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5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45、

    悬浮车从海岸线上空起飞,穿过军团驻防区,驶向远处高楼林立的星球都市。

 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车稳稳的降落在议会大厦前。车后排座上,叶修努力的把呵欠咽回肚子里,开门下车,又绕回前面,为苏沐橙打开车门。

 

    执政官设宴,白虎星上数得上名号的人物几乎尽数到场。衣香鬓影中,叶修的少将军服尤其惹眼,他手边又挽着苏沐橙这位军部女神,甫一登场,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

    叶少将却没什么全场焦点的自觉,旁若无人的往前迈步,最后终于没憋住,众目睽睽之下,打了好大一个呵欠。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哟,挺巧的啊。”

 

    一道声音忽的传来,朦胧的钻进了少将的耳朵。叶修指上夹着烟,懒懒抬眼。只见十几步台阶之上,许子熙手插着口袋,悠然站立。

 

    北海总督的一双眼睛微眯,看不出什么喜怒。他似乎已没有了先前见叶修时的那股热情劲,只微微点了点头,招呼道:“好久不见,叶老弟。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稍微收了收那股懒劲,朝他礼貌微笑了一下。台阶上没什么人,他挽着沐橙,刚要从总督的身边错身而过,许子熙却一步后移,堪堪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

    “叶少将最近春风得意啊。”许子熙笑容温雅,眼神却微冷:“你也太心急了,就这么肯定自己会赢?”

 

    精神力机甲计划被提交内阁,并正式进入了会议议程——消息传来时,许子熙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叶家这个少将真是疯了!修宪失败导致乌塞叛乱不过才二十年,城邦先例犹在,他这是急着来重蹈覆辙吗?

 

    高耸入云的议会大厦前,叶修的步伐稍停,抬头,正对上总督冰冷的目光。

 

    “叶少将看人的眼光不行啊,那个小间谍,没少给你惹麻烦吧?”许子熙直直看向他,不无讽刺的说道。“你可真是鬼迷心窍啊……还留着他做什么呢?下一次,也许就没这样的好运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不劳费心。”叶修屈指掸了掸烟灰,一脸的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,我已经亲自教训过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轰隆一声沉闷的低响。紧闭的议政书房的大门开启,片刻后,又重新关闭。——这代表着,述政结束,陈述人回避,秘密会议正式进入了表决阶段。

 

    方锐准将一言不发,抿着唇站在门外。刚经过近三小时的演讲与问答,他表情还挺镇定,目光却有些惴惴不安,望眼欲穿的盯在那扇大门上。
 
    “嘿,别紧张嘛。”黄少将的语气却十足轻快,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。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……不过放心啦,哈哈哈。”金发的少将勾起唇角,露出一个肆无忌惮的笑。

 

    “——他们还以为,几大军团会固守偏见,为了手中的权力,而出力抵制这个项目……只可惜,从一开始,这个如意算盘就打错了啊。”

 

    “你也清楚的嘛。”他看了方锐一眼。

    “畏惧变革、退止不前,从来就不是我们帝国军团的作风。”

 

 

    “当年陛下一意孤行,甚至为了堵住内阁的嘴,和你们叶家启动了精神力计划……却导致政权割裂,叛乱爆发。如今,你也想走他的老路吗?”

 

    许子熙的声音很轻,吐出来的字眼却如淬了冰一样冷。叶修似乎有些惊异于他的直白,愣过一秒后,忽然就笑了。

 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”少将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总督阁下是觉得,自己已经手握胜券了吗?”

 

    “前车之鉴不过才二十年。”北海总督冷笑道,“历史是站在我这一边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那可就说不准了啊。”叶修耸了耸肩膀。他的语气随意极了,连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,仿佛真的没把这位权倾一方的总督看在眼里。

 

    “此消彼长,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。”叶少将懒洋洋道:“如日中天的你,和毫无根基的我……总督阁下不妨猜一猜,内阁会更喜欢谁呢?”

 

    千里之外,沉重的大门再一次的开启。方锐准将瞳孔一缩,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侍从官手中捧着决议书,一步一步郑重的向他走来。
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刻,议会大厦前,叶修口袋里的通讯器亮起,发出一阵几不可闻的蜂鸣。

 

    四周没什么杂音,他们站的距离又很近,以至于许子熙在一瞬间就听到了。那一刻,两个人的神情似乎都发生了点微妙的变化。

 

    叶少将的唇边浮起一个戏谑般的弧度,把通讯器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,在总督眼前晃了一晃。

 

    “看来结果出来了啊。”叶少将说,“你敢看吗?”

 

    许子熙一愣,矜持的面容甚至有一瞬的扭曲。叶修笑了,嘲讽般道:“——你不敢。”

 

    少将甩完三个字,便再没有搭理他一句。

 

    他头也不回的走去,擦肩而过时,连眼角都没留给许子熙一寸,就好像挡在他面前的,也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。

 

 

    官邸里,蓝河四肢伸展,大字型的躺在地板上。绝色正悬浮在他胸口上方,在半空中投出一小块光幕,显示出一行行的文字。

 

    叶修走了后,蓝河又独自训练了一会儿,最后实在无聊,干脆关了模拟机,让绝色翻出历届机甲大赛的比赛资料。


    
    文字一行行的翻过去,蓝河百无聊赖的看,页面最底下,显示出一张叶修手举奖杯的照片。

 

    那明显是年轻时代的叶少将,眉眼青涩,只随意披着一件作训服,身上没有一点能显示出他军衔的东西。蓝河手指停住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心里却在想:果然啊……在帝国,说起机甲联赛,第一个要提的人,必然是叶少将。

 

    这人一路走到今天,每一步,也着实不容易啊……

 

    想当年修宪惨遭失败,叶家腹背受敌,叶修这个皇子未婚夫,更是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。多少人曾对他不屑一顾,可任谁都没有想到,这人竟真的凭自己的本事,在机甲联赛中杀出一条血路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换了个姿势躺着,把双手枕在脑后。不知怎么,他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叶修比赛时的场景。那好像还是他刚进军校那会儿,半决赛,他的偶像黄少将对上叶修,最后惨遭淘汰。

 

    只那一次,他咬牙切齿,从此彻底的记住了叶修这个名字。那时他又怎么会想到,几年之后,叶修居然会以这种方式,走进他的世界。

 

    蓝河不禁有些唏嘘,抬手关了光幕,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

    “主人主人,”小光球蹦蹦哒哒的跳过来,在他脸颊上蹭了蹭:“主人你是不是很无聊?我给你看照片玩!”

 

    蓝河笑了,把它抱起来,揉揉它光溜溜的脑袋:“好啊,我看看啊,你最近都拍了什么……”

 

    绝色的储存空间很大,苏准将闲来无事,又给它安了个摄像探头,拿它当相机用。一来二去,小家伙自己也喜欢上了拍照,天天追着君莫笑一通猛拍。

 

    蓝河翻开它的存储器,差点没笑出声——果不其然,满当当的全是君莫笑的照片。

 

    黑光球以各种奇形怪状的姿势出现在镜头里,偶尔还有叶少将友情出镜。蓝河忍着笑一页页翻过去,边取笑它说:“你有空也多拍点别的啊,怎么都不拍我呢……”

 

    一人一球吵闹良久,蓝河脸色还挂着笑,手指一划,光屏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文件夹。

 

    这文件夹藏的还挺深。蓝河随手点开,又往下挖了好几层,才显示出里面真正的文件出来。

 

    ——是一沓光脑屏幕的照片。看背景,明显是在苏沐橙的办公室里偷拍的。蓝河“咦”了一声,低头问绝色:“这是什么?”

 

 

    议会大厦里,许子熙面若冰霜,静静站立在窗边一角。

 

    不远处,是金碧辉煌的大厅。乐音和人群的喧嚣隐隐传来,心事重重的总督却无心交际,只安静的站在这寂静的一角。

 

    夜鹰恭敬的站在他身后,低声道:“已经确认过了。内阁确实已经通过了精神力计划。陛下的意思,是想在联赛开幕式上,正式对外公布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北海总督一言不发,半晌,方冷冷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

    一时间,气压似乎都骤降了好几度。伊诺垂着头,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。

 

    许子熙手捏高脚杯,遥望远处喧嚣的人群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夜鹰等了片刻,终于抬起头,试探般的问道:“短短几个月时间,陛下和叶家一反常态,如此焦急的为修宪造势……总督大人,就没有怀疑过什么吗?”

 

    北海总督微微一怔,猛的转过身,盯住他道: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
  
    “您也知道的,”夜鹰轻声开口。阴影遮住了他大半张脸,谁都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。“——首都星上的那一个,不过是陛下掩人耳目的假货。您的堂弟失踪,二十年来,陛下绝口不提修宪,也未尝没有防着叶家的意思……可现在呢?”

 

    他话才说了一半,许子熙便像联想到了什么似的,刹那间脸色骤变。

 

    夜鹰微不可察的牵起唇角,将手伸到了总督的面前。他摊开掌心,里面赫然是一台微型的光脑。

 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您应该看看这个。”他说。

 

    许子熙诧异低头。只见光屏上,青年的照片有些模糊,但眉眼清晰,甚至让他有几分的眼熟。

 

    照片下,是手写的档案编码:OSA0034。

 

 
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是真的忘了啊。”官邸书房里,绝色小心翼翼的说着,一边抬头,偷偷看了看蓝河的脸色。

 

    “那天……苏姐姐的光脑没有关,我、我不小心就看到了……就偷偷拍了几张。后来,就忘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小光球往窗外看了两眼,确定君莫笑不在,才做贼似的凑到蓝河耳边:“主人你看,是密匙的研究报告哦……是不是就是上次主人要查的东西?”

 

    蓝河打从刚才起就一直发着愣,直到这会儿,才猛然惊醒:“……啊?哦,对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神色复杂的盯住那几张照片。缩略图,字也很小,只能看到一点大概的轮廓。他慢慢伸手过去——快要碰到屏幕的一刹那,却忽然莫名的紧张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你可得保密啊。”蓝河缩回手,小声叮嘱绝色:“谁都不能说!君莫笑也不行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!”绝色得意死了,骄傲的挺了挺胸膛:“我才没跟他说呢!拍的时候他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不由失笑,伸手摸摸它的圆脑袋。

 

    文件就静静的躺在他面前。那是让他困惑许久,一直渴望着想要知道的答案。时至今日,这个答案放在他面前,蓝河却忽然觉得,知道与否,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 

    ……不过,偷看一眼,叶修应该也不会介意吧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这样想着,稳了稳呼吸,伸手,打开了那张照片。


 

 

评论(47)
热度(876)
2016-07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