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55)

*机甲,星际,ABO
*间谍梗,黄暴
*1v1,各种意义上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55、

    这一天夜里,蓝雨星上的夜空格外的阴沉。等到了后半夜时,终于飘起了大雪。
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时,第九军团的舰队已然在空港前整装待发。叶修没有打伞,踩着薄薄一层积雪,在巨大的飞船前停下了脚步。


    雪花安静的飘落,簌簌的落在他的帽檐与肩上。叶修顺着飞船巨大的阴影抬起视线——天空灰蒙蒙的,他有些微微的发怔。只这几秒的功夫里,一朵雪花轻柔的,沾进了他的眼角。


    眼睛里潮湿而冰冷的触感是那么的熟悉,仿佛勾起了他很多久远、却又清晰的记忆。
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曾这样无数次的,站在雪地里,看着这样下着雪的天空。叶修从没有想过,时隔多年以后,他竟会再一次的,仰望着如此相仿的天空。


    叶修站在那伫立了一会儿,转身合上了舱门。



    天地间渐渐化作一片纯白,当叶修站进指挥舱的同时,离他不远的地方,一台银色机甲正躲在一座废旧的仓库里面,小心翼翼的蜷缩成一小团。


    蓝河就睡在蓝桥春雪怀抱正中的休眠舱里。他闭着眼睛假寐,人看着像是在睡着了,思维却清醒着。蓝河只觉脑子里嗡嗡直响,身体旁边空落落的,哪怕是保持恒温的机舱里,都显得格外的冰冷。


    翻来覆去了半天,蓝河终于受不了了。他猛地掀开舱罩,起身走出仓库。


    ……好想回去。好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,让他温柔的抱一抱我,哪怕一下都好……


    寒风中的雪花四散飘去,蓝河眼圈控制不住的发红,半天后蹲下身去,用力抱紧了自己。
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完全标记在作祟……被标记的Omega受到信息素的影响,总会本能的想待在自己的Alpha身边。像他这样刚接受标记的,生理反应自然也就更强烈。


    可仅仅是因为信息素吗。蓝河忍不住的在心里问自己。


    这份压抑到心都发痛的想念,难道只是因为信息素吗……


    细碎的雪花还在慢慢的下,不一会儿便沾了他满身。蓝河坑着头一声不发,半晌后揉了揉眼睛,慢吞吞站起身。


    天很灰,一丝晨光朦朦胧胧,映在他发红的眼睛里。蓝河下意识伸手,将雪花接进掌心里。他看着飘雪的天空,不由自主便想起那一次互融时,他看到的叶修的那一小段记忆。


    原来他那是在找我啊。


    蓝河有些想微笑,心里却一抽一抽的痛得厉害,怎么也牵不起唇角。


    二十年错位的时光,就连最后一点维系着他和他过往的记忆,也被自己弄丢了……
    


    
    远方浩荡的舰队起航,迎着初升的朝阳,就像一队启程南飞的巨型候鸟。蓝河小心躲在窗后,目送着它们渐渐远去。


    当最后一只铁鸟展翅划过卷起的长云,一阵轻缓的脚步声蓦地出现在他的背后。


    蓝河心头一紧,回头的瞬间便已将光剑出鞘——轰隆一声巨响,蓝桥春雪感受到他的呼唤,几乎在毫秒间拔身而起,以一个护卫的姿势,严严实实将他藏在身后。


    一双军靴出现他视线里——蓝河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下一刻,便听一个男声温和道:“不用紧张,是我。


    蓝河差点没一跟头栽下去。


    来人黑眸黑发,一身雪白军服,宽阔肩膀上缀着少将的三颗银星——正是第五军团正职的军团长,喻文州少将。


    蓝河在第五军团待了足有五年,自然牢牢记得自己的这位老上司,当即条件反射般的立正,啪的敬军礼:“……长官!”


    喻少将站在不远处,隔着机甲冲他笑了笑。






    做了百般设想,蓝河万万没有想到,这位军部出了名的战术大师居然会出现在这里。他脸上的惊愕与尴尬是如此的显而易见,喻文州不由失笑,摆摆手道:“别紧张……他已经走了,你可以放松一些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满脸尴尬,一手维持着僵硬的敬礼姿势,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。


    他知道叶修赶来蓝雨星的事,也知道第五军团向来和叶少将交情匪浅。可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,他到底是拿捏不准。


    仿佛看出他的戒备似的,喻文州微微侧首,隐晦笑道:“……何况,您现在还冲我敬礼,不太合适吧……”


    得。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蓝河哭笑不得,只得放下手往旁边退了退,坚决道:“您别开我玩笑了……我隶属帝国军部,少校衔,没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
    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喻少将深深的看他,良久后笑着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在第五军团服役五年,蓝河和这位军团首长直接接触的机会却是不多。毕竟在蓝雨,战斗事务更多的交由蓝河的偶像——黄少天副军团长直接负责。


    而现在,这位在蓝河印象里深不可测的军团长慢悠悠踱了两圈后,自顾自的便停下了。


    ……这是要干嘛?难道自己和叶修的那点事,已经闹得整个军部都知道了?


    蓝河心里咯噔一下,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旁。


    当他还在反复揣测这人来意时,安静良久的喻文州终于开了口。


    “别紧张,你的事,其实是少天悄悄告诉我的。”他体贴的回答了蓝河的那点儿小心思,“他说他之前好像说错话了。那时候他不知道你是……自从昨天知道后,一直懊悔到现在。”


 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顿时受宠若惊,张口结舌好半天,才磕磕巴巴道:“不不不,这怎么能怪黄少将……其实都是因为我……”


    那段心酸又痛苦的时光不由自主的从脑海里翻腾出来。蓝河忍不住泛出一丝苦笑,心想若不是因为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间谍,又哪里会闹出那么多麻烦事。


    “话倒也不能这么说,”喻文州闻言又摇了摇头,唇边笑意不变。他四下看了看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蓝桥春雪身上,“这就是2号机?状态挺好啊,也没叶修前辈描述的那么惨嘛。”


    蓝河无语,开始认真思考叶修为了找自己到底编了多少瞎话……


    大概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喻文州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一些。他低咳了两声,转过头看向蓝河:“它的隐藏性能非常出色,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去往帝国任何地方……怎么样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
    蓝河明显被他问住了,神情不由稍稍一顿。


    跑出来的时候他神思不属,只想着自己绝不能跟着叶修回首都去。至于之后的日子怎么办,他还真没有仔细去想过。


    “如果没想好的话,不妨多在这里待几天。”仿佛洞悉了他的游移,喻少将温和笑道。“你放心,我知道你暂时不想回去。要通风报信的话,我也不会等到他走了才来找你……你说是吧?”


    说着,他将一张电子钥匙递了过来。


    蓝河又是一怔。窗外苍白的光落在他消瘦的侧脸上,他垂着眼睫仿佛思考了很久,终于轻轻叹了口气。
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蓝河伸手,接过那张房门钥匙。


    喻文州微笑着看他。眼前的青年因为旅途劳顿,显得格外的清瘦。可他的脊背却笔直,仍然站得像军人一样挺拔不屈。他的眼里疲惫迷茫,那抹黑亮的光却一如当初。


     喻文州笑意渐深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
     蓝河目送他离去的背影,临出门时,这位少将却忽然顿住了脚步。
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很多事,现在看来或许很难接受。”喻文州半侧着的脸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:“可等你回头看时,也许就不算什么了。”   


    “未来应该怎么做,其实在你的心里,已经有答案了吧?”


    蓝河只觉心下一颤,一瞬间哑然失语,一个字也回答不上来。好半天他才如梦初醒,急忙几步追出门外,鼓起勇气追问道:“……您到底为什么来找我?我……”


    几步之遥的地方,喻文州并没有回头。可蓝河却莫名的觉得,他好像又轻轻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……来还一个人情。”他这样回答道。



    还人情?什么人情?


    喻文州走后,蓝河一头雾水的猜测了很久。难道是喻少将欠了叶修什么人情,所以专程跑来收容自己?


    ……也不对啊,那还不如直接把自己的位置交给叶修呢,又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?


    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头绪,蓝河懒得再为难自己,干脆把这个疑问抛到了一边。一直住在仓库也确实不是个事,当天下午他就收拾了行装,按照房卡背面写着的地址找了过去。


    蓝河原以为是个小公寓什么的,等到了地方,他才愕然的发现——喻文州给他安排的地方,居然是第五军团的军机办公大楼!


    站在大门口,蓝河手捏着房卡,身后还跟着台缩小的蓝桥春雪,简直是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   
    正当他尴尬的功夫,门口站岗的哨兵一下就认出了他:“蓝少校是吧?哎呀快请进来,您可算来了……”


    对方热情洋溢的把他迎进大门,又把他领进了一栋别致的小楼房里。


    “真是不巧,咱们团里的客房都住满了,将军吩咐,您就先住在这里……”哨兵乐呵呵的打开一间卧室房门,“这楼是咱们的军情总部,您也知道,一般这里是不能给外人进的……不过喻队说了,蓝少校是咱们五团出去的,不算外人,您不介意吧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,心想我有什么好介意的,该介意的应该是你们才对吧……


    小卧室本是为加班的情报处军官准备的,虽然小了些,里面设施却一应俱全,连蓝桥春雪都分到一间独立的机甲库。蓝河自然不是挑剔吃住的人,几番道了谢之后,便安然住了下来。


    他确实需要一些安稳的时间,静下来好好整理自己的内心。



    在经历了好几月的波澜起伏过后,蓝河终于久违的,过上了几天度假般的清净生活。
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安静的思考一些在过去无暇去想的问题——关于自己,关于叶修,甚至关于帝国。


    军情小楼里的人忙忙碌碌,每天他都能听见外面来来去去的脚步声。大约是喻少将交代过了什么,整栋楼里的人只当他不存在一般,一直都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他。


    蓝河其实挺满意这样的状态。他一直安静的住在那间小卧室里,直到几天之后,一件事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
    那一天他刚吃完了午饭,手里抱着绝色,从中庭的休息室里慢悠悠路过。
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位情报处的中校,正一脸焦急的冲着通讯器说些什么。


    擦肩而过的一瞬间,蓝河听见他正在满头恼火的冲着对面咆哮:


    “你们九团讲不讲道理啊!——是,我知道这事关系首都安危,可那是乌塞情报编码!你再催我我也破译不出来啊!”


评论(38)
热度(750)
2016-09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