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8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#48、

    扑通一声闷响。

 

    驾驶舱内的所有人在瞬间停下了动作,循声向后方看过去。

 

    空旷的后舱什么遮挡也没有,他们看见叶少将俯身下去的背影,看到他动作飞快的把人抱了起来,语气平淡的道:“没事,他跃迁症犯了……沐橙,过来帮忙。”

 

    三天之内连续两次跃迁,以Omega的体质,有些反应也很正常。众人顿时了然,又重新忙碌了起来。叶修没有回头,径自抱着蓝河往舱门外走。

 

    谁也没有注意到苏准将凝重极了的脸色。她一语不发,低着头快步追了上去。

 

    两个人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了出去。轰的一声,沉重的舱门关上。几乎立刻,叶修拔腿便朝外面狂奔,苏沐橙紧紧跟在他后面,急促道:“去医疗舱!我那也准备了电磁屏蔽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什么话也没有说。他的手臂抱得很紧,挽起的袖口下,坚实的手臂线条紧紧的绷起,几乎爆出隐约的青筋。

 

    他的怀里,蓝河抽搐般的弹动了几下,缓缓张开了眼睛。

 

    疼。好疼。

 

    所有的感官似乎都麻痹了,剧痛从脑后一路蔓延,连带着整根脊柱都在疼痛中不受控制的发抖。

 

    冷汗一下就浸湿了他全身,蓝河本能的咬住嘴唇,很快下唇便被他咬破了,腥膻的血液流出来,渗进唇齿间,可他却连疼都感觉不到。

 

    模糊中他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抱着他。是叶修吗……蓝河朦胧的想着,像濒临溺死一般,死死抓住少将胸前衣襟。

 

    “叶、……叶修!”蓝河挣扎着仰起头。冰冷的汗水从他额上滴下,滑进眼睛里,让他看什么都是模糊的一片。

 

    “嘘,别说话。”他感觉到有个温热柔软的东西在他额上蹭了蹭。叶修手臂收紧了些,沉声道:“你的性腺好像出了些问题……别怕,沐橙会帮你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不,……你听我说!”蓝河粗喘了一声,剧痛让他的声音都变了调,听上去粗哑而艰涩:“是芯片……是芯片在定位……银狼号上我也是这样……啊!”

 

    一阵熟悉的揪痛再次袭来,蓝河惨叫了一声,痛得整个人都如虾米般蜷缩起来。

 

    一瞬间,叶修整个心都揪成了一团,连脸上的表情都差点绷不住。怀里的躯体冰凉汗湿,蜷在他臂弯里,脆弱的让他不敢用力。

 

    他一言不发,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医疗舱里。苏沐橙健步如飞,几步上前,打开医疗柜一阵翻找。

 

    蓝河又一次的失去了意识,整个人软绵绵的平躺在苍白的诊疗床上。叶修握住他绵软的右手,不敢用劲,只捏住他的一点指尖,反反复复的轻轻摩挲。

 

    他的眼神让苏沐橙都有些发慌。她一秒钟都不敢耽搁,利落的给蓝河打了一针镇痛剂,之后转身,几下便打开了检测仪器。

 

    半小时后,厚厚一沓的检验报告终于出来了。叶修坐在原处,这半小时里连动都没动一下。苏沐橙把报告翻的哗哗响,当翻到其中一页时,蓦然顿住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沐橙的脸色一分分的沉了下去。半晌后,她把报告放在叶修面前,低声道:“他说的没错……我在他后颈处发现了信号发射源。”


 
    “屏蔽器的功率有限,从信号强度增幅来看,对方一直在加强他体内芯片的功率,好强行突破我们的屏蔽磁场……他的性腺本来就很脆弱,今天会突然发作,也是因为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能量对撞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诊疗床上,蓝河脸苍白如纸,至今都未曾醒来。叶修注视着他紧紧闭阖的眼帘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

    “城邦军部的胆子也太大了,”苏沐橙喃喃的说,“这里可是帝国内星系,他们居然把一级战舰都开来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不是开来的。”叶修摇了摇头,“他们是直接跃迁进入了帝国腹地。凤凰星系边缘有帝国要塞把守,沿路那么多哨岗,哪会一点儿痕迹都不露……是许子熙。还真是狗急跳墙,连跃迁坐标都愿意卖。”

 

    叶少将说完,不由笑了一声。苏沐橙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不用多说,他们都知道这对整个舰队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我再安排一次跃迁试试。”沉默良久后,叶修终于开口,“无论如何,他不能在这里动手术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苏沐橙点点头。

 

    叶修慢慢的站了起来。蓝河冰凉的手从他掌心里滑落出去,他俯下身,小心的抚摸他额前汗湿的黑发。

 

    即便情势已经危急到了这个程度,少将的眼里还是那样沉静,漆黑眸光里,又似乎有许多复杂的情愫在暗潮涌动。

 

    叶修什么也没说,转身推开舱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 


    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舱门在巨大的冲击下应声而裂,剧烈的气流倒灌进来,瞬间炸开一片火海。

 

    “撤退!撤退!”指挥频道里充斥着惊慌失措的叫喊:“我们遭到了伏击!是城邦舰队!”

 

    “不可能!他们怎么会追踪到我们的!?”

 

    “跃迁冷却中……来不及了!全员撤退!重复一遍……全员撤退!”

 

    蓝河猛然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正置身在火海里,熟悉的休息舱浸泡在火舌中,早已被烧得满目疮痍。他心下一惊,连忙捂住口鼻冲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不远处,传来了激烈的交火声。蓝河整颗心都在剧烈的收缩,某种不详的预感缠绕在他脑海里,让他几乎窒息。

 

    扑通一声巨响,一个浑身染血的士兵被炸飞出来,正好摔在他脚边。蓝河箭步冲上前,一把抓住他,几乎是在低吼:“将军呢?叶修在哪!?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是你……”一张带血的脸慢慢抬起来,满目狰狞的盯住他:“是你暴露了我们的位置……刽子手……”

 

    一瞬间,蓝河如遭雷殛,彻底僵死在了原地。

 

   那张脸,他怎么也忘不了。——那是银狼号上他的战友,他们曾经住同一间休息舱,他记得那是个Beta机甲战士,很年轻,刚刚从军校毕业……

 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……”蓝河脸色惨白,连吐出的字眼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: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我一点都不想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那具身体在他怀里慢慢滑落下去,一点一点,变得僵硬冰冷。蓝河怔怔的低头,发现那张失去气息的脸,赫然变成了叶修的面庞。

 

    “——不!!”

 
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,蓝河霍的睁开眼,猛然从诊疗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

   “蓝河少校!”苏沐橙被他吓得够呛,急得一叠声的喊他:“蓝河?蓝河!看着我……你怎么样?”

 

    苍白的医疗灯从舱顶投射下来,四周一片纯白,没有火海,也没有银狼号……蓝河愣了许久,才稍微清醒了一点:“不……没事,我没事……”

 

    后颈的钝痛一跳一跳的,正清晰的告诉他,刚才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境。梦里,叶修失去血色的脸是那么的真实,一闭上眼,就会映在他的眼前。


  
    蓝河无声的握紧了双拳。

 

    “别担心,已经安全了……”苏沐橙轻声安慰道,她拿过一支镇静剂,刚想给蓝河注射,一只手却忽然按住了那只针管。

 

    “苏医生。”蓝河微微垂下头。他的嘴唇惨白,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血色,可那双眼睛却透出无比坚定的神情。

 

    “我的芯片,您可以现在就帮我割除吗?”

    


    船舱里倏然一静。苏沐橙脸上神色变幻,几秒后断然否定:“不行!这太危险了!你到底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蓝河立刻道。“您也不用瞒我,银狼号上我经历过一次,知道芯片启动后是什么感觉……追踪我们的就是城邦战舰,我说的对吗?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沉默的看着他,没有接话。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,帝国战舰的电磁屏蔽系统是最好的。”蓝河低咳了两声,强撑着继续道:“芯片发出的信号可以穿透电磁屏蔽罩,银狼号就曾经试过……除了割除它,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沐橙手边的通讯器忽然亮了。两个人俱是一愣,通讯频道里传来急促的联络通报:“报告!坐标A32-F2-E6,发现敌方舰船!全员进入戒严状态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两次跃迁都被追上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电磁屏蔽罩无效,关闭屏蔽系统!重复一遍……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——又被追上了。就算再一次的跃迁,果然也失败了……

 

    蓝河转过头,目光灼灼的看向苏沐橙。他咬了咬牙,急切道:“对方是一级舰!您应该比我清楚,再被追上一次我们就进入主炮的射程了!您到底在犹豫什么?再不动手来不及了!”

 

   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苏准将站起身,明眸中满是凝重:“在这里动手术,没有设备,也没有药剂……你的性腺本来就很敏感,有很大几率会受到损伤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蓝河毫不犹豫道,“性腺没了就没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我也没打算生孩子。”

 

    那一刻,苏沐橙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。蓝河没往深里想,继续劝她道:“精神力机甲也是您的心血,这里绝不能变成第二个银狼号……”

 

    通讯器里,嘈杂纷乱的指令声不绝于耳。苏沐橙站定在那里,深深的看了蓝河一眼。

 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她终于说道。

 


    
    即使开着屏蔽罩进行跃迁,舰队也没能甩脱那艘鬼影一般的飞船。一时间,整个舰队都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安的气氛中。

 

    身为主帅的叶修却淡定依旧,有条不紊的安排各小队进行防御与侦测,并下达了第三次的跃迁准备指令。

 

    这一次,跃迁的冷却时间已经攀升到20小时。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。

 

    这简直就像一场漫长的拉锯战,真正的战斗或许只需要一发主炮就可以解决,双方却需要花费数天时间追踪与躲藏,而胜利却往往属于最富有耐心的那一方。

 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后,叶修离开了驾驶舱,疾步朝医疗舱走去。

 

    纯白的大门紧紧闭着。叶修叩了两下,等了半天,也没见苏沐橙来开门。

 

    他有些奇怪,转身输入口令,调出了舱门的开启权限。哗的一声,门打开了。叶修摸出根烟夹在指间,边进门边道:“忙什么呢?情况好点了没有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停。叶修环顾四周,发现整个医疗舱里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 

    诊疗床上还残留着些许人躺过的痕迹,枕头边,一只针剂孤零零的躺在那里。

 

    叶修怔住了。他盯着已经空了的床,好想在思考着什么,几秒后忽然瞳孔紧缩,拔脚就朝医疗舱后面奔去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医疗舱后面的灭菌室里,蓝河只穿一条军裤,赤着半身坐在手术台上。Omega略显苍白的皮肤暴露在手术灯下,修长脖颈上,那枚充满占有意味的牙印格外醒目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手拿手术刀,正在他后颈处轻轻比划:“……性腺直接连通中枢神经,这种特殊地带,就算动手术也不能使用麻醉……我还是建议你戴个口塞,或者拘束带,这不丢人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。”蓝河满脸通红的断然拒绝:“我忍得住的,保证不会乱动!”
    
    动过不少性腺手术的苏医生叹了口气,打开器械,将蓝河的脖子固定住。

 

    她眸光沉了沉,刀锋对准蓝河后颈下方的皮肉,手指一划,干脆利落的切了进去——

 


    “——啊!”

 

    一声尖锐的惨叫破门而出。门外面,叶修正准备叩门,这下连门也来不及敲了,直接把门一推,一头冲了进去。

 

    明晃晃的手术灯晃得叶修一阵眼晕。他闭了闭眼,定睛看去——

 

    只见蓝河满是冷汗的脸正对着他,面色惨白如同金纸,唯有唇角的一点血迹,红得触目惊心。

 

   他双手死死抓在手术床上,每一根指头都扭曲得不成样子。血顺着切开的后颈汩汩流出来,沿着脊椎突起的线条,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。手术台已经被染红了一小片,他眼神恍惚的盯着前方,压根都没察觉到叶修已经来了。

 

    ——他实在是太疼了。

 

    叶修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,目光直直的,一错不错的盯在蓝河强忍着剧痛的脸上。

 

    那一刻,连叶修自己都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专注于手上的动作,连头都不曾抬起一下。蓝河痛得低低呻吟了几声,他的五官因疼痛而扭曲,全身上下都被汗湿透了,几乎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几秒钟后,叶修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昏昏沉沉中,蓝河忽然感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环抱。叶修什么都没有说,只动作小心的环抱住了他,把他湿漉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
 

    好长的一段时间里,谁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好像所有的语言都成了多余。蓝河闭紧双眼趴在他怀里,忽然间就像找到了支点一样,埋藏在心底的恐惧与不安,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 

    他感觉到叶修在轻柔亲吻他的脸颊。

 

    “这一次……我不会再拖累你……”蓝河听见自己断断续续的声音。飘忽的,连他自己都听不太真切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绝不……!”

 

评论(65)
热度(856)
2016-07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