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· 3030年纪事(4-5完)

番外完结 

*ABO。番外, 大概不可单独食用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不黄暴(……)
*正文&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4、

    时光如白驹过隙,一年的时光匆匆流去,又到了夏初的季节。


    这一天,正是六月的第一天。


    冬去夏至,小庭院里的树丛枯了又绿,乍一眼看去,就仿佛时间从未离开过。


    叶修高坐在庭院正中那棵老树上,一条腿半垂着,被绿叶掩去了大半个身影。


    

    短短一年,少年又长开了不少,眉宇间已然依稀能看出成年后的样子。他一只手放在腿上,正出神的望着掌心里握着的东西。


    一块小小的、闪着幽蓝光芒的合金方块。


    这是一把钥匙。一把可以与机甲精神体联通,唯有小远才可以使用的钥匙。


    这一年以来,叶修再没有逃过一次家。他似乎开始慢慢接受了家族赋予自己的使命,甚至开始配合着参与到精神力机甲的研发中去。


    是自己被爷爷描述的宏伟蓝图说服了吗?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……连叶修自己也说不大清楚。



    不过就目前而言,困扰他的却是另一件事情。


    小小的蓝色方块被叶修不断的抛起又接住,他的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丁点犹豫的神色。


    这一年来,双方家长都以为自己正在和小远好好的培养感情。甚至于这个方块,也是今早爷爷让他转交给小远的生日礼物。


    可只有叶修自己知道,在那个小家伙的眼中,自己根本不是叶修,而是叶秋啊……


    难道我又要以叶秋的名义送这份礼?叶修皱了皱眉,只觉有种说不出的滑稽。


    ……要不要坦白算了?或者干脆就别送了……小家伙当然不缺人给他送礼物,少了这一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
    还没等他纠结出个结果,不远处,一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脚步声已经朝着这边来了。




    和老师们一起吃完生日蛋糕,许博远便急不可耐的回到了庄园里。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盒子,他也没心情去拆,瞅准一个空档便溜进了庭院里。


    盛夏的风轻而暖,徐徐拂过参差斑驳的树荫。小许博远一边四下张望,一边压着音量悄悄的喊:“叶秋哥哥——你在哪?”


    叶修没吱声,听着许博远细碎的脚步从东边逛到西边,又在树底下来来回回好几遍。


    脚步声执着的飘过来,又荡过去。重复几次后叶修终于没忍住,一矮身从树上跳下来,漫声道:“别找了,在这呢——”


    男孩惊喜的回过头来——不过一年时间,小家伙已经长到他的胸口位置了,可那双眼睛却还和从前一样,黑亮的,小鹿一样单纯无害。


    叶修神情有些微妙的不自然,掩饰般咳了一声,才冲他招了招手,“……你好慢啊,快点,过来啊。”


    “叶秋哥哥!”


     叶修习惯性的张开手,一把抱起炮弹一样冲来的小身躯。许博远一手搂着他的脖子,一手伸过来笑嘻嘻的问道:“叶秋哥哥,生日礼物呢?”


     叶修捏了捏他的小手,佯装无辜:“什么礼物?我没准备礼物啊?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”许博远的脸瞬间垮了,眼巴巴的看过来,满脸上写着“不相信”三个大字。叶修憋了半天终于还是笑场了,从口袋里掏出那块蓝蓝的方块,仔细的挂到小许博远的脖子上。
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小许博远好奇的低下头,不停的看胸口上那个发着亮的东西。蓝色的光从指缝里不停流泻,将他一张小脸映得发亮。


    叶修摸摸他的头,低声道:“是一台机甲的钥匙。”


     ——一台可以改变未来,与你并肩作战的机甲的钥匙。


    许博远“哇”的欢呼一声,眼睛里就像有星星在闪动:“我的机甲?送给我的!?”


    “是啊,”叶修笑了,“再过几年,你就能见到它啦。”


    他看着欢呼雀跃的男孩子,犹豫片刻,还是开了口:“那个,小远,其实我……”


    “嗯?什么?”听见叶修叫自己,小许博远立刻回过头。他的笑容还灿烂的挂在脸上,眉眼弯弯,就像夜空里明亮的小月亮。叶修心下忽的一动,片刻后笑了笑,摇头道:“不,没什么。”


    小家伙完全沉浸在拥有机甲的喜悦之中,满地乱跑了半天,又得寸进尺的拉住叶修撒娇:“叶秋哥哥,我要听你弹琴——你上次答应我的,叶秋哥哥……”


   “……你不是有音乐老师吗。”叶修无语问苍天,心想我这完全为手速而练的琴……到底哪里好听啊?

   

   “就弹一首好不好,叶秋哥哥——你弹琴最好听了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被他吵得头疼,又拉不下脸来拒绝,只好妥协投降。


    “……说好了,只弹一首啊。”
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,这天下午。当皇帝终于忙完了一天的政务,匆忙赶到庄园探望自己的儿子时,最先入耳的便是一阵叮叮咚咚的琴声。


    是一首生日快乐歌。


    许家爸爸愣了好一会儿,这才悄悄冲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


    隔着浅浅的一扇窗,夏风在低语。空气里细碎的浮尘被夕阳染成了金黄的颜色,从半空徐徐而落。


    少年一手在琴键上随意弹奏,另一手放在身前,搂着身前坐着的男孩子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坐在他膝上,认真的侧着耳朵听他弹琴。


    少年垂着眼看着他,唇微微翕动。也不知道叶修和他说了些什么,男孩忽然灿烂笑了起来,边伸出小手,恶作剧般一巴掌按在了琴键上。


    得逞了。男孩扬起的唇边洋溢着自得,继而哈哈哈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

  

    他的父亲静悄悄站在一墙之隔的门外,安静的看了很久。


    叶修在他耳边又说了句什么,把男孩白乎乎的小手摆正,示范了一个标准的弹奏指法。


    许博远抑制不住的在笑,小手有学有样,也在琴键上摁了一下。
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只手,弹出一首歪歪扭扭的,曲不成调的生日歌。



    门外,他的父亲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进去。在生日歌唱完之前,他便悄悄离开了庄园。


    当随行的侍卫长轻手轻脚的掩上门,再回头,便看见皇帝陛下站在原地,脸上浮着一丝难以描述的落寞。


    “再让他们轻松一天吧。”皇帝略有疲惫的笑了笑,轻声吩咐道。


    咔哒一声,大门被关上。


    所有的欢声与笑语,就这样被留在了那座小小的庄园里。




    

    星历3031年,六月二日。在小皇子生日的第二天,内阁正式颁布了新宪法的修改草案。


    新宪法不仅大大拓展了Omega的社会权益,更是借着鼓励Omega进入军政系统的名义,提出一系列分散军政权力的改革措施。


    此举一出,立刻引起政坛一片哗然。


    新宪法一经公布,立刻遭到了守旧派的强烈抵制。——尤其是其中赋予Omega皇室继承权的这一条。


    甚至有不少守旧派的官员公开表示:他们绝不可能接受一个Omega的统治。如果这也算是人权改革的话,那还不如干脆改制共和算了!


    几天之内,边境甚至接连发生了好几起小规模的叛变事件。


    虽然军部立刻以严厉的手段予以镇压,却根本压不住一股接一股的叛变风潮。


    一时间种种流言甚嚣尘上,原本被皇帝刻意低调掩藏的小皇子,瞬间便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


    那时的叶修却一无所觉。


    在叶家的刻意安排下,他正封闭在自家的机甲实验室里,配合进行精神力机甲的研发。等他知道消息的时候,已经一周时间过去了。

 

    各式各样的议论充斥整个星际网络,叶修盯着那一小块光幕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    几分钟后他扔下光脑,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。




    “……让Omega当领袖,这国家也真是快完了吧……”

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让他多生几个孩子才是正经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他……听说前线的叛乱根本镇压不住啊……”



    什么镇压不住……这分明是乌塞上将在捣鬼。叶修脸色微沉,唇紧紧抿着,疾步向庄园冲去。


    那些难听的议论声就像块巨石,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。他几乎难以想象,如果那小家伙看到了……
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焦躁感在心底挥之不去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心惴惴的,有种难以言说的不安。


    熟练的翻过高墙,躲开庄园巡逻的哨岗——叶修定神环顾四周。安静的厅堂,空无一人的房间。四周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。


    他稳了稳呼吸,走上通往天台的那条长梯。



    长长的楼梯一路盘旋着向上。叶修闭了闭眼,想起每一次,只要那小鬼不开心了,总会一个人悄悄躲到天台上。


    真是笨死了。连被自己发现了都不知道。


    叶修轻轻叹了口气,一把推开天台的大门。


    夜空一望无垠,星辰散落在暗沉沉的天空里,静静散发着孤独的光。
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身影背对着他,在角落里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
    那一瞬间,胸腔里躁动的心脏忽然在一瞬间落了地。这种微妙感觉太过于奇妙,以至于之后很多年里,叶修总会反反复复的,一遍又一遍的梦到这一幕的场景。


    “……小远?”


    小许博远应声回头,两只红通通的眼睛,满脸都是眼泪的痕迹。


    两个人俱是微微一愣。叶修其实很想说点什么。可是他真的不怎么会安慰人,生怕自己说了什么又让他难过,只能傻傻站在那,一声也不吭。


    他眼睁睁看着男孩慌乱的擦了擦脸,强笑着喊他:“叶秋哥哥?”


    叶修表情说不出的复杂,半晌后应了一声,像往常一样走过去,一把抱起他。


    就像习惯中那样,小许博远乖乖圈着他的脖子,安静的伏在他肩上。叶修什么也没有说,伸手顺了顺他柔软的发丝。

  

    男孩微微颤抖,几秒后哇一下哭了出来。


    叶修简直手足无措。颈窝里温热的湿了一片,他抱紧怀里小小的身躯,耳边听见许博远断断续续的哽咽:“大家都、都讨厌……都讨厌我……为什么……?”


    “谁说的,”叶修蹲下身,小心抚着他的后背,“你看,我就挺喜欢你的。真的,不骗你。”


    “可是你、你也说了……你、你哥哥不会喜欢我的……”


    小男孩哭的伤心极了,小身体一抽一抽的,眼泪把他胸前衣襟都打湿了一片。


    叶修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他稍稍犹豫一下,终于深吸一口气,把小许博远拉开了一点,认真道:“小远,你听我说啊,我其实……”
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门响,打断了他尚未说出口的话。叶修一惊,却见侍卫长带着好几个侍从官,急匆匆的从门外赶了进来。


    “殿下!”侍卫长匆匆行了个礼,见叶修也在,便也稍稍颔首示意。


    “殿下,我奉陛下的命令,接您立刻回去……”他话里这样说着,眼神却冲着叶修看过去。少年愣了一愣,半晌后终于意会过来,慢慢松开了手。


    男孩还在小小的抽泣,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,低着头不说话。


    叶修垂着手站在那儿,迟疑片刻,低声说:“那……你先回去吧。别乱跑,要听话,知道了吗?”


    “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。”少年说着,悄悄在他小小的手掌上握了一下。


    “真的,我保证。”



    下一次吧。叶修想。


    等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的,告诉他我的名字。


   

    微凉的夜风从高高的塔楼天台上轻轻拂过。叶修一个人坐在墙头,目送着那道小身影慢慢远去。


    走上车前的那一刻,小小的许博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猛地回过头,向着孤独伫立在庭院中央的塔楼远远眺望。



    高墙上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


    

    星历3031年,七月。在经历了短短一个月的胶着期后,撼动帝国百余年统治的内战正式爆发。


    许多人都曾猜测过,皇室式微已有百年,守旧派迟早也会有这么一战。可谁也没有想到,这场战争居然来得如此之快。


    包括叶修在内。


    其实早在几天之前,叶修便有些隐隐约约的预感。直到那天战报送到叶家,他那点猜测终于被证实了。


    ——为什么那天陛下急着将小远接走,为什么宫廷守备比往日增强了一倍不止,甚至于自己几次试着求见,都被侍卫长挡了回去。


    在父亲与爷爷的面前,叶修一脸平静的合上光脑。藏在桌下的双手却悄悄地,交握着紧了一紧。


    很快,三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。


    战况远比预想的更为不利。以乌塞上将为首的两大军团几乎囊括了帝国内星系的全部精锐,连首都星的戍卫布防都是由乌塞家一手布置。在这样的敌人面前,神之领域的防御系统基本是形同虚设。


    战线节节后退,在这短短两个月时间里,首都星以北几乎大半星系都已沦陷。前线一度吃紧,连叶修这样的军校生都被召集到了学校,作为后备士官进行了紧急的训练。


   整个首都顿时一片凄风苦雨,大有一副即将国破家亡的架势。

    叶修倒是还算镇静——他当然知道以自己这样的年纪,不到万不得已,军部是绝不可能直接派自己上战场的。


    不过,他们还是按照命令集合在首都近郊的戍卫营地里。百来个人打着通铺,一群少年头挨着头,就这么睡在机甲库外头。


    黄家大少碰巧也同他一个营,那个名叫黄少天的少年倒是挺健谈,这天训练之余,便凑过来笑着问道:“哎我说,你怎么晚上都不睡啊?失眠啊?”


    叶修和他打小认识,便丝毫都不客气:“……你什么眼神,我哪失眠了?”


    “别装了,我都看见了啊,”黄少天眨眨眼,嘿嘿笑了几声,“担心你家小未婚妻啊?听说你对他挺好啊,天天带在身边玩……我靠你这什么眼神?又不是什么机密,我妈都听你妈说了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:“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面无表情,心想这都哪跟哪啊……不等他开口反驳,黄少天已然噼里啪啦的开了口:“……不过你也用不着急啊,听我爸说,陛下正准备带着咱们往南边避难……”


    黄家两代人均在内阁任职,自然拿得到一手的消息。叶修闻言一愣,皱眉重复:“南边?避难?”


    “是啊,”黄少天自然的道,“北边都打成那样了……指不定哪天就能打到首都。防御设施一时半会也不能彻底更新,保险起见,当然是避难比较稳妥……”


    都是指挥系的士官学生,黄少说的这些他自然也知道。叶修沉默想了想,叹了口气:“……也好。”


    虽然一时半会是见不着小远了,不过去南方避难的话,他应该也会更安全些吧。


    等战况再稳定些,应该就能见着了吧。


    叶修没再多想,一转头便又投身到了严苛的训练里,昏天黑地的忙了起来。



#5、



    星历3031年,十一月。


    这一年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。十一月刚刚过半,便早早的开始落雪了。


    呼出的气息在半空中化成一团团雪白的雾,叶修低头呵了呵手,将头顶军帽压紧,疾步从机库大门里走出来。


    视野豁然开朗,嘈杂的机械轰鸣声不绝于耳。数排巨大的飞船悬停在营地外上空,百来个军校生整齐排列,正井然有序的准备登机。


    叶修手拿着名册清点人数,低着头匆匆从排成长龙的队伍旁走过。黄少天落后半步跟在他身后,一路上还在嘀嘀咕咕:“……听说咱们已经是最后一批撤走的了,昨天走了不少人呢。哎你听说了没,陛下也是和咱们一起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点了点头,漫不经心道:“知道,这是惯例……”


    按照惯例,避难这种事向来是由军部打头,平民先行。叶修他们这群军校生跟着殿后部队,一起留到了最后才走。
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远还在不在首都?


    听黄少天说,帝国的几位政要已经秘密先行了……到了这会儿,应该已经走远了吧。叶修默默想着,一边心不在焉的对照名册,一笔笔勾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同一时刻,几公里之外的星际航线上。小许博远耷拉着脑袋,垂头丧气的坐在飞船里的儿童座椅上。

  

    他穿着件不合身的大衣,松垮垮的裹在小小的身板上,看上去就像个仓皇出逃的贫民家的孩子。同样的,这艘飞船内里作军舰配置,外面却完全伪装成了一条民用飞船的模样。


    军部为了掩盖他的行踪,也算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小许博远一点也不关心这些。他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形,只知道自己被爸爸关在家里足足四个多月,简直快要无聊透了。


    四个月的时间里,他不能外出,不能见任何外人,就连答应了很快就来找他的叶秋哥哥,也再没了踪影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很不开心。小手习惯性的揪着脖子上的蓝色方块,无意识的捏捏弄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负责照料他生活起居的是位挺年轻的女侍从官,看到男孩气鼓鼓的小脸蛋,不由的便有些心软了。


    “殿下,”她俯下身,柔声轻道,“您再忍一忍,等降落了,陛下一定会允许您出去玩的……”


    小许博远没有搭腔,手仍捏着那块蓝方块,恹恹垂着头一语不发。


    侍从官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,接着笑道:“听说您的未婚夫今天也一并出发了呢……等到明天,您就能去找他了。”


    出乎她的意料的,小皇子听了竟然没什么反应,只蔫巴巴的嗯了一声。她正觉得奇怪,便见许博远忽的抬起头,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急急问道:“那……叶秋哥哥呢?他也会跟着撤走吗?”


    “叶秋?叶秋是谁?”女侍从官顿时被问得一怔。小许博远顿时大急,二话不说跳下座椅,拔腿就往驾驶舱跑。


    侍从官吓了一跳,赶紧手忙脚乱把他拽回来,“殿下!殿下,您现在可不能乱跑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回去!”小许博远一改往日乖宝宝的样子,执拗地道:“爸爸说首都很危险的……我,我不能丢下叶秋哥哥!”
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事的!”侍从官急忙安慰他,“这次全城的人都会撤出的,他肯定已经走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许博远脸都红了,眼巴巴的盯着她央求:“姐姐,你带我回去好不好……我们接了叶秋哥哥再走……”


    女官实在被他磨得没了办法,只得从中枢系统里调出一份名录,对许博远解释道:“您看,全城撤出名单都在这了……您找找看,一定会有他的名字。”
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知道,真正的叶秋远在西南星系,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份名录上。


    许博远认认真真的对着名录搜索了三遍。压根就没有叶秋的名字。




    首都近郊。叶修终于核对完了最后一百来人的姓名。他长舒一口气,整了整衣襟,一把拉开机舱大门。


    正当他一脚踏进飞船门里时,口袋里的通讯器突然响了。
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通讯地址。


    叶修莫名其妙,想了想,还是按了接通键。


    光屏一闪,小许博远那张熟悉的小脸立刻投影在了他面前。男孩面带焦急,张口就喊:“叶秋哥哥!”


    “……小远?!”叶修愕然,不过一秒便迅速反应过来:“你还在船上?别随便开通讯,听话!”


    “叶秋哥哥,你是不是还在城里?”小许博远简直快要急死了,两条小腿扑腾着,招急问道,“你等着,我们这就回来接你……是不是啊,姐姐?”


    他这会正坐在飞船后部的急救舱里,侍从女官就站在他身边,闻言头痛的揉了揉额角。


    这位小殿下……固执的时候也真是够执着啊。她只得把他带进急救舱里,半哄半骗道:“是的,殿下。您在里面坐坐好,我们一会就出发回去。”


    叶修一开始被他吓了个够呛,这会儿定睛一看,发现他只是坐在急救舱里,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“小远,你听着,”他随手将耳机塞进左边耳朵里,边抬脚走进机舱门,“我现在很好,我……”
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四周亮起的灯骤然一熄。下一刻,警报灯瞬间爆出鲜红的光芒。防空警报刹那间响彻天空,在空荡的营地上荡起刺耳的回响。


    叶修浑身一震,猛然回头。只见视线所及,到处都是一片血红,唯有中央哨塔迸发出刺目的白光,向着半空发出预警信号:


    “一级警报!发现敌军信号——重复!发现敌军信号!”


    “撤出路线上发现敌军!”
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叶修顾不上震惊,匆忙转回视线。——刹那间,他整个人就像凝固住了一样,乌黑的瞳孔在瞬间微微扩大,又不受控制的紧缩。
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到,视频信号里,许博远身后的应急警示灯,无声的亮起了。


    “小远!”


    许博远依旧疑惑不解,茫然的轻声喊:“……叶秋哥哥?”


    叶修只觉左边耳朵里的声响倏的安静了。一秒过后,“轰”得一声惊天巨响!


    那一瞬间,叶修甚至分不清楚这声爆炸是从哪里传过来的。巨大的爆炸声炸得他左边耳朵里嗡嗡作响,继而是一阵尖锐得几乎刺破耳膜的耳鸣。


    叶修大脑一片空白,下意识的捂住疼痛欲裂的半边头颅,愣愣看向已经信号中断的光屏。


    一片杂音。画面已经消失了。



    “……小远?”叶修茫然喊了一声。


    通讯信号如石沉大海,没有丝毫的应答。几秒后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拔腿就朝外面狂奔!


    黄少天正好迎面而来,急忙一把拽住他:“你干什么去?!没听见紧急集合吗!撤出路线出事了——”


    叶修一手被他抓着,在匆忙间回头,正迎上他的视线。黄少天被他的眼神惊了一跳,手不由自主的松开。


    在他的背后,哨塔的白光破开夜色,如一把利剑直插天际。


    光与影交汇之处,叶修乌黑的瞳仁里映着细碎的血光,他没有回头,咬紧牙飞快向门外奔去。




    

    千里之外的雪原上,一整片火海映着昏沉的天空。方圆好几里的积雪上,无数金属的残骸散落一地,燃烧着熊熊烈焰。


    一整条飞船基本上被炸成了碎块,血水混杂着焚烧后的灰烬,将一地积雪都染成了焦土。


    苍白的雪地里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。滚滚的浓烟连绵不绝,天地间只剩下烈火噼啪炸响的声音。


    雪花一层层的落,又被滚热的浓烟熏的融化,汇集成一条条蜿蜒的雪水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片金属残骸忽然动了一动。
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浑身是血的小身影异常缓慢的,一点一点的爬了出来。


    小许博远趴在地上,艰难的粗喘几声,继而吃力的睁开双眼。


    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的雪地。浑身像刀割一样剧痛,身上每一根骨头都像被打断了一样。鲜血顺着额际流淌下来,模糊了的视线。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,几乎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。


    我要回去……我不能……现在还不能睡……


    小许博远朦胧的想着。他低下头,模糊中看到了手心里握着的,那块幽蓝的小方块。


    挂在脖子上的链子已经断了。方块闪着水晶般的光芒,衬着殷红的鲜血,格外醒目。


    

    凛冽的寒风穿过原野,发出呜呜的凄鸣。男孩凭着最后的一点力气,一点点往前走去。
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眼睛已经被鲜血浸透了,黏糊糊的看不清前行的道路。小许博远握紧手里的方块,麻木般一遍一遍的反复告诫自己。


    我要回去……许博远,你不能停,你得回去……



    朦胧中他好像倒下了。纷纷的落雪像一层绒被,轻轻覆盖在他小小的身躯上。许博远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,直到有一双手,小心翼翼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
    “……喂,这怎么有个人啊?你们快过来!”


    雪地里响起了咯吱咯吱的脚步声。小许博远很想睁开眼睛,可是眼皮仿佛有千斤重,怎么努力也睁不开来。
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首都里的人吧……避难出来的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疯了?私藏战俘可是会被……小孩也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这孩子这么小……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……返航时候带回去……”



    是叶秋哥哥来接我吗?小许博远迷迷糊糊的这样想着,忍不住微微露出一个笑容。


    会温柔的摸摸他的头的……会这样安慰般抱着他的……一定是叶秋哥哥吧。


    某种莫名的安全感轻柔将他包裹起来,小许博远安然闭上了双眼。一直紧握的手掌终于脱力般的,缓缓松开了。



    蓝色的方块就像一滴晶莹水珠,悄无声息的掉落在了雪地里。




    星历3031年,十一月二十一日。由于防御系统的信息网漏洞,帝国首都撤出线路突遭叛军袭击。数艘民用飞船在混战中被敌军击毁,伤亡惨重。


    在漫漫历史的长河中,这件事只留下了寥寥的几个字而已。


    再也没有人会知道,在未来的几十年里,很多个人的命运,都因这件小小的事件而彻底的改变。

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三日。飞船被击毁的两天后,叶修终于站在了那片失事的雪原上。


    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几乎有些麻木的站在光秃秃的小山丘上。脚下白茫茫的一片,目之所及,大大小小的金属残块一片狼藉,军部救援部队来来去去,正在紧张的进行救援作业。


    他的父亲奉命主持搜救工作。叶修站在那里,感觉到父亲的大手正紧紧按在自己肩上。


    ……这是在干什么?安慰我吗?叶修有些茫然。他举目四望,灰蒙蒙的天还在飘雪,湿漉漉的,沾进他眼睛里,把眼角都濡湿了一片。



    “……生还几率非常之小,……单纯按照检测的结果的话,几乎约等于零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您知道的,敌方直接命中了驾驶舱……是的,船舱直接爆炸了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一动不动,右手用力的握紧。


    指缝里,一丝幽蓝的光芒浅浅漏了出来。被埋在雪里的方块几乎被冻结成冰,刚被找到的时候,上面染满了斑驳的血迹。


    叶修忽然不合时宜的,想起来他送给小远这把钥匙的那一天。


    男孩的眼睛里像有星星在闪动,一边欢呼一边笑眯眯的喊他:“叶秋哥哥!叶秋……”


    ……后来呢?


    叶修下意识摸了摸肩膀。

    

    皮肤上有种灼痛的感觉,就和那一天,男孩伏在他肩上哭泣时的触感一样。叶修忽然意识到——原来那一天,已经是最后一面了啊。


    ……他也许直到死时,也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,其实并不是叶秋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猝然惊醒。他闭了闭眼睛,忽然开口:“……不,他肯定还活着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

    没有理会父亲那惊讶的目光,叶修实在不想再看下去了,转身拉上帽檐,疾步向雪原深处走去。


    我答应了他的。叶修想。


    很快,我就会找到你。等下一次再见面时,我一定会好好的,告诉你我的名字……




    隔着数万颗星辰的远方,遥远的凤凰星系。


    中央救济医院重症监护室里,不知名的男孩在经历了长达数月的昏迷之后,终于悠然醒来。


    我要回去……


    一片空白的大脑里面,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就这样冒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……可是我是谁?回去?回哪里呢?男孩茫然四顾,继而疲惫的闭上了眼睛。

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在遥不可及的帝国首都,在那片荒芜人烟的雪原上。有一个人为了寻找他的踪影,曾无数次的、一遍又一遍的,从那片雪地里艰难的走过。


     

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
    二十年的光阴荏苒,久到那些年留下的疮痍早已慢慢痊愈,久到很多人早已遗忘了,二十年前,那座庄园曾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儿,欢笑着从绿荫下匆匆跑过。


    战后的日子并不容易。从懵懂的军校少年,到年轻的机甲战士,再到名噪一时的帝国少将……


    每一步,他走得都是那么的艰辛。


    期间很多次,皇帝都曾私下将叶修叫到身边,告诉他虽然密匙无法解除,但如果他愿意的话,也可以寻找别的伴侣。


    每一次,这位新晋的帝国少将都微微笑着,淡然婉拒了皇帝解除婚约的提议。
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
    那块小小的方块,被叶修锁进了书桌最深处的抽屉里面。足足二十年,从未再打开一次。





    直到很久之后的那一天。他走进那间病房里,看见黑发的青年紧闭着双眼,婴儿一般,安然蜷缩在浸满液体的修复舱里。


    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季一样,灿烂的阳光从窗外投下,映出一块块耀眼的光斑。


    叶修坐在那里,安静的看着青年悠悠转醒。他静静注视着他——湿漉的黑发贴在白皙侧脸上,圆圆的眼,挺直的鼻梁,唇色很淡……


    这张脸……


    他的指尖有些发热,胸腔里头一下一下,莫名的开始鼓噪。叶修深吸一口气,缓步走了过去。


    他轻轻拨开修复舱的顶盖。


    暖洋洋的甜味轻柔的,一点点飘进他的鼻间。一瞬间记忆如潮水,盛夏的风,夏虫呢喃着低语,那一天塔楼的天台上,孤独的闪烁着的星光……


     恍然中他仿佛回到了当年,小小的男孩冲着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两只小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一叠声的在喊:“叶秋?叶秋哥哥……”



    叶修倚着修复舱,双手环抱,缓缓的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我姓叶,”他说。
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叶修。”


【完】

评论(51)
热度(894)
2016-09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