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38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来自自动发布的更新

端午快乐啦哈哈哈by一个远在火车上的人(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38、

    轻轻两声叩门声,办公桌前的男人应声抬头,淡声道:“进来。”

 

    “伊诺先生。”秘书打扮的人站在门边,微微低着头,“总督阁下正在书房等您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神情微微疲惫。他点了点头,温声道:“知道了,你先过去吧。”

 

    秘书欠身,恭敬的悄然退出。门关上的一瞬,夜鹰神情陡然变得冷酷,一把抓起桌上文件,狠狠揉成一团!

 

    ——又是叶修!自从对上他,所有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顺利的!

 

    自从知道蓝河是精神力机甲的匹配者后,他费尽了心机,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,唆使蓝河在研究所里闹了那么一出。而叶少将也如他所料的,及时出手将蓝河控制了起来。


    至此局已布成,他暗自欣喜,连忙找了个机会,将蓝河的身份悄悄透给了许子熙——北海总督果然听从了他的建议,借军部之手,向第九军团施压。

 

    那一刻,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叶修会如何选择。

 

    ——是选择牺牲蓝河,放弃正处在关键时期的精神力项目,以保全自己和第九军团?
    ——还是为了精神力项目而保下蓝河,从此坐实包庇间谍、叛国通敌的罪名?


    这位少将就要完蛋了——他甚至有些畅快的这样想着。无论叶少将怎么选择,最终都只有死路一条!

 

    ……可事实证明,他到底还是错估了这位帝国少将。



    书房门前,夜鹰将一脸冰霜彻底掩去,换上一个温和的微笑,轻轻推门进去。许子熙正站在窗边。晨光照亮了他半边侧脸,那张清秀面容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。

 

    ——也不知叶少将到底动用了什么手段,几天前,军部高层居然在一夕之间临阵反戈,直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这简直是当众甩了许子熙一巴掌,也难怪这位总督最近心情不佳。

 

    还是小看了叶少将在军部的影响力啊……夜鹰暗自默想。叶家三代人雄踞军部几十年,果然不是许子熙几年经营便可以取代的。


    静谧中,许子熙冷淡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夜鹰神色一凛:“军部已经将这件事彻底压了下去……事已至此,我们的人已经不好再有动作了。”

 

    许子熙半晌没说话。

 

    夜鹰低眉顺眼的等着,片刻后许子熙揉了揉眉心,压抑道:“为了一个小副官,他倒是真舍得花力气啊……”

 

    这话说得古怪,夜鹰一惊,不由得诧异抬头。许子熙烦躁道:“军部闹这么大动静,陛下居然一个字都没有问!没想到时至今日,陛下还是这样向着他……”

 

    刹那间,一句话如灵光直直劈进夜鹰的脑海,他眼瞳猛缩,心头便是一震。

    ……不对啊。这太不对劲了啊! 

    种种过去被忽略的细节顿时涌上了心头——调职、临时标记、机甲匹配、再到现在……桩桩件件,回首细想过去,几乎每一件都脱离了常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叶少将为什么宁可拼上这么大的风险,也要力保一个小小的城邦特勤?难道仅仅是为了精神力项目吗?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叶少将和军部上上下下这么大的动作,怎么可能逃得过皇帝的眼睛!可皇帝却跟选择性失明了一样,一个字都没有过问!

    连本该对他心生怀疑的皇帝都默许他这样做?——为什么?一个小小副官,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特别之处?

 

    “……请您放心。”沉静之中,夜鹰若有所思的抬起了头:“我这就派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


    研究所,主任办公室。

 

    巨大光脑前,苏沐橙两手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飞快敲击,边打字边忍笑说:“我跟你说啊,我最近听到个八卦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正埋着头翻看文件,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。苏沐橙憋笑道:“……说某人在家藏了个小情人,把人家锁着不让出门,天天关在家里玩虐恋情深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:“……”
 
    “……太夸大了吧。”叶少将一脸无语的抬起头,“我可什么都没干啊,给他装了个警报器而已……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端着咖啡杯正小口的啜,闻言噗一下喷了一桌子:“警、警报器?!”

 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叶少将站起来,上上下下的找抹布:“防儿童走丢的那种……你抹布放哪了?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两手撑着桌面,潇洒打了个响指。不一会儿一个黑光球吭哧吭哧飘了过来,咔嚓吐出一块抹布,迅速利落的把桌子给擦了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痛心疾首的说:“几天没管你,怎么堕落成这样……”


    
    “绝色呢?”苏准将伸出一指戳了戳黑光球的肚皮,笑吟吟的问道。君莫笑被她戳的咕噜噜滚了两圈,转头又看看叶修,小小声说:“它睡觉呢,主人你们小点声……”

 

    一时间,叶修脸上五味陈杂,半天都没说出话来。苏沐橙差点没笑死,赶紧站起来推他道:“好了好了,你先回去吧……知道你惦记着家里的虐恋呢。”

 

    少将被她推推搡搡的出了门,临走还不忘争辩道:“怎么就虐恋啦?上哪找我这么体贴的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”苏沐橙说:“开个玩笑嘛,我知道你为什么关着他……就他现在这个身体状况,再多折腾几次真是要命。”

 

    叶修低低笑一声,没再说话。苏沐橙忽然停下脚步,一双眼眸澄澈如同秋水。
   
    “这两天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了,放心吧。”她低声说道:“趁这个空档,你们俩把身体养养好……其他的倒暂时不急。有陛下在,北海暂时也不会轻举妄动。……啊,对了。”

 

    苏准将过头,伸手往叶修肩头戳了戳:“保持心情愉悦也很重要啊!可别再吵架了,要知道密匙的稳定性和心理状态也很有关系的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闻言挑眉,啧啧两声道:“还要心情愉悦啊?”

    没等苏准将回答,叶少将忽然原地调头,径直又往办公室去了。
  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等啊,”叶少将小跑着挥了挥手:“带几个玩具回去!”

 


 
    办公室里,绝色从办公桌下面咕噜噜的滚出来,打了好大一个呵欠——

 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睡。”君莫笑蹲在一旁,好气又好笑的挤挤它。两个球一起飘到桌上,磕磕碰碰的滚作一团。

 

    “我能量不够了嘛。”绝色觉得自己委屈死了,于是掏出一个泪包表情,挂在头顶上:“我主人不在,你们就都欺负我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

    它边哭边滚,一时没看路,啪叽一下,一头重重撞在了苏沐橙的光脑上。

 

    君莫笑吓了一跳,花也顾不上变了,急吼吼的冲过去说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

    原本关闭的巨大光屏哗的一下亮起,哗啦啦的,光脑里的数据就这么跳了出来。绝色这才刚上酝酿出几个泪泡,头一抬,忽然就愣住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咦?”绝色连哭都忘了,上下左右的看了好几遍,才疑惑道:“这不是主人在找的……”

 

 

    叶少将进门的时候,正好撞上两只光球打架的神奇场景。

 

    绝色浑身散发着幽蓝的光芒,追着黑光球不依不饶的喊:“你不许说出去!不然我再也不要理你了!——”
 
    君莫笑整个球都不好了,欲哭无泪的说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啊——你到底在说什么呢??”

 

    叶修足足愣了三秒才想起来拉架,大步上前一手抄起一个,沉声道:“干嘛呢?聚众斗殴啊?”

 

    他一来,两个球顿时全蔫吧了,各自缩成小小的一团,心虚的不敢说话。


    叶修低头扫视,只见办公桌被彻底被滚成了一片狼藉,纸笔键盘四下乱飞,整理好的文件全乱了套,雪片似的掉了满地……

 

    一人两球呆立良久。叶修说:“要死……”


    下一秒,叶少将立定转身,毅然决然的溜了。

 



 

    午间的阳光暖暖的晒在窗台上,官邸院外,海浪轻声作响,夹杂着海鸟振翅远去的长鸣。

 

    厨房里,炉子开了一圈小火,锅里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。蓝河守在一旁,轻手轻脚的揭开锅盖,顿时热气蒸腾,米香四溢。

 

    叶修不在。屋里安安静静的,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

   ……不在才好呢。蓝河冷冰冰的想着,一边抓起勺子,往锅里搅了搅。米粥咕噜噜的冒起了泡,他的思绪也像被煮沸了似的,不受控制的翻腾了起来。


    自那日之后,他和叶修便陷入了一场漫无尽头的冷战。

 

    叶少将倒是适应的挺快,每天按时出门、回家,例行检查他的健康报告,甚至还会若无其事的逗他说话。

 

    可蓝河就没那么心大了——大部分时间他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直到叶修出门他才走出房间,再按部就班的洗漱、做饭、烧水、吃饭……

 

    是挺幼稚的。蓝河有些好笑的想着。……都快三十的人了,还搞这种小孩子冷战的把戏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——连叶修都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,从都到尾,只有他在演一场可笑的独角戏。

 

    ——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。

    蓝河盛起一勺米汤,自嘲又无奈的弯了弯唇角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我还能对你怎么样呢。

   


    粥咕噜咕噜的冒着泡,蓝河正盯着锅发呆,忽然之间,传来大门咔哒一声响。


    叶修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,蓝河骤然回神,心仿佛被火燎了似的,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。


    他蹭一下跳起来,连火都顾不上关,逃也似的拔腿往楼上跑。


 

    叶修揣着两个光球,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家。推开大门,家里空空荡荡,安静的没有一丝人气。
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眼角不由自主的往饭桌上瞥了一眼。

 

    ……桌上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够倔的啊。”叶少将喃喃自语,一边换了鞋,慢慢往里面走。路过厨房时,大米独特的香味飘飘荡荡的钻进了鼻间,叶修一愣,微微诧异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

    炉上的粥已经炖的差不多了,香喷喷的直冒着热气。叶少将伸头瞅了两眼,忍不住就笑了:“太没创意了吧,怎么就这么喜欢煮粥啊……”


    
    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那一锅排骨粥,叶少将怀念般的笑笑,悠然伸手,轻轻关上了火。

 

    他站在锅边上,守株待兔似的等着。可楼上的人就跟睡死了似的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叶少将左等右等不见人影,想了想,干脆自己动手盛了一碗,转头便上了楼。


 

 

评论(44)
热度(914)
2016-06-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