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· 3030年纪事(3)

*正文&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@黑了个黑黑 我亲爱的主催(。)生日快乐!!!

【假装你今天还过生日】

【拖延的生日更呜呜呜呜呜痛哭流涕】

#3、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某一天的午后。


    在两个十足高大的侍卫官的夹道簇拥下,叶大少爷被领着走进了帝国宫廷里的某间办公室里。


    ……什么情况。皇帝为什么会召见我?


    叶修脸上挺淡定的,心里却着实有些打鼓。

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他每隔几天便偷偷溜到那座小庄园里,陪着小许博远玩这玩那,一边见缝插针的给他灌输各种关于‘叶修’的坏话。


    本以为这个年纪的小屁孩,就算一次不行,多忽悠几次也必然会上钩了。却没想到这小鬼头脾气还挺倔的,任他说得口干舌燥,偏就一句都不肯松口。


    叶修简直头疼不已。平时乖的像只小白兔,怎么一到这事上就倔的像块石头?


    不过现在嘛……


    叶修目光紧了紧,看向紧闭的办公室门扉。


    ——难道是小远终于被他忽悠成功了,私底下跟陛下说了点什么?



    正当他暗自思考的档口,门里陡然传出一声愤怒的爆喝!


    “——开什么玩笑!无论如何,我绝不会赞同修宪!”


    “帝国的命运绝不能交在一个Omega手上……您这是在挑战军部最后的底线,陛下!”


     叶修猛得一怔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大门砰地一声被大力推开。帝国第一上将乌塞将军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叶修躲闪不及,迎面正撞上他怒火中烧的目光。这位上将明显的愣住了一秒,他冷冷盯着叶修打量了两眼,这才转身,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。


    乌塞一家和叶家向来政见相左,叶修自然也是清楚的。他远远望着上将离去的背影,目光不由微沉。

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后,侍从官才重新走了出来,引着叶修走进办公室里。



    帝国七世皇帝今年不过刚满四十岁,看上去仍然十分的年轻。叶修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温和的中年人和印象中那个强硬、铁腕的帝国皇帝联想到一处去。


    面对自家儿子的未来夫婿,这位皇帝陛下也没端什么皇帝架子,反而十分和蔼的问起他学业上的事情来。


    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,一头雾水的照样答了。两人一答一问,很快便到了觐见结束的时间。


    许家爸爸倒也没再说别的,挥挥手示意他去吧。


    叶修心里尚记挂着乌塞家的事,刚转身准备离去,冷不防便听见皇帝在他身后道:“对了……刚才我听近卫队的报告,说是小远那里,好像每天都有不明人士在墙上徘徊啊……小叶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
    叶修:“……”


    许爸爸的口气平淡,自然得仿佛在说“今天天气不错”一样。叶大少爷同样十分镇静,沉默几秒后,特别诚恳的回答:“陛下,我觉得吧……其实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
    皇帝眼睛微眯,正迎上叶修毫不躲闪的目光。一老一少静静对视,良久后许爸爸忍不住笑了,从办公桌里摸出一张通行卡,扔进叶修怀里。


    “别老想着玩。”这一次,皇帝的笑容格外的意味深长,“你们以后是要进军部的,机甲训练也绝不能落下,知道了吗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于是乎,叶小同学心情复杂的揣着通行卡回去了。




     这天下午,叶修又一次熟门熟路的翻进了那座小庭院。许博远正坐在书房里认认真真的看书,忽然间窗户叩叩两声响。许博远惊讶抬头,立刻丢下书把窗户打开,惊喜道:“叶秋哥哥?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叶修已经有两天没来找他了。许博远原以为还要再等上两天,没想到今天他竟然来了。


    叶修嘿嘿笑了两声,两手夹在男孩腋下,一把就把他从窗户里抱了出来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已经有6岁多了,可个头就像一般的4、5岁的小孩似的,看上去又小又乖。叶修熟练的把他举起来,抱在手上掂量两下,调侃道:“你这两天胃口不错啊?又重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有啊!”小许博远有点不好意思了。他尴尬的挪了挪被叶修托在手里的小屁股,小小声的争辩:“我在发育期呢,是长高了,才不是变重了。”


    男孩子眉眼秀气,身上带着股暖暖的甜味,抱在手里就像一只柔软的猫咪。叶修有点恍然,心想果然是Omega啊,和那群硬邦邦的Alpha完全不是一个样子……那股好闻的甜味,应该就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吧。


    他现在还小,也不知道长大以后,会是什么样的味道……?


    “叶秋哥哥,”怀里的小豆丁扑腾两下,往外挣了挣,“放我回去好不好,老师说,复习完了才能休息……”

   

    叶修回过神来,不由微微懊恼。


    瞎想什么呢。自己一开始接近他,不就是为了说服他换个未婚夫吗?如今两个月了,怎么搞得每次都像专程陪他玩一样……

   

    ……一定是入戏太深,习惯成自然了。


    叶修默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,弯腰牵起小许博远,不由分说领着他往机库的方向走去。


    

    许博远现在住的地方,虽说是个小庄园,可机甲相关的设施却一应俱全,完全是按照军团训练场的规格建造的。

 

    叶修第一次摸进去时也委实有些惊讶,心道皇帝果然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,这么小的年纪,居然已经在接受机甲训练了……


    其实不光是机甲。不久前,他也曾偶然的翻看过小远的课程列表。——那完全不像一个六岁孩子应该学习的东西,皇帝何止是把他当Alpha在养,简直是在以一种严苛到极点的方式在磨练他啊……


    ——这孩子,还挺可怜的嘛。


    深受叶家老爷子荼毒的叶小同学立刻就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
    叶修自己都没怎么意识到。可实际上,自那以后,他明显来得更勤快了。

    


    小许博远迈着小短腿,被叶修拉着一路小跑。很快他就认出这是去机库的方向,不由摇了摇叶修的手,急道:“叶秋哥哥,我们去不了机库呀,老师说了,今天先学完理论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事,他不会说什么的。”叶修显然并不在意。


     我都得到你爸的默许了,这些侍从官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……


     小家伙现在简直是无条件的信任他,一听叶修这么说,立马便没了异议。他跑得有些吃力,小脸憋得红红,竭力想追上少年的步伐。


    叶修眼一瞟瞧见了,不自觉便放慢了脚步,嘴上却习惯性的道:“跑这么慢,我哥最没有耐心了,到时候肯定嫌弃你……”


    小许博远一怔。


    叶修拉着他走到机库门前,转头便瞧见他低垂着脑袋,一声也不吭的站在自己身后。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修奇怪的问了一句。这几个月他也没少编排‘叶修’的坏话,小家伙也早就习惯了,偶尔还会回他两句嘴呢。


    许博远这次一反常态的没有吱声。半天后才吭哧吭哧出声:“我、我以后会长大的……等长大了,就会跑得很快的!”


    他抬起眼睛,有些可怜巴巴的抓住叶修的一根手指。


    “叶秋哥哥……等我长大了,你不要嫌弃我,好不好?”
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……我会好好吃饭,快点长大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
    ……这小鬼。好像格外的怕被人抛弃啊……


    良久后他深深叹了口气,蹲下身,揉了揉男孩毛茸茸的脑袋。


    “……放心。”叶修说,“你叶秋哥哥不会嫌弃你的,现在以后,都一样。”


    

    机库门轰隆隆的自两边开启,小许博远仰着脑袋惊讶的看着,嘴巴张成一个圆圆的O型。叶修笑眯眯的把通行卡在他眼前一晃,神秘道:“你看,我就说我有办法吧……”


    男孩黑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崇拜,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。叶修甚至有种错觉:这小家伙要是有尾巴的话,这会儿一定像只小狗一样正在狂摇尾巴吧……


    

     十几台高大的钢铁巨人正静静肃立在机库四周。叶修在总控制台上试了试,发现皇帝爸爸果然慷慨的给了他最高权限。


    ……这是间接的授意他,让他带着小远训练机甲吧。


    培养感情的一种手段么?亦或者是别的什么用意……


    联想到今天乌塞上将的那句怒吼,叶修有些好笑的挑了挑唇角。


    修宪啊……这位皇帝陛下,看来真的很不喜欢受制于人啊。


    这事叶修倒也听父亲和自己提起过几次。如今帝国政权旁落于三大总督之手,军部又有乌塞上将独断专行,想来皇帝的日子,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吧……


    也难怪他这么苛刻的培养小远……


    叶修有些唏嘘,边想边低下头,定睛一瞧——身侧空荡荡的,哪里还有那个小鬼头的影子!
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猛的转头。果然看见十几米远的地方,许博远像只仓鼠一样高举着两只小爪子,正急不可耐的往训练舱里钻。


    “……我上次跟你说什么来着!”叶修顿觉头疼,大步走过去抱小狗似的一把拎起他。小豆丁挂在他的手臂上,眨巴着眼睛又吐了吐舌头。叶修可不买账,硬邦邦的说:“撒娇也没用!”


     这么小的年龄便进行虚拟训练,其实是挺容易出危险的。叶修不敢大意,仔细给他套上安全服,又绑了好几道安全带,这才把他抱进训练舱里,叮嘱道:“通讯器不准关,不舒服就喊我,知不知道?”


     “知道知道!”小许博远兴奋得两眼发光。


     ……就没见过这么喜欢机甲的Omega,真是个小怪胎。


    叶修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蛋,这才坐进自己的训练舱里。
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他们俩除了在院子里疯跑,剩下的时间便有大半都是在这里度过的。叶修在军校是出了名的机甲狂人,小许博远对机甲的热爱也不逞多让,两个人打虚拟对战,经常一玩就是一整天。


    开始叶修还挺有心理障碍的——毕竟打一个年龄只有自己一半不到的小孩子,就算赢了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啊……跟欺负人似的。


    后来他倒是慢慢想开了。


    ……负罪感算个屁啊!机甲战那可是绝对不能输的!


    ……未婚妻也不行!


    于是。再一次的。小许博远又十分凄惨的输掉了。


    叶修心满意足的摘下头盔,得意的推开舱门。刚一探出脑袋。就看见对面训练舱门前,小家伙垮着一张小脸,伸着短短的小胳膊小腿,从门里咚咚咚咚一路跑了出去。


    和这小鬼认识也有几个月了,叶修自然知道他不算是脾气不好的那类孩子。相反的,小许博远脾气特别温和,对着谁都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,一点也不像是被皇帝捧在手里的独子。


    很多事情上他并不爱计较什么得失。——可唯有打对战的时候,赢了会高兴,输了会伤心,甚至有时候输的惨了,还会闷不吭声的跟他闹别扭。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修不由得乐了。这小东西,八成又是输得不好意思了吧。


    他露出一个惬意的笑容,慢悠悠的扬声喊道:“怎么,输不起,又想逃了啊?——”


    “……我才没有逃跑!”


    夕阳西斜的余晖从窗边落下,叶修偏过头,看见了一小片光晕中,小男孩生机勃勃的发着亮的双眼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跳起来,气鼓鼓的大声说道:“叶秋哥哥你等着!等我长大了,一定赢给你看!”


    “哦,”叶修不以为意,亲切鼓励他说,“虽然挺有难度啊,……不过加油。”


    小许博远:“……”


  



    这天晚上,和小远道了别后,叶修翻过围墙,一摇三晃朝着家的方向走去。


    夜色静静将他笼罩,随着庄园在背后一步步远去,挂在他脸上的温和笑容一寸寸的消失了。叶修脸色微微发沉,低着眉仿佛在思索着什么。


    陛下如今意图修宪,按照爷爷的说法,皇室内忧外患,正是最依赖叶家的时候——这不正是自己摆脱婚约、远走高飞的最佳时机吗?


    你到底在犹豫些什么?


    叶修握紧的拳头又紧了紧。他站在家门口,半天也没动一下。半晌后终于泄气似的叹了一口气,一步一挪的走进了叶家的大门。


   


    叶修无精打采的穿过花园中庭,从玄关前推门而入,随口喊道:“爸,我回来了……”


    屋子里静悄悄的。没有一点人声。


    叶修有点奇怪,把一楼二楼全绕了一圈,发现自己爸妈和爷爷居然都不在家。


    ……奇了怪了啊。也没听说今天军部要开会啊?


    叶修一头雾水的走下楼梯。当路过落地窗前时,一个错眼间,他忽然看见远远的叶家私属的机甲仓库附近,一阵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
    有人入侵!?叶修吓了一跳,快速从书桌里摸出一把光剑,疾步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叶修微微喘着气,悄无声息的站定在仓库门前。他小心翼翼的,一点一点推开仓库大门——


    刹那间,如流水般的光芒倾泻而出,几乎照亮了整个中庭。


    叶修愣愣的站在门口,几乎失语的看着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切。


    空旷的仓库布满了实验器材,正中央,一黑一蓝两个乌金匣子正静静躺在玻璃罩里面。无数萤火一般的光点正环绕着玻璃罩四散飘飞,又缓慢凝聚成璀璨的光带,缠绕着匣体缓缓流淌。


    叶修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震惊之下,居然有些看呆了。



    “这是模拟精神体的核心。”


    一道低沉而苍老的声音骤然在身后响起。叶修猝然惊醒,猛地转过身去。黑暗中,执掌叶家数十年的爷爷在父亲的搀扶下,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“也好,是时候告诉你了。”威严的老人冲着他招了招手。


    “我想你应该也察觉到了……是的,再过一段时间,陛下将宣布修宪。”


    “这绝不会是一个轻松的过程,牺牲是在所难免的。……但是你必须坚信,为了这个国家的变革,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。几年之后,这份重责就会交到你和殿下的手上。”


    “所以,咱们叶家也为你们准备了独一无二的礼物。”老人温和的笑了起来,手指小心的,碰了碰玻璃罩的表面。


    “以你们两个精神力为蓝本的——精神力机甲。”



--------

再1集应该番外可以完结了嗯(……)

评论(21)
热度(647)
2016-08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