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49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#49、

    啪一声脆响,一枚沾满鲜血的芯片被丢进了医用盆里。

 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响动,三个人不约而同,都轻轻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手下丝毫没有放松,快速的将伤口缝合,又拿过医用修复仪。高强度的医疗射线照射下,血淋淋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没几分钟后,就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粉色痕迹。

 

    直到这会,苏沐橙一颗心才终于落地。她小心的清理掉斑驳的血迹,褪下手套。不等她动作,叶修已经弯下身,把蓝河抱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蓝河已经昏睡过去,一动不动的缩在叶修手臂里。少将扯过医用床单,盖在他赤裸的身上。他侧过头,目光在那枚染血的芯片上停留了一会儿。

 

    ——掌控了蓝河十几年人生的桎梏,如今终于不复存在了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抱歉,我……”苏沐橙看着他的表情,忍不住心尖发酸。“手术完成的还不错,大概五个小时内就能完全愈合了……至于有没有损伤,我也说不准,得24小时后再观察。你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反倒轻松笑了一下。

 

    他把怀里的人轻轻放平到病床上。又回身走近,摸了摸苏沐橙的脑袋。“乱道什么歉啊,你又没做错。至于性腺这东西嘛……”


    
    叶修稍停了停,又说:“我大概也能猜到他的想法……哎哎,别啊,哭丧着个脸干嘛?”

 

    他推着苏沐橙三两步走出手术室,“赶紧的睡觉去,这眼圈黑的,多久没睡了——快快快,咱们还有硬仗要打。”

 

    安顿完了自家小妹,叶少将马不停蹄,又奔回了病房里。

 

    蓝河还在昏睡,姿势从侧躺换成了仰睡,手臂伸了半只出来,支楞在被子外面。叶修走过去,轻轻把他的手臂放回被子里。

 

    他拖了张椅子过来,安静坐在蓝河床前,出神的望着他熟睡的侧脸。

    


    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叶修一步都没离开,中途实在困得不行,便趴在蓝河床脚前打了个盹。朦胧中被褥翻动,叶修恍然惊醒,一抬眼,就看见蓝河半睁着眼,梦游一样的盯着他。

 

    “醒了?有没有哪不舒服?”叶修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了,手忙脚乱站起来,要给他倒水。

 

    刚起身,手腕就被一把按住,蓝河够着半个头,艰涩又急切的问道:“信号源呢?消失了没有?”

 

    他眼神涣散得厉害,浑身软绵绵的,挣扎着想要坐起身。叶修赶紧把他按回去躺着,低道:“放心,信号已经消失了……只等下一次跃迁,舰队就安全了。”

 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蓝河这才轻舒一口气,乖顺的躺了回去。他闭着眼,良久后小声说:“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因为我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心颤了颤,深吸一口气,刚要说话,就瞥见蓝河闷着头,悄悄摸了摸自己的后颈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心中一动,捉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手,握在掌中捏了一捏。

 

    “这哪能怪在你啊。听话,好好睡一觉。”叶修说,另一手探去,轻轻覆上蓝河微睁的双眼。他的视线在蓝河摸着后颈的手上停了停,又说:“……你别多想,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那些……”

 

    掌心下的睫毛在轻轻颤动,带着一点点柔软的温热,仿佛一只蝴蝶停留在指尖。良久后他无声的撤开手,蓝河呼吸绵长安宁,已然又睡了过去。
    


    随着芯片信号的消失,舰队终于摆脱了被追踪定位的危险。航行小队终于从淡淡的恐慌中解脱出来,振奋精神投入了下一次跃迁的准备工作。

 

    好景不长,在距离跃迁还剩下四小时的时候,舰载雷达再一次发出了尖锐的警报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是的,敌舰在三小时前提速,突破了我们的防御领域……已经按您先前的指使,预先打开了防护罩……”

 

   “预计在一小时后,我方将进入敌舰主炮射程范围……”

 

    幽长的走廊里,叶少将大步流星,朝停放千机的机库走去。警卫员低着头给他做简报,叶修稍稍听了几耳朵,笑了一声:“还不算笨嘛……毕竟没了定位信号,不在跃迁前追击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

    机库门刚打开,苏沐橙上气不接下气的追了过来:“叶修……叶修!你想做什么?”

 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,”叶修冲她招招手:“沐橙过来,有事交待你。”

 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!”苏沐橙急的不行,头发都顾不上理了,几步追上去:“那是一级舰!对面肯定带了机甲战队,还有对舰粒子炮,我们的防护罩根本撑不了多久……”

 

    话说到这,她突然停住了。

 

    叶修把军服外套脱下,递给警卫员,边笑着转头:“想明白了?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顿时明白了他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

    面对一级主舰的对舰粒子炮,二级舰队的防护罩自然撑不了两下。然而千机身为最强战甲,又装配了千机伞这样特殊的武器系统,有它和舰队共同构筑防护罩的话,便足以与敌舰主炮相抗衡。

 

    ——前提是,叶修必须精准的判断主炮射击的位置,并且排除所有来自敌方机甲战队的干扰,及时赶到落点……

 

    整个舰队上唯二的机甲便是千机与蓝桥春雪。这也意味着,叶少将这次是真正的孤军作战。
  
    他得一个人站在最前线,为整个舰队赢得这最后的四小时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心下不禁恍然。叶修挽起袖口,站直了道:“苏沐橙准将,现在开始,向你移交舰队最高指挥权。火力支援,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 

    苏沐橙仰起头看他,良久后,缓缓的敬了军礼:“是!”

 


    星辰浩瀚如波澜壮阔的大海,星云漩涡的边缘,一团巨大的阴影正在缓缓逼近。

 

    三艘舰船呈倒三角型阵型,四周,能量罩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。舰队正前,黝黑的金属巨人背翼完全展开,浑身缠绕着赤色的光链。它静止悬停,傲然独立在群星中央。

 

    遥远的前方,几台机甲正远远的向舰队飞来。渐近的轰鸣声中,叶修将手伸向背后,做出一个抓取的动作。

 

    星空下,黑色的巨人五指伸开,缓缓将背后的武器抽出。

 

    一刹那红光四溢,如一丛烈火直破苍天!火光中,千机伞节节拔起,变幻成长枪的形态。

 

    叶修将枪一甩,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——来吧。”

 

    
    窗外一团炽烈的火光,把舱内半壁照得通红。隐隐的炮击声中,蓝河懵懂睁眼,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苏醒过来。

 

    后颈火烧似的滚烫,一跳一跳的发胀。他捂住脖子,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 

    床后便是一面巨大的舷窗。猩红的光刺得蓝河几乎睁不开眼,他抬手遮了遮,探头往外面看去。


    窗外,一架黝黑的机甲从光罩中疾驰掠过。一把烈火般的长枪被它握在手中,燃烧的尾翼拖出长长的光痕,身后,好几台造型古怪的机甲正尖啸着向它扑来——

 

    哐一声巨响,赤红的长枪在瞬间变化为光刃,黑色巨人拔剑,返身,一刀由上而下,狠狠劈下!

 

    那一刀力拔千钧,甚至带出了层层光尘,震荡着向四周四散开去!

 

    燃烧的刀刃瞬间将离它最近的敌机一刀击穿!只听轰的一声,剑下的机甲瞬间爆裂成一个巨大的火团,金属的碎块如井喷一般冲上天际,很快化作一个个火球,燃烧着坠落……

 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艘舰艇的主炮聚能完成,齐齐发射!三道壮丽的光晕划破黑暗,刹那间照亮了整个星空,精准的命中了好几台敌机。火光接二连三的爆起,明灭的光晕中,黑色的巨人浑身染赤,如被染上了一层鲜血。它悬停在机翼前,将光剑一抖,再次化作长枪。

 

    火翼层层展开,它犹如一道燃烧的闪电,再次冲入敌阵!


    蓝河呆站在窗前。千机烈火般的背影映在他瞳仁深处,他的瞳孔如针尖般紧缩,连呼吸都停住了。

 

    “……叶修?”他喃喃喊了一声,几秒后如梦初醒,转身就往外狂奔!

 

    
    整整两个小时,千机一马当先,挡在了舰队正前方,将所有的主炮射击尽数化解。

 

    每当对舰用主炮进行发射,落点处,无一例外都有一道赤芒一闪而逝。经过加固的防护罩发出轻微的颤动,继而荡出一圈圈剧烈的波纹,庞大的能量顿时被激荡开去,消散于无形。

 

    这一幕简直让敌舰指挥官都震惊了,难以置信的道:“折损这么多台机甲!却连对方一个人也拿不下?!”

   “机甲部队全数出动!”他命令道:“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击落那台机甲!”


    甬道里,蓝河只穿一件衬衣,朝着驾驶舱狂奔而去。性腺酸胀难忍,随着剧烈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收缩,他却根本无暇去管。

 

    船舱外,与他一墙之隔的叶修没由来的心脏一颤,扑通扑通开始狂跳。

 

    两颗心脏的跳动正以惊人的频率趋于一致,这股异样的感觉来的如此突然,叶修猝不及防,一个分神险些把千机伞甩脱出去。

 

    融合指数从100%骤降到70%,又缓慢攀升回80%,在警戒线上来回跳动。就在这时,一颗流弹呼啸着冲来,叶修剧烈喘息,咬牙推动操作杆,摇摇晃晃的侧过身避让。


   光炮险险从千机身侧擦肩穿过,这一下实在惊险至极,图像传回舰队,坐镇指挥室的苏沐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的异常:“怎么回事,出什么问题了?”

 

    一阵让人提心吊胆的杂音。片刻后,通讯器里传来了叶修平静的声音:“没事,一点小故障。”

 

    不等苏沐橙应答,通讯便被关闭了。千机里,驾驶舱充斥着浓烈的Alpha信息素味。叶修浑身上下大汗淋漓,表情隐忍的直直站立,仿佛在拼命克制着什么。

 

    君莫笑有条不紊的声音在上方回荡:“信息素指数78%,主人,是您的密匙在起反应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一语不发,挥剑将身侧一台敌机斩落。君莫笑看着他的脸色,连声音都低了八度,小心翼翼的说:“……您的性腺正在崩溃,真的不返航吗?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同一时刻,主舰的指挥室大门被猛的推开。蓝河跌跌撞撞冲了进来,无视众人异样的眼光,直冲向苏沐橙的方向。
  
    在他头顶上,鲜红的跃迁倒计时显示着剩余的时间:15分32秒。一旁的雷达画面里,千机正在与一台机甲拼死搏杀。它的动作非常古怪,行动间有着明显到难以忽视的滞缓,以至于好几次都险些被光炮击中。

 

    蓝河受叶修调教多时,自然对少将的作战状态了若指掌。他头一抬看见画面,瞬间四肢发凉,险些站立不住。

 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说话,指挥席上的苏沐橙忽然转身,冲过来一把捉住他的手腕:“你怎么回事!?”

 

    蓝河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的看着她。苏沐橙说:“你身上一股信息素味……你自己闻不到吗?”

 

    蓝河顿时脸色一变,苏沐橙的脸色却比他还要难看十分。她僵硬着脖子,慢慢转向动作迟缓,却仍然在战火中奋勇冲杀的千机。几秒后她跳起来,冲着通讯器惊叫:“叶修!你给我回来!”

 

    一阵沙沙声。被切断的通讯器里没有任何应答。

 

    苏沐橙顿时眼泪都要下来了,强忍着泪意颤声喊:“他的性腺崩溃了!你们谁去把他弄回来!立刻!马上!——”

 

    当听明白苏准将在说些什么时,蓝河脑子里嗡的一下,全身的血液都在急剧上涌。几秒钟后,他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镇静,上前一步将女准将的手按下,沉声道:“让我去。”

 

    “蓝桥是唯一可以使用的机甲,”他冷静的说道:“让我去吧。”

 

 ----------------

周末应该还有一更或者两更……吧……【躺

nimendongde(……)

评论(43)
热度(778)
2016-07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