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6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码字慢都是看球的锅……………………(强行找借口

争取泼快点(

 

#46、

    “档案编码:34号。父母:不详。星历3031年冬,被发现于凤凰星系第三空港附近……全身多处开放性损伤,左颅严重创伤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根据战时Omega保护条例,送往凤凰星系中央救济医院……经抢救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经检测,由于大脑严重损伤,造成永久性记忆丧失……”

 

    飞船上,北海总督啪的一声关闭了光脑,冷冷抬眸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3031年正处于战时,像这样的孤儿成千上万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。”夜鹰微微垂首:“不过,您可能有所不知——那里是城邦军用第三空港。根据记录,他被发现的那一天,一支被派往神之领域的舰队正好返航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您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吗?”夜鹰抬起脸。他的面前,年轻的总督神情冰冷。星河璀璨的光带从窗外掠过,在他脸上铺下一层晦暗不定的阴霾。

 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叶家以叶少将和殿下的精神力波段为蓝本,制造了精神力机甲的雏形……您的堂弟失踪后,二号机的研发便不得不终止。精神力波段可没有那么容易匹配,偏偏这么巧,就能让叶修找到他?”

 

    “自从他调任到第九军团,精神力计划便屡屡被提起,陛下的态度也突然转变……若放在往日,他们怎么敢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够了!”许子熙骤然暴喝,拍案而起。

 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总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眼眸眯起,目光如刀锋一般冷锐:“城邦情报总局的档案——你到底是怎么拿到的?”

    
    
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蓝河失手打翻了茶杯,热水泼了一桌,他却恍然未觉,直到绝色喊了他第三声,才如梦方醒的回过神来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啊,没事没事。”蓝河忙站起来。他一动不动盯着桌沿的水珠,愣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要擦桌子。

 

    他慌忙跑出去,连绝色都看出他神情不对,惴惴不安的追过去问他:“主人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蓝河说。他低着头,快步走进来,飞快的把桌子擦了。

 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灯,暗沉沉的。窗沿边,落下一点星辰的微光。蓝河神思不属的站在窗前,满脑子里盘旋的都是报告书里的那几句话。

 

    略去大段大段的案例陈述与分析,在报告最末尾处,苏沐橙准将以简练的语言给出了结论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很明显,密匙的受体可以正常进行临时标记,但仅能在彼此之间进行完全标记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经试验分析可知,密匙的匹配具有一定程度的强制性。在腺体成熟后期,若无法正常结合,将很大几率导致受体性腺的失衡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失衡现象可借由标记进行一定程度的缓解……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缓解仅存在于彼此匹配的密匙之间,换言之,唯有匹配密匙之间的标记行为,才具有双向的缓解作用……”

   
    不长的几段话,蓝河抠着字眼,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。当他确定不是自己看错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——不可能,一定是哪里弄错了!

 

    如果这份报告属实,那么当初叶修濒临崩溃的性腺,自然只能由殿下进行修复!又怎么会找上他?

 

    ——难道当初的说辞都是假的?也许叶修远没有达到性腺失衡的程度……又或者他根本没有注射密匙……

 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冒了个头,立马就被蓝河给否定了。这几个月来,苏准将抓着叶修又是验血又是检查的,那紧张的架势,可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。

 

    再说了,愿意倒贴帝国少将的Omega千千万万,叶少将也完全没理由拿这个拙劣的借口来哄他上床啊……

 

    ……总不会我是那个神秘的殿下吧……

 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蓝河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下,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猜测。又不是八点档的星际狗血电视剧!自己当年在城邦医院获救,那还是在战时呢。那一年,荣耀星系的政要集体避难去了南方,小皇子又怎么可能大咧咧的出现在敌军的大本营?

 

    各种乱七八糟的揣测在蓝河脑袋里窜来窜去,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什么头绪。蓝河仰面躺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盯着天花板发呆,良久后,一个翻身,猛的坐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绝色!”他喊道。小光球应了一声,急急忙忙飘了过来。

 

    “记住了,这事,绝不能和任何人说。”蓝河再一次叮嘱它,把照片一张一张的删除。他又检查了一遍,确定数据是彻底的清除了,这才放开绝色,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。

 

    ……我一个人瞎想个什么劲啊!蓝河深吸一口气,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。

 

    ——既然心存疑问,等会儿大大方方的问他不就行了吗!

 

 

    几十公里之外,夜色中,专属于北海总督的飞船从城市上空掠过,向北疾行而去。

 

    许子熙一动不动,目光死死的盯住眼前的方桌。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,坚实的下巴紧绷,连眼角眉梢都凝结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冷肃。

 

    在他的手边,放着一枚小小的银色挂坠。——那是城邦情报总局特制的通讯器。当夜鹰堂而皇之的将它放到他的面前时,所有的一切,已然不言而喻。

 

    “您何必紧张呢。”夜鹰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,含笑平视他:“至少在这件事上,我们的利益前所未有的一致,不是吗?总督阁下。您知道的,相比于您的堂弟,城邦当然更希望您登上那个位置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就他?”许子熙不屑的哼了一声。“你也不过是空口无凭的猜测罢了……什么堂弟?简直无稽之谈!我又凭什么相信你?!”

 

    “他是与不是,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重要,不是吗?”夜鹰声音轻缓,吐出的每一个字,都带着森冷的凉意:“您不会忘了吧……同为总局特勤,我的身份,他也是知晓的……如今他已向叶修投诚,若是让叶少将顺利回到首都,等待您的是什么,就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 

    一时间,飞船里的空气似乎都被冻结住了。北海总督以一种几近暴怒的眼神逼视他,咬牙怒道:“你威胁我?”

 

    “您说笑了。”夜鹰立刻笑了,“内阁决议已下,叶少将不日便将返程,那也是我们反击的绝佳机会……乌塞城邦愿意先向您展示十二万分的诚意,替您解决掉这个大麻烦。只是不知道,总督阁下意下如何?”

 

    迎着总督那锋利依旧、却明显变得动摇的目光,夜鹰满意的笑了。

 

    “不会太麻烦的。”他诱惑般的补充道。“您只需要提供一个小小的跃迁坐标,就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海天一线,一丝阴云慢慢卷上了天际。沧海海岸边,海风骤起。

 

    悬浮车在官邸门口停住。不一会儿,叶修从车里跳了下来。潮湿的风把他的领口吹得翻起,少将仰头看了看天,小声嘀咕:“这天怎么说变就变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扶着军帽檐,三步并作两步跑进门廊,打开电子锁,走进家门。

 

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,客厅里的灯却还亮着。叶修不由笑了,一手将领带扯开,边走边道:“小蓝?怎么还没睡?”

 

    意外的,屋子里没有一点回应。叶修的心稍稍提了提,几步走进客厅,四下张望着喊:“小蓝?”

 

    他的目光匆匆扫过去,匆忙间回头,却忽然顿住了。

 

    沙发上,青年身体微蜷,脑袋仄歪,半侧着枕在自己的臂弯里。他的呼吸绵长而均匀,显然是睡着很久了。

 

    整个客厅安静极了,只有昏黄的灯光从一侧照来,落在蓝河柔软的发丝上。叶修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,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沙发上的人兀自沉睡着。他伸出手,仿佛想摸摸蓝河的脸颊,快触碰到他时,却又忽然停住。

 

    少将无声的将军帽脱下,又把右手上洁白的手套摘去,这才俯身,轻轻抚上Omega柔软的侧脸。

    
    沉沉的睡眠中,一股熟悉又让人心安的Alpha气味闯入了蓝河的鼻腔。他缩了缩肩膀,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轻柔触碰他的脸颊。

 

    蓝河低低呢喃了几声,忍不住在那掌心间蹭了蹭,这才转头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。


  
    “……”视线有点儿模糊。蓝河揉了揉眼睛,哑着声喊了一声:“……叶修?”

 

    他睡眼惺忪的,还没怎么看仔细,肩膀就忽然被按住了。叶修低笑一声,头一低,俯身吻上他的唇瓣。

 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Alpha的舌尖钻进口腔,勾着他的上颚,在牙床周围来回扫荡。蓝河被他吻的晕头转向,好一会,才真正从睡意中清醒过来。

 

    衣物摩擦发出暧昧的声音,动作中,放在蓝河腿边的军帽被扫落下去,发出扑通一声闷响。

 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蓝河气喘吁吁,好不容易才从他的亲吻中脱身:“别闹,我有事问你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抬起头,正对上一双黑亮的眼眸。叶修正满含笑意的看着他,眼睛里蕴满了显而易见的愉悦。——那是一种毫不加掩饰的,直白又轻松的喜悦。

 

    他其实很少这样露出如此显而易见的情绪,连蓝河都不由怔住了,几秒之后,才问道:“……你好像,很高兴?”

 

    “嗯?看得出来?”叶修有点意外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

    蓝河颇无语的看他。少将笑了笑,慢慢坐直了身体:“今天内阁通过了精神力计划,不久之后,这项技术就可以应用在全国所有的机甲部队里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通过了!?”蓝河一惊,震惊之后,一阵难以表述的雀跃感从心头涌起,冲得他几乎语无伦次。

 

    “通过了……也就是说……”蓝河结结巴巴的,想说点什么,却怎么也组织不出完整的词句。

 

    什么人类军事科技的里程碑,什么帝国从此崛起,什么宪法改革……那些纷乱的名词很快就从脑海里湮灭而去,他的视线里只剩下叶修微弯的唇角,以及那双眼睛里,闪着微光的笑意。

 

    蓝河怔怔的,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猛瞧。

 

    “嗯?”叶修好笑的看看他,又举起一只手,在蓝河眼前左右晃晃:“怎么了?高兴傻了?……你不是还有事要问吗?”

 

    蓝河喉咙动了动,只觉得心底软成了一片,想问的话就这么卡在嗓子里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

    他难得这样的高兴……

 

    “……也没什么,”蓝河说,“就是想问问你,什么时候才能回首都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,等不及啦?”叶少将戏谑笑道:“别着急,军功章也有你一份,少不了的……”

 

    看着这人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,蓝河顿时就有了点不太好的预感。没等他开口答话,腰间忽的一紧。蓝河“啊?”了一声,身体一轻,就被叶修连人带枕头的抱了起来。

 

   “……靠!”蓝河差点一头摔下去,惊慌中一把抓住了少将胸前的绶带:“你干什么……唔!”

 

    叶修拦腰将他抱起,仰着头探过去,用力亲了亲他的嘴唇。

 

    “军功章啊。”少将理所当然的说道,两手抱住他,摇摇晃晃的往卧室走:“条件艰苦啊,没什么好犒劳你的,只好以身相许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啊?!不是,你等等……!唔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门响,房门关上,把小少校挣扎的话语尽数都关在了里面。不出一会儿,便只剩下隐隐约约的呻吟。

 

    一缕风拂过,掀起窗帘轻飘的一角。窗外,月色渐暗,终于沉沉西落,坠入了无垠的大海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又是一周过去,这天早上,蓝河难得起了个大早,把床单被罩全部收拾了,又把行李箱拖出来,一一检查清点。做完这些后,他这才跑进卫生间,洗漱换衣。

 

    等他穿好军服,又别好配枪,卧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 

    叶修刚换好衬衣,领带也没打,手拎着外套,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进来。

 

   “准备好了?”叶修问道,一边俯下身,从床头柜里摸出一个黑色金属制的挂坠。

 

    窗外隐隐传来了飞船降落的轰鸣声。蓝河站起来,接过他手上的屏蔽器,慎之又慎的把它挂在了脖子上。

 

    叶修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看着他动作。等一切都打点妥当,他朝着蓝河招了招手,笑道:“行了行了,走吧。”

 

    “出发,回首都——”

 

评论(39)
热度(866)
2016-07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