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0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

#40、

    这天夜里,蓝河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了好久,才勉强入睡。

 

    他睡的极不安稳,噩梦一个接着一个,却怎么也无法从梦境中醒来。层层冷汗濡湿了碎发,他痛苦的挣扎着,仿佛在竭力寻找一个能躲开梦魇的角落——直到朦胧中,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轻轻抱起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耳边似乎有人在轻声絮语,继而是一阵低低的笑。熟悉的烟草味道将他萦绕,驱散梦里一切的恐惧与不安。

 

    那个怀抱太过温暖,蓝河咕哝几声,不自觉的又往里拱了拱,终于安然的睡去。

 

 

    这一觉是久违的酣甜沉静,蓝河沉沉睡了许久,直到日上三竿,才悠悠转醒。

 

    两人宽的大床上只睡了他一个,一如往日的空荡,蓝河揉着眼睛坐起身,刚打了一个呵欠,便被一声惊叫吓得险些栽倒。

 

    “主人!”蹲守床头的蓝色光球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,一头扎进他臂弯:“主人!我好想你……你是不是不要我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绝色?!”蓝河这下真是被惊到了,赶紧抱起光球,上下打量它:“你怎么在这?研究所怎么了?”

 

    绝色还没来及说话,一个声音忽然插嘴说:“那个,是我主人带我们来的……”‘

 

    那声音和叶修足有八分像,听得蓝河心脏一抽,差点没把绝色都给扔出去。

 

    蓝河猛的回头,离他一米不到的地方,黑色光球漂浮在半空,头顶上开着一朵小花,正随着它一上一下的晃悠。蓝河嘴角抽搐了两下,很不确定的喊了一声:“……君莫笑?”

 

    “你好,”君莫笑很绅士的欠了欠身:“蓝河少校,好久不见。”

 

    它话说的一本正经,头顶那朵小花却显得不伦不类。这形象和蓝河想象中那个杀伐果决的第一战甲落差有点大,蓝河眨巴着眼看了它好一会,才想起来打招呼:“……好、好久不见……你们这是?”

 

    “是将军让我们来陪你的。”君莫笑说,“绝色的能量也快耗尽了……它现在必须和你精神互融才行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一惊,急忙低头去看手里的光球。绝色幽蓝色的光芒已经有些黯淡了,这会正泪汪汪的看着他,低低叫了一声主人。

 

    蓝河这才想起,好像叶修是曾经说过,机甲精神体的活动能量来自匹配者的精神力……

 

    如果当时他真的就那么死了……

 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。”蓝河心里忽然就跟被捏了一把似的,憋闷的难受。“我不是想丢下你……我……”

 

    心底仿佛有很多话想说,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。绝色难得的没有追问,从蓝河掌中飞了过来,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。

 


     自从和蓝桥春雪匹配成功,绝色对于蓝河来说,从来就不仅仅是个机甲那么简单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蓝河甚至隐约觉得,自己似乎把所有对机甲、对未来的热情与期望,全都寄托在了它们身上。

 

    这会儿知道绝色被自己弄的差点能源中断,蓝河简直心疼的要命,匆匆洗漱完毕,连饭也顾不上吃,抱着它便去了书房。

 

    从神之领域到白虎星,叶少将对住的地方向来不怎么讲究,唯独这间书房,是真的花了心思布置的。虽说是书房,实际上却足有两间卧室那么大,中间放一架三角钢琴,四周是齐顶的书橱,上面放满了各式的书籍。

 

    光脑什么的也一应俱全,叶少将甚至从研究所搬了台训练机过来,当初还被苏准将念叨了好几天。

 

    而现在,这台模拟训练机正静静放在宽大书桌旁。蓝河走过去,按下启动键。银灰的光一闪而逝,蓝河等着它启动,依稀想起自己上一次来里,还是被叶修拖过来的……

 

    “你这怎么还有钢琴啊,给谁准备的?”

    “你猜猜看啊?猜中了有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总不会是你用的吧。……喂,干嘛笑啊?真是你用的?”

    “好啦,不开玩笑。等下次有空,给你露一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“主人?”

 

    软软的一声呼唤,把他从回忆拉回到现实。蓝河闭了闭眼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 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他有些失落的笑了笑,端正坐好,把小光球郑重的抱到膝上。训练机已经开启了,蓝河驾轻就熟的给绝色连上线,又给自己戴上头盔。


    
    在研究所训练时,他们每天都要这样互融,来去间早已熟悉无比。不过半分钟时间,精神识别彻底融通,蓝河摆了一个舒服的坐势,将思维放空,好让绝色尽可能的进入他的脑海。

 

    平时叽叽喳喳聒噪不已的小家伙,今天却一反常态的安静。蓝河有些奇怪,便用意念喊了它一声,问道:“怎么了?今天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

    绝色没有吱声,沉默一会后,小声说:“主人……你不要走,好不好?”

 

    蓝河被它问得一愣,绝色再也忍耐不住,哽咽着说道:“我、我那天都偷听到了……研究所里来了好多人啊,他们说、说主人是间谍,是坏人,还说要把我带走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脑袋里“嗡”的一下,一瞬间神经紧绷,连心脏都狂跳起来。

 

    他缓了缓呼吸,稍稍稳住心神,才放轻了语调,安慰绝色道:“别怕,慢慢说……是谁来了?谁要把你带走?”

 

    “笑笑说,他们是军部的人……”绝色的声音带着点哭腔,听上去可怜巴巴的:“他们说,有人举证主人是城邦的间谍……还、还说我的主人应该是殿下……怎么可以交给一个外人匹配,要将军把我送回首都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木然的听着,整个人都有点发懵。他没有想到,短短几天,军部竟已经如此大张旗鼓的找上门来了!

 

    军部行事一向稳重,若无真凭实据,是绝不会公然对上第九军团的……也就是说,这一次,他誓死效忠的乌塞城邦,是真的把自己给出卖了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在情报总局待了近二十年,那位局长如何行事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;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,他也大致猜到了几分。

 

    可饶是早有心理准备,在真正坐实自己被彻底舍弃的这一刻,他到底是没捱过心底的闷痛,露出了一个隐忍又绝望的表情。


    
    他的悲伤是那样明显,以至于绝色都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异样,讪讪的不敢再多说一句话。蓝河用力闭了闭眼,压抑住翻涌而上的酸楚,低声问道:“叶少将……有说过怎么处置我吗?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处置?”绝色喃喃重复了一遍,好像觉得他这个用词有些奇怪:“没有啊,笑笑的主人把他们都赶走了……他说主人是他的人,才不是什么间谍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呆呆的说:“啊?”

 

    绝色好像有些急了,连说带比划的把这几天的事情说了一遍。从它乱糟糟的叙述中,蓝河终于听明白了一点——自己这事,惊动了纪察军检好几大部门,紧要关头,是叶少将一力抗住了军部重重高压,强行把自己给保了下来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呆滞的坐在那里,良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

    绝色软软糯糯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回荡,他愣愣的低头,看向自己的双手。

 

    蓝河忽然觉得有些荒谬,荒谬的甚至让他产生了点不真实感。过去二十年里,这双手曾为了城邦而染尽鲜血。可到头来,他拼死坚守的总局,却只把他当做一把用废了的刀,宁愿他死也要捅上叶修一刀。

 

    到最后,不计代价保护住他的,居然是叶少将这个敌人……

 

    茫然中他想到了叶修,他忽然很想问他:值得吗?赌上自己的权势与前途,去维护一个甚至不知道是敌还是友的人……在这一刻他居然是前所未有的动摇,动摇到不敢去深想,自己一直坚守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

    蓝河指尖都有点发麻,下意识的摸上后颈,紧紧捂住那处咬痕。

 

    这个动作正巧被绝色看在眼里,小光球顿时更慌了,急急忙忙的飞过去看他的脖子:“主人,你是不是不舒服……是不是芯片又疼了?”

 

    这话又把蓝河给震到了,顿时心下一惊,脱口道: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    蓝河思绪已经一团乱麻,混乱中勉强回忆了一下——他确定自从来到帝国,自己只和叶修一人提起过芯片的事。

 

    ……而那也不过是几个月前,剑拔弩张时匆匆带过的一句话罢了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我、我偷偷听到苏姐姐说的呀……”绝色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,心虚的说道:“她和笑笑的主人讨论过好几次,还说芯片不能随便摘的,要回首都才能动手术……主人,你脖子里真的有芯片吗?还要动手术,是不是很疼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笑笑还说,他主人说了,只有摘掉芯片,你才会安心留下来……为什么啊?主人?我不明白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无声张了张嘴,想说点什么,可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原来他一直都记着。

 

    原来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。也许还有更多的、他所不知道的事情,叶修一丝一毫都不曾对他提起过。可背地里,那个人却是真的,在无比慎重的为他准备着退路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恍惚的站起身。头盔啪的掉落,精神链接在瞬间断裂开来。他恍若未觉,推开门拔腿往外跑去。

 

    盘旋的楼梯从他眼角边浮掠开去,蓝河眼神直愣愣的,脑海中却在不断的反复的想着:他是不同的。他终究,和其他人不一样……

 

    看不清、也不敢看清真心或假意的人,是我。
    
    被往事困住,举步犹疑而不前的人,一直是我啊。

 

 


    蓝河一路疾行,浑浑噩噩的穿过一间又一间房间,最终一步冲到大门前站定。

 

    手已经扶在门把上了,刚打开一道细缝,君莫笑忽然横空冲了过来,大声喊道:“蓝河少校,你要去哪!”

 

    蓝河闻声回头,一双眼睛微微泛红:“我去找他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你不能出去。”君莫笑挡在他面前,和叶修相仿的声音微沉,带着不容拒绝的肃然:“城邦一直在试图连通你的监控信号,主人好不容易才把这里的信号屏蔽……我不能让你出去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呆了呆,又低头,看了看脚踝上的报警器。他默然站了一会儿,一声不吭的往回走。

 

    君莫笑并没有跟上来,绝色也没有过来找他。蓝河孤身一人回到房间,轻轻推开窗,独自向着远方眺望。

 

    我是不是很让你失望呢。蓝河有些犹豫的想着。

 

    我是那么胆怯,固守着那一点小小的执着,连一句真话都不敢向你吐露……这样的我,真的可以站在你身边吗。

 

    如果我再勇敢一点的话,是不是就可以……

 

    他慢慢在窗前趴下,头枕着臂弯,无数念头在心间反复翻滚,颠过来,又倒过去。

 

    他就这样沉默的等待着叶修的归来,慢慢的,直到坠入沉沉的梦境。

 
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流淌而去,夜色轻轻的笼罩了大地,一点星光闪烁,与海面上熹微的灯火交相辉映。

 

    夜风温柔的抚摸过窗前人的发丝,于静默之中,洒下一两点零星的琴音。

 

    隐约的旋律悠然流过耳际,蓝河皱了皱眉,从一片昏沉中模糊的醒来。

 

    初醒的那一刻,蓝河甚至以为自己还在梦中——耳边传来叮咚的琴响,遥远的,又似情人温柔的低语,从他心尖上轻柔抚摸过去。

 

    蓝河睡眼朦胧,又侧耳听了一会儿,才猛然醒过神来——这不是梦,是真的有人在弹琴!

 

    他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,猛的站起身来。

 


    扶着冰凉的墙壁,蓝河的脚步又轻又快,急促的从走廊之间穿行而过。琴音随着脚步渐次清晰,如月光流水一般沁入他耳里。

 

    心跳得越来越快,扑通扑通的,快要撞出他的胸膛。

 

    书房门正虚掩着,浅浅一道门扉,一点也遮不住里面悠扬的琴声。蓝河深吸一口气,伸手,一把推开大门——

 

----------

下章你们懂(……)

 

评论(92)
热度(815)
2016-06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