强项。蓝河咬了咬牙,心一横,腿鞭横扫过去,趁着那人避开的空档,飞身朝墙边瘫倒的尸体一扑。

 

    粒子枪!蓝河双眼圆睁,伸直胳膊竭尽全力的够过去——只有拿到枪,他才能扭转劣势!

    10厘米、5厘米……笔直伸出去的手蓦然顿住,蓝河腰后一阵剧痛,不待他作出反应,一道手臂便死死勒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

    操!蓝河忍不住在心底狂骂:这他妈是什么人!动作居然这么快!——

 

    撕扯的疼痛混着窒息感从肺部鼓胀开去,蓝河眼前金星直冒,他拼命支起身体,抬手,刚想一肘子顶过去,背后的身体却忽然僵住了。

 

     滴答两声液体滴落的声音,锁住他喉咙的胳膊顿时一松。身后的Alpha脱力似的滚落在地上,砸出一声沉重的闷声。

 

    “咳——!”蓝河猛吸一大口气,跪在地上拼命的咳起来。混着腥味的空气迫不及待的钻进他鼻腔里,一团混乱中,他仓皇回头,年轻的少将一手持枪,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身后。

 

    浓重的黑暗里,叶修的面容有些许的朦胧,只那一点懒散的笑意,还是那么清晰而醒目。

 

    “表现的不错嘛。”叶少将闲庭信步般走过来,一脚踢开横在路中的尸体:“怎么样,还站得起来吗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心脏有一瞬间的停滞,几秒后,便如劫后余生般狂跳起来。蓝河直直的看着他,无视了叶少将伸过来的手,自个儿扶着墙慢慢站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吐出一个字。喉咙撕裂般的痛,蓝河低咳了几下,把话说完:“你跑哪去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没出声,没拿枪的那只手伸过来,顶着他的下颚让他抬起头。

 

    蓝河皱着眉躲开,嘶哑着声音表达不满:“……你干嘛?”

 

    一根手指摸了摸他脖子。咽喉处横着一道红痕,瞧着怪渗人的,蓝河自己看不见,因而也不知道叶修是抽了哪门子的疯,于是颇有些不耐的格开他的手,说:“这些是什么人?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头顶上的灯忽然闪动了几下。只听嘀嘟几声轻响,通道里的灯光渐次亮起,世界又重新回归于光亮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喂?能不能听到?!将军!蓝河少校?”

 

    细微的声音从地上传来。两个人都是一怔,还是蓝河先反应过来,几步奔过去,从不远处的地上捡起那个被他当做诱敌工具的通讯器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陈上校?”他试着喊了一声。叶少将也走过来,两人蹲身凑在一处,对着那块小小的通讯器。

 

    “是我!”陈果急急道:“我们的网络修复了!将军,A区的入侵者已经肃清,但是C区也被入侵了……他们已经往中央控制室去了!”

 

    叶修眉微微一蹙,沉声道:“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14个!”陈果利落的汇报:“巡逻队集中去了A区,被他们绕过去了!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不对啊。”蓝河有些奇怪起来。“安保网络已经恢复了,他们怎么还敢往里面走?”

 

    通往中央控制室的通道上设置了好几道安全门,一旦开启完全闭锁模式,安全门锁死,里面的人简直就跟笼子里的老鼠似的,这不是明摆着送死吗?

 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啊。”叶修慢慢笑起来。“倒真是舍得下血本啊。”

 

    像是应证了他的话似的。陈果突然啊了一声,惊讶道:“……他们有奇点炸药……!”

 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隐隐的震动从脚下传来,像是地底的什么东西正在疾速崩落。叶修霍的站起来,一把拉住蓝河,转身就往紧急通道里狂奔。

 

    “去中央控制室!”叶修短促的说:“他们要炸掉研究所!”

 

评论(24)
热度(697)
2016-04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