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3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33、

    风沙沙的响,空气里有淡淡的海腥味。

 

    蓝河眼皮微微一动,举着两手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。指缝里沁出一丝薄汗,蓝河没有回头,声音平静而冷漠:“……我不太明白,您这是什么意思?长官。”

 

    吐完最后两个字眼,蓝河放下双手,缓缓的转过身来。

 

    夜鹰微眯着眼,目露讽意的注视着他。蓝河静静平视他,眼里幽黑如深潭,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夜鹰嗤笑一声,五指倏然一扣。

 

    蓝河只觉额前一凉。夜鹰举枪抵着他的额头,不屑道:“几日不见,你倒是长本事了啊。为了个Alpha,连自己的祖国都敢出卖!”

 

    蓝河神情一滞,不待他反驳,夜鹰又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叶家那个少将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我们的人?”

 

    “是。”蓝河面无表情的站着,两手背握,身姿拔直:“我确实暴露了。叶少将收缴了我的通讯器,出于安全考虑,我没有向组织汇报。这确实是我的失误。”

 

    夜鹰没想到他这么坦率便承认了,怔愣之下反倒笑了:“你倒是挺坦荡啊?事到如今,你还想着护着他?”

 

    他摊开手指,把手里的微型的光脑甩到蓝河面前,冷笑道:“你给我看仔细了,看看这是什么!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一语不发,垂着眸看过去——光脑里正放着无声的影像,是研究所遭到入侵的那天。光影中他看到了模糊的自己,手持光刃,脸上还沾着残留的血污,手起刀落,利落的将人捅了个对穿。
    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心中翻起一片巨浪。半晌,才僵硬道:“他们是北海的人?”

    他似乎隐隐有了一个猜测。
 
    ……一个合理至极,却让他怎么也不想相信的猜测。

 

    仿佛看出他的动摇似的,夜鹰低低的笑了,不无讽刺的道:“那些人是许子熙豢养的死士。他这回算是着了叶修的道了,姓叶的故意诱他放人出来,利用漏洞反追踪了我们好几个据点……他倒是下的一步好棋啊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浑身都僵透了。夜鹰毫不留情的继续说:“……像他这样精无细算的人,居然会让你的影像传到我手里?拦截这点数据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……很显然,答案只有一个。”

 

    “你也只不过是个诱饵罢了。”夜鹰大笑起来:“你以为他把你当回事吗?你在他眼里只配做一个饵!随时可以牺牲的饵!他若真在乎你,又怎么会舍得把你置入险境!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他甚至在你身上装了屏蔽器。别执迷不悟了,谁会蠢到信任一个敌国卧底?”
 
    心仿佛麻木了,连痛都感觉不到。蓝河张了张嘴,下意识道:“不可能!”

 

    夜鹰看着他说:“你身上的信号监控都被屏蔽了半个月了,怎么,你自己都不知道么?”他上下打量蓝河两眼,笃定般的问:“姓叶的最近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?”

 

    蓝河呆了呆,半天,才像想起什么似的,从口袋里摸出叶修给他的通行证。
    
    精致的磁卡还带着人体的温热。不期然的,叶修说过的话就那么生生跳进他的脑海:……通行证我都给你了,够诚意不?

 

    夜鹰一把夺了过去,三两下,里里外外的拆开检查了一遍。不多时,一枚小小的芯片掉了出来,啪嗒一声,砸在地板上。

 

    夜鹰呵的一声,一脸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
 

    蓝河漠然的盯着它看,半天后,又转眼去看眼皮底下的光脑。

 

    视频在不断的重复播放,他看到浑身血污的自己,拔着刀奔袭,一次,又一次。

 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那一天,他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立场……他根本没去想自己是不是该为城邦做些什么,满心满脑,想的居然都是叶修可千万不能出事。

 

    ……我这算是哪门子的特勤啊。

    蓝河忍不住在心底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身份暴露,任务失败,连一颗心都傻乎乎的交了出去。还有谁做特勤做成我这个样子?

    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太在意。”夜鹰看着他惨白的脸色,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角。

 

    他收起手中的枪,放柔语气,缓声道:“局里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。中将阁下说了,只要你肯戴罪立功,所有一切,既往不咎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这是想要我毁掉研究所的数据,是吧。”蓝河扯着嘴角笑了一声。知觉早已抽离体外,什么感觉都是木的,没有难过,没有伤感,只剩下浓浓的疲惫。

 

    夜鹰目中露出微微赞许,点头道:“许子熙的人没剩多少了。打草惊蛇,城邦与北海也不适宜再有什么大的动作……”


  
    蓝河凉凉的扫了他一眼。夜鹰笑道:“我知道,你不怕死……你一直和别的特勤不一样。你向往的是一些别的东西。从我第一次见你,我就看得出来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默然僵立着,一句话也不答。夜鹰说:“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?中将阁下发了话,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,局里就摘掉你的芯片,放你自由。从今往后,你想去哪里,便去哪里……这个条件,还不错吧?”

 

    他抬起一臂,朝蓝河递出手。掌心里,一枚纽扣大小的银灰磁盘正安静的躺在中央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足以入侵中枢光脑的病毒。”夜鹰诱惑般的说道:“把它插进控制台,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蓝河静静站立着,视线锁死在那枚磁盘上,良久,良久。

 

    “怎么样?择日不如撞日,今夜正好是他们换防的时间……”夜鹰盯着他,眼里隐隐闪过一丝危险的光。

 

    秒针转了一格又一格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。蓝河抬眸,慢慢握住了那个小小的磁盘。

 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他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暮光渐沉,夜色正徐徐染上天际。半沉的暮色中,两道身影从错落的礁石旁飞掠而过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叶修办公室里的通讯器小小的震动了一下。办公桌前,看公文看得呵欠连天的少将终于精神一振,忙不迭的按下通话键。

 

    “捉到了?”叶修问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头一阵沉默。片刻后,莫凡中校平板无波的汇报:“目标出现在了官邸。……对方设置了信号干扰,我们跟丢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叶少将笑了笑:“我猜他也知道你们就在附近。”

 

    以蓝河为线,他近乎正大光明的抛出了一个饵。一个极具诱惑力、让对方绝对值得冒险一尝的饵。

    夜鹰的出现似乎早在他的计划之内,如今莫凡失手,叶修仿佛也早有预料似的,浑不在意道:“身份确认了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莫凡回答:“身份已经确认,是北海星系的伊诺执政官。”

    叶少将摸了摸下巴,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行吧,你们可以回撤了。”目的已然达到,叶修站起身,抓起椅背后的外套:“身份确认了就行。辛苦了,做得很好。”

 

    莫凡却没挂断通讯,犹豫了一刻,说:“那蓝河少校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没多说什么。叶修却立刻读出了里面的未尽之意:“……你这是担心他会对研究所不利?”


 
    莫凡没说话。叶修静默着望向窗外,凝着神好像在思考什么。片刻后,他才说:“放心,他不会的。”

 

    叶修回到家时,早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。漫天的星斗从海平面上升起,铺下一地影绰的星光。他推开家门,不意外的看见桌上正摆着两道菜。

 

    大约是猜到他回来得晚,盘子上罩着保温罩,他揭开一条缝,饭菜香喷喷的味道立刻四溢出来。

    盘子底下压着张字条,言简意赅的只有三个字:“自己吃!”

 

    叶修失笑,把字条收进口袋里,抬脚往楼上走,一边扬着声音喊:“人呢?出来出来。”

 

    楼梯被他踩得咯吱响,灯开着,却一直没有人回答他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驻军大楼里,蓝河一个人走进那间破破烂烂的电梯。通行证在他手心里攥着,攥太紧,磨得掌心都有点痛。

 

    身份认证,安全扫描。他默默的走出电梯,已经挺晚的了,研究所里没多少人,只有巡逻队还在守着班。他们中有几个也认得蓝河,见他来了,笑着打招呼:“今天又加点训练呢?”

 

    蓝河没接话,冲他们笑笑,摆了摆手。

 

    绕过研究区,蓝河径直走进特殊型号机库。安全门层层开启,亮起的灯光下,蓝桥春雪正安静的肃立着。

 

    蓝河慢慢的走近。巨大的机甲投下又长又深的阴影。他不得不高仰起头,才勉强将它看全在眼里。


    他的目光澄澈如湖水,明亮的,近乎虔诚的凝望着面前的机甲


    纤细的机身漫出幽冷的银光,骨架高挑,拔出优美的曲线——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它时一样。

 

    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,这台机甲上无一处他不熟悉。他甚至能记得它拔起光剑时手臂弯曲的每一个角度,还有奔跑时的每一个震颤……

 

    他一眨不眨的看着蓝桥春雪熄灭的眼。他知道,当它开启的时候,那双眼里会是如苍天般的湛蓝……

 

    ——只可惜,自始至终,他从未真正属于过这里。


    
    蓝河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视线。他低下头,刚要转身,身后忽然飘来一道软糯的声音:“……主人!!”

 

    猝不及防,圆滚滚的蓝光球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进蓝河怀里。蓝河差点被他冲一个跟头,好容易站稳了,绝色已经哇啦哇啦的吵开了:“主人主人!你怎么来啦?今晚我们又要训练了吗?”

 

    光球在他怀里快乐的滚了两圈,小孩子一样冲着蓝河撒娇说:“主人今天都没来看我!呜呜呜我好想主人……”


 
     蓝河轻轻嗯了一声,抱着它的手一点点的收紧。绝色又拱了两下,忽然啪嗒两声水滴落的响。绝色愣了愣,头顶飘出一个疑惑的表情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绝色左右晃晃,好奇的看着自己身上水珠:“怎么这么咸啊?”


 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蓝河说,“是汗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”蓝河揉揉眼睛,小心的开放光球:“记得乖乖听苏准将的话。没事别调皮,多去数据库里升级,知道没有……”

 

    绝色嗯嗯嗯的拼命点头。蓝河拍拍它的脑袋,转身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。绝色蹦起来,冲着他喊:“主人主人,明天见!”

 

    门外是无边的黑暗,像要把他吞没似的。蓝河背着身,没有回头。

 

    黑暗中他挥了挥手,说:“明天见。”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秉承本文优良传统,下章黄暴啦哈哈哈(gun

评论(63)
热度(903)
2016-05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