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· 3030年纪事(2)

#一个中二期的小老叶
#一个傻白甜的小小蓝

*ABO。番外, 大概不可单独食用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不黄暴(……)
*正文&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2、

    在小许博远还很小很小的时候,他的皇帝爸爸就经常把他抱在膝上,乐此不疲的逗着他玩。


    “小远真乖,爸爸以后给你找个厉害的未婚夫,你说好不好?”


    “爸爸,未婚夫是什么啊?”小豆丁天真的问道,“未婚夫能陪我玩吗?爸爸,我好想出去玩……”


     寂静的宫廷深处,孤独的父子俩手牵着手,安静走过幽深的长廊。


    “他一定会陪你玩的,” 小许博远垂着头,听见他的爸爸缓声说道,“可是现在不行……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。小远乖,等你长大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……长大了,会有一个未婚夫来陪我玩吗?


    会愿意跟我说话吗?


    小许博远不止一次的这样憧憬的想着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作为宫廷里唯一的孩子,小许博远从来都没有玩伴。陪伴他长大的只有一个又一个家庭教师,还有一门又一门上不完的课程。


    偶尔,帝国的高官们也会带着孩子入宫觐见,可老师从来都不允许他和那些孩子们说话。有的时候,那些贵族子弟也会试着和许博远搭话,但是很快,他们就会被侍卫官紧张的驱赶出去。


    一来二去,那些孩子便不敢再搭理他了。


    “殿下,现在时局非常紧张!”侍卫长严肃的对许博远说:“您不能随便接触外人……孩子也不行,这是陛下的命令。”


    他说的太复杂了,年幼的小许博远根本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。


    他只能隐约的猜测,也许,外面的人并不喜欢和自己说话吧……


   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小许博远再也没有和外人说过一句话。他和他的家庭教师们搬到了紧邻宫廷的一座小庄园里,继续重复着不停上课学习的单调生活。


    直到这一天,非常偶然的,他在树下发现了一个睡着了的少年。


    他还从没见过长到这个年纪的男孩子。少年身材颀长,一双漂亮的手撑着脑袋,长长的睫毛低垂着,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阴影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形容不出他的长相,只觉得这个人,长得真好看啊……
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个人一醒就捉住了他,还冰冷冷的威胁他!


    长到六岁大,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凶巴巴的对他说过话。小许博远害怕的有点想哭,可他一直牢牢记着爸爸叮嘱他的话:不能软弱,不能哭,更不准害怕!


    他一向很乖,也很听话。于是他努力学着爸爸发火的样子,同样凶巴巴的瞪了回去。


    很快,那个人就被他赶跑了。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,小许博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又有些小小的不甘心。
 
    这个人主动问了自己的名字诶……他会愿意和自己说话吗?


    ……会和其他人不一样吗?
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下就忘了立场,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袖口——却没想到,这个凶巴巴的人居然冲着他笑了。


    “我叫叶秋,”他笑着说道。小许博远有点愣神,只觉得他笑起来真很好看。他手指不由抓紧了一些,那个人又说道:“是你未婚夫的亲弟弟。”


    小许博远瞬间便睁大了双眼。他其实并不知道未婚夫到底是什么……可未婚夫的弟弟,应该也是和自己很亲近的人吧?


    那一刻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欣雀跃,连最后的一点恐惧都抛到了脑后。


    “叶秋?”小许博远喃喃的念了念他的名字。他耷拉着脑袋,并没有看见少年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。


    “叶秋……”半晌后,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,满眼期许的看向高出他半个身子的少年。


    “叶秋哥哥……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?”




    
    一周后的一天下午。坐在课堂上的叶修偷眼看了看手表,随即矮下身,轻车熟路的翻出了窗户。


    还是那堵高高的围墙。叶修纵身一跃,轻轻松松便站在了墙上。他没有急着跳下去,反倒探出半个身子,谨慎的往里面张望。


    盛夏的蝉鸣声清脆而悠长,透过层层绿荫,他看到了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,正守在那眼巴巴的等着。


    男孩儿看上去比同龄人还要小一些。他抱膝坐着,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,远远看着就像一小团杂乱的毛球。


    他显然有些焦急,脑袋瓜半仰着,眼睛亮亮的,一错不错的盯着叶修曾睡过的那棵树。叶修蹲在墙头,悄悄观察了他几分钟,心下不由暗暗发笑。


    那天他借了弟弟的名字,原本准备了一肚子忽悠的话,还没来及说出口,小家伙居然一下就信了!


    ……还问他能不能陪他玩?


    ……太好骗了吧。叶修忍不住的想。这孩子到底是谁教的啊,真是笨的可以……


    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在他的计划中,本来就是打算接近许博远的。现在这孩子愿意亲近自己,那自然是件好事,也给他省了不少功夫。


    ……从这点上来说,这小鬼头还挺可爱的嘛。


    叶修一边想着,一边又在墙头坐了一会儿。等吊足了小许博远的胃口,才站起身,跳了下去。


  
    
    树荫下,小许博远紧张的四处张望,一边频频抬头去看远方的钟塔。


    已经过了和叶修约定的时间了。秒针每走一格,他心里就难过一分。到后来他连钟都不看了,垂头丧气的坐在那,一声也不吭。


    一阵沙沙的响动从上方传来,男孩下意识的抬头,便看见一团阴影遮蔽了阳光,凌空直直跃下——
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许博远差点叫出声,却被人手脚麻利的捂住了嘴巴。叶修拽着他躲到树后面,小声说:“别叫……是我是我。”


    意外的,男孩并没有挣扎,只眨巴着眼睛定定看着他。他的脸蛋有点肉呼呼的,就像一枚剥了皮的白煮蛋。叶修没忍不住捏了两把,才松开手,“抱歉啊……路上差点被发现,来晚了。”


    这当然是句假话。


    叶修这几年没少玩翘家的小把戏,逃课这点小事,自然难不住他。


    可小许博远却不知道,目光崇拜的看看叶修说:“叶秋哥哥你好厉害!你是怎么飞到树上去的……?”


    被小皇子这样崇拜的夸赞,即使早熟如叶修也不禁有些飘飘然。少年装模作样哼了一声,淡然道:“这有什么,爬树而已……怎么,你连爬树都不会?”


    他又连着问了几项,什么捉蛐蛐、抓知了,掏鸟窝,摸鱼摸虾……


    小许博远被他问红了脸,憋了半天,才小小的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他从小被一群侍卫官看管着,成天学习各式各样的课程。寻常男孩子玩的那些,又怎么可能有人教他。


    叶修不知道原委,只觉得这小鬼怎么什么都不会啊,真是无聊……


    好吧。拉近距离,就先从爬树开始吧。叶修思忖片刻,开口道:“那这样,今天就教你爬树吧,怎么样?”


    “真的?!”男孩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睛一下就亮了。小许博远喜出望外,眼睛亮晶晶,小灯泡一样闪闪发光。


    “废话,”叶修更加得意了,“你叶秋哥哥可从来不会骗人。”



    庭院的正中央,有一棵两人合抱的老梧桐树,一树的叶子足有巴掌大,在微风中沙沙沙的轻声作响。
 
    叶修站在树下面,两支手臂伸展着,正仰头冲着上面喊话:“下来啊!快点,没什么好害怕的——”


    茂密的绿叶中,露出半张圆圆的小脸。小许博远脸色发白,四肢并用的紧紧攀在一枝树桠上,乍一眼看去,就像一只紧张到极点的小树袋熊。


    叶修不由得有些头疼。这小鬼,爬起树来一学就会,这会下树怎么就吓成了这样?


    “……我、我才没害怕!”小树袋熊一脸倔强的大声回道,“我……我不怕!一点都不害怕!”


     才怪。叶修看着他毛毛虫一样挪着小屁股,忍不住起了点坏心眼。他故意收起双臂,慢悠悠的道:“是嘛,那我就不接着你了啊——你快点,我还急着回去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他半真半假的催促几句,果然看见树袋熊的脸越憋越红、越憋越红……


     叶修差点就要笑场,刚准备打个圆场上去抱他下来,便看见那小家伙一脸破釜沉舟的表情,两眼一闭——


     小许博远被他说得急的要命,可打死都不肯承认自己是真的怕高。到最后他真被逼得没办法了,干脆闭上眼,豁出去的往外一蹦!


    “……喂!”


     肉肉的树袋熊呈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划过半空,叶修没想到他真的跳了,下意识便冲上前去,伸手一接——


     扑通一声闷响——叶修跑慢了一步,一把接了个空。肉墩墩的树袋熊屁股不偏不倚,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半仰着的帅脸上。


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哪怕是钢筋铁骨的Alpha,这一下砸得也委实不轻。叶修疼得嗷嗷直抽凉气,两手却不忘护住男孩小小的身体,一把将他抄在臂间。


     许博远全程紧闭双眼,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。待他睁开眼睛,看见的便是叶修一脸龇牙咧嘴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“……叶秋哥哥?”他有些奇怪,“叶秋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叶修一秒收拾起表情。也幸亏Alpha体格精悍,疼过一下也就算了。他可不想被砸出一个熊猫眼来贻笑大方……


     “行了,我得走了。”叶修把手里的小豆丁放回地上,“一会儿老师该来找你了,我也还有课呢……”


     一听这话,小许博远原本亮闪闪的眼睛暗了暗。男孩依依不舍,却只小声嗯了一声,乖乖由着叶修牵住他的手。大孩子牵着小孩子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朝着庭院外慢慢走去。


     一路上小许博远一声不吭,垂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跟着。叶修正满脑子想着怎么进行他的计划,便也没怎么注意他。直到快到墙根边上了,他才低咳了一声,悠然开口。


    “小远啊,”叶修自然而然的改了称呼,摆出一副循循善诱的口吻,柔声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以后换个未婚夫?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?”男孩一脸懵懂,迷茫的抬起头,又歪过脑袋:“什么?”


    “我在说我哥啊,”叶修脸不红气不喘的开始编排起了自己的坏话:“我哥叶修,那家伙可真不是什么好人!从小就爱欺负人……脾气又坏,对人可凶了,动不动就打人……他以后肯定特别爱欺负你!”


     小许博远嘴巴半张,愣愣的看着他。叶修也不确定他听懂了没有,只能继续忽悠道:“你喜欢像我这样陪你玩的人对吧?哎,我哥这人可无聊了,一沾上机甲就下不来,成天就自己玩机甲,他才不会陪你玩别的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“……”男孩忽然抬起眼。他眼神明显有些动摇,迟疑的问道:“叶修哥哥……喜欢玩机甲吗?”


    叶修顿时觉得有戏啊。也对,Omega这种敏感又娇气的生物,自然不会喜欢这种又打又杀的机甲!


    他立刻点了点头,添油加醋般道:“是啊,我哥简直是个机甲迷,天天就知道打架,他操作机甲的时候特别凶……小远,你听我的,回去跟你爸爸说,给你换个未婚夫……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真的?”男孩睁大了眼睛。片刻后,忽的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叶修一怔,心想这小鬼笑起来的时候还挺可爱啊?真想戳两下……


 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小许博远笑眯眯的拍了拍手,“我也最喜欢机甲了!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叶修说:“……啊?”


-------------

深夜更一发,我就像我蓝一样不讲套路的!(。

 

评论(38)
热度(812)
2016-08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