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6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36、   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这是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!您应该知道的,不管有什么理由,军部都必须严肃处理!”


    军团驻地办公室。叶修两腿闲闲翘着,一手撑头,懒懒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他对面正坐着位军官,上校衔。后头还跟着一溜排的宪兵,每人胸前都挂着块胸牌,写着:帝国军部纪律纠察处。

 

    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,义正言辞说了半天,叶少将却连一个字都没应声,唯有一个呵欠奉上。

 

    “您……!”对方似乎被他漫不经心的样子激怒了:“这是军部的正式调查,无论如何,您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!立刻传讯蓝河少校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哎哎,别着急嘛。”叶少将摆摆手,和蔼的打断了他:“年轻人,要平和,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……我的副官到底干什么了?居然劳动纪察处的来亲自来抓人?”

 

    “您明明知道的。”上校盯着他,“我们有监控证明,三天前,蓝河少校非法入侵了研究所的机密区域!按照军部规定,他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想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叶修身边站着的乔一帆忽然开口:“五天前,军团已经协助研究所转移了主脑……您所说的机密区域,难道是指那个空着的控制室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上校一怔,继而霍然转头,死死盯住他。

 

    右边忽的传来一声低咳。一位带眼镜的青年校官走过来,把一沓文件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主脑的迁移记录。”他说道,紧接着又放下一沓文件:“这是安全演习计划书,还有这个,安全设备检验报告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啪啪啪丢下一大堆文件,然后推了推眼镜,冷静道:“上面都有军团各部门的印章,你们可以随意检查。当然,下次演习我会通知警卫队一声的。毕竟搞这么大乌龙,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。”

 

    “安文逸上校,”叶修热情的介绍:“我团安全处处长,主管安保事务,刚从织女星出差回来。”

 

    上校脸色阴沉的慢慢起身,冰凉道:“你真当你可以一手遮天?叶少将,这一次,军部绝不会允许你们再瞒混过关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无辜的看他,莫名其妙说:“我才奇怪呢,我的副官不过配合一次紧急演习罢了,结果纪察部军检部居然排着队上我这要人……你们当第九军团是什么?眼睛就这么紧,拼死劲的盯着一个副官不放?”

 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很不客气,隐约中几乎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了。上校心下一紧,刚要说话,腰上的通讯器却响了。

 

    一片安静中,通讯器的响声突兀极了,气氛瞬间陷入一种莫名的尴尬。叶修换了条腿翘着,侧过头,冲他扬了扬下巴。

 

    “我建议你接一下。”叶少将诚恳的说,“接完,我们再谈不迟。”

    上校狐疑的看他一眼,稍稍犹豫,终于伸手接通了通讯器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

    也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,只见上校霍的身姿拔直,硬邦邦道:“长官!”他安静听着,脸色却越变越难看,良久,终于挂断了通讯。

 

    叶修懒洋洋的勾着唇笑,抬着眼皮静静看他僵硬的转过身来。

 

   “抱歉,将军。”上校脸色铁青,语气却已变得客客气气:“这是一场误会……很抱歉,是我们工作的失误。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,还请您不要误会。”

 

    一向在军部横着走的纪察部居然破天荒的服了软。叶少将却不甚在意,大手一挥道:“没事,搞清楚了就好。我还忙,就不送你们了啊。”

 

    一群人颇有些灰溜溜的起身离开。安、乔两位校官起身去送,临出门了,冷不丁听见叶少将说:“下次可记得了,别老听许家那小子忽悠——”

 

    那位上校脚下生生一顿,无语凝噎半天,才拉着脸说:“我不懂您在说什么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听不懂不要紧,回去告诉他——”叶修耸了耸肩,笑咪咪的道:“在军部,还没他说话份呢。”


    送走了纪察部的人,乔一帆还有点云里雾里的,皱眉问小安:“咱们怎么惹到军部了?这两天挨个来一遍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这你都看不出?”安文逸来得比他迟,看得倒比他清楚,于是冷静分析给他听:“现在的情况就是——有人想借军部的手整治咱们军团,结果使坏不成,被我们将军按在地上使劲抽脸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“……啊,”乔一帆眨巴眨巴眼:“许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咔哒一声门响。叶修推门而出,边走边说:“我回去一趟,这里先交给你们。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行色匆匆,没等他俩反应,人便走的没了影。安文逸怔了怔,奇道:“怪事啊……出什么事了?”

 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小乔上校苦着脸说,“这两天都是这样,沐姐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


    好几里之外的官邸里,他口中的沐姐正在火急火燎的打电话,蹦豆子一样的念道:“你赶紧的!快点啊——哎呀来不及细说,你快回来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刚落地,就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。叶修砰的打开房门,张口就问:“人醒了没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醒什么醒啊!”苏沐橙冲上去,二话不说撸起他袖子,一针扎下去。

 

    殷红的血慢慢流进针管里,叶修什么也没问,越过她的肩膀往里面看去——蓝河双眼紧紧闭着,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。一瓶营养液正在他手臂上吊着,那只手半垂在床榻边上,只几天的功夫,已经明显瘦下去一小圈。

 

    他浑身都被汗浸透了,两片唇上毫无血色,脸颊却泛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潮,看上去脆弱又可怜。

 

    自那天起,蓝河已经整整昏迷了三天了。


    叶修一动不动的站着,眼睁睁看着苏沐橙把他的血灌进某种仪器,萃取提纯,再翻开蓝河领口,对准后颈性腺一针打进去。

 

    后颈那的咬痕明晃晃的,就像一枚鲜红的印章。蓝河浑身开始瑟瑟发抖,几声痛苦的呻吟声后,红潮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紧张的盯着仪表指数,好一会儿后才抹了一把汗,松下一口气道:“还好还好。”

 

    叶修安静站了一会儿,等沐橙忙完了,才慢慢走到床边坐下,小心拉过他的一只手。修长的手指轻微摩挲了几下,叶修转过头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他什么时候能醒?”

 

    “我太大意了,”苏沐橙蹙着眉,神色有几分懊恼:“没想到他的密匙反应会这么大……可能是长期注射阻滞剂的原因?现在光是咬痕标记都这么大反应,下一次发情怎么办?”

 

    她站起身,示意叶修跟她出去。两人推开门走进隔壁房间,苏沐橙关紧了门,才低低道:“你放心,密匙暂时压制住了。可我得提醒你,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两手环抱着倚在墙边,低眉仿佛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安静等了一会儿,见他迟迟不应声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你……就没有想过,和他坦白一切?”

 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的密匙已经在崩溃边缘了……要想完全根治,必须进行完全标记。”苏沐橙手指一指,指向桌上的光脑:“你不知道,我这几天查了多少记录……每看一条都心惊胆战的,生怕你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叶修按了按她的肩,带着某种安抚与镇定的力量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北海和城邦随时都有可能发现他,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 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”苏沐橙看着他,声音很轻:“或许他能够接受呢?从最开始,我们一直在做最坏的打算……可是如果,情况其实没有那么糟呢?如果……”

 

    她忽然就不作声了。叶修笑着摇了摇头,平静道:“我不需要那个‘如果’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不擅长赌博。”少将好像在思考着词句,于是每一个字都说得微微缓慢:“只有这件事,我们不能冒哪怕一丝的风险……就算是他,也不行。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怔愣的看他,良久后缓缓说:“你就不担心,等他知道的那一天,会怎么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会明白的。”叶修说,“但在那之前,这些都不重要。”

 

 

    苏沐橙急急的又回实验室去了。走前反复叮嘱叶修各种注意事项,完了还不忘提醒他:“人估计很快会醒,记得立刻通知我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笑着应了,把她送上车。之后独自站了好久,才转身回到卧房里。

 

    青年仍然陷入在昏沉的睡眠中,安静又乖顺的躺在床上。房间里一片静谧,只有监控仪器轻微的嘀嘀声。

 

    叶修静静坐在他床前,习惯性的拉过他一只手,分开修长手指,摸进指缝,与他五指交缠。

 

    那只手微微细瘦,指侧带着薄薄的茧,许是常年握刀而留下的。很奇异的,即便经过这么多年的严苛训练,蓝河的双手仍然白皙而柔软,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军人该有的手掌。

 

    叶修有那么几秒的出神,恍然中想起了很久以前,好像也有这样的一只小手,用尽全力的抓住他,不厌其烦的喊:叶秋哥哥?……叶秋……

 

    叶少将难得的叹了口气,俯身捋了捋他额前的发丝,低声说:“你这样很不好,知不知道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一时没看住你,就惹出这么多麻烦来啊。”叶修无奈的笑,手沿着他眉眼滑落,捏了捏脸蛋。“给你收拾烂摊子可费死劲了,你就说说怎么赔吧。”

 

    一阵安静,屋子里并没有人回答他。叶修想了想,又说:“算了,咱俩半斤八两吧……谁也别怪谁就好。”

 

    青年兀自沉在梦里,鼻息绵长又平稳。输液管里的声音滴滴答答,那双柔软手指却无意识的拢了拢,慢慢握紧了他。

 

    叶修微微一怔,继而安静的低下头,轻轻吻了吻他的双唇。

 

----------

忙完啦,恢复更新啦~摸摸哒(被抽飞

 

评论(54)
热度(809)
2016-06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