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7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37、

    盛夏的暖风如情人温柔的絮语,带着温暖明媚的阳光,从参差斑驳的树荫下徐徐拂过。

    蓝河张开眼,视线迷茫的从绿茵下匆匆扫过。

 

    你在哪里?他焦急着想着。我知道你就在这里,知道你在等我,等我找到你的那一刻……

 

    悠长的蝉鸣从耳际,他疾步走来,怀着满心期许与渴望,穿过幽长的小径,越过盛夏季节里繁茂的庭院——

    “你好慢啊。”他听见有人这样说道。“——快点,过来啊。”

 

    葱郁的树荫下,有道模糊的身影遥遥站立,朝他轻轻招了招手。于是他便知道,所有的找寻终于有了终点。

 

    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开合,声带振动,仿佛在呼唤什么,可耳朵里听不见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。世界仿佛在瞬间静默,时间的长河都忽然静止,只剩下他飞快扑去的一刹那。

 

    青葱的夏景在视野里变得模糊而透明,混乱之中,有一双手稳稳的牵住了他,五指修长,掌心温暖而干燥。

 

    我找到了啊。蓝河紧紧的握住他,朦胧的想:我终于找到了你了……

 

 

    苍白的手指微微弹动,接着紧紧一握。蓝河猝然张开双眼,从梦中猛然惊醒。

 

    葱郁的绿茵从他眼瞳深处疾退而去,黄粱一梦,一瞬间他恍然犹如未醒,甚至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。
  
    指尖上好像还残留着虚假的温暖,不过片刻,便彻底消散。蓝河无声的睁大双眼,愣愣盯着雪白的天顶,好久之后,才慢慢松开手指。

 

    这是他在官邸里的卧房,环顾过去,四周还是几天前他居住时的样子,唯一的不同只是两侧多了好几台奇奇怪怪的仪器,正相继发出轻微的嘀嘀声。

 

    蓝河挣扎着坐起身,宽大的睡衣从他肩上滑落下去,露出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脖颈,皮肤下,血管正在剧烈跳动着,眩晕感一阵阵的冲上脑际。蓝河扶住额头,皱着眉转过视线。

 

    床边放着一把椅子,一台光脑就放在他被子旁边,桌上,一杯茶还在徐徐冒着热气——

 

    蓝河眼瞳猛的收缩一下,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,跌跌爬爬的滚下床铺。

 

    脚触地的一瞬间,他差点跪倒下去,眼睛里金星直冒,膝盖软绵绵的几乎支撑不住他的体重。蓝河踉跄几步站稳,毫不犹豫撕开手背上的吊针,一把扔开。

 

    我不能留在这……蓝河想。刚刚复苏的脑海里一片混沌,只有这个念头愈发的清晰。

 

    他不知道叶修到底做了些什么,也不知道外头是个什么情形,甚至于他都没空去细想这些,只跌跌撞撞的扑到门边,试着按下门把。

 

    果不其然,门牢牢锁着。

 

    蓝河倚着门喘了几声,手指用力到泛出斑白。片刻后他支着身体站起,回头往床边走。

 

    窗台上放着一盆雏菊,正盛开着灿黄的小花,蓝河记得那好像是叶修某一日抱来送给他的。他低头看了一眼,一把推开,够着手,奋力打开那一扇窗。

 

    清凉的风从窗口穿行而过,掺杂些许海洋的气味——这里是官邸的第三层,远远便能眺见蔚蓝的海岸。蓝河攀着窗台,颤巍巍的爬上去。窗帘轻柔的从他脚边抚过,他低头看下去,十几米的高度,冲得两眼一阵发晕。

 

    这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。是有人上楼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蓝河咬了咬牙,闭上眼,纵身一跃——

 

 

    “你到底行不行啊,废物点心……”

    叶修举着通信器,一手插在口袋里,从楼下慢慢的走上来。方锐准将哇啦哇啦的声音隐约从耳机里漫出来,叶少将把耳朵拉开了一点,隔着老远说:“这你都搞不定?区区一个机甲联赛而已。”

 

    方准将差点没掀桌,吐血道:“那是开赛典礼!军部那群大佬都在啊,我一副团级,怎么可能搞得定!?到时候他们问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将想了想,也是。又思忖片刻,悠悠道:“唔……要我回首都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上台阶,站在房门前,伸手扫描指纹。

 

    嘀嘀一声轻响,房门应声而开。方锐还在那头唠叨:“……你早讲不行?废我那么多口舌……喂?喂喂!?”

 

    叶修站在门前一动没动,视线钉死在空无一人的床铺上。

 

    窗户打开了一扇,一阵风吹过,把一侧窗帘轻轻撩起。雪白的床单上还残留着人睡过的痕迹,输液管掉在一旁,针头渗出一小滩水迹,渗着几点殷红血渍,直直刺进他眼底里。

 

    叶修疾步上前,一把扯开窗帘。

 

    “等会再说,”叶修冷静说道,“我这出了点状况。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“咕咚”一声闷响,蓝河双手抓紧二层窗檐,身体如青燕般轻盈一荡,迎着数米高的高台,直直跃了下去。


    
    几个近卫队员正在外面警戒,听到那一声闷响立刻回头。蓝河迅速矮下身形,就着落地的冲劲一头扎进灌木丛。仓促中他没有穿鞋,赤裸的脚底被地面撞得生疼。蓝河无暇去管,屏息收声,静静贴在墙根后面。

 

    什么情况,叶修居然会叫近卫队来守着家门!?

 

    蓝河暗暗惊诧,一边习惯性的往袖口摸。宽宽的睡衣袖子里面空荡荡的,蓝河一愣,这才想起光刃没带在身上。

 

    这下麻烦了。蓝河双眼微眯起。没有光刃,外院的电子锁可怎么打开?

 

    眩晕感一阵阵的袭上额际,蓝河竭力的稳住呼吸,在不断发颤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。戒备中的近卫队正在慢慢靠近声源,两个队员似乎在互相沟通着什么,阵阵眩晕中,蓝河听见了他们不断靠近的脚步声——

 

    “……将军!”

 

    脚步骤然一停,一声呼唤如炸雷般钻进蓝河耳朵里。他悚然一惊,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蹦出来。紧接着便听通讯器嘀嘀的两声,近卫队员沉默片刻,应道:“……是!”

 

    ……原来是对讲机。蓝河松了一口气,握紧了汗湿的手掌。

 

    近卫队员原地站了片刻,不一会儿,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其中一人说道:“——门关的钥匙?为什么要给我们?”

    “嘘!”另一人严肃说道:“别多问……将军家里关的人跑了,队长怕他去偷钥匙……放咱们身上反而安全些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躲在阴影里,一手捂住嘴巴,闭着双眼轻轻喘息。

 

    近卫队员刚匆匆扫视一圈,便收到了搜查的命令。两人急急的转身去了,一左一右,分别往两边奔去。蓝河睁开双眼,微微涣散的瞳仁里有种破釜沉舟的意味。

 

    他踉跄两步,幽灵一般寂静无声的跟了上去。手藏在宽宽的袖口里,汗涔涔的,僵硬的发冷。

 

    拿钥匙的人疾步跑了出去,转过花园一角,慢慢走进了屋后一隅背光处。

    ——就是现在!蓝河咬牙,闪身而出,鼓足全身力气飞扑而出!

 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一股巨大的冲力忽然从旁袭来,蓝河只觉腰间一紧,下一刻,那股力量便把他死死的压在了冰冷的墙面上。

 

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,蓝河下意识的缩紧了脖子——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。四周在一瞬间寂静无声,蓝河猛然抬头,正撞上叶少将沉静的脸庞。

 

    叶修一手垫着他的后脑,另一手紧按他一侧肩膀,低着头,正静静注视着他。

 


    蓝河愣愣与他对视,原本还不大清醒的大脑瞬间如醍醐灌顶。他没能听见的那道命令,忽然递出来的钥匙,分开行动的近卫队员……他张了张嘴,干涩道:“你……这是陷阱?”

 

    他的嘴唇干裂,仍然带着些许苍白,声音一出口,粗哑的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 

    握在他肩上的手扣的很紧,叶修没有回答,兀自侧过头,对着通讯器下达命令:“找到了,撤队吧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怔怔看着,一股被肆意戏弄的怒火蹭一下便烧了起来。他一把甩开叶修的手,咬牙道:“放开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可是少将并没有如他所愿。Alpha的手在瞬间缠了上来,一把用力按住了他。叶修关掉通讯器,低下头认真看着他,淡淡说:“你就算想走,也不能是现在——更不是这样的方式。”


  
    他的视线落在蓝河光着的脚上,目光不自觉的一紧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你管。”蓝河撇开头,冷冷回道。

 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奇怪……”叶修按着他,语气平缓如常,可平静声音下,好像又隐约埋藏着点什么。“为什么突然就这么想走?小蓝,你就没想过——你走了,蓝桥和绝色怎么办?”

 

     那一瞬间,蓝河胸腔里如遭重击,连目光都显得痛楚难当。

 

    “它们本来就与我无关。”蓝河静静抬起头,脸上平静如止水:“我后悔了……我是城邦军人,当初就不该答应你留下来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无言的看他,良久后笑起来,语气无奈道:“你撒个谎也不会撒像一点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呼吸一停,还没反应,忽然腋下一紧,一瞬间天地颠倒。

 

    叶修一把抱起他,毫不客气的抄在肩上,就这么跟扛麻袋似的,不由分说扛着他往回走。

 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蓝河气得头都发晕,四肢扑腾着挣扎,愤怒骂道:“你干什么!放我下来!”

 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叶少将稳稳当当的扛着他,语气耿直的近乎无赖:“有本事你逃就是了,我也没拦着你呀?”

 

    蓝河简直快要气懵了,一手死死扯住他军服后背,刚要开口骂人,便听叶少将继续道:“没事你继续叫吧,反正这附近全是你近卫队的老熟人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浑身一僵,继而紧紧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静默僵持,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。叶修一路抱着他,把他带回了那间卧室。咔哒一声门锁上,叶修轻轻把他抱回床上,低道:“别动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被他一路倒扛着回来,这会已经头晕眼花,连东西都看不清了。迷糊中他只觉光裸的脚踝一热,顿时心生警惕,挣扎着抬头望去。

 

    只见叶修一手抓住他右边小腿,手上拿着什么东西,正往他脚脖子上套去。

 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蓝河愤怒喝道,一脚踢开他,急急往后面躲。刚退了一半,便被少将一把捉住右脚,硬生生又被拖了回去。蓝河抓紧床单,在一阵阵晕眩中急促喘息。

 

    脚踝上忽然一凉,紧接着便听咔一声金属闭合声音。蓝河半趴着缓了好一会,才有劲爬起来,急急睁眼看去。

 

    只见脚踝之上,多了一个漆黑金属制成的圆环,一端紧紧扣死,几乎看不到缝隙。

 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蓝河惊怒抬头,死死瞪着床前的少将。对方耸了耸肩,拍拍他道:“别紧张,只是一个警报器而已。这几天乖乖在家养病,没事别到处瞎跑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几乎瞠目结舌,愣愣看一眼脚踝,又看看叶修。

 

    ……这算什么!?强制关禁闭!?

 

    “不会太久的。”叶修低头,轻轻摸了摸他柔软的发丝。“放心,都交给我吧。——就信我这一回。”

 

    他的眼睛很平静,黝黑的仿佛是夜里深沉无垠的大海。蓝河怔怔的看着他,只觉心底又酸又痛,疼得几乎快要忍受不住了。

 

    他们相顾无言,就这样沉默着注视着彼此。恍然中蓝河几乎以为,叶修是在耐心的等待他的回答——可是下一刻,少将慢慢直起了腰,背过身,一言不发便走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门再一次被关上了。咔哒一声,落下无边的寂静。

 

    蓝河呆呆坐在床上,良久,忽然抬起手,紧紧捂住了后颈处。

 

    原本光滑的脖颈,此刻凹凸不平,被烙下了一个深刻到无法忽视的印记。——那是叶修的齿痕,是一个Alpha给予他的Omega的,独一无二的印记。

 

    他眼帘半垂着,眼睫长长,在眼底投下一小块淡淡的阴影。蓝河指尖微微发颤,几乎哆嗦着,从他的齿痕上慢慢抚摸过去。

 

    阳光穿过轻薄的纱帘,轻轻落了满地。蓝河安静的坐着,半晌,露出了一个落寞又难过的表情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

更这么快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!

评论(50)
热度(811)
2016-06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