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54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54、

    作为一个富饶、文明的跨星域国家,虽然君主立国的体制屡遭诟病,但不可否认,荣耀帝国的教育体系是十分先进完备的。


     ……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生理卫生课。


     从帝国研究性院校,到各类军校,甚至在帝国的每一所青少年教育学校……每一个Alpha都会系统的学习生理理论知识,包括怎样应对发情期、怎样照顾自己的配偶、怎样有效的避孕等等。


     叶少将出身皇家军校,当然也修过这门必修课。可惜由于某种无法言说的原因,当年的叶大公子对这类课程嗤之以鼻,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过,甚至连结业考试,也是随手交给同学代答的……
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母舰指挥室里,魏琛中将毫不客气的拍桌大笑,指着叶修道:“老叶啊,你居然也有今天?后悔没好好听课了吧?”


     叶少将不置可否,拿起烟深吸一口。一时间烟雾缭绕,魏老同志一脸暧昧,揶揄他道:“你这技术不过关啊,都完全标记了还能让人给跑了。改日待老夫教你几招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好意思说我?”叶修完全不给面子,鄙视他道:“老魏同志,长期打光棍有碍身心健康……我觉得有必要上报军部,给你做个体检。”


    魏中将顿觉身为Alpha的尊严被践踏了,刚想开口反驳,就见叶修碾灭烟头抬起眼:“行了,说正经的。”他点了点魏琛的肩章,“不在军部好好待着,你跑过来干什么?”


    魏琛曾先后在第五、第九两大军团任职,这两年退了一线,专职搞技术开发,去年才提了中将衔,算是几大军团里为数不多的老前辈。不过他和叶修挺熟悉,也不玩那套虚的,单刀直入道:“部里例行装备检查,老夫闲着没事多看几眼,倒是发现了点不同寻常的东西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啧啧道:“不愧我军部第一光棍,你这都闲出屁来了吧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看不看了!”魏中将刚掏出光脑,一听这话便作势要收回手,“老叶你可不地道了啊,亏得老夫还想着这事出在你防区里,万一有个什么不好,那可真是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任由他叨叨,顺手夺过光脑唰唰唰的翻看。十几页长的东西,没几分钟他就看出了门道。少将缓慢勾出一个讽笑,慢悠悠道:“有点意思啊……”


    “是吧!”魏琛悠悠然抽了口烟,“瞧见没有,这动手脚的技术,哎哟那叫一个高!不过再高那都没用!最后还不是被老夫给揪出来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伪造军总装备部的电子签名啊,胆子够大的!”魏中将继续感慨:“你说谁这么有毛病啊?往仓库外偷装备的是见过不少,想方设法往里送东西的老夫倒第一次见……还是奇点炸药!这是钱多的没地方烧了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是啊,”叶少将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:“我也挺好奇,到底是谁呢……”


    两人隔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呵呵一笑。


    在那之后,两位帝国将领锁上大门,叽叽咕咕的密谋了几个小时。良久后魏琛走出指挥室,回头冲着叶少将唏嘘:“老啦,比不上你们年轻人……哎我说你怎么就不着急呢?跑的那个就是你走丢的小未婚妻吧?”


    眼看着叶修全程保持淡定的谈完正事,魏琛心里其实挺佩服的。


    要知道完全标记刚完成的这几天,那可是Alpha和Omega一生中最难以忍受分离的时间段。以Alpha那深入骨髓的独占欲,叶修没带兵冲出去掀翻整个星域已经是极度克制的了——更何况这个Omega还很有可能已经中标了。


    魏中将自我代入了一下,觉得这人委实凄惨,于是十分怜悯的拍了拍少将的肩膀。
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你呀?”叶少将毫不领情,面不改色的回了一句,转头扬长而去。




    脚步一声声远远荡开,随着步伐远去,叶修风轻云淡的神情一寸寸的消失不见,直至露出一个微微焦躁的表情。


    他直直走向苏沐橙的办公舱,连门都没来及敲,便一步跨了进去。


    苏准将正坐在桌前阅读文件,冷不防被他吓了一跳。不等她询问来意,叶修冲口便道:“他怀上的几率大概有多少?”

  

    苏沐橙被他问得一愣。叶修继续说道:“他是许家人,不会像一般的Omega那样容易受孕……我知道科学院最近在测算皇室的生育率,所以,概率到底有多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说错。


    帝国皇室一向追求纯净的血脉,几代过后,基因的缺陷便日益凸显。无论Alpha或者Omega,所有的皇室成员都很难孕育子嗣——这也是导致帝国政局混乱的原因之一。


    苏沐橙目光有些复杂,稍加思索后如实的回答:“如果是单次平均受孕率的话,大约在5%……”


    “根据发情期的一些状态,会有些不同。”苏沐橙隐晦的说道:“……你知道的,Alpha越活跃,受孕的几率也就越大……所以我很难给你一个确切的数字。”


    这下换成叶修发愣了。少将垂着头沉默不语,半晌后低道: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


    这天夜里,叶修破天荒的失眠了。


    他这辈子都没尝过这种煎熬的滋味。那百分之五的概率,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魔咒,反反复复的在他脑海里来回滚动。


    会有孩子吗……他和他孕育的,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 

    叶修控制不住的这样想着。


    他还那么年轻……能照顾好自己吗?万一真的有了孩子,孕期的Omega最是离不开Alpha的保护,他孤身一人,会不会出什么意外……


    会惊讶吗?会恐慌吗?……会不想要他的孩子吗……


    为什么要走?……到底是什么理由,让他非得离开不可?


    叶修越想越睡不着,习惯性的翻过身,伸出手臂。——可身旁空落落的,没有往日蜷在他怀里的温热躯体,也没有浅浅的呼在他耳畔的鼻息。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,一起,一伏。


    那些久远的、被他深深埋藏的回忆,潮水一般从眼底深处奔涌而去——恍惚中他想起了那个青葱的庭院,牢牢牵住他的小手。想起内战打响的那天,迷茫的流着泪的双眼……以及让他久久不能释怀的,那个落雪的夜晚……


    到后来他也记不清自己都回忆了些什么。等再回神时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

    晨光静静洒落在床沿一角上。叶修两眼平静的盯着舱顶,半晌后轻轻呼了一口气,慢条斯理的起身穿衣服。


    一夜时间过去,他仿佛又恢复成了那个无坚不摧的帝国少将。叶修抬起头,审视一般的看向镜中的自己——一张淡定无波的脸,连手上扣纽扣的动作都是那么平稳而镇定。


    就在他扣上领口最后一粒纽扣时,床头上的通讯器忽然铃声大作。几秒钟后,近卫队长急促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。


    “将军!第五军团传来通报——发现02号机的踪迹!”




    清晨时分。第五军团的驻地——蓝雨星系。


    长长的盘山公路一路蜿蜒向上,迎着细微的晨光一路铺展。这里人迹罕至,静得只剩下一两声的飞鸟的低鸣。


    蓝雨星正值寒冬,一丛丛低矮的青草尚带着未干的晨霜。沿着公路步行,又过二三里地,一条汉白玉砌成的长阶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
    呼出的暖气在寒风中凝成的一朵朵雾团。青年手捧一小束鲜花,一步一步拾级而上。


    露水打湿了他冻得发白的面颊,沾在轻颤的睫毛上。蓝河抬手将水珠抹去,在一座石碑前慢慢停住了脚步。


    风声呼啸着从背后穿过,如同无数逝去的亡灵正在低低絮语。蓝河抬起头,安静的站在那里仰望。片刻后,他犹豫的伸出手,轻轻摸了摸碑上铭刻的文字。
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……好久不见。”



    临近黄昏时,第九军团的舰队终于飞抵了蓝雨星系。


    叶修几乎是在接到通报的同时,就下达了起航的命令。无视了魏琛中将的“什么我们不是回首都去吗”以及“不不不老夫才不要回蓝雨——”等等控诉,舰队连续跃迁数次,终于赶在天黑之前抵达了目的地。


    叶修只和喻少将简单打了个照面,便马不停蹄,直奔上一次蓝桥春雪出现的坐标而去。


    他回第五军团做什么?


    飞行的路上,叶少将不止一次的思考这个问题。几大军团驻地都有着十分出色的侦查设施,若是想避开军部,蓝河为什么还要冒险回到这里……


    飞船朝着坐标一路疾行,等到到达目的地的一瞬间,叶修忽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
    他推开舱门,一步步走上去——沿着清晨蓝河曾经走过的石阶,叶修慢慢止住了步伐。

  

    这里是一座墓园。

 

    叶修抬起头,仔细看向眼前石墙上雕刻着的字样:第五军团阵亡士官公墓。

 

    凛冬的寒风如刀割,刮在Alpha坚毅的面庞上。叶修举目四望,视线扫视一圈,忽然锁死在不远处的一座纪念石碑上。


    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前,只有那座石碑突兀的树立在那里。低矮的碑座前,放着一小束冻结成冰的花束——嫩黄色的花瓣早已在寒风中枯萎,显然是放在这很久了。


    叶修沉默不语,半晌后俯下身去,小心翼翼的捡起一支枯萎的花朵。

 

    这几天来,一直困扰着、煎熬着他的疑惑,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解答。
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军团只捕捉到了2号机一瞬间的机体信号……”


    “之后信号就消失了……猜测应该是对方打开了屏蔽设置……至于现在它去了哪里,我们也无法知悉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叶少将?”
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少将站起身,将花朵收进掌心里。“休整一晚,明早起航回首都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近卫队集体都沉默了。侍卫官怔愣半晌,疑惑问道:“您……不打算找了吗?”
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里,叶修都没有说话。


    良久后少将温柔的笑了,“会回来的。”他这样说道。


    “这回,也该轮到我来相信他了吧……”


评论(39)
热度(945)
2016-08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