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7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迟到了。。明天应该还有一章。。(先插下flag

#47、

    三个月之前,叶少将以度假的名义,带着三艘舰艇直奔白虎星。如今返程,自然也是原样打包,怎么来的便怎么回去。

 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,便是主舰的后舱多了两台机甲——以及两只叽叽咕咕成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的光球。

 

    这次叶少将倒没再指使着蓝河来当驾驶员,除了他俩之外,原本空荡荡的中级主舰多了不少研究所的随行人员——譬如霸占了整个医疗舱的苏沐橙准将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情况不太好啊。”苏沐橙眉头微皱,忧心忡忡的盯着血液分析仪上的数字。

 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们俩的性腺好像在规律性的波动……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,说明密匙已经快到极限了。”她转过头,看向坐在桌子对面的叶修。

 

    少将正低着头,把袖子一节节的卷下来,闻言淡定的抬头,却被苏准将一句话弄得差点呛到:


    “下一次发情期,你可不能再拖了啊……嗯,应该也不远了吧,性腺快崩溃的Omega应该会很频繁的发情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停停停,”叶修赶紧叫停了这个话题:“知道了,你这都说多少遍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眼神微妙的盯住他,良久后把头凑过来,小小声道:“其实现在时机也算不错啦,你干嘛还不告诉他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少将居然很难得的语塞了一会儿。

 

    “近乡情怯啊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习惯性的伸手摸烟盒,把一支烟叼在嘴里。“有两次是想说来着,不过嘛……”

 

    苏准将顿时竖起了耳朵,叶修却没把那句话说完,沉吟片刻后道:“确实不能再拖了,就等他手术做完后吧。”

 

    于是话题便自然转到了蓝河的手术上。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没多久,医疗舱的舱门忽然被叩响了。

 


    门开了,蓝河神情焦急的走了进来,十分快速的敬了个礼:“长官,来自近卫队的紧急报告,舰载雷达发出了探测异常警报。”

 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叶修和苏沐橙立刻对视了一眼。苏沐橙皱眉道:“A5星域没有陨石带,这两天也没有小行星运行异常,怎么会报警?”

 

    A5星域正是他们目前所途径的这片星海,也是白虎星通往首都星系的交通要道。这里地处帝国腹地,安全系数非常之高,已经近十年没有出现事故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驻军总部才选择了这片星域,作为运输两台精神力机甲的航线。

 

    房间里有几秒钟的安静,连蓝河都嗅到了点不同寻常的味道。下一秒,叶修站了起来,简单道:“别紧张,我先去看看。”

 

    他大步朝驾驶舱走去,蓝河不敢耽搁,也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

    幽长的船舱甬道里亮着苍白的灯,没有别人,只有他们两的脚步声一前一后的回荡。叶修往身侧瞥了一眼,只见蓝河穿着一身少校的常服,衬衫的领子一丝不苟的拉至最高,连领带都绑得死死的,把他颈后的牙印严严实实的遮住。

 

    叶修脚下没停,视线却在他颈上稍稍流连。仿佛是感应到他的目光似的,蓝河微微皱眉,在性腺处揉了两下。

 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少将敏感的察觉到了他动作中的不适,转头问了一句。

 

    “不碍事,”蓝河立刻的把衬衫领紧了紧:“脖子疼,大概是跃迁反应……”

 

    频繁跃迁导致性腺阵痛也不是什么稀奇事,叶少将自己也有过。可不知为何,他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了苏沐橙的那句话,眼神不由得微微一沉。

 

    濒临发情期的Omega也会有性腺胀痛的反应。正常的Omega半年多才发一次情,而蓝河的发情期才过去两个多月,估计他压根就没往这上面想。

 

    可叶修却知道,蓝河的身体状况却同别的Omega不同……

 

    一时两人都无话,叶少将整了整精神,推门走进了驾驶舱。

 


    椭圆形的驾驶舱内,一个驾驶小队正在忙碌,见他来了,立刻纷纷站起来行礼。

 

    叶修摆了摆手,径直走向船舱前巨大的光屏,言简意赅道:“雷达图像。”

 

    立刻,三艘舰船的雷达探测图像同时投射在了光屏上面。蓝河站在叶修身后,和所有人一样,目光惴惴的看向光屏。

 

    蓝色的线条清晰精准的勾勒出了他们所处位置的周边环境,光屏左侧,密密麻麻的数字及折线图,正显示出林林总总的数据指标。

 

    蓝河不是指挥科系毕业,因此对飞船也说不上多么精通,他勉强看了两眼,便见叶修几步走到通讯台前,沉声道:“坐标A5-B2-F12,立刻侦测附近的能量波动。”

 

    一个莫名其妙的坐标。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挂上一个问号,操作员手上却毫不犹豫,立刻照叶修说的,迅速打开了定点侦查。

 

    一分钟后,坐标周围五公里的能量波动图投射到了光屏上。一瞬间,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

    巨大的坡状折线。鲜红色的线条高高的拔起,如此剧烈的能量波动,只能说明那附近曾有飞船进行了跃迁——而且体量非常之庞大。

 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叶少将是怎么精准的报出那个坐标的。叶修也没解释,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,淡定道:“全队倒计时,立刻准备跃迁。通讯员,搜索附近的电磁信号,看是不是有舰船在附近。”

 

    蓝河有些吃惊。二话不说就准备跃迁,叶少将这就打定主意准备跑路了?

 

    很明显,叶修已经认定了对方来者不善,可是怎么可能?A5星域可是帝国重兵把守的内星系腹地,就算是北海总督,也绝没有权限调动这附近的舰队。

 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是不是再等一等?”飞船驾驶员来自白虎星驻军,此刻站了起来,建议道:“也有可能是军部其他的战舰临时出航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话音刚落,通讯兵忽然道:“报告,搜索到了对方的电磁信号!”

 

    “先别发出通讯请求,检测对方的识别码。”叶修冷静道,一边又下达指令:“倒计时,三分钟后进入跃迁准备。”

 

     一时间,整个舰舱内都陷入了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中。跃迁倒计时的滴答声清脆响起,没几分钟后,一连串的报告再次证明了叶少将的判断:

 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,对方的识别码无法辨认,原始代码经过人为修改……”

    “坐标A5-C3-D14,对方在向我们靠近!”

    “警报,坐标附近有异常能量波动!”

 

    这下连蓝河都有些坐不住了,几步冲上前盯住雷达图像,震惊道:“这个能量图形,是对舰用粒子炮——对方是军用舰?!”

 

    船舱里有一秒的安静。

 

    蓝河霍然抬头,看了一眼跃迁倒计时——还有30秒跃迁,从对方的距离上来看,这一炮是决计打不中他们的。蓝河心下微微一松,细想之下,却又感到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

    ——如果不是叶少将提前了十几分钟就下令跃迁,又或者,如果他们没有及时发现身后有一艘来历不明的舰船……

 

    他蓦地转头,直直的朝叶修站的地方看过去。驾驶舱最前方,年轻的少将正好回头,一眼就对上蓝河有些讶然的视线。

 

    “别紧张啊,兵来将挡嘛,没什么可慌的。”叶修老神在在,一根烟被他咬在嘴上,两条长腿交叠,懒懒坐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他的话似乎带着神奇的力量,有了少将亲自坐镇,原本慌乱的船舱里气氛顿时一寂,不出一会儿,又恢复了原本的井然有序。


    
    灯光骤然熄灭,舰队正前方,空间扭曲形成的漩涡正在逐渐成型。船舱剧烈的震动了起来,直到跃迁的前一秒,蓝河才稍稍心安。

 

    这下是安全了吧……他想。对方再怎么神通广大,也绝不可能预测到他们的跃迁坐标,至少在回到首都前,追上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

     忙碌了一天,这天夜里,蓝河疲惫的回到休息舱,很快就陷入了沉睡。后颈的刺痛好像又严重了些,他咕哝着揉了揉脖子,头一歪,又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第二天凌晨时分,蓝河忽然被一阵尖锐的警报声吵醒。连反应都不用,睁眼的瞬间,他一跃而起,披上衬衫便冲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跃迁坐标绝不可能被截获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军用一级舰的体量?不可能!帝国所有的一级舰没有一艘在航行中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还没进驾驶舱,嘈杂的联络声便传进了耳朵。蓝河花了几秒钟时间去理清情况,当他抬头,看清光屏上的雷达图像时,顿时脑袋一懵。

 

    ——又是昨天那艘识别码不明的舰船。犹如鬼影一般,这艘飞船又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!

 

    这下连苏沐橙都赶了过来。她站立在光脑前,把航行数据拉出来一条条的过目,良久后开口:“舰队智脑没有被入侵的痕迹,电磁频道也没有被破译……总之,我们的数据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

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身上。毫无疑问,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航行数据没有泄露,对方又是怎么跟踪他们的?

    
    来路不明的巨大舰船就像一个不详的阴影,正慢慢朝他们逼近。驾驶舱里,所有人都紧张的忙碌着,只有蓝河一动不动站在船舱中央,呆呆的看着头顶闪烁着的光屏。


 
    后颈还在一跳一跳的疼痛着,让蓝河有些头晕目眩。他下意识的握住了胸口前黑色的吊坠——屏蔽器入手冰凉,凉得让他整颗心都抽起来。

 

    叶修正站在驾驶座前,低着头安排下一次的跃迁路线。蓝河握紧拳,朝他身后走去,他听见少将在低声吩咐:“……冷却结束后立刻跃迁,电磁屏蔽罩打开,对,最高功率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长官。”蓝河低低喊道。

 

    叶修已经交待完了,立刻转过头应了一声:“嗯?怎么了?”

 

    蓝河小小的吸了一口气,尽量平稳的道:“有没有可能,是我的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阵尖锐的疼痛突然劈进他的脑后。剧痛从性腺的深处迸裂出来,如一柄利剑直插进他的后脑。蓝河眼前顿时一黑,扑通一声,整个人便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

评论(33)
热度(704)
2016-07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