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56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56、

    如果精神力能具象化的话,蓝河的脑袋顶上肯定一瞬间长出了一对兔子耳朵。


    其实他都不用听完整句,光是“乌塞”“首都”等等几个关键字就足以让他跳起来了。那颗悬挂了好几天的心猛烈的收缩了一下,蓝河下意识便想追问——乌塞怎么了?难道首都会有什么危险?


    可当他回身追过去时,哪里还找得到那位中校的身影。


    当天晚上蓝河就没睡好觉。昏昏沉沉中他好像看见了燃着熊熊火焰的帝国首都,夜鹰手持光刃一步一步向他走来,一如当年一样。


    凌晨时他猝然惊醒。身上汗津津的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蓝河抹一把湿发,一声不吭的起身拉开窗帘。

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里,他又陆续听到了许多关于乌塞城邦线报的消息。


    他不清楚叶修有没有如期回到首都。——这人自从离开蓝雨星后就同销声匿迹了一般,一点儿消息都没传来。但从情报处军官的只言片语中,蓝河依稀的知道,随着机甲大赛开幕在即,驻守首都的第九军团,近来倒是频频弄出不少大动作。


    而这些动作里,不少都是同乌塞城邦有关系的。


    第五军团镇守南方,是距离凤凰星系最近的帝国军团。这十几年来,也没少负责对于乌塞城邦的信息监控。这次首都的安保工作,自然也由他们承担了一部分。而现在,问题就出现在对城邦的信息监控上。


    一个月前,就在叶少将的舰队遭到追击前后不久,情报处监控到城邦发往帝国的某一波段信息出现了大规模增幅——他们立刻意识到,这可能与一系列的敏感事件相关,于是立刻通知了第九军团。


    信息倒是截获了。可两大军团联手,也没研究出破译的办法。


    机甲大赛开幕式越来越近,第九军团那边也催的越来越紧。整个情报处焦头烂额,几乎全在忙这件事了。


   

    蓝河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商量出什么有效的对策。不过有一件事,他是越来越确定了——喻少将说的那个人情,八成真是欠给叶少将了啊!


    不论他走到哪里,都能“无意间”、“不小心”的听到各种关于这件事的消息……


    ……目的性也太明显了吧长官!


    直到这会儿,蓝河才不得不佩服喻少将把握人心的本事。你明知道他在光明正大的诱人上钩,可知道又怎样?他一早就算准了,你一定会跟随他的步调走下去。


    三天后蓝河终于憋不住,自发走进喻文州的办公室里,急匆匆道:“长官……那份信息,用的是总局内部的情报编码。没有对应的密码,绝不可能破译出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喻少将坐在办公桌后,轻轻放下一页报告:“……哦?”


    彼此其实都心知肚明,蓝河看了看他,只得无奈的继续解释道:“您应该知道……这密码收发方各持一份,收方位置应该在首都吧?城邦的情报网我心里有数,如果您想让我回首都的话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回去的,蓝河少校。”喻文州站起来,不紧不慢的微笑着看他。“实际上军情处已经破译了一部分信息……只要你愿意,当然可以选择留在这里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这个回答完全不符合蓝河事前预想。他顿时有种被噎住的感觉。


    一时间心绪涌动,蓝河站在那,沉默了很久。


    喻文州一点儿也不着急,耐心的等待着他作出决定。片刻后,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突然笑了起来。——那是个释然而轻快的笑容。就像冬日里的暖阳,青年的眉眼弯弯,眼眸里温暖的温度,仿佛连冰雪都能够融化。


    “谢谢您……真的。”蓝河抬头看向喻少将,目光诚挚。


    “感谢您的好意。但我想,我还是得回首都一趟。”

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走的那一天,并没有特别通知任何人。该交代的事项喻少将早就同他交接过了,倒是他的偶像黄少天,坚持专程跑过来送了他一程。


    临行前还能见一次自己的偶像,蓝河感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只能一个劲的向黄少将道谢。


    喻文州站在窗前,看着黄少将在屋外不停的跑前跑后,那张平和的脸庞上不由浮出一个浅浅的笑。


    “人情我可是还到了。”喻文州低声对着通讯器说道。“……至于他会去哪里,这就不是我该管的事了。”


    对面的人似乎说了句什么。


    喻文州立刻又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你啊。”他的声音里有些难得的戏谑,“他当然能照顾好自己……更何况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

    ##


    一周之后。荣耀帝国首都,神之领域。


    一场秋雨过后,气温渐渐转寒。雨后的湿气还未散去,给这座恢弘壮丽的巨型城市多添了几分湿润的温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夜色已深,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街道已然在夜色下沉静,唯有隐藏在城市深处的暗街喧闹依旧。人群来来往往,空气中弥漫着烟味,酒味,和街头女郎的甜蜜的香水味,把这里的气息浸染得格外糜烂。


    街道最深处的一家小酒吧里,酒保的眼神已经微醺。他垂着眼皮,夹着烟懒散的打量着每一个过往的客人,就同每一个烂醉的夜晚一样。


    就在他忍不住的发困时,一位客人忽然站起身,朝他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这人乍一眼看上去并不显眼。黑帽衫,最普通的牛仔裤,连脸庞都被厚厚的兜帽遮住了,只露出一点秀气的鼻尖,和下颚柔和精致的曲线。

 

    “你好啊,”酒保打起精神站起来,笑着招呼他。“要来点什么吗?啤酒?还是……”


    他刚转身去取酒杯,左手的手腕却忽然被人轻轻按住了。


    酒保不禁一愣——按住他的那只手纤长,触感却十分轻软。晃神间他闻到一股淡淡的甜味,像阳光下的薄荷,勾得人心里痒呼呼的。


    他愣愣的低头看去,青年正好仰起头看他。半长的黑色发丝掉了几缕在兜帽外面,他看见了青年的半张脸孔——他有着精巧柔和的五官,脸上皮肤白皙几乎透明,尤其那双眼睛,水蒙蒙的,瞳孔里仿佛有水光在闪耀。


    仿佛意识到他在看自己,青年抬起眼眸,冲着他笑了一下。


    这个笑容几乎可以用柔软来形容。酒保心稍稍一紧,立刻意识到了——这是一个Omega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吞了吞口水,企图润一润干燥的喉咙。青年看到了他的小动作,不禁又笑了起来,松开手道:“抱歉……是我冒昧了。”


    “听说您这里有一种酒,名叫梧桐。”青年坐直了身体,低声笑道。“可以请您为我调一杯吗?”


    酒保的眼神微微闪了闪。


    “真不凑巧,”他漫不经心的把手里的酒杯放了回去。“今天原料用光了,不如您改日再来?”
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青年的目光有些惊讶。“不如您带我去找一找?说不定后厨里还留了一些呢……?”


     酒保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。
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他笑着转身,打开了后台的大门,“请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穿过拥挤而喧闹的后厨房,一道不起眼的小门吱呀打开。青年一言不发,跟着酒保弯腰走了进去。当厚重的门扉关闭的刹那,空气中忽然一道劲风袭来!


    Omega青年毫无防备,瞬间便被酒保一掌掐住了咽喉!

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兜帽在挣扎中被打落,青年半长的黑发凌乱散落,露出整张清隽的面容。酒保紧盯着他愕然的眼睛,眯眼问道:“谁派你来的?你从哪儿弄来的口令?”


    青年被他掐得几乎不能呼吸,Omega孱弱的身体根本无法反抗Alpha的力量,他只能喘息着挣扎道:“我的……代号……OSC……24,口令……”

  

    “那是过期的口令。”酒保冷冰冰的说道,手上的力度却稍稍松了松。“据点的口令更新过了,怎么,没有人通知你吗?”
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青年连眼泪都被掐出来了,绵软的手指紧紧抓住那只掐着自己咽喉的手:“放开……我只是通讯员,不是特工……你、你可以带我进去……验证芯片……”


    酒保静静打量他。柔弱无力的手指,脆弱的咽喉,毫无防范意识的体态……


    他想了想,终于丢开了手里的青年。Omega伏在地上拼命的咳嗽起来,没等他缓过气,一把粒子枪便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。
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酒保扬了扬下巴。“跟我进去验证芯片。”
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,沿着漆黑的甬道步行了不知多久。随着嘀嘀几声响,酒保终于打开了最后一道密码锁大门。


    咔哒一声大门关上,一间微型的情报收发中心赫然出现了眼前。他用枪口顶了顶前面高举双手的青年,轻蔑道;“好了,现在,把脖子伸过来……”


    青年闻言微微侧首——灯光从他脑后照来,在他柔和的脸庞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光影交界。


    Alpha只来得及看到他翘起的唇角——下一刻,一道残影凌空抽下,青年快如闪电般抬腿,一脚狠狠踹在他拿枪的手上!


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粒子枪应声而落。拿枪的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脚狠狠踹翻在了地上——青年半俯下身,五指成爪死死按住酒保的头颅,另一脚大马金刀,毫不留情的一脚用力踹在他背上。


    情势陡然间彻底逆转,酒保猝然张口,声音还没发出,脑袋立刻便被狠狠的揪住。他整张脸几乎被按进地里,全身关节扭曲,丝毫动弹不得——短短几秒时间,他竟然已经被这个Omega完全制服住了?


    直到他这会才真正的开始恐慌起来,挣扎着颤声道:“你不是通讯官……你到底是谁!”


   “代号34,”青年脚踩着他的后背,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。


   “你可以叫我蓝河。”



    若是正面硬碰硬的对打,蓝河并不一定能赢过这些受过军事训练的Alpha。可若论起潜伏与偷袭,十个正规军士兵恐怕也抵不上他一人。


    制服了据点的接头人后,蓝河再次潜入情报据点。不出一个小时,里面的情报人员便一个接一个被他制服,蓝河一手拽一个,拖麻袋一般把他们全部拖进大厅里。


    待把这四五个人统统捆扎好,蓝河紧绷到极致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。


    幸好没有托大,口令果然是更换过了……他不无庆幸的这样想着。回想到自己刚才假装柔弱骗取信任的那副样子,蓝河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赶紧使劲搓了搓手臂。


    妈呀,自己都快被自己恶心吐了。……幸好没被什么人看见,不然可真是自己间谍生涯的黑历史了……


    被死死绑在柱子上的城邦情报官一脸惊愕,看着面前的人龇牙咧嘴,露出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。就在他开始寻思着怎么趁机逃生的时候,却看见青年掏出一副橡胶手套,慢条斯理的套了起来。


    蓝河将十根指头全部仔细戴好,俯身,从裤腿里缓缓抽出一把小巧的手术刀。


    仿佛预知到了什么似的,情报官惊恐的睁大了双眼,发出呜呜的嘶叫。
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懂我们的那一套啊,”蓝河一脚踩住他瑟缩的双腿,微微挑了挑眉。


    Omega柔和的五官随着这个动作发生了细微的变化,仿佛眼角眉梢都蒙上了一层慑人的煞气。


    “放心,别的我也不需要。我只要一份密码而已。”蓝河咧嘴笑了笑,说道。他凑过去,虚握着刀锋,在情报官发着抖的咽喉上轻轻比划了一下。


    “别想逃啊。这种事……我可比你们在行多了。”




----------------

嗯。。完结前还有一次肉。。。【痛哭流涕

评论(36)
热度(727)
2016-09-21