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4)(35)

**预警** 本章黄暴***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520,上肉为敬(

#34、

    时隔多日,蓝河再一次踏上了通往中央控制室的楼梯。安全通道还处在修复状态,一道道安全门大敞着,盘旋而下的通道一眼望不见尽头,旋转着,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。

 

    安全门前临时设置了两台监控设备。蓝河抬头略略一扫,毫不遮掩的推开门,走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红外监视器立刻就有了反应。蓝河边走边等着,果不其然,通讯器响了。监控室那边道:“少校,中央控制区域现在是限制通行地区,请出示您的通行许可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蓝河脚下停也不停,淡然回道:“叶修少将让我去取个资料。事出紧急,我没有许可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对方似乎都被他这坦荡的态度搞愣了,沉默片刻,才道:“抱歉,我们必须与将军核实一下。”

 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蓝河似乎隐约笑了一下:“动作快点。”

 

    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,只有监控信号还在嘀嘀作响。蓝河没有管它,顺着螺旋的通道径自往中央控制室走去。

 

    越过满目疮痍的走廊,他终于来到了最后一道安全门前。贯通天顶的大门尚未完全修复,先前被炸开的破洞仍然半开半露。四周设着临时的安全装置,在破口处蒙着一层光罩。

    蓝河放缓了脚步,待走得近了,探头转了过来,对着他上下扫描了两下。

 

    “身份已识别。蓝河,少校。”

    “验证权限。请扫描您的通行证。”

 

    一路走来,蓝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停顿了一下。他攥紧了手心里的通行证,低着眉,似乎陷入在某种情绪里面。片刻后他终于自嘲般的笑了,把通行证小心的塞进口袋里。

 

    一线幽蓝的光从指间溢出,继而光芒满溢——

    蓝河一手从袖间拉出光刃,对准正在闪光的安全装置,一剑劈去!

 

    刺啦一声巨响,自下而上,安全装置瞬间被生生切成了两半。光罩应声而裂,碎光如雪片般从他脸颊两侧飞散而去,刺耳的警报声在瞬间响彻走廊,蓝河恍若未闻,抬脚便跨了进去。

 

    “紧急通报,中央控制室遭到破坏!”

    “一级警报,中央控制室遭到入侵!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回事?蓝河少校,您到底在做什么!?”

 

    蓝河拾级而上,走到控制台前,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枚银灰色的磁盘。

 

    数据接入口就在他掌下。他伸手,摸了摸那个小小的黑色凹槽,随即笑了笑,转身面朝大门站定。

 

    快点来吧。蓝河自暴自弃的想。

    任谁都好,给我一个痛快。


    
    警报声渐渐的消了,外面的声音却愈发嘈杂。蓝河木然立于高台之上,像等待判决一样,紧盯着入口那处。

 

    许多种说不出的情绪在他心底翻腾涌动。他发着呆,甚至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直到一阵脚步声传来,所有的声音都为止一静。


    咔哒一声轻响,一只军靴踏了进来。

   
    叶修平静的走了进来。一步一步,穿过碎裂的门扉,踏上幽长曲折的廊桥。少将的步伐轻而缓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儿声音,可每走一步,都像踏在蓝河心上一样。

 

    连猜测都不用,蓝河下意识的就冒出一个念头——叶修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城邦,夜鹰,病毒……一切的一切,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

 

    远远的,两道目光不受控制的交汇在了一处。蓝河小心又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强迫着自己露出一副无谓的姿态。他耐心的,安静等待着叶修向他走来。待他走得足够近了,才慢慢绽出一个笑容。


    “我以为会是警卫队。”蓝河说,“没想到,来的居然是你。”

 

    少将的步伐应声一顿。

 

    自进门起,叶修的目光似乎就没离开过他。少将站定在那儿,头颅微仰着,目光灼灼的盯住他,说:“过来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一愣,继而失笑的摇摇头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想玩这一套吗……长官。”

 

    “哪一套?”叶修淡道。他的视线微微下移,看到了蓝河手里握着的磁盘。

 

    少将的目光微微一紧,便听蓝河低低道:“你利用我,也便罢了……是我自己愿意的,怪不得谁。我只问你一句,那段视频,到底是不是你放出去的?”

 

    叶修的眼里沉静如海。几秒后他开口,坦然回道:“是。”

 

    即使是预料中的答案,还是痛得像在他心里剜了一刀。蓝河闭了闭眼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通行证,丢还给他。叶修没有伸手,那张通行证摔落在地上,芯片掉出来,滚落在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蓝河说。

 

    空气似乎都凝固了,什么都不必说,彼此都是那么的心知肚明。僵持中叶修紧盯着他不放,沉默片刻后道:“不,你不明白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太了解城邦了。”叶修说:“照你们局里的作风,向来不会留下任何一点不确定因素……无论任务结果如何,城邦终究是要除你灭口的。从视频流出那一天起,你已经是一枚弃子了——你明明知道的,对不对?”

 

    蓝河沉默不语。叶修又道:“我说过的……做我的Omega,我护你周全。小蓝,为什么你就不肯信我一回?”

 

    蓝河失语般的看着他。叶修的话里似乎隐喻着点什么,他忍不住笑了,嘲笑般道:“你该不会是想说,拿我当饵,只是想让局里彻底放弃我吧……”

 

    少将却没有笑,认真看着他道:“是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完全摆脱——”

 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蓝河再也听不下去,近乎粗暴的打断了他:“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分别?在你眼里,我也不过是个棋子罢了。一箭双雕,长官,您确实下的一手好棋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认输了。”蓝河说。

 

    他放弃般的说着,扬手把磁盘扔到少将面前。蓝河一脸漠然的偏过头,再不去看叶修一眼,藏在身后的双手却紧握成拳,用力得连骨头都在咯吱作响。

 

    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。蓝河自嘲的想。——我曾经是那么、那么的喜欢你。

 

    喜欢到连自己的底线与立场都快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若没有了那些,我还剩下什么呢?

    我还是那个我吗?

 

    四周是一片压抑的安静。叶修蹲身捡起了那个磁盘,仔细看了好几眼,才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。”蓝河看也不看他:“局里答应我,只要把它插入中枢,就给我自由……傻蛋才不答应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不是问你这个。”叶修说:“我是说——为什么不插进去?你明明有足够多的时间……可你连它的盖子都没有打开,为什么?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不说话了。叶修继续说道:“还有门口的安全门……我给你的通行证,为什么不刷?这样你根本不会触发警报,守卫队也不会这么快发现你……为什么?你是傻蛋吗?”

 

    蓝河被他噎的答不上话来,只能冷着脸,淡道:“技不如人,这能有什么为什么?”

 

    叶修却根本不买他的账。他几步上前,一把抓住蓝河的手,拽住他道:“别骗我了。你真的下得了手?绝色,还有蓝桥……你真的忍心?”

 

    中枢光脑仍然散发着莹莹的光,如萤火闪动,投下一块块碎裂的光斑。光影中,少将的脸庞仿佛被割裂成了无数片,朦胧着看不太真切。


 
    蓝河干脆无视了他的问话,平静道:“长官,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

    叶修用力握紧他的手腕:“你说。”蓝河任由他抓着,低道:“我知道警卫队在外面——我不想上军事法庭,也不想被局里处决……你现在就杀了我吧,痛快些。”

 

    一时间,四周的气压陡然降低了好几度。拽着他的手似乎有些发冷,叶修沉默了好久,才哑声道:“……你就这么想寻死?”

 

    头颅忽然被一股大力掰正,少将压抑着表情的脸在瞬间闯入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叶修的眼睛黑极了,里面乌压压的一片,犹如风暴来临前的海面,无数暗潮正在汹涌翻滚。

 

    蓝河心下一惊,几乎被他的眼神镇得忘记了呼吸。叶修摸住他的脸,一个字一个字的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少将一把扣住他的后脑,头一低便吻了下去。

 

 

 


#35、

    一个缠绵悱恻,却毫无声息的亲吻。

 

    几乎是在叶修吻上他双唇的同时,蓝河牙关咬紧,一声不吭的闭紧了双唇。任凭Alpha如何在他唇上辗转,他仍如木石一般,紧闭着嘴巴,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 

    唇上是他熟悉的湿热感,混着Alpha烟草似的信息素味道,是叶修嘴唇的温度。恍然间蓝河想起了那次发情期,每次他们做之前,叶修也会这样,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吻他……

 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走神的后果是被Alpha凶狠的咬在了唇上,叶修放开他,眼里乌光沉沉。他一把抓住蓝河的双手,淡然道:“你就这么想摆脱帝国?宁可选择死,也不肯信我?”

 

    蓝河心口钝钝的痛着,他默然不语,忍着翻腾的心绪看着他的Alpha。心堵的快炸开了,里面仿佛有个声音在大声的喊:不!不是这样的——

 

    可他什么也没能说出口。他只能放弃挣扎般的阖上眼睛,机械的重复道:“杀了我。”
   
    “警卫队就在外面,”蓝河说,“你瞒不过军部的——趁现在,杀了我。”

 

    进退维谷,是他亲手斩断了自己退路。——这样很好,从此还清彼此,城邦也好,帝国也罢,就拿这条命,一并清偿罢。


    安静中他听见布料摩擦的声音,下一刻,有什么东西缠上了他的手腕。

 

    蓝河悚然一惊,蓦地睁开眼。只见叶修扯掉了胸前领带,指间一绕,便把他双手牢牢的绑死。Alpha一把拉过他,凑着他的耳朵说:“你别想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他们如愿的。”叶修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你哪也别想去。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愣了:“你……”刚蹦出一个字,双肩忽的一沉。Alpha用力的按住他的肩膀,狠狠吻了过来。灵巧的舌破开唇与齿的防线,侵略似的钻进他的口腔。叶修完全不理会他的挣扎,又深又重的亲吻着他。

 

    混乱中蓝河用力的一口咬了下去,血味顿时从交叠的唇里弥漫出来,Alpha两手抱着他的腰,任由他咬着,沾着腥味的嘴唇愈发凶狠,近乎蹂躏的吮着他舌头。

 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在他的进犯之下,蓝河只能不断的往后退缩,直到后臀一凉。蓝河一惊,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操作台前,再也无路可退。

 

     一吻完毕,两个人的唇里都满是血液的腥味。叶修眼神微沉,低下头,慢慢舔去他唇角的血迹。

 

     温软的触感让蓝河有一瞬的恍神。错眼间,他看到了少将夜空一样的瞳孔,深沉的,隐约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惊痛。

 

    是我看错了吗……蓝河模糊的想着。不待他仔细分辨,一只手便扣住他的腰。叶修腕间发力,一下将他按趴在了操作台上。

 

    戳我

  菠菜已补完:戳我

 

    彼此胸膛是那么的贴近,近到心律好像都协同一致了起来。如鼓的心跳声中,一个温柔的亲吻落在他的耳畔。急促的呼吸缠在他耳垂上,叶修低声说:“留下来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两眼一阵阵的发蒙,耳朵里像蒙了一层雾,什么都听不太真切。

 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。”叶修把他拉开了一点,低下头,认真又仔细的看进他眼里:“信我一回……就一回。”

 

    我没有不信你啊……蓝河想。

    黑暗一阵阵袭来,天旋地转中他甚至还在想:我那么喜欢你……怎么会不信你呢。……可是,你呢?

 

    一片混沌中,他栽倒下去,一头跌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秒,蓝河好像听到了叶修喊他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小蓝?”

 

    “听到我说话没……小蓝!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许博远!”

 

    ……

评论(84)
热度(1040)
2016-05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